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英】不能惯孩子 #偶像梦幻祭 #莲巳敬人 #天祥院英智

sodasinei 2021-07-29

by/ 天祥院啪叽


※一个非常有病的脑洞,桃李是英智儿子的私设,
※ooc属于我,幸福属于敬英

“弓弦,我恨。”姬宫桃李边捧着跟花瓶差不多大的巨型玻璃杯喝可乐消愁,边不停嘴地向伏见弓弦抱怨,“爸爸是觉得我们三个一起生活不幸福吗,为什么要和那个眼镜结婚?”
伏见弓弦从厨房出来优雅地转了一个圈拿走了姬宫桃李饮料杯,“少爷您不要以公谋私借着这个机会喝碳酸饮料,您现在还在长身体,碳酸饮料会使钙质流失。” 
“还有,”伏见弓弦给他换上杯甜牛奶,“不要叫那位大人眼镜,虽然他和老爷还没有正式举办婚礼,但是在法律关系上来讲,他已经是您的继母了。”
“拒绝后妈!”姬宫桃李愤怒地把脚上穿的毛绒小兔子拖鞋踢了出去,“我要去和爸爸谈谈!”
“老爷跟莲巳大人去主宅见老夫人了,傍晚才能回来。少爷不要着急,我们边做数学题边等老爷回家。”
"呜呜最讨厌弓弦和爸爸了!"

“啊切!”天祥院英智突然打了个喷嚏。
“没事吧?”坐在他旁边的莲巳敬人很自然地把手附在他额头上,“温度还算正常,不过最近是流感高发期,回去给你煮点汤药喝。”
天祥院夫人默不作声地看了一眼两人,然后将眼镜摘下把文件搁在一边,“那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不少工作没做完。婚礼宴请名单最好明天发给我。”
“好的,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晚上就可以给您。”天祥院英智一如往常笑眯眯的。
回家的路上。
“很久没见我母亲了吧?”
“上次见她还是在你和姬宫小姐的婚礼上。”莲巳敬人垂下视线去摆弄安全带。
“敬人吃醋?”天祥院英智歪头看他。
"别开玩笑了,"莲巳敬人推了一下眼镜,“专心开车。”
“好。”天祥院英智笃定他吃醋了一样美滋滋地笑了笑,这笑容让莲巳敬人微妙地有点不爽。
两个人是青梅竹马,高中时期短暂地交往过,但是因为当时年轻气盛和一些外界原因选择了分手。之后的几年莲巳敬人一直在不停提升学历,天祥院英智则在大学毕业后选择继承家业并和姬宫家的女儿联姻。
只是好景不长,姬宫小姐生下桃李不久之后就找到了自己的命中注定,夫妻俩和平离婚,姬宫小姐净身出户,带到天祥院家的嫁妆——姬宫家母公司的股份也全部留下,唯一的要求是桃李随姬宫家的姓氏,天祥院英智应允。
“后来莲巳大人和老爷破镜重圆重修旧好,现在就变成了少爷的继母。”伏见弓弦的扒一扒时间结束。
“我不是讨厌眼镜,”姬宫桃李瘪瘪嘴,“无论是谁嫁给爸爸我都不喜欢,只有我陪着爸爸难道不够吗?”
“好了,故事讲完了,少爷继续做作业吧。”伏见弓弦揉了揉姬宫桃李的头发。
“不要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
“眼镜·······我是说莲巳叔叔,他是做什么的?”
“是位牙医,”伏见弓弦笑得有些幸灾乐祸,“少爷您的牙齿健康有保障了。”
“我讨厌牙医!”姬宫桃李很不满,因为不让他吃过多甜品、过量饮用碳酸饮料都是来自牙医的建议。
“多一个人来监督少爷,我很高兴哦。”
“呜呜爸爸什么时候才会把弓弦辞退呢,明明弓弦对我一点也不好······”
“马上就要到家了,敬人会觉得紧张吗?”天祥院英智把车停在别墅门口,把车钥匙交给了泊车的佣人,“没关系的,桃李虽然有些调皮但是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他和你小时候真像,有点可爱。”吃过晚饭,莲巳敬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忍不住感叹。
正在给天祥院英智倒着红茶的伏见弓弦松了一口气。
整顿饭姬宫桃李都用极其仇视的目光看着莲巳敬人,牛排切得像杀人。莲巳敬人无论是在什么心情下说出可爱这两个字都很了不起。
“那孩子简直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天祥院英智啜了一口红茶。
“让人忍不住去溺爱他啊。”
伏见弓弦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且很快就灵验了。
“诶?少爷长了蛀牙,怎么回事?明明最近糖果巧克力和甜食控制得很好啊······”
“弓弦我牙好痛······呜呜······”姬宫桃李捂着左脸大声哼唧。
“少爷是不是偷吃了糖果?”
“是眼镜给我的呜呜呜······”
“莲巳大人给您的?”伏见弓弦想象不出莲巳敬人这么严于律己的人口袋里居然有糖果。
“嗯······弓弦我牙好痛我再也不吃了呜呜呜呜······”
伏见弓弦很严肃地去找莲巳敬人谈话。
“抱歉,我会注意的。”
天祥院英智得到消息的速度总是特别快。
“没想到敬人居然会在口袋里放巧克力,”天祥院英智打趣他,“既然小桃李得了蛀牙,那以后敬人口袋里的巧克力就归我了。”
莲巳敬人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被金色锡箔纸包裹的星星形状的巧克力。
“这个巧克力味道有点熟悉。”天祥院英智含在嘴里闭上眼睛努力回想了起来。
两个人第一次在天祥院家的后花园见面时,这个大病初愈的小少爷穿着病号服下巴瘦的像个锥子。莲巳敬人从口袋里掏出被自家佣人装在口袋里的巧克力递给天祥院英智。
“给我的吗?谢谢。”天祥院英智接过来吃了一块。年幼的莲巳敬人记得当时风吹过庭院,蔷薇花在风中摇曳,天祥院英智整个人沐浴在午后的阳光里,像个从天堂来的小天使。
莲巳敬人假装推了一下眼镜以掩饰自己上扬的嘴角。

两个月后。
莲巳敬人下班回到家,看见天祥院英智和姬宫桃李都捂着自己的左脸一大一小排排坐在沙发上。
“敬人,我牙好痛。”
“眼镜······莲巳叔叔,我牙好痛。”
“以后谁都不准吃巧克力了。”
end

和keito喵 #偶像梦幻 #
? 可以清晰意识到这不是现实的回想起睡前与的小酌,被酒精氤氲了的表情十分孩子气,他以温柔的语气说着有些任性的话—— “我啊,希望我死掉以后,不要再结婚。” 一如往常地...
】青梅竹马的被褥柜里有什么 #偶像梦幻 # #
。 是的,喜欢。 他看得到这位孩子气的青梅竹马身上有着一切自己喜欢的特点。不如说因为是,这些特点才叫他喜欢。 因为是,不是别的什么。 但是幼驯染的态度模糊不清...
】王子殿下今天回国了吗 #偶像梦幻 # #
塔的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告辞,“打扰了你这么久,我很抱歉。看来是我误会了,那我这就先告辞了。” “您慢走。”这位礼貌的巨龙起身送客。 不是被邪恶...
涉】兄弟99 #偶像梦幻 # #日日树涉 #
泪花,“你看不到正在他们身旁围绕着的丘比特吗?” 转校生看着一如往常在学生会内喝茶聊天的日日树涉和,露出了一个地铁上老爷爷看手机的困惑表情,“什么丘比特?” “算了,”推了一下眼镜...
中心】my life is beautiful #偶像梦幻 #
。”朔间零盯着饼干上天圆豆豆似的眼睛。 也是在海外粉丝们正式建立了海外后援会的同年,财团旗下的影视公司并购了一家日渐式微的老牌影视公司,紧接着他青梅竹马的脸就开始频繁出现在电视台...
【司】恋爱二三事 #偶像梦幻 #朱樱司 #
,但是你现在看起来可是健康多了啊。”     周末朱樱司和两个呆在的私人别墅里,朱樱司躺在卧室的床上看书,在书房过目近期梦幻的策划内容。 “嗯!这个snacks非常...
【涉】My lord #日日树涉 # #偶像梦幻
。”    “就是这样,永别了右手君。”日日树涉一手揽过的肩膀,留下本来正在跟会长汇报工作的原地胃疼。    “……”    一手轻轻捻住加百列玫瑰,一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花瓣...
纺】标记剥离 #偶像梦幻 # #青叶纺
纺一个留在了泥沼深处。但不应该如此吗?想起自己过往,一个躺在病榻上,看着小小的窗户外一角天空,除了偶尔来探望他的,他没有朋友。 所以,当青叶纺试图走进这一角天空时,他手足无措...
【四王组】你们不要再打了 #偶像梦幻 #朔间零 # #斋宫宗 #月永レオ
偶像了,把自己亲爷爷熬到退休的上任的第一就叫公司里金牌制作小杏策划了个叫“偶像梦幻”的选秀节目,非要给自己找几个队友出个限定团一起走花路。 别人搞内幕都是带资进组,他这个资跟组都是...
【零】无故偶遇 # #朔间零 #偶像梦幻
by/ 只是过往   偶像梦幻 cp零 我流if线,偶像零和漫画家,故存在很大程度的ooc   知道,不管重来多少次,他和朔间零都是两个世界的。他甚至会想,自己的出场算不算朔间零完美...
【涉】三个吻 #偶像梦幻 #日日树涉 #
无私地交付出柔软的、火一样的舌,仿佛两颗心脏缠绕在一起跳动,互相邀请着感受对方灵魂的颤抖。 只有三次。 第一次发生在演剧部的活动室。日日树涉邀伴着《春之声圆舞曲》跳华尔兹,他跳女步...
【涉♀♂ABO】夫人今天也貌美如花 #偶像梦幻 #涉 #日日树涉 #
相关的活动,这使家这个日本地区的低调名门开始暴露在公众视野中,两结婚以来一直采访不断。也乐得接受,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和太太有多恩爱。  这位少爷接受采访时表现得温和有礼善解人意,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