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七】蜂蜜柚子茶 #白七 #西野七濑 #白石麻衣

sodasinei 2021-07-31

by/ 每天都在咕的汣です

 

私设ooc   题文无关   逻辑文笔约等于无

第一次写白七且很少写三次CP,还请轻喷

以上。

 

1.

西野七濑正襟危坐。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到片场拍戏,出道已经三年,从一个戏份不多的配角,到出演女二号,再到去年首次担任主要角色拍了一部大爆的悬疑烧脑剧,西野早就克服了当初到片场时的那种不知所措与紧张。

但今天,比第一回拍戏时还要强烈的紧张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西野觉得自己的心跳早已紊乱得不像一个正常人的跳动频率。

原因无他,西野七濑的确克服了初到片场的紧张与不安,但这并不包括这个片场会有白石麻衣的情况。

更何况,这是西野七濑和白石麻衣的初次共演。

西野学生时代的生活算不得多彩。一个在她的笔下不断经历各种冒险叫作どいやさん的神明大人,各款不同类型刺激又有趣的游戏,以及一位叫白石麻衣的演员,几乎构成了她学生时代的全部。

第一次认识白石是14岁那年的初夏,才过完生日的西野和家人们一起到电影院看了部刚上映的电影,那刚好是白石出演的首部电影。

在一众知名演员出演的电影中,16岁的白石却依然出彩,演技丝毫不见青涩,反倒显得游刃有余,富有感染力,很轻易地就将人带入戏中。

西野印象最深的是影片的最后,白石朝着镜头缓缓地绽开一抹粲然的笑。

她肤白胜雪,五官是浑然天成的美丽,双眸晶亮,睫毛浓长,鼻梁秀挺,那眉眼温润含情,展颜一笑尽显风韵。

何为倾倒众生。

说的就是白石麻衣。

自那以后,西野就彻底陷进了那双澄澈透亮,笑起来时会盛满柔意,敛一切光华于其中的双眸里。

她成了白石麻衣的忠实饭。

而现在,她要跟喜欢了九年的白石初次共演了,西野觉得自己没有当场炸成一朵天边的烟花已经算得上是心理素质强大。

 

2.

二十分钟后,白石麻衣从杂志封面的拍摄地点赶了过来,只来得及和导演制片这些人问了声好,就被助理匆匆带去了化妆间上妆换衣。

白石是一位优秀演员的同时,还担任了一本知名杂志的专属模特,工作日程排得密密麻麻,她却从未有过懈怠,始终迈往更高的地方。

缩在角落里的西野七濑收起那一点点没能和白石说上话的失望,拿出自己那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剧本翻看起来。

她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化好妆也换好了戏服,白石麻衣就开始了第一场戏的拍摄。

西野的戏份是要等到下午才会进行,但人生第一回亲临现场看神仙拍戏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所以西野依然坐在那个小角落,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场地中央,被摄影机包围的白石麻衣。

白石拍戏十年有余,和各大导演都有合作,也跟很多大前辈搭戏,加上自身的天赋与努力,她的演技称得上是无可挑剔。纵然没有受过什么专业的课程培训,却集各家所长,自成一派。

单人镜头时从不会NG的白石拍摄进行地很顺利,很快就完成了今天上午的戏份。

刚从助理手上接过一瓶水,瓶盖还没拧开就感受到了一道强烈的视线聚集在自己的身上。白石莫名其妙地瞅瞅四周,很快就发现了藏在角落的西野七濑。

措不及防就跟白石初次对上视线的西野愣了一愣,立马转开了目光,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满是惊恐与忐忑。

这怎么偷看还能被抓个现行的?西野懊恼不已。

正唾弃自己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了白石含笑朝这个方向走来,西野立刻恢复到正襟危坐的模样,瞳孔微微放大,既吃惊却又不敢表露出半分慌乱,背挺得笔直,两手攥紧了卷起来的剧本搭在并拢的膝盖上。

姿势十分乖巧。

刚好走到她面前站定的白石麻衣没忍住笑出了声。 

怎么这么可爱?

 

3.

西野的大脑持续当机中,只晓得仰起头傻愣愣地瞧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白石麻衣,这样湿漉漉的上目线让白石想到一个词。

惹人怜爱。

“我的脸有哪里很奇怪?”白石说着还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眉尖微蹙,露出困惑的表情来。

这到底是什么盛世美颜!西野压下内心的澎湃,又将手里的剧本握紧了些,使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尽量平静一些:“我只是,太沉浸于前辈的表演,有些…忘乎所以了。”

她声音娇软,像一团软蓬蓬的棉花糖,一口咬下去都是砂糖的甜腻,只一路甜进了心里。

不安分的眉头略略上挑,白石搬过西野坐的靠椅旁的一个小马扎在她的对面坐下,迎上对方不知所措的目光,白石指指她手里已然皱巴巴还被大力握住摧残的剧本。

“我可以看看吗?”她眉眼弯弯。

西野立马点着头将剧本递给白石,同时心里感叹一声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好看。眼睛弯起的弧度很好看,眼角细小的笑纹很好看,那双盛满了光点的眸子也很好看。

心脏快要承受不住了。

西野的剧本要比白石的薄一些,里面的内容被做上了各种记号,还有密密麻麻的标注与个人见解,中间还夹了几页纸,写上了自己对每段戏的感悟。

“字迹很漂亮。”白石毫不吝啬地夸奖。

“也没有前辈说得那样好…”西野刚露出羞赧的笑,又听白石慢悠悠地补上了一句话。

“画也很棒。”她说着还点点头,语气中都是掩盖不住的赞赏。

西野七濑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记忆没有出现偏差的话,这剧本里夹的纸页上除了她随手画上的どいやさん,还有一个占据了整整一页纸的白石麻衣。

西野傻了。

这个后辈被逗弄后的反应属实可爱至极,白石眉梢眼角都溢满了笑意,小男生一样的恶劣一面暴露无遗。

而相比起前辈的游刃有余,西野简直都快自燃了,声音也愈发细如蚊吟:“我一直期待能跟前辈合作,所以能够出演这部剧我很开心。所以那幅画,只是因为看剧本时想到了前辈,才会在无意之中…”

“你是一位很棒的演员。”白石托着腮,坐在小马扎上比西野要矮一些的她只能仰起头才可以跟面前的人对视。“演技都是一点一点磨砺出来的,所以你一定会变得更加优秀。”

“我也很期待与西野的合作。”

她目光盈盈,眸若星辰,那其中蕴着的点点星辉都一分不落地落入西野的眼里。

心里就像被倒进了满满一杯的碳酸饮料,刺激的感觉引得心尖微颤,却畅快无比,甚至还在不断地咕噜咕噜往上冒着泡。

晃晃悠悠都快溢出来了。

 

4.

剧本讲述的是一个从出生开始人生就被父母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二十八岁大学讲师咲的故事。她就读于父母选择的学校,完成父母给她定下的目标,就连交友甚至于恋爱结婚都只能遵从于父母。

深陷于泥淖中的咲,第一次选择遵循自己内心的情感,与不断吸引着自己的学生柚子开始了婚外情。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像太阳一样绚烂夺目的柚子慢慢让咲找回了自我,逐渐从深渊之中脱离而出。

然而,咲还是因为一直以来都被父母控制着而不敢有所反抗的懦弱放弃了这段感情,却未曾想到,这一放弃就是永别。

历经了痛失所爱,咲才幡然醒悟,带着爱人给予的那份勇气挣脱了一直以来束缚着自己的枷锁,开始真正地为自己的人生所绽放。

女主角咲的饰演者自然是白石麻衣,至于拯救了咲的大学生柚子,则是由西野七濑出演。

西野当初刚拿到剧本时也是满头问号,不仅能和白石麻衣共演,居然还能跟她演亲密戏,她就是当代锦鲤转世?

因此,在片场的时候西野也经常鼓起勇气去找白石麻衣对戏,一来二去,她面对白石时也自然大方了许多。

然而,今天的戏是咲跟丈夫的矛盾激化,感到身心疲惫,工作时也完全心不在焉,细心温柔的柚子见此就特地买了一大袋甜品来安慰老师。

而咲看着满桌小巧精致的甜品,想到了专横的父母,与自己各种不合拍的丈夫,以及眼前这个温柔细腻又大方可爱就像一束光照亮了自己的大学生…几重刺激之下,咲大脑里一直以来都紧绷着的那根弦猝然断裂。

这些各式各样的甜品味道很是不错,但也过于甜腻,很容易就会觉得腻味。大学生莹润的双唇的甜度比起这些甜品来说还要更甚几分,却让人尤为上瘾。

西野将自己被吻蒙了的这段发挥得淋漓尽致,导演十分满意。但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一段戏她完全是本色出演。

她早就知道自己会跟白石有吻戏,虽然有过正式开拍前找白石对一下这段戏的想法,但最终并没有勇气付诸于行动。

所以尽管西野做了无数的心理建设,但等到白石真正吻上来时,也还是立刻就溃不成军,做好的心理建设轰然崩塌。

唇齿交合间绵软的触感,近在咫尺扑打在脸上的温热气息,还有白石麻衣捧着自己一边脸颊的那只手掌上护手霜的果木香味。

西野霎时间只觉得心跳快得简直就是野鹿乱撞。

最后还“啪叽”一声把自己给撞晕了过去。

 

5.

白石麻衣没有想到,拍了一场吻戏,西野龟就立刻把探出的半个脑袋缩回了壳中,只敢躲在小小的一方天地,弄得白石实感无奈。

她也并非是擅长社交的人,尽管身处于这个圈子之中,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是无可避免的事,但实际上,白石跟那些人大多都是点头之交。在她那无论与谁都是无懈可击的完美笑容之下,是一道戒备森严的防线。

能走进这道防线的人少之又少。

但是西野不同。

那天的匆忙赶来片场,白石第一眼看见的不是热情招呼她的工作人员,也不是迎面走来的导演,而是把自己藏在了不起眼的角落偷偷观察着她的西野七濑。

角落的光线并不充足,白石只能将她的容貌看个大概,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一双纯净明亮的眸子,在暗色中,那眼里跃动着细小的光辉,意外的璀璨动人。

白石莫名有了想要靠近她的想法。

然而未曾想到西野更是个社交苦手,而且还胆小,白石只能拿出作为年上一方的余裕来不断引导着她。

现在也一样。

她还得去安抚一下西野龟,让她不要一直缩着脑袋。

白石麻衣带着助理买来的豪华烤肉便当找到了躲在角落的西野。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盒烤肉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的话,那就直接请西野到店里去吃烤肉。

“在画什么?”

白石将便当盒放在小矮几上,探过身凑近了去看西野手中的画本。她虽然无意间看到过西野夹在剧本里的画,但还是第一次看她画画时的样子。

双唇抿在一起,好看的眉小幅度地皱起,目光专注而柔和,既认真又可爱的模样。

西野好像尤其钟爱这个圆滚滚还长着两条腿的生物,但白石愣是没看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突然凑近的身体带来一阵淡淡的清香,西野一下就神经紧绷,稳了稳心神才道:“这是我的原创角色,叫どいやさん,身长77cm,是位挖耳勺之神。”

白石瞬间被逗笑了。

这样有着奇思妙想的西野…

“很可爱。”

西野被近在耳畔的轻柔声音害得心尖发颤,默不作声地继续画,但泛白的指节很轻易就能看出她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控制住握笔的手不要颤抖。

白石好笑地看看西野泛着微红的耳尖,才安静地开始看她作画,最后看见她习惯性地落款——

ななせまる。

 

6.

戏已经拍到了咲因为抵不住来自她父母与丈夫父母的压力,无可奈何地选择与丈夫重归于好,不再提离婚的事,同时对柚子提出了结束这段感情的要求。

这是咲第一次看见柚子哭。她从不曾想过,一直以来都像是太阳一样燃烧着,绽放着光辉的柚子居然也会流泪,居然也会那样失声痛哭。

咲也想如女孩曾经安慰哭泣的自己一样将她拥入怀中,但她再没有执起那只手的勇气了。

西野好像入戏得有点深,都拍完七八分钟了还在抽抽搭搭地吸着鼻子,白石坐在她旁边哭笑不得地用纸巾帮她擦眼泪,弄得西野的助理只能跟她的助理到一边儿去唠嗑摸鱼。

“小哭包。”

白石抬手捏了捏西野哭红了的鼻尖,笑得明媚开怀。

西野不满意这个称呼,气鼓鼓地嗔了这个坏心前辈一眼。只是双眸泪光闪烁,湿润晶亮,倒是有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白石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别再伤心了。”

她又重新将视线放回到西野泫然欲泣的脸上,这张脸线条柔和,不管是什么表情都惹人怜爱,很容易就让人激起一股保护欲。

“虽然咲放弃了柚子…”

白石的指尖抚过她眼角的一滴泪,任由它在指端晕染开来,她的声音是一贯的清婉柔和,轻易就能使人的内心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

“但我会陪着西野啊。”

她眼里盛满了光华,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明媚的笑意,从亮处投来的几束灯光照在她的一侧脸上,明晃晃的,让人完全无法移开眼睛。

西野七濑更想哭了。

这女人为什么这样会!

“前辈怎么偏偏对なな这么好?”情绪好不容易因着白石的一句话才从戏里平复过来的西野,并没有察觉到她在无意中说出了“なな”这个自称。

白石注意到了这个称呼,心下只觉得她可爱极了。西野实在有太多不一样的一面,每次多发掘一点儿,白石就觉得西野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又饱满了些。

不断堆积起来的心情,像是吞了一整包跳跳糖,在她的胸腔内上蹿下跳,肆意横行,却又甜了一整颗心脏。

这个片场不只有西野一个后辈,白石却偏偏只对这个叫西野七濑的后辈上心,也难怪连西野都不禁心生疑惑。

“为什么呢?”白石歪着脑袋,伸出食指戳戳西野的眉心,双眸熠熠发亮,笑得就像一个小学男生一样,既顽劣又调皮。

“因为我觉得西野很顺眼。”

 

7.

历经两个月的拍摄,西野七濑杀青了。

她向导演制片以及在场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鞠躬致谢,虽然面上始终带着浅淡的笑容,但心里终归是不舍的。

因为这部戏,西野七濑才能得以实现九年来的那一个小小的心愿。

以前有想过当个护士或是尝试着去投稿画作成为一个画师的她,只为离白石麻衣近一些,就奋不顾身地一头扎进了演艺界。

没有过演戏经历,也没有接受过专业指导,她只能不断地自己努力练习,尽力地去揣摩所要饰演的每一个角色。

从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配角,到有了许多戏份的女二,再到主演,甚至于如今能跟白石麻衣共演…西野觉得自己都还未曾反应过来,就已经面临着要与白石道别的事实了。

在此之前,西野从未奢望过能够得到白石的关注,然而这两个月与白石朝夕相处,却让她心底弥漫起一丝妄想。

她还想要跟白石的关系更进一步。

西野七濑一点儿都不希望这部戏成为她人生中和白石麻衣的唯一交点,也不愿杀青过后她对于白石来说会再次变成毫无交集的人。

她贪心了。

但是她想这样贪心一回。

于是借着想要观摩学习前辈演技的这一理由,西野杀青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又坐回了第一天来片场的那个角落,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进行拍摄的白石麻衣。

她所饰演的柚子在与咲分开之后就因意外去世了,而咲去参加了她的葬礼,从始至终表情都平静得未曾掀起任何波澜。

在那以后,咲的人生还是如以前一样,每天早上从死气沉沉的家里出门,工作时周围的老师总是在抱怨着什么,下了班从早上来时的同一路线驱车回到那个毫无生气的家中。

只是在平淡无奇的某一天,她还是跟以往一样驱车回家,在等待十字路口的绿灯亮起时,她看着车窗外交错行往另一侧路口的人流,却突然间毫无征兆地伏在方向盘上失声痛哭。

穿梭于十字路口的每一个人都被信号灯指引着行进的方向,他们都步伐匆匆却坚定,不会有半分的犹豫。

可是她的信号灯却已经彻底灭掉了。

 

8.

白石麻衣这一次没有很快地就出戏。

她想起了先前在场边看西野拍杀青戏。

正如白石第一天见到西野说的那样,演技是要一点点地磨砺,西野也可以从那“一点点”中获取各种经验,以此来不断提升自己,变得更加的优秀。

最开始和西野对戏时,纵然她的演技已经称得上出色,但白石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几分不足。但是西野勤奋努力,虚心受教,这两个月她的演技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了起来。

在看到柚子闭上眼,再也看不见那其中的光彩之时,站在场边的白石麻衣深切地感受到了那种痛失所爱的绝望。

那种情绪感染着她,以至于拍完哭戏后甚至没能像以往那样立马出戏。

“前辈。”

绵软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还沉浸在情绪中的白石愣了一瞬,才反应了过来这是西野的声音。

“西野不是杀青了吗?”

西野眉眼弯弯,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也不再像之前那般,一遇上白石就立刻变成一株含羞草,稍稍一碰就把自己缩成一团。“因为之后没有工作,就留下来看看。”

“前辈也成小哭包了吗?”她指指白石那还有些泛红的眼睛,笑容很是坏心眼儿。

白石难为情地撇开眼,还是头一回在西野的面前露出了几分窘迫的模样,惹得后辈抿起了双唇,竭力压抑着自己不要笑出声。

“就只是因为,太入戏了。毕竟咲和柚子就这样永别了…”

但其实并不是如此,她会为了剧本故事而感动,她也可以扮演好每一个角色的人生,体验不同的经历,不过却也从来都能分清戏里戏外。

然而这次,她却未能分清。

看到柚子那一张了无生气的脸,想到那张温婉清丽的脸庞上再也无法露出那样灿烂耀眼的笑容,她就莫名联想到了西野也再无法朝她绽开那样有些微赧又柔软的笑容。

“纵然柚子永远离开了咲…”

西野背着手,笑意盈盈,双眸中都是湿润水光,在灯光下泛着细小的光,像是铺满了一层细钻,晶莹而剔透。

“但是我还可以陪着前辈呀。”

这话怎么似曾相识…

白石默默捂脸。

这西野龟到底跟谁学的!

“所以,以后我还能再见到前辈吗?”西野一颗心也随着这一句话而紧张了起来,负在身后的双手不安地紧紧握起,眼里是明显的忐忑不安。

西野七濑那娇俏软糯的声音,让白石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团棉花糖之中,每呼吸一下都会有甜丝丝的味道窜进鼻腔,让她的大脑都有些发晕了。

“当然可以。”

然后她看见西野怔了一瞬,随即眸中涌上万千惊喜与难以置信,她脸上缓缓绽开一抹柔软的笑,露出大白牙,很乖,也很顺眼。

白石不想失去看到这种笑容的机会。

 

9.

白石麻衣的工作很忙,一年到头的休假也不多,有的时候连新剧新电影的宣传都没有时间参加,只能在社交账号上请大家能多多支持。

所以这次也没能和西野一起参加新剧的宣传,只是在ins上发了几张在剧组时拍的照片,然后说了请大家多支持之类的话。

发的照片有大家一起的合照,有自己的自拍,还有一张西野杀青那天两个人拍的合照。

西野登陆着作为白石麻衣的饭使用的ins账号,目光颇有哀怨地看着那张合照,照片上的白石亲昵地贴着她的脸颊,笑容灿烂肆意,双眸通透光亮,完全让人移不开眼。

伸出手指戳戳屏幕上那张完美无缺的脸,西野发出一声轻叹。

从杀青那天开始,已经快两个月没有见过白石了。尽管每天都能用手机和她聊上几句,也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知道她当天到底是在完成什么工作,但见不到本人,总归还是有些落寞的。

本来期待着整部剧杀青进入到宣传期就能见到白石,结果一次次期待都变成了失望。

以前从未和白石有过交集,作为饭来说也只是远远的见过她几次,那个时候白石甚至都不认得她,她也没有可以站在白石身旁的机会…

但是现在,她能跟白石麻衣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还是以这么亲昵的样子,甚至还被发到了社交软件上。

西野七濑就是突然间控制不住地,很贪心地,想要能多靠近白石麻衣。

心里就像是被倒进了满满一杯柠檬水,酸涩难忍。

西野点开输入框,抱着反正白石也不会知道这个账号会是她的心态发了条评论。

「想要见你。」

 

10.

白石麻衣今天难得的在休息时间玩起了手机,她点进ins,却又不知道该干什么,就百无聊赖地翻起来自己最新动态的评论。

那张合照里的西野实在可爱得紧,因为她的贴近而略显羞涩双颊微红,笑容却明丽而动人。脸上的两个小梨涡像是一泓清泉中,溅起来的水珠落回去后打起的小旋儿。

说不定评论中还会有自己的饭夸西野可爱,她一定要点个赞,称赞一下自己有眼光的饭。

滑动评论陆续点了几个小爱心后,白石的眼中突然映入一个ID,她记忆力还不错,所以还能记得,这五个平假名她曾经在西野的画本上见到过一次。

「ななせまる」

白石麻衣平时不经常上网冲浪,手机的作用只是跟家人和亲友们聊天。社交软件也是在经纪人的要求下才在几年前注册了个ins账号,更新内容大多都是宣传,很少会有日常,但这并不妨碍众白推一有动态就在评论里各种示爱。

由于评论实在太多,白石根本没可能挨个看过去,所以她自然不曾注意到过关注自己的百多万粉丝中,会有这样一个ID。

要不是今天有点儿闲心翻了翻评论,她还不知道,原来西野也是她众多关注者中的一员。

白石勾起坏心眼的笑,点进了ななせまる的个人主页。

相比于工作用的号,这个从未被人知道她真实身份的账号发过的动态要多得多,然而她发过的画作里,没有任何她钟爱的どいやさん,发表的每一张都是不一样的白石麻衣。

从17岁到如今25岁的白石,从尚且青涩拙劣到现在线条流畅柔和的画功,西野七濑用了她整整一个青春,描绘出了各种不同的白石麻衣。白石一张一张地翻看过去,心中是说不出的感觉。

就像心里那片无风无浪,毫无波澜的湖泊突然飞来了几只蜻蜓,它们飞舞盘旋,点水而过,点开一圈一圈的涟漪,荡起一层一层的波澜。

她退出ins,点开聊天软件中与西野的聊天框,虽然有很多想说的话,但犹豫了许久,最终也只是敲下了一句简短的话。

「我也想见你。」

突然收到白石消息的西野倍感吃惊,看到这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后又忍不住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刚刚还有些落寞的心情一扫而空。

白石想见她。

那杯柠檬水中被人加入了好几块方糖,糖块渐渐融化,那股酸涩的感觉被甜味中和,满心都是鲜甜的滋味。

 

11.

沉浸于满心欢喜中的西野后知后觉了过来,为什么白石会用“也”这个字?心感疑惑之下,西野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确定自己没有恍惚间向白石发过什么“我想见你”之类的话。

于是耿直的西野把这个疑问说了出来。

另一头的白石愉悦地发出几声低笑,一边思考着该怎么去逗弄后辈,一边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

「因为…」

西野凝眸,静等着白石的下文,但心跳却吵得不行,砰砰砰的,很让人焦灼。

「ななせまる说了想要见我啊。」

西野两眼一黑。

哦豁,绝赞掉马。

此刻西野只觉得内心一万只圆滚滚的どいやさん奔腾而过。白石是什么时候知道“ななせまる”这个名儿的?那她是不是也看过那个ins账号的主页了?那里面有好多黑历史来着…

西野的大脑完全陷入当机,刚刚的满心欢喜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手指颤抖地打下一行字。

「杀人诛心。」

白石笑出了表情包。

趁着休息时间还有一会儿,她干脆拨了西野的电话,也是有好久没听过她的声音了,怪想念的。

西野闭着眼睛按下了接听。

“原来西野已经喜欢我这么久了。”白石声音放得很轻,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抓挠着一样,瘙痒难耐。

电话那头轻柔婉转的一句话抚平了西野所有的情绪,她跟着这句话陷入了回忆。

从十四岁到现在快满二十四岁,将近十年,她一直在朝着那个名为“白石麻衣”的人奔去。

西野当初知道这个名字,了解到关于白石的一切之时,她就已经站在了很高的地方,并且还在不断地往上攀登,如今已然是站在了顶点。

白石麻衣仿佛生来就应该接受万千瞩目,她就该耀眼璀璨,成为立于顶点的那一束触不可及的光。

西野七濑却偏要死命朝她奔过去。

她想要靠近白石麻衣。

也想要抓住那一束光。

“是啊。”西野突然轻笑出声,竟放松了不少,心中那根一直以来都紧绷的弦陡然间松懈了下来。“我追逐着前辈的脚步,已经这么久了啊。”

“不过前辈跑得很快,我追了这么久都还差得远。”

西野七濑觉得,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迅速填满了整颗心脏,酸涩膨胀,让她快要压抑不住。

“前辈,能稍微等等我吗?”

 

12.

今天的拍摄是在场外,此时已经入夜,白石举着手机,抬头看着夜空。

今夜的星星很亮,像一粒粒的细沙铺满了整片夜空,构造成一副璀璨夺目,银闪闪的沙画。

白石出演过很多不同的角色,体会过人生百态与各种酸甜苦辣,她演绎出一个个饱满丰富的角色,经历各种各样的人生,却从来没有想过她自己的人生。

她独行了太久,长久以来游走于各种人之间所戴上的那层面具几乎与本来的她融在了一起,她早就忘了最初那个一腔热血踏入演艺界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但是她遇上了西野。

那双永远澄澈透亮的眼睛一下子就彻底烙在了她的心头,像是一条流淌而过的清泉,带给她极致的清凉与甘甜。

只有在那个有些羞涩,看上去很柔弱但实则有一颗坚强内心的西野面前,她才能感觉到,自己作为白石麻衣的鲜活与舒畅。

她孤独得太久了,也该为自己找一份寄托与慰藉了。

“我不要等西野。”

白石扬起释然的笑,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明快。

“这次,换我去见西野吧。”

“你已经朝我跑了那么多步,我也该向你迈出步伐了。”

内心有渴望,就不愿意让自己绝望。如果说西野从来没有和白石有过交集,那她尚能保持最初单纯的憧憬与尊敬,还能压抑住自己内心那一分隐隐快要破土而出的感情。

但是她和白石有了相交的轨迹,她也渐渐成为了可以独享白石的温柔的后辈,所以止不住地想要渴求更多,想要白石更多在意自己,想要她的眼里只有自己。

也想要独占白石的那份从未交付与人的喜欢与爱。

而如今,那此前尚且是花苞的花儿兀自绽开了,一时间花香萦绕,充斥着整个心房。

西野觉得自己鼻尖微微发酸。

她长达近十年,看似虚无缥缈的追逐,此刻终于换来了白石麻衣驻足回望,然后朝着她一步一步地走来。

但她不可以哭,不然又得被那个坏心眼儿的前辈说了。

然而过了大概有那么几秒,西野听见电话里传来白石那充满愉悦,又温柔似水的声音。

“小哭包。”

 

13.

白石麻衣一个月后结束工作得到假期的第一件事就是大清早的敲响了西野家的门。

西野这几天休假,所以昨夜抱着游戏机玩了个通宵,接近六点才睡下,而白石上手敲门的那一刻,也不过快到八点而已。

但一心迫切地想要见到西野的白石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西野实在受不了敲门声来开门并且首次对她露出要吃人一样的眼神时,白石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立刻就像一只被抛弃了的大型犬,委委屈屈,又乖巧可怜。

西野把白石领进家后就回到床上继续睡了,整得白石坐立不安,纠结了一小会儿后就蹑手蹑脚地未经允许进了西野的房间。

西野睡觉时的模样很是可爱。秀气的脸上带着些倦色,因为太困所以睡得很沉,像是乖巧地窝在被子里的猫咪,一动不动的。

看得白石心中像灌了蜜一样,泛起些许甜丝丝的感觉。

……

西野醒来时已经是傍晚,睁眼那一刻正好看见了坐在地毯上靠床玩着她游戏机的白石。

还有些迷糊的大脑瞬间清醒的了过来,西野立刻就想起了今早她对待白石那恶劣的态度,整个人都懊恼不已。

白石察觉到床上的动静,偏头去看时恰巧瞧见西野咬着被子边边一脸纠结的模样,顿感好笑:“饿了也不至于吃被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我厨艺很好的哦。”

西野默默松开了牙齿,坐起身来:“前辈今天怎么会来?”

“不是说过了吗?”

白石揉揉她凌乱的发顶,眼神沉静柔和,仿若一汪清泉,漾开层层柔波。

“换我来见西野。”

“因为想着这种话还是见面说比较好,所以今天得到假期就迫不及待地来找你了。”白石从地毯移到床沿上坐下,与西野平视着,笑容浅淡温柔。

西野的思绪在对上这双眼睛时全乱了。这双眸子还是如她第一次在大屏幕上见到的那样,敛尽了一切光华,熠熠生辉,灿烂夺目。

“…什么话?”西野垂眸,双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被子。

“西野也知道,从出道至今,我演了数不清的角色,作为剧中人,我爱过许多人,也都吻过他们。但是作为白石麻衣,我却只有过想要亲吻你的想法。”

白石深吸一口气,带上一些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紧张与忐忑,握住了西野的一只手。

“所以,或许西野,可以成为我人生这部戏中的另一个主角?”

西野抬起头,对上那一双从14岁那年开始就让她无尽沉陷的眼睛,这双眼睛什么都没有变,一如记忆里的那般清澈美好。

而如今,尽是温柔倾泻与她。

】缶ビール # #乃木坂46 #西
周身扩散开来,让她觉得浑身都开始滚烫。而身边西注视着她的目光比灯光的炽烈还要更胜一筹,多少让觉得自己像是一块在铁板上被烤得过头的肉,整个人都散发着轻微的焦味。 时隔许久的见面,是有些...
】听见色彩的声音 #西 #
年来也习惯于以颜色来判断周围人与事物的声音。 西沉浸于自己小小的一方天地,以颜色来定义声音,聆听无声世界里各种不同的声音,并且乐此不疲。 然而她一直以来也没能摸透的是,到底是什么颜色...
【真遥】目标已锁定 #free #Free! #遥 #橘真琴 #怜渚
。“又是差一点。”怜推了推眼镜,“如果你能再冷静点,稍微抬高你的胳膊以及改掉那可笑至极的开枪术语的话……”渚捂住耳朵:“啊啊,小怜吵死了!” 遥开始在一旁清点枪货抬眼看了一眼渚的成绩说:“没关系...
【真遥】樱花里的一封情书(完) #Free! #free #遥 #橘真琴
by/ 可废   磨刀霍霍中……   文:可废 —— 这不过一夜之隔。   遥翻身时脸蹭到的冰凉刺激的他醒来,身体被什么束缚住了,那明明不存在但是胡思乱想的情绪,枕边的花枯败不堪,萎靡的像他一样...
】如果是你 #排球少年 #见英太 #白布贤二郎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一篇cp向献给本命,cp感很淡,ooc致歉   「如果是见前辈的话,大概会做得更好吧」 在最后一次春高预选赛败于乌后,白布贤二郎脑海里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这一年...
大雨倾落(第班全员/小南/井/天天/手鞠/止水/弥彦/香磷/我爱罗/蝎) #火影忍者乙女向
原作者:夜阑   第班全员/小南/井/天天/手鞠/止水/弥彦/香磷/我爱罗/蝎 极短/橘里橘气/ooc预警   旱了好久今天终于下雨了……虽然白天只是毛毛雨。   卡卡西 脱下外衣披在你的身上...
【真遥】同居生活日常① #free! #free #橘真琴 #
by/ 泽也   真遥cp同居日常(瞎写勿当真) ooc致歉   时钟滴答滴答的响着,时针指向6点,这时太阳刚从东边升起,阳光点亮了东京的天。 东京某公寓里的窗前,遥站着望向窗外,湛蓝的眼眸里看...
关于忍足谦也第一次独自偷溜出门这件事● 谦● 藏谦 #网王同人文
恢复到先前那种紧张状态,他看向。那人毫无防备地冲他敞开了怀抱,而且趴了那么久他都有些了,让人顺路载上一程也不是不能考虑。 但不是这样。 谦也窜到了后面,直接扑了上去。 而是应该这样。 他的...
|《引梦人》 #咒术回战 ‣五条悟×海建人
干净整洁的公寓格格不入。海莫名因为五条悟的擅自到来有些精神恍惚,与平时西装革履的他不同,此时他只穿着单薄的睡,但仍是熨烫整齐的。   “我并没有加班的打算。” “我只是从冲绳回来顺便路过你家来送一...
【试译·正宗鸟】编集者今昔 #日本文学 #翻译
读卖新闻工作,成为访问记者、编辑者,在那里工作了年。我虽然不打算絮絮叨叨地描述那段时间我作为编集者的行动,但却有一件事想要在这里写下。我作为出版社的编辑者也好,新闻的访问记者也好,名片这种东西几乎没...
【佐樱文】关于班如何帮春樱躲烂桃花这件事 #班 #春
状,“哦,你说我和樱酱的老地方--嘻嘻,你猜?”       天前。     宇智波佐助是第二个知道春樱被烂桃花缠上的人。     他正巧在一乐吃晚饭,正巧听见了春樱处于崩溃边缘的声音--“真的...
【排球少年乙女向】音驹幼驯染三人组 #孤爪研磨 #葵X黑尾铁朗
原作者:叮咚可达鸭   ☞4k字 ☞原女主,葵X黑尾铁朗(感情线挺后面的) ☞写了两次,隔了三周,可能写的不太好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如果有ooc老样子,我先提前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