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羽】炎热中没有说出的邀约 #枭羽 #原神

sodasinei 2021-07-29

by/ 封钥

 

吃了这么多粮是时候回报了!

时间是海岛冒险的时候

(入坑太晚没体验到岂可修!)

“”说的话   「」想的话   【】类似画外音

多多指教

OOC预警!

 

“迪卢克姥爷原来在这儿呀,可让我好找。”

迪卢克并没有想到凯亚会来,但也不到会被吓一跳的地步。

“你怎么来了。”是没带疑问语气的疑问句。

“琴团长不放心你,也不看看现在多晚了。”凯亚以极其自然的脚步走到迪卢克所踩的石块的下面一个石块,“所以叫我来看看咯。”

“哼。”迪卢克怀疑有一部分凯亚的自愿请求,毕竟凯亚有一半的话不能信,他已经能够完美还原场景来了。

“所以,为什么选一个那么犄角旮旯的地方?”

“安静。”脚下海浪侵略石头与细沙,石头顽强对抗殊不知在被一点点消耗,海鸟会掠过头顶忽地入海捕鱼,偶尔有小螃蟹靠近脚边,用两个大钳子戳自己的靴子,无需在意,一脚踹开就行,弄坏了的话,螃蟹可不会赔钱。

“是个很适合回忆过去的地方,不是吗迪卢克。”

 

迪卢克探不出凯亚这句话的意思,过去对他们来说似乎是沉重而不可回望的,可是又太过美好不断吸引他们去回味去品尝。迪卢克的印象中并没有多少夜晚中的海,很久以前,凯亚还在称他作义兄的年纪。

 

迪卢克并不怎么喜欢在夏天出来,过于炎热也过于耀眼,莫名其妙精力会消耗得非常快,尤其是中午,闷热得压根不想动弹。

唯一驱使迪卢克出去的只有海风的凉爽和凯亚的邀请。四季对比下来,凯亚出门的次数最多并不是温暖凉快的春秋,而是炎热寒冷的夏冬,是两个极致,但凯亚本身并不“极致”。

“义兄!去海边玩吗?”凯亚敲敲门打开一条缝,脑袋探进去,看看自己那热得趴在桌上快要融化的义兄迪卢克。

“凯亚,外面好热…”迪卢克此时很想把自己的一头火红的长发给剪了,把脖子给闷得慌,就算扎起来也无济于事。

“现在快下午了应该凉快一点吧?”凯亚还不知道下午两点左右才是全天最热的时候。

“嗯…说得也对。”迪卢克也不知道这件事。

“那…去吗?”凯亚把半个身子都探了进来,眼睛里满是期待。

“嗯…去吧?”其实迪卢克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去,只是不想拒绝自己的义弟而已,尽管没看过义弟被拒绝后失望的表情,但迪卢克并不想看到。

“那就起来!”凯亚经得同意轻推开门跑进来,伸手拉住迪卢克在桌子上的手,一用力迪卢克就软软呼呼地站了起来,接着凯亚拉着迪卢克开始向外奔去,迪卢克的行走基本靠凯亚的拉力。

“凯亚少爷!迪卢克少爷!慢点!记得太阳落山前会来!”艾德琳对于两位少爷总有操不完的心。

 

“知道了艾德琳!”这句话是迪卢克回答的,出门的那一抹刺眼他彻底精神了,凯亚已经陷入兴奋无法自拔,自然听不见艾德琳的那一声嘱咐。

「凯亚怎么总喜欢去海边呢?」实不相瞒两个人昨天刚去过,前天也去过,大前天也是,可凯亚的热度不减。

「也无所谓,毕竟是夏天…」除了海边,迪卢克也想不到有什么地方是在夏天值得一去的,啊对夜晚的摘星崖似乎可以是个好选择,可父亲和艾德琳不许两个人夜晚外出。

「要不下次带凯亚偷偷溜出去?」迪卢克听说过好几次摘星崖那边的萤火虫很多,风也很凉快,一定要带在意的人去一趟,尽管有无数个夏天。

“义兄?”还差几步就要到沙滩了,迪卢克没有回过神拉住他的手并且跟上自己的脚步并肩同行,这次任由自己“摆布”。

“怎么了?”迪卢克被凯亚的呼唤声从“去或不去”的纠结中脱离出来,其实是从“说服自己不去”中脱离出来,他考虑到去摘星崖的遥远,路上的丘丘人,还有可恶的风史莱姆,“凯亚,已经能看到海了哦。”迪卢克的目光顺着凯亚略显担忧的脸来到其背后莫名亮晶晶的地方,只不过是光的折射反射罢了,倒也足够让凯亚兴奋了。

自己亲爱的义弟光是看到海就已经怔住了,很快地缓过来继续拉着迪卢克奔上沙滩,没有立刻冲进海里,凯亚知道自己的义兄不喜欢一直被太阳晒着,所以先东张西望找了块阴凉地,把义兄安置好,说了句“我去捞几个贝壳过来!”,咻地一下跑了出去,快接近海浪的领地,把自己的靴子脱了整齐地放在旁边,拉高裤腿,再肆无忌惮地踩浪花,逗螃蟹,挖贝壳。

「明明弄脏了可以拜托艾德琳洗的。」但其实自己也会小心翼翼不让自己的衣服弄脏,坐在有点硌的石头上而非软和的沙子上,脚边躺着一个有点破损的贝壳,它的外壳上有个不大不小的洞。迪卢克把那只不完美的贝壳拎起来,还体贴地帮它拍去沙子,可惜离海太远不能顺便给贝壳洗个澡。

 

家里被他们两个人收集起来的贝壳和海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快要堆满整整一个抽屉了,为了防止贝壳的溢出,凯亚开始学习制作关于贝壳的装饰品,跟着父亲去蒙德城时会买一些相关的手工具。

凯亚做了贝壳发饰给艾德琳,做了贝壳胸针给父亲,给埃泽的台灯偷偷贴了好多小贝壳作装饰,也用些许贝壳海螺做成挂饰吊坠,经得父亲和艾德琳同意在家里到处挂,餐桌中央有两三个大小不一的海螺,从家门进来就可以在侧边看到一串贝壳参差不齐,栏杆,钟上,到处都是,家里瞬间充满了海的气息和夏的风味。

迪卢克看着凯亚操作一切,感叹凯亚心灵手巧的同时,也在疑惑怎么自己没有。

「是没有想到我吗…」失落是难免的,但不能向凯亚表露出来,换一种思路想,这些贝壳海螺都是他和凯亚一起挑的呢,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直到有天夜晚凯亚悄悄打开迪卢克的房门,他以为迪卢克已经睡了,毕竟外面走廊黑漆漆的,房门底下没有光的逃跑,没想到的是迪卢克打开的是床头灯,坐在床旁擦拭自己的剑。

“凯亚?这么晚了还没睡?”

凯亚明显被吓到了,更紧得握住手里的东西,他根本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啊…那个…”

“凯亚?”迪卢克打量自己的义弟为何一副心虚的模样,同时注意到了凯亚的手指,“手怎么了?”,创口贴是竖直地贴上去。

“…是送给义兄的。”凯亚选择接受“偷偷摸摸”被发现的事实,“如实”交代。“如果单纯就送贝壳的装饰品的话,太简单了。”他把握在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迪卢克,顺便迅速把手藏在了背后。

大概是,凯亚挑了好久的,其实捡回来的贝壳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明显的缺陷,小小的口子,折断的边角或是磨平的外壳,这个完全没有,不排除凯亚加工过的可能。如他的义弟所说,这个贝壳并不单调,因为它的外壳有一半被晕染上了红橙黄的渐变,壳内还被画上了太阳,底下还有一小串英文,刻着“DILUC”。

惊讶之余,迪卢克欣赏着说了句,“手。”

凯亚并非没有想到,而是做的时间耗费得比较长。

那个贝壳正在迪卢克的腰间挂着,总是与神之眼碰撞,他思索着回去把这个收藏起来,贝壳可是个易碎品。

 

想来凯亚到底对海边执着什么呢?

是一阵又一阵的海风吗?

是散落在沙滩的贝壳?

抓螃蟹的刺激?

还只是大海的广阔和蔚蓝?

「有时候去哪儿只是借口,重要的只是结伴同行的人。」迪卢克从一本书上看到过这句话,他无端地想到,带着一点自以为是。

「会是我吗?」迪卢克两根手指捏着贝壳,透过那个洞去瞄准凯亚,凯亚正在用树枝与一只螃蟹交锋,企图抢夺对方背后死死守护的贝壳,甚至不惜用上所学的剑术,改良后的缩小版。

“哈哈…”迪卢克就这么透过贝壳上的小洞一心一意观察凯亚,对他幼稚的行为有些觉得好笑,又有些觉得好可爱,因为凯亚满脸写着“这该死的螃蟹怎么那么强”,“是不是可以从后突击”,只是一只螃蟹而已他的义弟好较劲,明明都10+的年龄了还这样,迪卢克早已经把下午两点最炎热的温度抛在脑后了。

这场惊险的战斗持续了三分钟以凯亚的“极速偷家”结束,心满意足得到那个不惜用很不公平的方法取得的贝壳,向坐在阴影下的义兄看去,发现迪卢克正把贝壳当作无用的望远镜,透过贝壳的孔观察自己,他向自己的义兄挥了挥手,并且摆好姿势对迪卢克展示自己的战利品,开心溢于言表。

在迪卢克的眼里,凯亚是站在灿烂阳光下,背对着闪亮夺目的大海,朝自己笑着,跟薄荷一样清爽的少年,骄傲地展现自己的作战成果,同自己分享喜悦,海风吹过凯亚侧扎的马尾还有刘海与鬓角的发丝,他的眼睛并没有因为笑容而完全眯上,而是半眯着,隐隐约约还能看见瞳孔中的星星,因为太阳的闪耀持续熠熠生辉,尽管只能看到一只眼,但足够了,足够完美了。

「在月光下,那里面的星星应该也会发光吧?」迪卢克放下了那个不完美的贝壳,轻轻握住,离开阴影向凯亚走去。

「果然还是得带他去一次,摘星崖。」他在心里与自己下这个约定。

“凯亚,我们抓螃蟹还是打海鸟?”

“你作决定?”

“那就都干!”

 

结果这个约定到现在还没完成。

种种原因,训练,骑士团,忙不完的的任务,有千万的要素阻止他去完成这个与自己的约定,直到后来的决裂,约定随之掉落半路。

如今凯亚只用轻飘飘的一句话带他把约定又捡了回来。

「的确挺适合回忆的。」迪卢克得出此结论。

“迪卢克,四处走走吗?”凯亚突然来上那么一句。

“你想干嘛?”迪卢克一向对凯亚的“一时兴起”没好脸色。

“你怎么又那么凶?好不容易休个假,‘暗夜英雄’不准备放松放松?”

“…别用那个称呼叫我。”

“好好迪卢克老爷,总站在一个地方多没劲啊不是?”

“…”迪卢克有的办法针对“死皮赖脸”的凯亚,装作没听见不理睬,或者是用尽全力怼的对方自讨没趣,这次就先饶过他,迪卢克不得不承认的是,站在一个地方确实挺没劲的,海浪的拍打他已经能数出节拍了,再给他亿点点时间,当场作曲。不敢乱跑也是因为陌生环境的心理驱使以及如果他们需要自己,也不容易找不到,事实上找到迪卢克还是有点难度的。

“我全当你默认了?走吧。迪卢克。”凯亚说罢就沿着海浪拍打沙子的痕迹走了过去,没有回头看,就像认定迪卢克绝对会跟过来。

 

的确迪卢克确实会跟过来,他在原地消化了会情况,才下了那块承受了迪卢克将的重量将近一个半小时的石头,差点因为旁边石头的湿滑摔一跤。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里夜晚的海风没有它应该有的力道,它不能把两个人的衣摆吹多高,凯亚的半披风只在微微抖动,只能把发丝吹得稍显紊乱,两个人的长辫压根没有什么摆动,迪卢克的发辫是基本没动。或许是陆地与海洋的温差不大,导致风的力度不够强,迪卢克记得以前吹的海风越吹越清醒,今天的海风却越吹越困,加上脚下柔软的沙子,海浪席卷的刷啦声,宛如站在棉花中听摇篮曲,他觉得哪怕自己原地靠石头睡下都不夸张。

迪卢克看着走在自己正斜方的凯亚,对方似乎心情很好,一会儿抬头看向天空,一会儿又转过头瞥向大海,黑暗笼罩下唯有星星看得清楚。

“虽然在蒙德晚上也能看到星星,但果然还是在这儿看得最舒服。”凯亚冷不丁来上这么一句评价,同时略微转过头瞄向迪卢克。

“骑士团队长还真是有闲情雅致观赏蒙德夜景。”迪卢克不出凯亚所料的说了一句挖苦的话。

“哎呀呀,夜景多么值得一看不是?摘星崖那边就不错啊,要学会忙里偷闲啊‘暗夜英雄’?”

“不干正事。”要说忙里偷闲迪卢克还是有过一次的,也恰巧是清扫深渊教团是偶然路过的,也不算,摘星崖在高处他在低处,费尽心思攀登上去只是为了验证过去那些人说得是否是真的而已。

夏天的摘星崖不仅有萤火虫的到来,还有小灯草散发微弱的蓝光,邀请萤火虫与之共舞,偶尔还有几只晶蝶加入宴会,飘飘然转向高处,洒落身上特有的荧粉,抬头向上的天空,是密布的星星,清晰地构成神秘的星座,小时候稍微了解过一些,到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零星半点吧。

要是以前的迪卢克知道摘星崖比他人叙述中的还要美,他一定会第二天就规划好,铁了心绝对要带凯亚去一同观赏,倒不确定迪卢克会沉迷的到底是哪一个星星了。

“迪卢克老爷应该也去过摘星崖吧?嗯?”凯亚转过身,笑得狡黠。

“…?你跟踪我?”迪卢克察觉要素。

“哈哈,原来我在迪卢克老爷眼中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是调查打入深渊教团据点时凑巧看到的而已。”凯亚两手摆开老实交代。

【凯亚这个人有一半的话不能信。】

迪卢克深知,那个深渊教团的据点在摘星崖下,还算半个山洞,怎么可能看到摘星崖上的情况。

要么凯亚故意的,要么凯亚说谎,经过一番推理迪卢克得到推测,表现出小猫批脸的表情。可惜凯亚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谎言被戳破,淡定地转过了身,继续抬头欣赏星空,然后慢慢放慢脚步,而迪卢克选择停下脚步观察凯亚意欲何为。

“海边真是令人怀念啊。”凯亚已经重复“怀念”好几次了。他停下脚步,单手插腰,将目光从天空移向海洋,凌晨半夜的,没有一丝光亮的海洋显得略有些恐怖,没什么值得一看的,螃蟹没有像过去那样爬上沙滩,海鸥已经归巢歇息,海浪几十年复一日还勇往直前,海风如几年前那般依旧咸腥。

 

所以凯亚对海的执着到底是什么呢?

所以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跟上凯亚的脚步呢?

所以那个小贝壳还被好好地存放在小盒子里,没有随着时间而被丢弃呢?

所以自己为什么要想这些呢?

知道答案又能怎么样呢?

 

凯亚突然转过身来。

“迪卢克,下次一起去摘星崖看看吗?”黑夜下的光源只有月亮,月亮的光如此微弱,星星却依旧闪耀,就像迪卢克心中的那颗星星从未灭,凯亚眼中的那颗星星从未散,不知道的是,那颗星星是否是过去的那一颗,迪卢克还是想相信那颗星星从未变。

此刻凯亚侧过身面向迪卢克,有怀疑过是否是风神巴巴托斯的有意之举,头发,披风,腰间的神之眼在那瞬间都被吹动了,平时藏在头发下的眼罩显露出来了,披风仿佛被折断的翅翼,冰元素的神之眼闪烁的光突然显眼。无一不叙说凯亚本人现在就站在迪卢克面前,脸上挂着游刃有余地笑容,眼睛里的星星从未动摇。迪卢克不怎么想回忆起过去,但现在似乎和过去那一刻没什么差别。

那颗星星可能改变,但依然还在。

过去大概真的只是凯亚喜欢海。

倒是自己,是真真切切因凯亚而去的大海吧。

那夜的真相又改变了什么呢?动摇了那颗心,却没让那颗星石沉没大海。贝壳虽是易碎品,却终究也没有随回忆而去。

 

「的确很适合怀念过去。」

 

“行。”迪卢克摁下随风摇摆的神之眼,径直路过凯亚。

“啊呀别着急拒绝啊…什么?”凯亚几乎是下意识回答出来的,没有预想过会同意的结局。

“耳朵不好使了?”

“那我能向迪卢克老爷请求拿一杯午后之死吗?酒与月简直是…”

“有葡萄汁。”

“迪卢克你这就过分了。”

 

海岛的冒险之旅结束后,迪卢克翻找出了那个藏在书柜深处的小盒子,时隔多年那个贝壳还是和当初一样,上面的颜色未褪,和窗外的晨曦一样,现在看来,贝壳后的那个DILUC真是写的歪七扭八,可不管是过去的迪卢克还是现在的迪卢克,看到的第一眼都为之心动,凯亚为刻这个名字而留的小小伤疤至今都有。

怀念的到底是那时的夏天还是那时的人呢?

迪卢克又把贝壳小心翼翼地放进盒子放进了床头柜。

夏天无法说话,人不愿说出。

 

迪卢克大概不记得了,但凯亚记得,迪卢克其实有一次嘴说瓢了,把自己想带凯亚去摘星崖的愿望说了出来,只是这事后来淹没在琐事中。

“听他们说,晚上的摘星崖可好看了!我一定会带凯亚去看看的!”

所以就算之后有空凯亚也从没去过夏日夜晚的摘星崖。

凯亚那天其实只是普普通通不小心恰好路过摘星崖,没想到迪卢克恰巧在崖下打怪,恰巧他又上来,于是凯亚选择躲在了树后。

迪卢克待了很久,凯亚也待了很久,他明明可以离去的,而且完全不用担心被发现。

摘星崖的确很美,一切象征优雅,美好和神秘的事物都在这儿汇聚了,构成的浪漫是无可比拟的。凯亚认为迪卢克不适合呆在其中,火红的头发过于耀眼,那应该呆在晨曦,迎接第一缕阳光,迎接太阳的升起,接受太阳授予的光辉。那才是适合迪卢克的。

所以凯亚在那里,呆到了第二天的太阳升起,迪卢克在太阳出现的前几分钟离开,凯亚得以出现,他无法且没有勇气拥抱自己的小太阳,只能拥抱这明日之阳,夏天的太阳,炎热,热情,跟迪卢克一样。

自以为斩断的过去又如潮水汹涌而至,他告诉自己不要迷恋不可挽回的过去,却又沐浴在阳光下脱下手套并亲吻手指上那条淡淡的疤痕。

凯亚也从别人那里听到过关于夏日的摘星崖,只不过他听到的是,在摘星崖看日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自大海升起的初日,象征着希望,炽热与新的开始。

「如果能带义兄去的话该有多好。」凯亚有过这样的想法,但被迪卢克抢先一步,他想着如果自己的义兄带自己去摘星崖的夜晚,那么自己一定在那天留住他带他看摘星崖的晨曦。

要问理由吗?

无论是去海边还是摘星崖的理由。对凯亚来说或许已经不需要了。

火红色的头发和眼眸,凯亚已经无法在海边的阴影下找到了。所以在海岛与迪卢克单独两人的那个白天和夜晚,凯亚无法控制地很怀念过往的夏日海边。

 

夏天无法传递感情,但能让人意识情感。

但没关系,我们还有无数个夏天。

我们终将传递给对方——

在炎热中想邀你同行的理由。

 

FIN.

感谢阅读!

】救命,我变成猫了! # #
克面无表情一刀斩破了法师冰盾。 凯亚咳一口血沫,笑道:“迪卢克老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迪卢克看着满身狼藉凯亚叹了口气,憋回本想的话,“我是你孤身犯嫌还不知道找人帮忙这回事。” 凯亚笑了...
巨翼恶在哪里?
魔兽世界怀旧服,暗夜精灵猎人10级,抓宝宝职业任务,夜刃捕食者交了之后,会让你用驯兽棒驯服巨翼恶,开启野兽追踪,小地图上显示是巨翼,而非巨翼恶。 那么巨翼恶在哪里呢?任务提示是在西面,但...
【快新】向你喜欢 #黑快斗 #工藤新一 #3/4
,缓缓放到桌子上,然后往远处移了移,:“没什么,继续吃吧。” 工藤新一:???     03.   今天是冷战第三天。   和预想不一样,黑快斗没有在第三天就像只狗狗一样黏上自己,反而十分认真地...
【排球少年】都了猫头鹰和猫不能一起养
作者:巷尾梧桐   关于音驹和混合场,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夜久卫辅 #灰列夫 #木叶秋纪   1 谷和音驹排球部代代都有着很深...
【排球少年】前夜
,不愧是我!” 穿着白色队服少年们成群结队地通/过入站闸机,面上丝毫看不大赛将至紧张和拘谨。 他们对胜利坚信不疑。   【18:20】 在与东京相邻奈川县,两位熟悉陌生人在电车上狭路相逢...
【快新】报告教官!黑同学要您亲亲才能起床! #黑快斗 #工藤新一
把行李安置好了吧?这样想着,他飞也似的跑下楼,穿过拥挤人群,冲到那人身边,拍了拍他肩膀。       “你好,你也是新生吗?我叫黑快斗,有兴趣交个朋友吗?”着手一翻变了支玫瑰花,花茎被他提前...
【快新】月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新#怪盗基德#黑快斗#工藤新一
野志保:宫野,帮我查一查最近有没有跟‘阿尔忒弥斯眼泪’有关月长石。 既然远藤先生不打算实情,那他就自己查好了。 发来资料后,宫野志保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你连宝石是什么都没猜到?” “……不...
【快新】我黑快斗撒狗粮?没有啊…… #工藤新一
作者:桃夭辞风雪   *又名《美好一天之黑快斗》(美好一天系列其三) *日常生活小甜饼 *无脑产物,甜就完了    ——正文——   0.     大家好,我是黑快斗,今天来和大家谈谈我...
【快新/新快】如果怪盗基德没有遇到过江户川柯南 #黑快斗 #工藤新一 #怪盗基德 #江户川柯南
作者:一华折暮色   快新快无差 正文   _     “或许彼此知道对方存在,却是从未遇见过。”      怪盗基德这虚无缥缈一生遇到过许多形形色色人,但是这些人里面没有那个,叫做江户川...
【快新】听说了吗?工藤新一去参加《歌手》了! #黑快斗
作者:桃夭辞风雪   *迫害侦探预警 *私设一切一切都结束后黑成为著名魔术师,工藤新一由于母亲工藤有希子以及精彩办案过程也总是在荧幕出现,粉丝及CP粉众多,xql热恋期,暂未公开,黑去...
【零薰】风薰想让人告白 #零薰 #朔間零 #風薰
面前挥了又挥,挥了又挥。 这么矫情粉色,这么浮夸动作,风薰当然注意到了,他当然在意了,但风薰不。 「吸血鬼混蛋你烦不烦啊?想讲什么就快讲,少在那边装。」大晃牙看他挥得都快晕了。 「唉...
【零薰】复燃重生于深层陷落叠影之中(上) #偶像梦幻祭 #朔间零 #风薰 #零薰
没有秒针,少了时间声音。 在这样陌生地方能见到熟人,不管是谁风薰都很激动。他小跑过去,没来得及声朔间零先开口:“今天是第二天。”着将刚倒好茶水递他。 “嗯?哦,谢谢。”风薰呆愣着接过茶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