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翻译练习】北原白秋による萩原朔太郎『月に吠える』序文

sodasinei 2020-09-29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萩原君。

  无论如何我都深爱着你,以及室生君。那是无可置疑的纯粹而柔和之爱。那是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的,永远保持着同等温度的爱。纵使有着各自天禀的不同,三人的生命终是自然地交汇为一流。我在想起你们的时候,总是能感受到这自同一泉流中新涌出的泉水的清新感。我以柔和却也不失惊异的目光,注视也感知着你们的喜悦与悲伤。如此心息相通着,这同样的哀怜之情在三人心中逐渐加深。那是我们毫无阻碍地抚触彼此的内心深处所得到的独一无二之物。

  我深刻了解着你,以及室生君,同样也熟知你们的诗与诗的诞生过程。早在《朱栾》创办之时便熟识的你们向我敞开了心扉。在那之前我们的内心交流也一直保持着新鲜感,想必今后也会是同样。如同三枚旋转着发出清音的陀螺即将彼此相触般,那刹那间的静谧之中又有着无限的可怖。自然,三个人无法不保持着三个立场。在某个时点后,便会再度维持彼此的清澈。这微妙的接吻便发生在那一时点——以同等的纯粹与诚实。那是能使彼此辨明心悸般的澄澈。幸而你们的生命亦如此玲珑。

  无可否认,与室生君相同,你也是生来的诗人——我如此相信着——包括你所有着的异于常人的神经与感情。要比喻的话,好比是沐浴在忧郁的香水中的,一柄深刻的剃刀。并且,那种预感总是面对着必将到来的悲剧而震颤着。但那恐怕比起说是为了凶恶本身而使用、反而是对于凶恶的自卫——是如为了向自身挥舞的忏悔之刃。要说为何,那便是:你的感情有着恐怖的、如同能在一刹那将你的肋骨一根一根解剖出般的锐利。

  但这柄剃刀多少也为你的好奇心与兴致所熏染。有时你便只是淡然用它剃去你薄薄的胡须。

  清澈纯净的可怖——这是所有读到你的诗的人们无一不认同的,独属于你的特色。但正如室生君所说的,其与坡及波德莱尔的诗的可怖不同。你是寂寞的,你的诗篇正直、清晰、透明,更为细腻却也活泼,丝毫没有他们诗歌中的那种绝望的黑暗与颓废中所见的魔般的幻觉。恰如映照在冰冷的水银镜面上的剃刀上的反光一般,那镜中映出的一切皆是真实。而那其中所映的是玻璃制的上流的街市与青空——而后冷不防地又映射出可怕的杀人事件,敏锐的侦探则从旁疾行而过[1]。

  你的气禀又可言似地面上直直挺立的一棵竹,茎显出鲜艳的青绿色,纤细的叶则微微拂动[2]。这棵孤身的竹,直直正视着天空。而此竹的情感则皆蕴于它的根部。自那根延伸出无数细小的、若有若无的绒毛,而在那些分支的尽头存在着彩灯般的突起——若言其便是所谓感伤主义的极致,那么死死抓住那尖端的哭泣着的人,便是为病缠身的朔太郎。这也是为你所认同的。

  “诗本身并不神秘,也不象征什么。诗仅仅是病态灵魂的所有者与孤独之人寂寞的安慰罢了。”你曾这样说过。身为竹的你,在将映照于水面上的自己的影子作为神妙与象征而感到惊奇之前,便已殷切地渴求于认识到真正的竹、真正的自我的样态。拥有着纯净韵律的泣音便自其处传来,而光芒便从其叶、其根尖处散出。

  在我眼中,你的灵魂确是面色苍白的,看起来便似一直在病中一般。但其却好似为沙砾所折磨的贝,苦痛持续,沙砾便逐渐被磨为珍珠。你的诗证明着,承受苦痛的是贝活生生的肉体,而自其中滴落下的则是从贝活生生的肉体中、从真正的痛苦中渗出的粘液。

  从外表上看,你也是极瘦且警觉的。而你的手脚动作也总是敏捷,恰给人以竹的感觉。在突然间为电流般的思绪攫住、而使你从头到脚都为之震颤之时,你便会蹦蹦跳跳。除此之外的时间里,你总是一副想要抓住什么的样子,像是随时便会落泪般。

  你是洁癖且任性的少爷(这一点也和我很像),也因此而容易寂寞,总是颤抖着自己面色苍白的灵魂,便似在电流不曾通过之时,在灯泡的玻璃罩中颤抖不止的竹线般。

  你那电流体般的感情恨不能把所有液体凝结为固体。竹叶将水分聚集,化作一滴露水;腐坏的酒变作蒸汽在蒸馏器冰冷的玻璃上形成透明的酒精水滴——如此洗炼般的循环往复数不胜数。你那感伤主义的信条,其凝念拥有着能将木炭变成金刚石的长久无比的时间缩短为一瞬的强度。这不可思议的真言之秘只有诗人能够体悟。

  向月吠叫的——那正是你悲伤的心。冬至之时,我家中的幼犬终是学会了吠叫;正午时飞过天空的雀的鸣声也是吠叫;夜幕降临,更降下闪闪发光的霜来,嗅闻那霜降之音亦是吠叫。仰面向天,真实地生活在地面上的一切皆是悲伤的。

  呜呜地,有什么在呜呜地吠叫着。那是令听者之身也随之震颤般的,寂寞而忧郁的吠声,它穿透了夜晚的竹林传来。飘落而下的是鲜绿的竹叶,如雪般结作晶花。一想到你,这般的场景便伴着其上青白的月夜浮现于脑海。

  萩原君。

  无论如何我都深爱着你,以及室生君。你小我两岁,而室生君又小你两岁。我将祝福较之我更加年轻、更诞生于新时代的拥有着彼此相近灵魂的你们,也将醉心于与你们产生更深的身心交流。

  又及,看到你与室生君对于艺术的热爱之深,我不禁落泪。你之欢愉即室生君之欢愉,而也即我之欢愉。

  借此机会,便容我将此番赞叹之言赠予你吧。

 

大正六年一月十日

于葛饰 紫烟草舍

北原白秋

 

 

[1] 萩原朔太郎「殺人事件」

[2] 萩原朔太郎「竹」

sodasinei翻译练习「詩の翻訳つい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将这篇置顶,为希望各位在读译文,尤其诗译时,能有所选择。有语言能力者,希望对一切文学,尤其诗歌,能尽量先读文。)     关于诗译 ...
sodasinei翻译练习「野
       この感情の伸びてゆくありさま まつすぐ伸びてゆく喬木のやう いのちの芽生のぐんぐんとのび。 そこの青空へもせいのびをすればとどくやう せいも高くなり胸はばもひろくな...
sodasinei翻译练习「ぎた彈くひと」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弹吉他的人        弹起吉他, 弹起吉他, 独自思索, 黄昏悄然行至, 石造之都会, 及其上奔驰之火车、电车一类, 似其声消渐远, 我之爱亦永...
sodasinei翻译练习「父の墓詣で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谒父墓        在我尚未化作草木之时, 应将不知何者的败亡史, 刻进坟墓里。 我永恒地渴求, 亦愿为人容允过失。 亦愿为父容允过失...
sodasinei翻译练习「我れの持たざものは一切なり」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此身不余一物        此身不余一物, 奈何难耐穷乏。 独渡孤桥, 焦心若灼, 欲狂于无力之怒。 呜呼,此身不余一物, 奈何沦若乞者, 羞而乞食...
sodasinei翻译练习「青空飛び行く」
归至那遥不可及的浪海上, 他亦有着他的幸福。 啊,便如此,一只鸟儿飞向青空。       青空飛び行く        かれは感情飢ゑてゐ。 かれは風帆をあげて行く舟のやうなものだ...
sodasinei翻译练习「蛙
着草木为雨沾湿的叶片。       蛙         蛙、  青いすすきやしの生中で、  蛙はくふくらんでゐやうだ、  雨のいつぱい夕景、  ぎ、ぎ、ぎ、ぎ...
sodasinei翻译练习「遺傳」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遗传        住屋俯伏于地面, 如巨蛛般沉眠。 漆黑清冷的自然之中, 动物畏而颤抖, 为未知的梦魇所慑, 悲戚恐怯地着...
sodasinei翻译练习「ありあけ」
自空升起, 微光譬如行灯, 畸形的叫着。 黎明将近时, 于寂寞道中叫之犬啊。       ありあけ        ながい疾患のいたみから、 その顔はくもの巣だらけとなり、 腰から...
sodasinei翻译练习「悲しい月夜」
码头的石墙之下。   总是, 为何我总是如此, 犬啊, 青白不幸的犬啊。       悲しい月夜        ぬすつと犬めが、 くさつた波止場のてゐ。 たましひが耳をすますと...
sodasinei翻译练习「蝶を夢む」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梦蝶        于客室之中,展开大而厚沉之翅翼, 蝶那小小、难看的脸,长触须与 如纸般展开,厚沉翅翼之重量。 我自白色睡床上醒来。 我欲静然找寻...
sodasinei翻译练习「雲雀の巣」
。 那处的脸阴沉下来只盯着地面。 地面之上春如忽地冒起的疱疹一般显现。   我怜爱地拾起了云雀之卵。       雲雀の巣        おれはも悲しい心を抱いて故郷(ふさと)の河を歩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