【咒回乙女向】总之就是非常无语 #咒术回战 #五条悟 #狗卷棘 #夏油杰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1-07-29

by/ 醒。

 

*abo,帅哥们强制霸道(不是)の爱

*依旧是深夜整活所以没啥逻辑,快乐就完了

*ooc!!!

 

正文

 

狗卷棘

 

“这、这不好吧,不合适啊。”你抬手,四指指腹轻轻捂住嘴巴。

 

“鲑鱼……”

 

“啊,不吧。我虽然只是区区beta,但也是有拒绝的权利哦?”眼睛东张西望,就是不看他。

 

“鲑鱼子!!!”

 

看对方那副作势要拉开口罩的样子,你叹了口气,站起身。

 

“行,好,我答应了,现在立马帮小棘子拿饭团吃,拿一卡车。”你踏出房门前,不放心地回头嘱咐他:“好好呆着喔?现在是你不方便的时候,要注意保护自己,我很快就回来啦。”

 

“木鱼花!”

 

“哈哈,为什么不能小棘后面加子这个尾巴啊,很可爱哦,小、棘、子~超可爱的啦。”

 

房门闭合的前一秒,你看见狗卷棘那张快烧起来的脸,那是隔着口罩都能感受到的热度。

 

是因为害羞吗,还是omega特殊时期的原因?你满不在乎地眯着眼,反正你不了解那种感觉啦,身为beta的你,是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啊。

 

抱着满怀的金枪鱼饭团,你快速地回到狗卷棘的房间。

 

这个公寓里住的都是omega,几乎每个房门边上都有猛男猛女西装保镖站着,甚至经过某些门口的时候,还能听见某些声音。

 

你对那些事向来没兴趣,可能因为是普通性别的缘故?

 

“我回来啦!小棘……”刚把门口关好,扭头就看见狗卷棘倒在地上。

 

“——我去拿抑制剂!”

 

“……别、动。”

 

微弱的声音伴随的却是依旧强力的言灵,你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怀中的饭团也一颗颗掉在地板上。

 

“那不拿抑制剂,你要怎么做?让我去叫alpha吗?”你无奈地看向他,寻问着他的意见。

 

“过来、抱我。”他的声音开始发抖,喘息声变得越来越急促。

 

其实狗卷棘的言灵这时候约束力已经没刚才那么强了,因为身体时机不对吧。

 

但你还是走到他身边,像抱小孩那样抱起他,他也顺势把腿紧紧圈在你的腰间。

 

他的脸埋在你的颈窝里,你能感受到他的眼泪、还有他双手交叉抓着你肩膀的力道。

 

……可怜的衣服快被他抓烂了。

 

既然这么难受,那为什么呢?为什么不采取更有效的办法。

 

你是beta,只能感知到普通的情绪,他现在的状况,在你这里是类似“悲伤”的感觉。

 

既然一开始就是一个没有特征的性别,那么你自然没经历过易感期、FQ期这种特殊时期,也就不知道omega的FQ期是什么感觉了。

 

怀里抱着这么个大男生(虽然是各方面较为柔弱的omega),你也觉得站得累了,这毕竟跟抱着饭团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

 

所以你抱他走到床边坐下。

 

“有好受些吗?”你由着他在你身上的任何动作,只是后颈有点痛、颈窝有点湿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鲣鱼干……”很弱的气音。

 

“……”你有点伤脑筋,“那到底要怎么……”

 

“你给我。”

 

啊这真是令人过于无语的发言呢狗卷棘。

 

你轻敲他的头:“再次说明,我有拒绝的权利喔。我可是普通人,不会被你的信息素影响,没有趁人之危的理由哦。我的信息素基本淡得没有味道,也影响不了你吧。要跟喜欢的人才能说刚刚的话,明白了吗?”

 

以为听了这番话后他会清醒一些,就能松手让你去拿抑制剂了。

 

没想到他不但没松手,还把你撞倒在被褥上,他的十指不知什么时候紧扣住你的十指,逐字逐句地:“把、你、给、我。”

 

在他这句话里,你感觉到除了“悲伤”之外的情感,不是类似、类比这样模糊的界限,而是连普通beta的你,都能清晰感知的、名为“爱”的浓烈感情。

 

五条悟(DK)

 

五条家那个天生六眼的少爷,是个非常难搞的alpha。

 

你觉得自己最大的幸运就是生为一个beta,而且是beta中的beta,才得以在东京的这所咒术高专平稳自由地生活……原来是的。

 

五条悟的信息素跟他的力量一样可以说是“最强”,弱一些的alpha与他站在一起都能被影响,以至于他不能随意与任何omega接触,beta们也尽量避开他免得被信息素波及。

 

而你该干嘛就干嘛,因为你丝毫感受不到信息素的存在,所以不会被正常状态下的五条悟影响,自然也不用特意避开他。

 

本来该是这样的。

 

但!是!

 

信息素并不能当你不避开他的充分理由。

 

“不得不”避开和“想”避开从结果上来说是没什么差别的,反正就是要避开。

 

那位的嘴实在是非常气人,跟他说几句话他就能让你原本优雅得体的表情快要扭曲,想不顾前辈宽容友爱的风范直接把他的头拧下来喂咒灵。

 

估计咒灵都会嫌弃地把他的头吐出来喔?

 

主要是打不过那个臭小鬼,不然你早就——啊不是呢,是你有身为前辈的气度哦,所以才不跟他计较的。

 

在后辈中你跟家入硝子的关系最好,跟夏油杰的关系也还可以,或者这样说,家入硝子比“其他人”更为高一些,五条悟比“其他人”则是低一大截,夏油杰在“其他人”的范围里。

 

当然,这是你在心里划的范围,表面上,五条悟是在“其他人”的范围里的。

 

“给,今日份的水,你怎么又忘了?”硝子扔给你水瓶。

 

“谢啦~麻烦你了。”

 

“哦,其实不——”

 

家入硝子的声音被一道开朗的声音盖过:“早上好啊!昨天被咒灵吓哭了吗?”

 

果然是那个讨厌的墨镜后辈。

 

“早上好,五条君。”你忽略他后面的童言童语,笑着回答。

 

回答完后还是感觉有些心梗,所以你打开水瓶盖子喝了口水降火。

 

“她从来不会对悟的挑衅生气呢,硝子。”夏油杰凑近家入硝子说悄悄话。

 

“可能五条被当成无理取闹的小孩了吧。”

 

“太吵了,杰、硝子。出去说?”五条悟加入悄悄话。

 

三个alpha走远了。

 

你的二次分化迟迟未到来。

 

而在一个任务完成回到宿舍的晚上,二次分化非常突兀地到来了。

 

刚洗完澡时发作,你跌跌撞撞地走到沙发边,给硝子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不会是睡了吧,我这里可没有抑制剂……万一分化成omega就完了……不过概率很小吧,很多人都是性别不变的……我应该也……”

 

身体越来越热。

 

或许可以让omega送来抑制剂吗……不行太晚了很危险……让beta朋友去omega那里拿抑制剂再送来吧……

 

如果还是beta就好了……

 

“喂,你是想死吗?”

 

熟悉又讨厌的声音让你血液几乎冻结。

 

五条悟立在没有拉上窗帘的落地窗外——你的身前。

 

注意到落地窗没关紧,你费力地伸手去锁窗,但是伸出的手还没碰到锁,落地窗就被大开,你的手也被拽住。

 

像月下精灵一样漂亮的人踏入了昏暗的室内,代替你锁上了窗,并拉上了窗帘。

 

“五条悟——你给我出去……”

 

你不再像平时那样礼貌平和,叫他的全名,声音异常严厉。

 

然而再严厉的声音在此时也是不正常的。

 

他牢牢握着你的腰肢,你脸颊上是醉酒一样的红晕,尽管已经在努力保持理智了,但是你的眼睛还是忍不住看他那张漂亮得过分的脸。

 

“好过分,我是来帮你的呀。”

 

“我不用你帮忙!我是beta……一定会是beta的!一定会恢复的……所以不用你……”

 

后颈中间的位置被人摁住了。

 

你软在他怀里。

 

“你已经是omega了哦,喜久福毛豆生奶油的味道。”

 

“……求你了,帮我把硝子叫来吧……五条悟……?”

 

可惜对方根本答非所问:“果然你现在的样子比平常可爱多了啊。”

 

“大家知道我在这里哦?毕竟我的信息素太明显了,但我是最强所以没人敢过来~”

 

“我说啊,你不会真的把我这个最强alpha当成小孩了吧?回答让我生气我就让你哭哦?”

 

“就算你这次分化还是beta,我也会不断标记你的,所以,不要心存侥幸了。”

 

“你很讨厌我吗?为什么?不过不能再讨厌我了喔?要喜欢我。”

 

后面的话你已经听不清了,腿一次次被迫抬高,睡裙不断上滑至腰间。

 

你只能遵循身体本能靠近他、抱住他、最后再也推不开,直到你嗓子哑了、晕过去之后才被放开。

 

夏油杰(DK)

 

是你一见钟情他。

 

你是个普通人,也就是beta,好处是可以经常接触到他,坏处是你对身为alpha的他没有吸引力。

 

如果是个omega就好了。

 

不过你已经经历二次分化了,一直都是beta。

 

你喜欢的事之一是偶尔与夏油杰擦肩而过,他身上有一种像雨雾一样的味道,你不知道那是不是信息素的气味,按理来说你是闻不到信息素的气味的。

 

那是他衣服或者香水之类的味道吗?很好奇。

 

跟你想的一样,他是个温柔的人。

 

把头发散下来的时候更温柔了。

 

有一次看他看得出神,被他本人抓到了,你没有躲闪,而是下意识对他笑了一下。

 

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被他知道也没关系,他无法回应你也没关系。

 

这是你的选择,平淡且长久地喜欢着他。

 

渐渐的,他开始主动跟你打招呼,你也礼貌地回应。

 

你的想法没有变,就算变成朋友之后,也没什么特殊的举动,一切都跟之前一样。

 

身边的人看你们的眼神多少有点奇怪。

 

被硝子问是不是喜欢夏油杰的时候,你微笑着点头了。

 

“看吧,杰,她是这么回复的哦?”五条悟看起了挚友的热闹。

 

“……她真的知道硝子问的‘喜欢’是哪种吗?”夏油杰倚着墙,细长上挑的眼睛看向天空。

 

五条悟没接话,手指在手机上飞速打字。

 

“好~!发送完成!”

 

“?发送什么?”

 

白发的高大男生把脸垂下来,圆框墨镜随之下滑,那双仿佛蓝天延伸的眼睛眨了眨,随后说出很可能会惹人生气的话:“让硝子问她喜不喜欢我啊,这样不就知道答案了。”

 

“……”夏油杰无语了。

 

家入硝子看到了五条悟的短信,她硬着头皮问你短信上的问题。

 

“五条君的话,是夏油君身边的朋友吧,但是我不太了解五条君,所以无法回答家入小姐的问题哦。”你还是那副礼貌的笑容。

 

“是吗,我知道了,谢谢你回答这些无聊的问题。”

 

“不客气。”

 

不远处的墙角。

 

“哈哈哈杰,她就是喜欢你!”

 

“你太吵了悟,要打一架吗?”

 

夏油杰摸了摸耳垂的耳钉,感觉很别扭。

 

“你喜欢她啊?那就标记她不就好了,这个世界就是这种规则啊,只要你够强想要的东西都可以得到吧。就算是个beta,也可以一次次地标记哦。”五条悟满不在乎地转着自己的墨镜玩。

 

“我又不是悟啊,我不会这样做。”

 

“哈?你没有一点自我认知的吗?到时候你可能比我说的还过分哦?”

 

面对挚友的质疑,夏油杰没有立刻反驳,而是说:“不知道,那样的自己从未出现呢,我也想知道啊,失控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呢?真期待啊。

 

——END.——

】戒断反应 # # #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骨忧太/虎杖悠仁/ ★ooc有。每个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 # # #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死亡if第一弹之被最爱的人诅咒了。结局he ★会有第二弹() ★ooc和大量私设属于我,每个“”都独立个体。欢迎代入,他们属于...
哭着干翻了他们 # #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
。     笑死,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归为弱者,被...
】男友会帮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 #
原作者:柚木   ※内含//伏黑惠//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2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人称,摸鱼小短篇   前提:看到一个话题,关于男生的...
】关于交往后的第一次kiss #X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虎杖悠仁/。 *逻辑的小甜饼。 *如果有喜欢dk的,可以往合集前翻,很多篇都dk。   //          高专三年级的三位大...
」蒙眼猜男友play # #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骨忧太 #
,稳稳当当的交于手中。   “记得打轻点,小孩受不住。”老师还细心的叮嘱了老师一句。   “???” 老师不干这样的啊!!!   Ver.骨忧太+   手机里叮咚叮咚的响...
」美术室画美 # # # #伏黑惠 #
慢,也总爱动来动去。   气急败坏的给他画了一幅——美的失败图(?)   最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那幅画半晌,最后屈起手指来敲了敲的额头,声音噙着几分笑意。   “我该庆幸没有给我画成小...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太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茶色短发的少年被熊猫抡起来转圈,完全没有反抗余地只能气急败坏地让熊猫放他下来。   “别走。” 手臂被对方的手肘一击震得发麻,瞬间败下阵来。 的对练对象。 实在不定力不够,完全...
」引诱不罪 # #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 #虎杖悠仁
,掀起的眼眸似笑非笑。   “我可以认为老师示|爱吗?”   说完又不等回答,伸出一只手来在眼前,摆着手势数了三个数。   “三,二,一……”他弯着唇收回了手,大白猫的恶劣分子...
】关于那些社死瞬间 #X # #虎杖悠仁 #伏黑惠 #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虎杖悠仁。 *社死真的,但粮也真的。 *ooc逻辑,请勿上升角色。     //         暗恋二年级的前辈很久了...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伏黑甚尔x原创
眼睁睁看着被狱门疆封印,对方明显有备而来,那张脸绝对当年死去的诅咒师的脸,离涩谷事变的秘密差一步之遥,却又一次死在了特级灵手里。   披了件衣服端着灯连夜冲到了藏书的书库,书架...
】关于的男朋友 #X #虎杖悠仁 #伏黑惠 # #
原作者:YUKISS光尘   *虎杖悠仁/伏黑惠// *又名夸一夸的男朋友? *四个短打小甜饼     /虎杖悠仁/          元气十足,健气阳光,性格开朗……像一只脾气超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