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燐】饥饿游戏(一) #零燐 #朔間零 #天城燐音

sodasinei 2021-07-31

by/ 語絜

 

※大概有一些神奇的设定,什么都能接受的人向。

 

1.

朝阳越过窗户,倾泻而入。洒在火红的髮上,和煦的光线也像是要烧灼起来。

「睡得不好啊⋯⋯」

他揉了揉眼睛,有些倦乏地从床铺上起身。

 

家裡其他人都还没醒来,天城燐音自己带着一把弓进了村落旁的森林。这裡是第十二区,全国十二个行政区中發展最落后的一区。在第十二区,人们大多从事初级产业,採矿、务农、狩猎,过着相当原始的生活。也因为这样,第十二区也是全国最贫穷的区域,最不受都城重视的区域。

 

天城家在当地算是大户,生活上没有什麽困难,自家有一块地作农田,家中男性偶尔也会到树林裡打猎。天城燐音是自己喜欢做这事,不过他不太喜欢让弟弟天城一彩跟着自己,理由是他看见弟弟意外受伤时会特别难受。他自己受伤倒是没什麽大不了了,从树上跌下来还能笑着揉發疼的脑袋。与自然和动物的博弈很是刺激,是他生活在这个枯燥乏味的村落中少数能带来点生气与乐趣的事物。

 

不过今天的气氛不太一样。他站在一棵树梢的枝干上,看着不远处的炊烟袅袅升起。每日清晨,村子裡固定都会升起一道烟,然而今天是两道,另一道的来源是广场,意味着今天是众人要集合到该处的日子。

 

决定谁是今年的「贡品」的抽籤日。

 

他回到家中,看见天城一彩已经打点好自己,准备跟着哥哥一起出门了。他看出一彩的恐惧,拿着通知书的手微微颤抖着,于是他摸了摸那头柔软蓬鬆的红髮。

「哥哥!我没有害怕!」他似乎有些不满兄长安抚自己的举动。

「好啦,知道了知道了。」

 

「贡品」做为飢饿游戏的玩家,每年从十二个行政区各抽一位青年出来,互相残杀,只有一人能活着离开。都城说,飢饿游戏的诞生是因为多年前各行政区的叛/乱,为了惩戒除了都城以外的全国国民,于是每年举行惨无人道的死亡游戏来提醒各行政区听命于都城。天城燐音不清楚这番说词是不是真的,但能确定的是,飢饿游戏的荒谬与残忍。

 

年龄介于十五至二十五岁之间的年轻男性或女性,会被写上姓名作为籤条,放进各地区的抽籤箱中。年龄愈大,写着自己姓名的籤条愈多,每年增加一张,也就是说直到二十五岁为止,中奖机率会逐年增加。

 

累积到今年,天城燐音的籤条已经算多的了,不过比他还多的大有人在,他一向都相信自己是强运的人,不会在这种关头發生倒霉事。天城一彩今年是第二次参加抽籤,箱子裡有两张籤条,还记得去年一彩是吓得面色铁青,好不容易躲过抽籤才鬆一口气。今年就硬撑着说不怕了,天城燐音倒希望弟弟不要这麽小小年纪就学会逞强。

 

抽选贡品时通常家长也会跟着到场,不过父亲卧病在床已久,天城燐音也不叫他了,自己就担当起一彩家长的角色,如同他平时照顾这个家一般。

 

拉着弟弟的手去了广场,已经聚集了许多这个区裡的年轻男女,人群另一侧是正前方的讲台,台上站着一位打扮特别花俏出众的女子,是来自都城的人。都城前卫的审美风格使她在纯朴的第十二区显得更加格格不入。

 

女主持人面前是一大箱的籤筒,她兴高采烈地和台下的年轻人们打招呼,只换来一片死寂。这不是游戏,不是比赛,而是送死,每年的贡品总是有去无回,比赛过程又尤其丧心病狂。意识到这点,大家都屏着呼吸,脸色發白,颤抖着祈祷不要抽到自己。

 

不要抽到自己。

 

似乎是觉得第十二区孩子们的反应一如既往地无趣,女子也识相地宣布马上进入抽籤环节,将涂着指甲油的手伸进了透明的大抽籤箱裡。

 

天城燐音看着那只手在箱内翻滚,东挑西拣,他也不安地吞了一口口水。要说完全不担心是骗人的。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天城一彩,对方的表情更是凝重。

 

女子终于摸到了令她满意的一张,抽了出来,打开纸条,大声朗读道:「今年第十二区的贡品是——」

 

「天城一彩。」

 

这不可能。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在这裡没有人不知道天城家的兄弟二人。就连当地大户人家的小孩都会中奖,代表在都城的统治下没有人能逃过掌控。

 

天城一彩没有说话,只是沉着脸踏出步伐,周围的人纷纷给他让出了一条道路,像是庆幸着被送上战场的是别人。

 

这不可能。天城燐音还愣在原地。一彩的籤条明明只有两张,再怎麽说也该先抽到自己,轮不到一彩。

 

不行,不能让一彩去那种地方,一彩会死的⋯⋯!

 

突然想通了什麽,于是他冲上前去,被都城的侍卫拦住,「放开我!」他向女主持人大喊:「我自愿!我自愿参赛!」

 

换来的是天城一彩绝望的表情,他回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哥哥,恳求般地摇头。

 

「哎呀,我都忘了问有没有人自愿了!」女子这才想起被自己遗忘的规则,「毕竟是第十二区嘛,第十二区有自愿者真是天大的新闻!」

 

「等等,哥哥,不要——」他再次看向天城燐音,这一次,从兄长的眼中看见了不可违逆的命令。

 

『你要是敢自愿咱就杀了自己。』

 

2.

天城燐音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与家人道别。他拍着天城一彩的肩膀要他别哭了,也不要说对不起,又不是再也见不到面了,搞得像咱要死了一样。

 

他答应弟弟一定会活着回来,天城一彩才露出了坚定的眼神,相信哥哥的承诺。

 

他叮嘱父亲,把这个家顾好,要是一彩有个三长两短绝对不饶他。已经请分家的人来帮忙了,所以父亲不用太担心生活上的问题。

 

把事情都交代完后,他带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记得在电视上看着咱的表现呦,他自在地向月台上送行的弟弟挥了挥手,踏上了通往都城的专车。

 

一进车厢,确定一彩看不见自己以后,他便像洩了气的皮球一般坐进设置的沙發上,脸上苦撑着的笑容没了,两眼无神。如果不表现得轻鬆一些的话,会让大家担心,现在这裡只有自己一个人,不再嘻嘻哈哈也无所谓了。

 

好累。今天精神上的折腾已经够多了,他这麽想着,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时,不远处的长餐桌旁坐着一名看似中年的男子,「你醒了?」男子手上还握着酒杯,满不在乎地随口应到。

 

这节车厢是豪华的客舱,设置大概像富贵人家的客厅及饭厅,有着华丽的装潢、天城燐音正坐在其上的沙發组、大萤幕的电视,以及陌生男子面前摆着一桌丰盛菜餚的长型餐桌。

 

不,准确来说不是陌生人,至少天城燐音认得他。

 

「真可怜。今年又是这麽年轻的小伙子啊⋯⋯」一头蓬鬆散乱的黑髮、留着鬍渣,男子叹了一口气,再次举杯。

 

佐贺美阵,第十二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的飢饿游戏胜利者。天城燐音稍微有点印象,大概在十年前,曾经有那麽一次自己家乡破天荒的拿下游戏的胜利,并因此过了丰衣足食的一年。在第十二区,大部分的人都知道这号人物。

 

「我应该可以省去自我介绍的环节吧?总之,我是你的导师,也就是这次游戏开始前的指导者的意思。」语毕,他起身,「没什麽事的话,老师先去隔壁睡个觉了?哈~吃饱后就想午觉啊。」他打了个哈欠,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就这样?」天城燐音叫住了他,「你什麽都没跟咱说啊,关于飢饿游戏的事情?」

 

「嗯?飢饿游戏啊~」他才像是想起了什麽,从一旁的柜子上取下一片光碟,交给天城燐音,「这场之前游戏的录像,你有兴趣的话就用电视播着看吧。」他仍旧没打算多讲什麽,「啊,对了,你睡着这段时间我们已经途经好几个区域了,很快就会到和你分到同组的第三区了,在那裡你的伙伴会上车喔。」

 

「分组?什麽伙伴?」

 

「那是今年的规则⋯⋯解释起来好麻烦,等我睡醒了再说吧。」他又打了一次哈欠,不管不顾地按下车厢通道的开关按钮,消失在天城燐音眼前。

 

「搞什麽啊这个大叔⋯⋯」忍不住嫌弃了一下对方的态度,手上拿着光碟片的他看向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海滨。是第四区啊,傍海的渔业产地。从没想到能出来看见其他区的景观,天城燐音也觉得挺新奇。

 

不过手上的重量提醒自己不是出来郊游的,播放了过往比赛的影片,板上钉钉的事实令他倍感绝望。飢饿游戏就是场至死方休的生死斗,除了不能吃人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外,没有任何的游戏规则。游戏场地无奇不有,杀人手法更是千奇百怪,他看见丛林裡、沙漠裡、草原上、冰原上,无数的人流了无尽的血,玩家们拼得你死我活,逝去了数不尽的生命。

 

天城燐音没有打算等死,不过眼下没人可以讨论情势令他只能独自焦虑。正当他又播完一片实录精华时,火车下方發出了吱嘎的声音,列车正在逐渐减速。他再一次看向窗外,不知何时外面的景象已然改变,不再是一整排的渔船,取而代之的是内陆的景色,整齐的街容,以及併排整齐的工厂及科技公司。

 

专车在第三区的车站停下,这座车站明显要比前面几个区域的来得气派许多,可见此处的产业發展还算不错。天城燐音所在这节车厢的自动门被打开,进来的是提着一个皮革行李箱,一身深色长大衣,穿着打扮十分成熟庄重的黑髮青年。

 

「啊,」天城燐音看了对方一眼,不打个招呼感觉特别尴尬,「你好?」他不轻不重地飘出了这麽一句。

 

「请多指教。」青年微笑着,说道。

 

3.

「朔间,你是专业贡品吗?」朔间零,第三区今年的贡品。天城燐音在彼此简短的自我介绍后直接地提出了疑惑。

 

「不是,吾辈是被抽中的喏。实际上我们区并不流行所谓的专业贡品。」专业贡品从小接受专业训练,为长大后参加飢饿游戏作准备。在他们眼中,能代表自己区参加游戏是光荣的事,都是自愿参赛的选手。专业贡品也不是没有其他诱因,至少胜利者可以从此一生衣食无忧,受众人爱戴。

 

「这样啊,因为咱想说你们区生产高科技产品,技术人才的菁英很多,说不定喜欢搞这套呢。而且,」天城燐音上下扫了一眼朔间零的穿着,应该算挺有品味,至少和自己一身乡下人的土包子衣着完全不同,「你看起来逼格挺高的?」

 

听闻这形容,朔间零失笑,「吾辈只是一介普通的『人类』罢了。」

 

「咱从刚才就想说了,为什麽用这种怪腔怪调的方式讲话?你才几岁啊?」

 

「十九岁。」

 

「⋯⋯算了。」这傢伙比自己年纪还小呢。天城燐音也懒得管对方的口癖。

 

「吾辈听说了,汝是自愿代替弟弟参赛的。」他接续着刚才自愿参赛的话题。

 

「那你消息很灵通嘛?这可不是什麽值得被大家流传的事蹟啊~」他两手一摊,不以为意。

 

「如果是吾辈,也会这麽做喏。如果抽中弟弟的话。」朔间零表示自己的感同身受。

 

「原来你也有弟弟吗?看来咱俩挺有缘的~」

 

「喔喔,看来你们相处的很愉快嘛,很好很好。」自动门开了,佐贺美阵从另一侧走了过来。

 

「大~叔,你怎麽连出场的时间都不讨人喜欢啊?」天城燐音吐槽道。

 

「怎麽了?汝等相处的不好吗?」朔间零有些不解两人的互动模式。

 

「不是,这个大叔什麽都不跟我说明啊?」他向自家导师喊道,「喂~倒是说明一下我们这个分组是什麽意思吧!」

 

「啊,这是今年的规则,大概是为了增加可看性吧。不过你们这个组合也只是在进竞技场前公开活动和训练的搭档而已,进了赛场之后,要不要合作随便你们,反正最后还是只有一个胜利者能活下来。」言下之意是两人总有一天会变成彼此的敌人。「顺带一提,我也是第三区贡品朔间零的导师,虽然朔间大概已经知道了,不过还是和天城告知一下?」

 

「咱怎麽觉得你对朔间零的态度比较好啊?」天城燐音面露不悦。

 

「因为你是我们这区的孩子嘛。面对外人总是要客气一点吧?」他理所当然地回应道。

 

「切⋯⋯总之,关于飢饿游戏的事情,你应该还有很多该告诉我们的吧?」

 

「这个嘛,晚餐时间到了,我们先吃饭吧!」像是算准了时间一样,身后的门叮咚一声开了,精緻的餐点推了进来,明明连午餐的份都还没吃完。

 

佐贺美阵仍然是将目标锁定在一瓶瓶的啤酒上,打开封口便往嘴裡灌。

 

「你喝完酒就睡,睡醒又继续喝,你到底是来当导师还是蹭吃到饱的啊?」

 

「吾辈听说佐贺美阵自从赢了飢饿游戏之后,就成了酒鬼,整日颓丧。」朔间零突然冒了这麽一句。

 

「你真清楚我的事,大叔我感到很荣幸喔?」他一脸醉意地笑道。

 

「毕竟汝是每二十五年举办一次的,大旬祭的胜出者,那年汝击败了比平常多一倍的贡品,对吧?」每隔二十五年,都城就会举办一次大旬祭,来点特殊的游戏规则。

 

「既然你这麽清楚我的事,那应该也知道我根本无意担任导师的工作吧?」他耸了耸肩,拿起餐具准备叉桌上的肉。

 

天城燐音先对方一步抽起了刀子,握着刀柄一刀插在桌上,距离佐贺美阵的手仅有几釐米。

 

「少开玩笑。」眼中的碧蓝同金属锐器的光泽闪烁着,渗出几分寒意,「给咱听清楚了,咱要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那双眼中是轻浮与不屑,却又带着几分认真与决意。

 

佐贺美阵理解了眼前的事实。

 

如果是这个男生,他肯定不会依循这个世界的规矩。

 

「好吧,我告诉你们,胜出的秘诀。」

 

他绝望的眼瞳中似乎对两位年轻人燃起了些许的希望。

 

TBC.

因为题材有点阴间,大概会看一下大家的接受度决定要不要继续写下去

饥饿游戏(完) # # #
。』游戏负责人紧急阻止事态的發展,他已被两人吓得冒出冷汗,『这次是你们赢了⋯⋯本届飢饿游戏的胜利者是,。』   负责人恨恨地拳敲在眼前直播的萤幕上,他知道如果没有胜利者,将无法给都城...
饥饿游戏(四) # # #
自己方才脑中闪而过的话不谋而合,让他不禁怀疑是不是在某个瞬间被读心了。的手轻轻搭上他包着树叶的手,神情中带着些许愧疚。看到他这副模样,才想起,这人现在还扮演着自己的追求者呢,此刻的关心...
饥饿游戏(五) # # #
与世无争的吸血鬼两句。   靠坐在洞穴的壁上,告诉对方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认为应该是中毒没错。看着本就白皙的脸此刻愈發苍白,一筹莫展之际,游戏主办方的广播像是印证了两人的猜想,传来了...
饥饿游戏(三) # # #
。过程中,选手们也是被分别带开,并没有见到彼此。   导师被允许同行,到达准备进场的定位点前,佐贺美阵拍了拍的肩膀,告诉他不要开局就去抢夺物资,最好先避开混战,往高处跑,寻找...
饥饿游戏(二) # # #
旋转,身上的衣襬开始燃烧,化为美丽的火焰随着旋转飘扬。   真是危险的劲敌呢,主持人笑说。表示自己对飢饿游戏胜券在握,一定活到最后。   短暂的谈话结束,下位轮到,这位相对低调的男人则是...
】练爱距离 ch.2 # # #
隔壁步的见状似是有些尴尬,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大笑开口道:「哈哈!咱不会跟前辈计较的!姊~姊不用放在心上!」他这话同时讲个两个人听,打破微妙的沉默。   「虽然这傢伙现在是咱的...
】开会?幽会。 # # #
头,放下拿着手机的手。 「吾等早约好时间了,汝不用表现出副意外的样子吧?」见到他的反应感到有些好笑。 「嗯?这是怎麽回事?」樱河琥珀和HiMERU从走廊另方走来,「UNDEAD的...
】练爱距离 ch.2.5 # # #
by/ 語絜   ※这篇最近有点难产,水个过渡章节,是ch.3的前半部。   节目收录收工后,大家各自回自己的房间休息,的房门传来几下敲门声,打开看,是自己的练爱对象。 对方仍穿着...
】他们没有谈情说爱 # # #
点坏影响,知道,但也没办法。   如往常,和几位老牌前辈约在间小酒馆讨论事务所的未来發展。聚餐结束后,准备离开的在另一侧的座位区看见了火焰般的红。   。在这种地方看见...
】练爱距离 ch.1 # # #
不是吗。走上阶梯,马上认出坐在座位上的红髮男人。找不到什麽值得吃惊的理由,但就是压根没想到会是他。   看起来对方和自己一样感到意外,见面的两人握手寒暄了几句,「吾等虽然在同栋大楼工作...
】带哥记 #偶像梦幻祭2 # #
阅读各种各样的杂志和书籍。   ......是的,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恋爱了,和对方。   告白是同时的,暗号出现在场派对的游戏环节中,受罚的两人没有犹豫地与对方进行接吻。   派对结束后拒绝了...
】债 #偶像梦幻祭 #彩 # #ES2
努力,那么的强大,只是,现实挠人。   并不想和彩玩谜语游戏,不惜花下重金也要包下他夜的彩,目的肯定不是来他家参观那么简单,现状如此,他倒也懒得掩饰,勾勾手指把彩唤进屋内,示意他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