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敬】他美得超凡脱俗,吓得我腰都软了 #朔間零 #蓮巳敬人

sodasinei 2021-07-31

by/ 語絜

 

※朔间零Ax莲巳敬人O,OOC。

※一年前,学生会长朔间零的俺零时期。

※标题是因为脑洞来自于敬人的问题台词:「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他(零)就美得超凡脱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甚至发出了尖叫,吓得腰都软了......」(追忆5),其实内容并不沙雕。

 

莲巳敬人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最近他时常在学生会室工作到入夜,不到校门关闭的时间不离开,忙的时候彻夜待在学生会也不足为奇。

毕竟,学生会现在基本上可说是靠他独自一人在支撑,这都多亏了那既不现身也不做事的「学生会长」。不过,这也是敬人自己招致的,所以他也没什么怨言好说。

但是今天的状况不太对劲,敬人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感冒,头脑有点发晕,身体也有些发烫,却又隐隐约约感觉到跟普通的感冒不太一样。这可糟糕了,光是在正常状态下敬人都不确定能否赶上明天早上的死线了,更别说是感冒或是更严重的症状。他扶着自己微烫的额头,想着趁自己还有体力时赶紧把文件处理完毕。

一个小时过去后,莲巳敬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处境——是第二性别分化。许多男孩子都会在高二时性别分化,而在梦之咲这所着名的私立偶像培育学校,多数富有资质的学生都会分化为Alpha或Beta。然而,伴随着性别分化而来的第一次发情却将敬人打入深深的绝望之中,异常发热的身体不提,那令人难以启齿的地方也开始有了反应,逐渐溼润起来。

我竟然是个Omega。这简直是个无可救药的玩笑。

再这样待下去自己的处境会变得很危险,这所学校里什么不多怪人最多,常有无视校规的学生被发现偷偷留宿在学校里,虽然敬人在这点上也没有说别人不是的立场,但要是被哪个Alpha闯进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把门锁上也是个办法,但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没办法处理公务了,更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情潮稳定下来。即使没有亲身经历过,敬人也有受过相关的性别教育,他可以想像就这样任由自己发情的话接下来会越来越痛苦。

艰难地站起身来,双腿不稳地发抖,他开始思考是不是把自己锁在这里才是更为安全的选择,以他现在的状况光是走出学生会都十分危险,只要有还未离开学校的Alpha……正当他边考虑着边走向门前。

门从外面被打开了。被那个他不久前才在心中暗自埋怨的朔间零。

瞬间,敬人感受到整个房间被一股强势的气息侵占填满,浓烈的黑加仑气味一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过去只是觉得这家夥身上有点难闻的酸味,姑且当作是老人般的臭味,如今他才真正体会到了——彷彿沁入骨头的酸,同时又抚慰着他的甜,带着像是红酒般让人昏厥的香气,但比红酒更加浓郁、更加强烈。俨然整个人都要被他支配,成为俘虏,动弹不得。朔间零的信息素就如他本人霸道强势的语气,高高在上的气势。不,莲巳敬人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桀傲不逊,只记得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对方已经是个放荡不羁的痞子了。

他望着零那双份外鲜红的眼瞳,腰一软,倒了下来。朔间零还是像敬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美得令人窒息,但是时间在他的脸上刻下了成熟,勾勒出英俊帅气的五官,如今让陷入情潮的莲巳敬人无法移开双眼。

「喂!」朔间零见状,冲上前去接住了倒下的敬人,自己也跌坐在地上。

 

朔间零在打开门的刹那,瞬间理解了事态的严重性。要是他有像大神晃牙那样灵敏的嗅觉,或许在开门之前就能察觉了。整个房间弥漫着樱花初绽的芬芳,清甜的香气温柔地拂过他的脸,他的身体,本该是让人感到平静放松的淡雅香味,却又带着蓬勃的生命力,温暖地向他靠拢。非常舒服,非常好闻,对一个Alpha来说是致命的吸引力。

他本犹豫着是不是应该赶紧关门离开,看到莲巳敬人在眼前倒下只好硬着头皮冲进去。「喂喂、小鬼!你没事吧!」零摇了摇怀中神情恍惚的敬人,「有没有搞错啊……你这家夥居然是……」

他竟然是个Omega。莲巳敬人竟然是个Omega。

朔间零着实吓了一跳,莲巳敬人再怎么说也是个头脑聪明的菁英,平时的作风跟态度也总是高姿态,这样的人就算不是Alpha也该是个Beta,怎么会是个Omega?难道是上天对自视甚高的他的一个玩笑?还是说这小子其实不如外表那般冷血坚强?

敬人感受着零的体温及信息素包复着自己。被一个Alpha撞个正着,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他不禁自嘲地想。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总之我先带你去保健室,那里有你正需要的东西。」他让敬人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走出了学生会室。

 

朔间零将莲巳敬人放在保健室的床铺上,想站起身时却被对方牢牢地抱住。

「不要……走……」他意识不清地呼唤道。

「我是要帮你拿抑制剂,你忍着点,等我一下。」零想推开敬人的手,对方却像是黏在他身上一般顽强。对现在的敬人来说,朔间零的气味是唯一能让他稳定下来的依凭,和零的肢体接触是唯一能让他好过点的方式,他就这样抱着零,害怕失去唯一的依靠。

敬人虽说是死缠着零,但毕竟也是软弱的身体状态,以零的力气想挣脱并非难事。但是,受到信息素跟情慾影响的人,并非只有敬人而已。即使是正努力保持理性的朔间零,要他离开甜美的Omega也是违逆本性的,更何况是被对方极力挽留的状况。

「喂……快放开我啊臭小鬼……你这样折腾我的话等等本大爷可是会把你给吃了~给我清醒一点。」朔间零故意撂下重话,想借此吓吓身下的Omega,没想到反而起了反效果。

「朔间……前辈……朔间前辈的话……没关系……」敬人抱得更紧了,身体也开始躁动起来。零认识他这么久,从没听过他发出这么甜腻的声音,理智的丝线可说已经到了最紧绷。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发情发到整个人都坏掉了吧!我是不可能对你出手的。放手,我保证马上回来,喏,东西就在旁边的柜子而已。」朔间零又是哄又是安抚,命令自己施点力气挣脱。

「不要……不要抑制剂……我想要、被标记……」

此话一出,朔间零反倒是真的清醒了,「你这小鬼,别看我平常一副谁都好的样子,什么事情不能做我还清楚得很!」这话除了说给敬人听,更多是说给自己听,他一把将敬人推开,走到一旁的柜子前,拿出万用钥匙打开药剂柜的锁。

 

用了抑制剂以后,敬人的状况渐渐有了明显的改善。但是处于发情期的Omega和Alpha共处一室的气氛还是有点难以保持平静,朔间零坐在距离敬人最远的一张床上,「还好吗?」

「嗯。」

「姑且确认一下……你是今天才分化的吧?稍微有感觉到。」零看了看点头的敬人,接着说,「那你应该还不想去医院吧?至少要先决定一下之后要用什么姿态当偶像~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知道,我也是想先别让这件事曝光比较好。」有些身为Omega的偶像会选择长期用药物将自己伪装成Beta,避免不必要的纷扰以及歧视。所以现阶段还是先不要让一般医院知晓这件事得好。

「朔间前辈,为什么会知道那种地方有抑制剂?」敬人甚至不知道学校里有这东西。

「哈哈~你以为我是谁啊?本大爷可是梦之咲的活字典,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朔间零一副理所当然。

「那……你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学校?」

「这个嘛~我在轻音部部室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发现学生会的灯还亮着,想着一定是你又在那彻夜赶工吧,想说来关心一下可爱的后辈~」零笑得轻松。

「别把自己说得像个外人似的,朔间前辈好歹也是现在的学生会长,真的关心我就来帮忙啊。」敬人无奈的抱怨道,听起来有一丝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撒娇。

「唉,我这不是来了吗?你也真是有够危险的,要不是我即时出现,不知道你会出什么事……」朔间零叹道。

你的出现才是最危险的事啊……敬人在内心吐槽。「总之,我现在觉得身体好多了,再不回学生会室修改企划书的话——」「别动。你现在还很虚弱,给我乖乖躺好。」零的命令有着难以言喻的重量,令人无法违抗。

「可是、」「我去把文件拿来,今晚本大爷就难得地出马,帮莲巳酱一把吧~反正我也要在这陪你,放你一个人太不安心了啊~」对朔间零而言,那些工作的确轻而易举,他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莲巳酱,你刚才迷迷糊糊之中说的话,你自己有印象吗?」零在门前停下脚步,背对着敬人问道。

「都说了别加『酱』……刚才似乎说了一些无可救药的疯言疯语,我为此向朔间前辈道歉,还请把那些肮脏的话语忘掉。」

「这样啊,那就好。」他打开了门,「我会帮你把门锁上,我离开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怪人入侵这里~我会马上回来的。」语毕,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哈……」朔间零一走,莲巳敬人便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难怪那人会被一大群不怕死的Omega追着跑,甚至到了本人都不厌其烦的程度,因为对Omega们来说,他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

虽然的确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才会说出的话,却不是失去理智而胡乱说出口的。

莲巳敬人不知道他对朔间零怀抱着怎样的情感,他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对方。但是只要朔间零在身旁,他就能感到安心,总是不自觉地渴望依赖对方,最好能就这样依赖一辈子。或许他真的想被这个永远强大又光彩夺目的前辈标记。

这样真实的想法,他无法向零说出口,只能以发情为借口隐瞒,将「想被标记」的真心话装成与本意无关的台词。

反正,他知道以对方的个性,肯定会说什么「我不想受任何人的束缚」、「我只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为由拒绝,自己如果还认真的抱有期待的话就太愚蠢了。在刚才的状态下提出,朔间零既不会认为是真心话,也不会发现是在试探他,因为「莲巳敬人」可是个按牌理出牌的计划派,不可能这样临时起意的。

你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出「那就好」的呢?真想看看你的表情啊,朔间前辈。

我知道这样的机会直到毕业前……不对,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是啊,朔间前辈……这是我唯一一次的任性了,但是你永远不会知道的吧。

】湖 # #莲 #
双眸,白到发光的皮肤,以及——能够让的相貌。 于是下一瞬间,被水淹没。   “喂喂——汝没事吧?” “说你这个啊!咳咳咳——”莲闭着眼睛咳嗽半天,才终于喘过一口气来控诉“既然...
【ES】你知道吗?他们的关系—— #偶像梦幻祭 #大神晃牙 #紫之创 #高峯翠 #葵裕太 #巴日和 #涟纯 #日日树涉 # #莲
by/ 暮雪   亲友说227无论如何不能鸽,必须更点什么,于是下面的骰子拉郎诞生orz   *ooc预警 *多cp拉郎 *大量私设 *雷者请谨慎 ————————   乙狩阿多尼斯×莲...
all(?】你性骚扰! # # #薰 #晃 #
作为的后辈及属下,感觉自己随时身处在被侵犯的危险之中……!」克服心理障碍,讲出自己真正的心声。 「等一下,这种程度的话真的会构成性骚扰吗!?」反驳道。 「间君,不要质疑被害人的感受喔...
】无故偶遇 #莲 # #偶像梦幻祭
。”   “以为你不会想再见。” 莲频繁推眼镜的动作暴露此时并不如表现的那么波澜不惊,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还记得和“决裂”那天,他们两个把话说很绝,以至于后来想起来的时候才发觉,也许那...
英涉】兄弟99 #偶像梦幻祭 #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涉 #莲
杂陈。 天祥院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对涉是真的好。他们俩如果真心想在一起也不是不行,只是天祥院居然脚踏两条船同时又跟莲在一起妄想开后宫,太卑鄙无耻。 五奇人中能管住日日树涉的只有,斋宫宗...
】One Day #
?” 莲立刻就收起神色,伸手别开的脸,然后侧过头推推自己的眼镜。 身上穿着围裙,刚刚也是从厨房出来的,所以莲很快换好衣服,走进厨房看在里面忙忙碌碌的样子。 “唔……有什么能...
】烙印 #
?” 莲抬眼,才发现不知何时凑过来,眼带笑意的看着自己,而自己的指尖还放在嘴里,这样子滑稽很,可是又挣脱不开手上的力气,于是只能气红脸不去理好像更高兴,他用另一只手轻扯...
英】王子殿下今天回国吗 #偶像梦幻祭 #莲 #天祥院英智
拉开椅子邀请自己就座。莲本来是想敷衍地敲敲门,紧接着反手一个风阵。可现在反派太过礼貌,想放下法杖,憋屈像是被打断读条。 “看你也不是条坏龙,为什么要带走英智?”和巨龙其乐融融地喝...
英】青梅竹马的被褥柜里有什么 #偶像梦幻祭 #莲 #天祥院英智
: “这种感觉,就好像普通的高中生那样呢。” 莲张嘴,却什么没说出口。 有些放慢脚步,看到天祥院英智走在自己前面,天祥院英智的影子被拉很长,在后面看着,无端有一种两个正在交往的错觉...
英】莲和keito喵 #偶像梦幻祭 #天祥院英智
答应,但是最不听的话。” 莲把两边的夜灯,在一片黑暗中用力地抱住天祥院英智的身体,然后闷声说,“太坏。” “是啊,这样就去不天堂,”天祥院英智的胳膊叠在的胳膊上...
薰】将恋人射杀之日 #偶像梦幻祭 # #羽风薰 #
办法将弓对准对方。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莲已经找到这里。 现在便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由亲手了结对方,二是看着别人了结对方。 羽风薰似乎也注意到有另外的靠近,原本抬头看着夜空...
英】不能惯孩子 #偶像梦幻祭 #莲 #天祥院英智
快。 “没想到居然会在口袋里放巧克力,”天祥院英智打趣,“既然小桃李蛀牙,那以后口袋里的巧克力就归。” 莲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被金色锡箔纸包裹的星星形状的巧克力。 “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