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敦芥】告白 #文豪野犬 #文野中岛敦

sodasinei 2021-07-31

by/ 账号已注销

 

♢敦敦生日快乐!!!

♢高甜无虐

♢因为分两天写,所以文风有点突变,实在是对不起。不行就当两篇文看吧(土下座)

 

清早,中岛敦在一阵尖锐的金属刮擦声里醒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一只夜叉悬在他头顶,摩擦着两把钢刀,发出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小镜花坐在床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中岛敦冷静地翻了个身,觉得一定是他睁眼的方式不对。

泉镜花见他醒了,扔下一句今天有任务快起来就甩着辫子跑了。而她的夜叉还在继续刮着刀子,听得中岛敦脊背一阵阵发凉。

喂,你忘带夜叉了!

中岛敦顶着一头乱翘的白毛起床洗漱,嘴里叼着面包,被小镜花连拉带拽地领去了侦探社,那积极的态度让他忍不住猜测侦探社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故。

然后他进门就被彩条喷了一头一脸。

平日里从不准时上班的侦探社员工们竟然都坐得整整齐齐,见到他后便拼命鼓掌欢呼。

“敦君!生日快乐!”

中岛敦愣在原地,脑中萦绕的想法从「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都忘记了」到「十八年来第一次有人给我过生日」。还没等他发展到感激涕零的状态,谷崎和太宰治就一左一右地将他押到一张凳子上坐好。

“你们要干嘛?”中岛敦挣扎不开,那点感动立刻发展为疑惑。太宰治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说要送你一份生日大礼。谷崎还算厚道,对他解释说:“你不是要对芥川龙之介告白吗?我们要帮你做一点准备增加成功率。”

“芥川?不不不我没有打算对他告白。”中岛敦慌忙否认,但语气中心虚的成分占绝大一部分。太宰治拍拍他的肩:“别装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芥川的性格有点奇怪,一般方法是行不通的。还是让我们来帮你,权当送你生日礼物了。”

你以为他的性格奇怪是谁害的?中岛敦被他们摁在椅子上,连槽都不想吐。接着他的表情转为惊恐。与谢野晶子用一种要肢解他的气势走过来,手上还提着一盒不明工具。

“你们是想让我回炉重造吗?!”中岛敦奋力挣扎,但国木田也加入了摁他的行列,他不得不放弃,瘫在椅子上接受命运。

与谢野晶子打开盒子,里面分类排满了化妆品。她挑出一瓶散发着诡异香味的不明液体,开始往中岛敦脸上抹。直美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中岛敦身后,拿着一瓶定型水开始薅他的头发。

“眼睛往上看,对。然后脸转过来一下……”与谢野晶子拿着一根黑色的细笔戳中岛敦的眼睛。

“哥哥你不要吃醋哦。这个只是工作需要,我还是最爱你的~”直美一边整着他的发型,一边转头对谷崎解释。

中岛敦身上的鸡皮疙瘩一阵一阵往外冒,感觉自己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不要涂那个东西!你们再弄我就变身了!”

“太宰先生,麻烦把他按住。”

“好的,愿意效劳。”

一个小时后,中岛敦忧郁地照着镜子,感觉芥川不会答应一个牛郎的表白。

“好了,接下来是我的时间。”太宰治笑眯眯地拖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

“太宰先生,您有什么事吗?”中岛敦还没有从绝望中回过神来。

“我来向你传授一些经验。毕竟芥川这孩子是我带大的,而且我的感情经历也比你丰富。”太宰治一本正经地说,“首先你要打直球,因为芥川他……”

中岛敦起初听得很认真。一小时后他理解了芥川的心情,两小时后他开始支持芥川砍死太宰治并愿意为他提供帮助,三小时后他只想砍死自己。

“……明白了吗?”太宰治喝了口水,“去准备一下,我们要出发了。”

中岛敦如蒙大赦般从椅子上弹起来,奔向厕所,努力洗掉脸上的粉末,并试图将头发捋回来。

最后他顶着乱七八糟的发型上了太宰治的车,心情如奔赴刑场般沉重。临下车时太宰治扔给他一束玫瑰,说好好加油哦我看好你。中岛敦仰天翻了个白眼,啪的一声甩上门。

他捧着花站在黑手党总部大楼的门口,与几个黑衣保安面面相觑,感觉自己像个智障。一阵风吹过,他的腿不自觉地打颤,整个人僵成了一根顶天立地的木桩。

突然面前划过一个黑色衣角,还传来熟悉的两声轻咳。中岛敦啪嚓跪了下来,满脸通红举起花束,然后缓缓抬头,看到了面前从眼神里透露出懵逼的银和她身后面色不善的芥川。

背后的人群中传来清晰可闻的抽气声。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中岛敦大脑当机了一瞬,迅速开始寻找补救措施。他在脑中捋了捋亲戚关系,再次一脸坚定地对银举起花束,大声说道:“请你做我的小姨子吧!”

我真是太机智了。中岛敦想。

然后他就被黑着脸的芥川用罗生门绑上,拖了出去。

——我是文风突变的分界线——

芥川将他一路拖到大楼门外,终于松开了罗生门,自己径直沿人行道离开。中岛敦愣了一会儿,发现芥川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连忙翻身起来追向他的方向。

道路两边种着某种不知名的阔叶树。五月的阳光已有接近盛夏的炽烈,从叶片的缝隙中漏出,投下错落的光斑。芥川已经走得很远。风吹动绿色的阴影和金色的光线,几乎要将他的背影融入远处的街景。中岛敦加快脚步,冷不防芥川突然停下转身,几乎与他撞了个对脸。

芥川摆出一副平日里威胁敌人的表情问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中岛敦只觉他脸上写着色厉内荏四个字,但他自己的勇气也在刚刚的表白中告罄。于是他吞吞吐吐地说就是那个意思呗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啊,眼睛看天看地看风景就是不看芥川。

芥川冷笑一声,说人虎你有什么资格。中岛敦被这个非标准回答弄得一脸懵逼。然后他想了想,指着自己说,70亿呢。

芥川终于绷不住笑了。他正常笑起来的时候其实很好看,眼睛和嘴角弯成温柔的弧度。被叶片过滤的柔和光晕打在他脸上,黑手党的气质被洗得一干二净。中岛敦突然福至心灵,说凭我喜欢你啊。

之前恶补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他也没有太宰那种高深的撩妹技术,做不来深情款款的告白。他只能捧出一腔真心实意,将诚恳都写在脸上任芥川检阅。芥川看着他紫金色的眼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时做不出任何嘲讽的表情,只觉得上次训练时被中岛敦打在心口的一掌还没有好全,一阵一阵地悸动。

一阵风过来,他们的头发被撩动,树叶在头上沙沙作响。

大概芥川在前些年仰慕太宰时用力太过,用完了这辈子的直截了当。现在他对着中岛敦期待的脸,想答应又无从开口,最后只得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中岛敦与他搭档小半年,早已成为微表情专家,看见他的神色,傻笑立刻爬上眉眼,说那我们就在一起了哦。

芥川忍不住嫌弃他说人虎你现在像个智障。中岛敦权当打是亲骂是爱,依旧兴致高昂地拉着他向前走去。他们走过横滨的大街小巷,被年久失修的地砖绊倒,向坐在店门口的老人和猫打招呼,拨弄生在墙根的野花。

芥川从小活在黑暗肮脏的角落,突然暴露在阳光和市井气息下,有种新生婴儿面对世界般的手足无措。但中岛敦扣着他的手,用力恰到好处。稍高的体温熨帖着掌心,有种笃定的安全感。午后的气温有些燥热,他脱下黑色外套拿在手中,于是街道上只剩两个穿白衬衫的普通年轻人。他们的背影散发着青春独有的荷尔蒙气息,几乎要融化在耀眼的阳光中。

直到西方的云彩燃成红色的烈焰,中岛敦才发觉时间的流逝。太宰在计划中有为他们安排一家西餐厅做晚餐的地点,奈何中岛敦和芥川都不是喜欢高格调的人。最终他们还是在街边找了一家小店。中岛敦说要一碗茶泡饭一碗红豆汤,芥川接着说别听他的,两碗茶泡饭谢谢。

中岛敦惊讶地盯着芥川,好像第一天认识他。饶是芥川平日里再冷漠,也被他看得有些局促起来,别开视线说我尝尝不行吗。于是中岛敦整顿饭都处于亢奋状态,眼神在芥川和茶泡饭间游移不定。芥川的用餐礼仪相当好,小声训斥他专心吃饭,他当做情话照单全收,心中的小老虎四处乱撞,咆哮个不停。

饭后他送芥川回家。路上行人稀少,独他们与如水般澄澈的月色平分这世界。若中岛敦文艺一些,他会说今晚月色真好。若他跟着太宰治再浸淫一段时间,他可能会做些诸如上垒之类的打算。但他现在还是那个中岛敦,只能在拐角路灯下看着芥川的脸,脑子除了多喝水早点睡别着凉等日常问候之外,就是一片空白。

芥川已经穿上黑色风衣,在夜色掩映下,又变回原来那个冷血的黑手党。中岛敦突然有种不真实感,甚至怀疑这一天都是梦境,芥川依旧是他要提防的敌人。他盯着芥川转身离开的身影,想说些什么挽留他,又为自己的患得患失而发笑。

哦对了。芥川突然回头,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他点点头。

生日快乐,中岛敦。芥川说完便走。中岛敦继续目送他,心却突然安定下来,似乎一个称呼的改变就是一剂良药,让他在回家的路上满怀着一种沉甸甸的幸福感,内心全是波动,甚至想变身。

他拧开门锁,门厅的灯光从缝隙露出来。小镜花睡前给他留了灯。桌上放着一块用纸盘装的蛋糕,旁边有一张便签,是太宰治的字迹。

「To敦君,为了不打扰你的人生大事,你的生日蛋糕我们就先吃掉了。——侦探社全员」

蛋糕上画着一只歪歪扭扭的白虎,应该是小镜花的作品。中岛敦坐在桌边吃完了蛋糕,眼泪还是模糊了窗外的灯火。

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乙女向●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太/国//泉//福/与/织/宫/森 #文豪×你 #女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梦里不知身是客 #文豪 #中岛
整个横滨。侦探社与黑手党联合作战,却被敌人安插的间谍出卖,全军覆没。 不,除了中岛。 怎么就是他呢?中岛到现在也不明白。他没有川的攻击性,没有太宰先生的谋略,没有与谢医生的治愈功能。但他们都死了...
企划:川3.1生日快乐】别想那头粉色的大象 #文豪 #
完成了。除了潜伏的时候忍不住想打哈欠被罗门勒住脖子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还有多次踩到罗门害得川差点摔跤以外,没再出别的差错。   中岛长吁一口气瘫坐到河堤边的板凳上。任务结束以后川习惯在路边...
】不可控 #文豪川龙之介 #中岛
没有人会到此。 两人面前这个形容枯槁的中年男人就是这次行动最后的目标,对方一整个势力在被逼到无路可退的时候似乎是像在保底牌一样保护这个男人,川龙之介早已将罗门放出,中岛也保持着虎化,时刻警惕...
】个人任务 #文豪 #中岛 #川龙之介
by/ 赭瓷   原作向 甜饼   中岛在处理完帮与谢采购、帮国木田处理文件、寻找不知道又去哪自杀的太宰治并接着被安排的一个任务之后返回侦探社时,已经半夜了,月亮明晃晃地挂在夜空,纵使横滨的夜晚...
】刻骨铭心 #文豪川龙之介 #中岛
。” 中岛愣住了,反手就去翻笔记本,川被他翻笔记本的动作惹的一阵烦躁,罗门直接打飞了手里的笔记本,顺势将中岛勾起来按在了墙上。   在刚刚开始合作的时候,川就警告过,他不会因为是病人就因此...
】默不作声 #文豪川龙之介 #中岛
by/ 赭瓷   原作向 甜饼   中岛赶到与川龙之介约定的汇合地点,他第一眼就看到黑白色的港黑祸耳朵上戴了一对天蓝色的东西,中岛细细一瞧,好像是助听器一类的物品,挂在川奇怪的鬓角后面...
】相互扶持 #文豪川龙之介 #中岛
服务生里,在更衣室里准备行动,比起有些不情愿地脱下罗门露出穿在里面的男侍服而爆发出一阵强烈的违和感的川龙之介,旁边的中岛穿着这身衣服就显得格外合适了些。 “川,你是怎么把罗门带进来的?” “在下...
文豪乙女向】全员兔化 ●太宰治●中原中也●川龙之介●中岛● 男神×你
,揉着怀里的毛球,突然你想到了什么,召唤出刻耳柏洛斯(详见有毒的异能力篇) “唉!?小姐这么把三头召唤出来了?” “嗯.....想看看它们看见现在的君是什么反应。” 果不其然,三头...
乙女】女朋友是舞蹈是什么体验●文豪乙女向●同人●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川龙之介●江户川乱步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小学生文笔 ☆ooc预警 ☆短小预警 ☆内含太/中/乱/     太宰 小姐因为是学舞蹈的所以气质很好哦 什么衣服穿在小姐身上都特别合身 应该是经常练舞的关系 小姐...
】最后一粒猫粮 #文豪川龙之介 #中岛
,人虎!”川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见太宰治当面夸奖中岛一样,手上捏断了店家的木筷。 连续四天剩下茶泡饭的人虎,太不正常了。 中岛身体一抖,知道事情好像有点不受控制了。 “有病就去看病,如果中了异能...
】侍执巾栉 #文豪川龙之介 #中岛
并且薪资日结才来的。   “海鲜汁蛋羹配乌鱼子,您慢用。” 中岛又来了,川龙之介眼睛动了动,如果人虎摔倒什么的,应该会被骂的很惨吧,他从来不吝啬于整人虎,慢慢在脚踝处伸出了罗门。 中岛端着托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