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希】第二杯半价 #东条希 #绚濑绘里 #lovelive!

sodasinei 2021-07-31

by/ 每天都在咕的汣です

 

私设ooc   文笔=0

算是补票生贺叭

不喜轻喷谢谢

 

1.

入夏后的天气闷热得过了头,到了傍晚时分也是余温不减,奶茶店门口告示牌上“第二杯半价”几个大字吸引了不少放学后结伴回家的高中生,排队的长龙快要延续到街角,店内的座位也已经坐满了人,生意看上去尤为火爆。

东条希站在点餐台前的时候额前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她迎上点餐员略显诧异的目光,笑吟吟地指着餐牌上的今日推荐饮品:

“我要这个招牌芋圆奶茶,要无糖去冰,还要另加血糯米,麻薯,红豆,西米,仙草,椰果,最后再要一份珍珠。”

西沉的夕阳余晖柔化了点餐员那双透着沉稳的天蓝色眸子,不过饶是如此,她那冷冽的声线还是不免让人在这夏日里感到几分凉意。

“你当喝八宝粥呢?”

极其不友善的语气给旁边的店长矢泽妮可听得胆战心惊,生怕客人转头就投诉自家店服务态度不好。

东条希却丝毫不恼,依然笑眼弯弯:“你管得着吗?”

绚濑绘里咬咬牙,却拿眼前的客人没有半点儿办法,只好在她得意的注视下恶狠狠的低咒一声“撑不死你”。

“你好,八宝粥好了,这是你的勺子。”

绚濑绘里把那一杯满杯都是料的奶茶递给东条希,并且还贴心的送上了一个勺子。

迎上绚濑那似是挑衅的目光,东条希又把那杯“八宝粥”放回了她的面前,顺便附上一个灿烂的笑:“相比我来说,还是绚濑さん更喜欢奶茶,所以这是特意点给你的。”

“我现在再点一杯果茶可以享受第二杯半价吗?”

绚濑绘里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自己即将升腾而起的怒气,几乎是咬着牙开了口:

“可以。”

东条希这才心满意足的点了一杯她最钟爱的果茶。

 

2.

奶茶店开在距离音乃木坂最近的一条商店街上,绚濑绘里是那所学校的三年生,来年春天就要考取大学,在这里兼职是为了给自己赚取大学需要的学费。

满打满算她也在这里兼职了一个多月,平日里有不少跟她同校的学生前来买奶茶,其中也不乏有与她相识的人,但绚濑绘里对谁都是一样的态度,礼貌有加却也冷淡疏离,仿佛那些人对于她来说只是平时所做试卷上一道极为简单的计算题,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跟那些喜欢成群结队的高中生们不一样,绚濑绘里更喜欢独来独往,也好像习惯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店里无人光顾的时候她就会陷入自顾自发呆的状态,常常在发呆中也会不自觉的蹙紧了眉头,但过了会儿又舒展开来,眼里若有似无的划过一丝笑意。

一个非常奇怪的高中生。

即使已经认识了一个月,矢泽妮可依然是这样的想法。

但今日的绚濑绘里相较以往却要鲜活灵动了许多。

紫发女生提着杯果茶步伐轻快的消失在街角后,绚濑眉眼间的怒意依然隐约未消,矢泽妮可一边在提心吊胆顾客会不会因此被吓跑,一边对这样罕见的情绪外露的绚濑绘里感到惊奇。

相处一个多月了,也就今天她觉得绚濑绘里像是个人。

夜色如同一双渐渐合拢的手,将生意逐渐变得冷清的店铺包裹起来。亮着暖色灯光的小店明亮通透,只剩零零星星的几位客人在店里消磨着时光。

矢泽妮可这会儿才有功夫对绚濑绘里叭叭两句:“你今天怎么了?从那个女生点了单后你就浑身都透出这种不爽的气场,我真怕明天收到一堆顾客投诉。”

手中清洗着的那些金属器皿在水池里碰撞着发出声响,绚濑绘里咬牙切齿的声音简直让矢泽觉得她是不是想捏碎这些器皿。

“她以为自己的作品拿过东京都优胜就很了不起吗?她凭什么骂我喜欢的作者?”

这样一脸愠色忿忿不平的绚濑绘里让矢泽觉得尤其有趣,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之下,她不禁好奇的问出口:

“她是谁呀?”

绚濑用余光瞥了一眼那杯还完好无损放着的奶茶味八宝粥,随即发出一声冷哼。

“一个叫东条希的讨厌鬼。”

 

3.     

绚濑绘里一直觉得东条希就像是一瓶冰镇可乐。

入口的那瞬间会觉得很冰很刺激,等到凝结后的水珠顺着瓶身滑落形成一小滩水后再尝又有一种过于甜腻却又乏味的凉,所以往往会剩下一小半就将之丢弃,可偏偏就是耐不住某一瞬间特别想喝的欲望。

东条希是去年春天从大阪转校来的,尽管已经相处了一年多,但东条还是老爱在绚濑面前提及初见那一天她不耐烦的眉眼,并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换取绚濑一句好声好气的“对不起嘛”,如同小孩子乐此不疲地玩着幼稚的游戏。

初见那天绚濑绘里正在利用午休时间写着教辅书里附带的试卷,一道难度系数较大的题让她也一时不知该如何解答,正皱眉思索之际,被老师安排坐在她旁边的新来的转校生还在跟着广播里放送的音乐轻声哼唱,不免让绚濑感到几分心烦气躁。

“同学,能麻烦你安静一点吗?”

她偏头望去,转校生也应声抬头看过来。

不经意间的双目相对,那双碧绿色的眼眸里似是有着盈盈秋波流泻,两道目光交汇在一起,像是水光与天色相接,秋水长天,浑然一体。

绚濑绘里几乎是立时就开始后悔自己的恶劣态度。

“抱歉,打扰到你了。”

转校生却对绚濑丝毫不友善的语气没有任何恼怒,那清湛如碧湖的眼里漾开几圈笑意的波纹,语气也是温婉柔和的,轻易就让人心生好感。

所以相熟之后斤斤计较她不耐烦表情的到底是谁?

然而东条希除了翻旧账,还有一点也令人讨厌。

东条空闲时间十分热衷于写作这件事,常常会因为在写作时沉浸于思考之中而误了饭点,绚濑最开始对这件事并没有多在意,直到有一次东条因为午间没吃饭胃痛到死去活来去医务室躺了一下午后她才意识到这人不吃饭的行为是有多严重的后果。

自那以后绚濑总会在吃完午饭回教室时带一份面包给东条希,偶尔她也会多带一份便当,中午就守着东条把那份便当给吃完。

东条动作极缓慢地将酥软香甜的面包往嘴里送,看得旁边督促她吃饭的绚濑忍不住皱眉:“一个面包你要啃一小时吗?”

“天天吃面包我也腻了啊。”东条砸吧着嘴抱怨一声过后,又立刻朝着绚濑露出一抹讨好般的笑,“要不明天换成饭团怎么样?”

绚濑轻轻“啧”了一声:“我要是不换呢?”

“那你就看着我赌气绝食然后胃痛呗。”

轻柔的阳光穿透过苍翠的树叶轻抚在女孩子清丽的脸庞上,又温柔的散落到她全身,制服的白衬衫明亮到反光,却依然不敌她那温润清亮的目光。

绚濑绘里暗自轻叹。

恃宠而骄这一点也很令人讨厌。

 

4.

平时多是看教辅书的绚濑绘里其实有在看文艺杂志上一篇她从高一冬天开始追了一年多的连载小说。

那篇小说是她去自小光顾的书店里购买教辅书时,和蔼的店长奶奶向她推荐的。为了不拂奶奶的好意,绚濑购买了刊登了这篇小说前几章内容的文艺杂志。

也是在学习之余为了打发时间她才拿出来翻阅。

小说的名字叫“月亮不会奔我而来”,讲述了一个看上去温和大方实则性格孤僻怪异害怕社交的女孩子想要站上登上大荧幕演出,但她习惯于独来独往,不会与周围人交恶,亦不会与人亲近,即便被评价为奇怪的人也还是不管不顾的按照自己的步伐向前行进完成梦想的故事。

她一口气看完了目前刊登的所有章节,又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等到将几本杂志妥帖地放回书架上时,外头的夕阳已经沉了下去,未开灯的房间里光线昏暗,绚濑绘里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中悄然点亮。

仿佛小说中的主人公就是这个世界上能与她感同身受的另一个自己。

升入高三之后,绚濑绘里趁着作者发表这篇小说将在下个月完结并且出版成书的消息之际,也是打算将这篇自己钟爱的小说安利给前不久刚在东京都文学大赛中以一篇原创短篇小说获得优胜的东条希。

当绚濑绘里满怀期待的将那本她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实体书递到东条希面前,正欲开口与她分享之时,却见对方只略略地扫了一眼封面,就嫌恶地皱起了眉头,口中的话语讥讽且不屑:

“这种垃圾作者也好意思出版小说?”

素来都是温婉可人的东条希还是头一次露出这样满是鄙夷的表情,那双清澈的眸子里覆上一层凉薄的冷意,让绚濑不禁怔愣了片刻,随即就是听见自己喜爱的作者被好友辱骂过后的气血上涌,简直给她气到恨不得东条希立刻犯胃病痛得死去活来的程度。

一场本该开开心心的安利大会就这么不欢而散。

 

5.

奶茶店里开足的冷气在竭尽全力地抵抗着燥热的夏天,被日光拉得好长的白昼和杯中不断被吸管搅动的冰块似乎在宣告夏日的无止无休。

笔尖在纸页上沙沙作响,手腕摩挲过纸页沾染上了笔墨,一张张原稿装满了文件袋,同样堆积起来的,是街道上泛着微黄的落叶。

九月份的气温起伏不定,偶尔的高温还会让人热得难耐,但来得不那么明显的秋天印证了高中生涯最后一个夏天随着消退的蝉鸣声渐渐走远。

绚濑绘里单方面的怒火持续了大半个暑假,还是在东条希每日顶着大太阳来光顾奶茶店与她斗嘴几句的相处中慢慢淡去了。

两人都心照不宣的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忙碌的高三生活除了写不尽的习题之外还有高中时期最后的文化祭,为了不给青春留下遗憾,各班都铆足了劲准备要演出的节目。

班主任安排了绚濑绘里收集大家的意见,由她根据同学们的意愿来决定表演节目。

同学们提供了各式各样的想法,有万年不变的日本民间故事,和定番的王子公主,基本都是些没有什么新意的剧本,千篇一律的想法让绚濑有些头疼,她甚至已经开始想要不要去讨好东条希这个大赛优胜者让她写原创剧本。

但令绚濑没想到的是,东条主动提议将“月亮不会奔我而来”改编为剧本,同学们也对此没有什么异议,最后还拍板决定由绚濑绘里出演主人公。

“你不是很喜欢这个作者吗?”

甚至喜欢到前段时间还去参加了签售会。东条希撇撇嘴,语气干巴巴的。

“既然那么喜欢,演一次故事里的主人公让自己的高中生涯没有遗憾有什么不好?”

深秋的天气带着几分抹不去的冷意,但又不知是哪里来的暖意让绚濑绘里微红了脸颊。眼前十七岁的女孩子笑容浅淡,却如同秋季里一抹令人惊艳的阳光,凉薄却温暖,整个人看上去明丽动人。

绚濑绘里接过她递来的剧本,声音轻轻的道了声谢。

 

6.

本身就是发售初日拿下销量榜第一的大热小说,再加上东条希恰到好处的改编以及绚濑绘里那仿佛与生俱来的精湛演技,“月亮不会奔我而来”这个节目不出意外的获得了文化祭优胜。

秋天在喧闹的文化祭结束过后悄然离开,初雪来临的时候奶茶店外“第二杯半价”的告示牌依然没有撤去,还是吸引了不少的人来点上一杯带着暖意的热乎乎的奶茶。

绚濑绘里周末的排班是要上到晚上九点,东条希也就随便选了个座位,无所事事地翻看起从绚濑那里借来的教辅书。

时间如清澈的小溪静缓地流淌着,矢泽妮可不止一次看见绚濑绘里制作奶茶时会偷偷的用眼角余光去瞥少女那沉静的背影,然后眼里会划过几丝笑意。

矢泽合理怀疑之前绚濑绘里发呆时间都是在想东条希。

等到客人拿着奶茶离开,绚濑转身又去了休息室取来自己的外套,悄悄走到已经睡熟的东条身后为她披上。

矢泽妮可重重地哼了一声。

该死的校园青春言情小说。

直到夜幕降临街灯亮起,趴在桌上熟睡的东条希才被人轻拍着肩膀唤醒。

气温骤降的初冬,手掌上都是捂不热的凉意,但女孩子乖巧的睡颜和掌心触碰到的那份真实的温度,远比话语带来的安心感更让人觉得温暖。

绚濑朝睡眼朦胧的她晃晃手中的雨伞,声音中笑意轻柔:“走吧,一起回家。”

距离圣诞还有两周的时间,街道上不少的商店却已经开始着手布置起了店面,就连矢泽妮可甚至也提议要不找个时间关店一日,大家一起去山里砍一棵枞树抬回来。

至于为什么不买一棵人造圣诞树,店长美其名曰是要真实感。

当然这个提议被大家一致否决了。

初冬晚间的风带着利刃穿行过脸颊,雪花幽幽地飘落,街道上的积雪已经铺上一层,落在鞋尖的雪花化成了雪水将鞋面润湿,绚濑把脸埋进围巾里,声音闷闷的听不出情绪:

“希有想好报考哪所大学吗?”

东条希小幅度的点点头:“很早就想好了,要考文学部最强的大学。”

确实也是东条会做的选择。

耳机里随机播放到《I Miss You》这首歌,绚濑绘里没由来的想到“月亮不会奔我而来”的完结篇。

在前行路上磕磕绊绊的主人公也遇到过一个与像太阳般耀眼的人。

但距离地球1.5亿千米外的太阳所抛洒下的阳光对于主人公来说还是太过遥远,她终究没能抓住这份温暖。

即便主人公到最后实现了梦想登上大荧幕,演技获得了认可,也被诸多人所喜爱,可身处顶峰的她依然是孤独的。

她触及不到1.5亿千米外的太阳,也不会有月亮奔她而来。

雪花不知何时停止了飘落,绚濑绘里便也收起了雨伞,用这只一直握着伞柄无比冰凉的手抓住了东条正放在嘴边呵气的手掌。

冰冷的触感让东条希不自觉地瑟缩了下,却又立即紧紧回握,掌心的生命线交错重叠在一起,隔着最亲密的距离。

“早知道应该买一杯热奶茶的。”东条希嘟囔一声。

绚濑投来疑惑的一瞥:“你不是向来不爱喝甜腻的奶茶吗?”

17岁的少女露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灿烂笑容,没被围巾裹住的鼻尖被冻得通红,像是堆在公园里的小雪人。

“暖手嘛,反正第二杯半价。”

 

7.

东条希的父母是从商的,平时满世界飞来飞去谈生意也没空管她,却还是会对她想做的事指手画脚,干涉着她的未来。

从小便热爱看书写作的东条希自然对从商没有半分兴趣,很早便对父母直言自己以后很大概率会选择成为一名作家,就算不会也不愿从商,惹得不苟言笑的父亲勃然大怒。

怒气冲天的父亲和摇头叹息的母亲并未让一意孤行的东条希改变想法。

父母不支持她想做的事,学校的老师也劝她还是要把重心放在学习上,生怕本身成绩优异的她会因此学习一落千丈,身边亦没有可以相伴的朋友。

从小习惯孤独,不善与人接触,亦不被周围人理解的东条希在国中毕业的那一年以自身经历写下了人生第一篇小说——

“月亮不会奔我而来”

暑假的时候她将小说前半部分的原稿投到了知名的文艺杂志,东条希心情忐忑的等待了一周后就收到了杂志社的回电。对方告知她原稿很不错,他们会刊登这部作品,并让东条希前去杂志社领稿费。

收到人生第一桶金的东条希就等着将刊登了自己小说的杂志摆到父母面前来证明自己,却未想到她满怀期待的购买了最新一期的文艺杂志后,“月亮不会奔我而来”的作者却不是写的她的名字。

东条希也气愤的找到了杂志社的主编,高高在上的大人并不理会她满腔的怒意,朝她施舍而来的眼神中满是讥讽,语气也是傲慢的:

“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孩,作品写得再好也不会有人买账,小林老师作为我们杂志社力捧的新人,名气不知比你大了多少,这篇作品由他的名义来发表,杂志社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

在刚满十五岁的第一个月,东条希就被迫接受了这个残酷尖锐的现实世界。

东条希原创的内容刊登完了之后,后头的剧情都是那个叫小林的人写的,东条却对此嗤之以鼻。

名气再大又怎样?不过是狗尾续貂罢了。

东条希感受着身旁人掌心渐渐回暖的温度,偷偷侧眼去瞄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庞。

其实她不怎么在乎初见那天绚濑不耐烦的眉眼,她只顾着惊艳于这个人毫无瑕疵的脸了。

像天空一样澄净的天蓝色瞳仁 ,还有那秀挺的鼻梁,微抿起的莹润唇瓣,浑然天成的绝色容颜让东条无法对她的恶劣态度生出不满的情绪,只能沉陷于这样的美色之中。

当时她脑子里想的好像是:

好耶!我的小说主人公有脸了!

思及此的东条希没忍住发出一声轻笑,惹得绚濑绘里面露疑惑:“突然笑什么?”

“我在笑…”她的指尖轻轻地摩挲着她的手掌,嗓音清润柔和。“《月亮不会奔我而来》主人公的原型说不定就是绘里呢?”

绚濑绘里愣了愣,却轻轻地摇了摇头,耳中还盘旋着《I Miss You》的歌词,她顿住脚步,侧身面向东条希,眼里满是认真的神色。

“可我不愿意一辈子承受孤独。”

 

8.

颊边的几根发丝在冷风中被吹得随意舞动,眼前人认真的表情和轻缓柔和的声音不知为何突然就触动了东条希心中的那根弦。

心脏逐渐变得烧灼滚烫,达到沸点之后就开始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

莫名的思绪牵动着东条希的大脑,她迈出一步靠近绚濑绘里,凉凉的柔软的唇就着迎面而来的冷风贴上她。

绚濑绘里怎么可能会一辈子承受着孤独呢?

脸颊泛着微红的东条希朝还愣着神的人笑得粲然,碧绿色的眸中敛尽街道上彩灯浮动的光点,熠熠生辉。

“你知道吗,那篇小说的真正结局并不是主人公孤独了一生。”

“她其实早就遇见了一个能让她安心停靠亦能够温暖她,并与她相伴一生的人。”

“因为…”

绚濑绘里不由得想起了文化祭的演出,那时她站在舞台上,聚光灯下仅有她一人,她看着台下神情各异的同学们,没有欢呼,没有掌声,四周安静得仿佛会场里只有她一人而已。

然后她的眼里映出了东条希的身影。

少女静立于舞台下方,脸上是恬淡的笑意。

那双碧绿色的眸子像是水波荡漾的湖泊,里头映出万里无云的晴空,水与天相接,色彩模糊了界限,连接出只属于她们的一方天地。

绚濑绘里那一瞬间就觉得主人公不应该是孤独的。

就算是孤独的人,也一定会遇到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9.

“因为,就算月亮不会奔我而来,但总有人会。”

】今、キスして(下) # # # #lovelive!
那家伙惊得目眩神迷了?靠,又是人生奇耻大辱! 还有今天的活动明明没有出席的,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在找的化妆间? 心思敏锐(追星狗的嗅觉)的她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是冤家不聚头 # # #lovelive!
。 作尽一切妖来吸引的注意。 从在公众场合自然的牵手搂肩,共饮一奶茶,再到私下她撒泼打滚,饶是好脾气的也逐渐变得暴躁,活像恨铁不成钢的老母亲。 这一闹距离是拉近了,可也被当成喜欢...
】不彻底性 # # #lovelive!
,秀挺的鼻梁和莹润的唇,以及那流光溢彩的天蓝色瞳仁,这样完美得挑不出瑕疵的一个人,不管怎么看都令人赏心悦目。 十分能理解当初为什么会接受经纪公司的邀请踏入演艺界,这样的一张脸,生来就应该...
】追星不要真情实感(上) # # #lovelive!
”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 不过就十分难受了。她是园田海未女友粉,是园田海未绯闻女友,被她关注简直就是膈应人。 这戏剧性的展开甚至招致了许多路人围观,于是小泉花阳瞧准时机,又宣扬起了邪教cp...
】告白不能说两次 # # #lovelive!
笨上加笨。” 靠。 承认自己是没怎么认真学习过,这次期末考成绩实在是糟糕透顶了父母才会选择给自己请一位家庭教师,但这绝对不是代表自己笨好吗! 所以说,这个叫的现役女大学生绝对不是外表...
】今、キスして(上) # # #lovelive!
的新晋当红演员与大牌女优同行去摄影棚进行杂志封面拍摄的照片在今日成了热门话题,特别是前几日发在ins的自拍照所穿的那件私服出现在了的身上。 一个是新晋演员却凭不俗的演技一举就...
】当你死亡时候,你可以看到一切 #lovelive # # #
从她的嘴型认出我的名字。 〝亲〞 我当时为什么没有留下她。 「哪,真的结束了吗?不会就这样结束吧?」我的声音十分沙哑。「告诉我不是真的结束了阿!」 然后一切陷入黑暗。...
】潘朵拉之泪(生贺) #lovelive # #lilywhite
的方向。 「真是麻烦哪,幻象又骗不过小泉你的toys,害得我只能直接现身呢。」推开门,微笑着慢慢朝两人走近,彷彿手上的不过是把玩具枪而已。「警官,还麻烦你将脖子上的希望取下来直接交给我,否则...
【lily white姊妹设定】Lily  White麻煩的占卜師和情人節 #lovelive # # #海鸟 #花凛 #妮姬 #果翼 #lilywhite
就是了啦。」「把我刚刚的感谢还回来!」「妮可亲小气…….咱又没说错……」 此时此刻转移话题方为上策,「对了,妳和妳家又怎么了,不然这种日子怎么跑到我这里?」「…………….亲没事,我也没事...
【lily white姊妹设定】不良想拐帶我家大姐,門都沒有! #lovelive # #园田海未 #星空凛 # #海鸟 #lilywhite
太好,所以阿咱就擅自把她带回家了喔。」大大大大大姐竟然过不到两个月就把这只金毛带回家了!? 「我,我叫,是的朋友,请多多指教呢。」「阿拉拉亲不用这么客气啦把这当自己家就好了阿。」「可是...
【海】白鹤报恩 #lovelive #园田海未 #
手,在无名指上轻轻落下一吻。 「哪,,我既然能找到这高塔第二次,是不是就代表我可能就是妳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呢?」 只是低着头苦笑起来...
【伪姬all】西木野真姬诞生日特别企划 #lovelive #妮姬
!!!』 :『哈拉休!我是饰演南爱乃的,那个……..大家应该都知道了,今天会有生放送的原因。』 凛:『真姬酱~~真姬酱~~』 妮:『等等,凛妳让把话说完啦!』 :『妮可谢了,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