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橘】花响 #镜音双子 #蕉橘 #小虐 #温暖

sodasinei 2021-08-01

by/ 夏至至

 

01『暮葵』
你看见过阳光的颜色吗。
躺在初春覆上新绿的草皮上,闻着泥土轻盈的香意,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太阳的灼热,樱花的香气萦绕着一切,很显然可以凭空想象出它淡粉色的精巧模样。
一切的生机都在世界里穿梭。
唯一死气沉沉的也许也只有镜音铃。
活活像一条已经晒死的鱼一样躺在树底下,脑后的金色发丝和地面上的新草交织在一起,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像是在为自己扇风一样。
春天正好,她却觉得格外地懒。
“一猜就知道你在这,给你三个数快一点给我起来。”
本来宁静而安详的气氛被无情地打破,少年舒服的声音在她耳朵里显得很难听。
无奈睁开眼睛,正对着的就是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蓝色眼睛。
“你没事找我干嘛,不去给你女朋友补课啦。”语气中充斥着的不耐烦明显地体现出了被人打扰小憩的不爽。
“先起来再说,告诉你很多遍了,不要躺在树下,不卫生的相信我,现在风也还是很凉,感冒的话我是不会替你抄笔记也不会替你补习的。”少年婆婆妈妈地啰嗦着,好看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让人感觉有不祥的预感。
铃叹口气,只好顺从地从草地上站起来,拍了拍红格校裙上的碧绿色草屑,没好气地把上衣的衣角向下拉了拉。
少年伸出修长的手把夹杂在她发间的绿草取下来,“小桃今天要开会。话说回来,你不去开吗。”
铃摇了摇头,自顾自地走出草坪,站在校内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回头看向身后随她下来的男生。
“不可以老是这么任性的,铃。”镜音连跟在她的后面,像一个保姆一样将她身后的泥土也一股脑地拍下来。
镜音铃没有回答,只是把发夹摘下来后重新将刘海别好,水色的眸子倒映出的是他的影子。
连直直地看着她,轻轻地开了口:“你忘了我们曾经约定过什么了么。”
沉默了几秒,风声慢慢地扫过,铃还是点了点头:“我记得。”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身影显得那么的弱小,仿佛还禁不住一阵柔和的春风拂过。
连看着她,还是低下了头。
忽然之间回忆闪到了从前。

02『残樱』
黄昏泛着暖色的光,是让人觉得很舒服的颜色,人行道上的深色方砖被渲染的泛着星星点点的光斑。马路上的人并不多,有点空旷地荡着初夏的风,热浪迎面而来,吹起初中校服的淡色领结和和白色的水手服衣角。
“呐,隔壁班的妹子换了第五个男朋友了哦。”
因为咬着关东煮的原因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像小学生一样沿着花坛的边缘蹦蹦跳跳地走着,书包在背后跟着碎发一起一颠一颠的。        
大概是天热的缘故,她把自己半长不短的头发勉强挽起盘成一小团,像是兔子的尾巴。
“是么,那还真的是够多的了。”他潦草地回答一句,话的侧重点明显在下一句:“说了不要在吃东西的时候蹦着走,会卡到嗓子的。”
嘴里抱怨着真是啰嗦,但还是顺从地放平稳了脚步。
帆布鞋敲在大理石台面上的声音很好听。
像她的笑声敲在他的心里一样好听。
天边的夕阳将全世界染成金色,氤氲着无可质疑的美。
并排在马路前站好,看着对面红色的路灯,等着变灯后穿行而过。
一辆车从前面飞驰而过,带起的是一阵撩起她额发的风。
“哎,连。”
“怎么了?”
她慢慢地笑了一下,用很轻松的语气说:“呐呐,今天又被人问是不是在和你交往了。”
他没有看她,只是盯着对面的红灯,不经意地回答:“误会是当然的,毕竟咱们关系一直都是太好了一点。”然后主动地把她吃空的纸杯接过来拿好。
“会烦我不?”她嘿嘿地笑了,不知从哪又掏出了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
“怎么会啊。”他轻轻地拍拍她毛绒绒的脑袋,说着温柔的话。
“交女朋友的话会带给你不小麻烦的吧~”
“哈?我目前可是没有交女朋友的想法哦。”
铃忽然像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得瑟地用脑袋撞了一下他的胳膊:“那就好,嘿嘿嘿话说连怎么看都是不敢表白的小受哦~”
“什么啊……”
他默默地吐槽道,歪着头轻轻地弹了她的脑袋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口腔中充满了浓浓的橘子味道。
再回过神来,少女早就跑到了马路对面,正转过身来对他做鬼脸:“八嘎快走啦今天你妈妈不是说做大餐么!”
“不要总是把自己正在吃的东西塞到我嘴里啊。”
连把糖从嘴里拿出来,虽然有点不满,却用轻柔的语气对她说着。而对方吐了吐舌头一溜烟跑远了。
手中的橙色糖果闪动着金色的光芒,直直地钻进了他的心里面。
鬼使神差,把糖放回自己的嘴里。
好甜啊。
以前怎么从来不知道橘子味的会甜成这样。
我在你心里,究竟是是什么定位呢。

03『堇聆』
“那个、镜音学姐,今天的会议还是要我来给您传达一下风纪部的看法……”用有着柔软栗色长发的少女抱着一个青色的文件夹,站在她的书桌边上。
“不用问我的,”镜音铃直接对她摆了摆手,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去问你男朋友不就完事了么。”
被提及自己喜欢的人,女孩子永远都是害羞的,对方果然立马红了脸,连连摆手补充道:“不不不,他说了要让副会长也过目才可以通过。”
话音刚落,镜音铃手中的笔停下工作在卷子上留下一道黑色的痕迹,正在心疼卷子时,少女怯怯地问了一句:“请、请问学姐可以看一下么……”
镜音铃专心致志地想着如何除去污迹,点了点头。少女如释重负一样把夹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她的桌子上,九十度鞠了一躬才离开。
刚出门不久,她又探回头,红着脸,弱弱地出声:“学姐……连君让我告诉您,今天晚上不用等他回家,他、他有要紧事。”
镜音铃依然没抬头,轻轻点两下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当门前的女孩离开时,她才讲目光放到打开的文件夹上。
阳光扫到的地方因有着一层塑料包膜而模糊地看不清楚,但是镜音铃却能够准确地猜出最下角的字。
“策划:风纪部部员桃山真和  顾问:学生会会长镜音连”
04『荷倾』
淡黄色的窗帘被没关严的窗缝所溜进来的风顽皮地掀起一个角,对地面投下一个明亮的光斑。闹钟还没有到时间响起电池早就被拆下来,床上的女孩抱着被子沉睡不醒,直到被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惊醒。
不满地在床上坐起来,还没有睡醒的眼睛直直地看向窗前地上站着的有点慌了神的镜音连。
“你一大早爬过来就是为了吵醒我?”
他叼着牙刷艰难地吐了吐舌头,俯下身把刚才爬窗不小心带到地上的书捡起来放回桌子上,“不,我只是过来借个牙膏。”眼尖地看见桌上被大卸八块的闹钟,“电池都拆了你还想不想早起了。”
“半夜睡醒迷迷糊糊拆了。”说完她又扑通一声倒回床上。
“懒死了。”没看到少年宠溺的笑容,只听见他关上门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清晰,然后就是他向自己父母问好的声音。
把脸埋进枕头里,试图让满上脸庞的热浪降温,却发现无济于事。
真是的啊,懒觉也睡不着了。
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镜音铃呆呆地看着窗前。窗帘虽然被风刮起,但是桌子上的书却好好地放在原来的位置,丝毫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绝对是梦啊。有点落寞地用手捂上双眼,躺回被子里。
他不会这样做了。

05『昙凋』
会长和副会长是很厉害的两个人。
会长是一个经常冷着脸,但是脾气不算很差的人,一般都很温和好说话。副会长是一个高冷的冰山,一点都不好搭话,跟她说话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敬意。
会长和副会长是邻居,青梅竹马的长大。
但总是感觉两个人的关系一点都不好。会长对她还不错,她似乎没怎么领情。
这就是别人眼里的两个人。
镜音连给自己的女朋友发完短信后走出了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已经是晚上九点,正常的高三放学是八点,学校里应该早已空无一人。
桃山真和说想要见他,却被他以太晚怕打扰为由委婉地拒绝了。说不出的缘由,神情恍惚地走出了学校。
路灯的光温柔地罩在他的头顶,轻轻的风拂过他的头发,漆黑的夜空在没有繁星的时候也是很好看。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夜空之下,她在自己面前哭的一塌糊涂。
自己却连一句对不起也说不出来。
她哭着说,我以为。
他只是慢慢地回复,恩,以后不要再以为了。
不要再以为了。
不要再以为了。
我却也想着以为。
我以为我可以。
06『兰寻』
哈,是不是挺可笑的。明明说好了却来三番五次的接近我。
镜音铃默默无言地侧着脸看着对面阳台上的一盆水仙花,看着细微的夜风在不断地拍击着窗帘,一点也不温柔。
深吸一口夜风带来的香气,她准备返回房间里,却意外地被一个声音叫住。
“铃,你等一下。”
明知道是她不想见的人,但是还是稍微侧过了一点,看着他。对面阳台上的男生头发有点凌乱,喘着粗气像是跑了很久,蔚蓝色眸子紧紧地盯住她不放。
“有事快说。”她还是转过了头,选择背对着他,手指却意外地轻轻颤了一下。
连在阳台上站住,紧紧地盯住她的背影不放,似乎是怕她逃脱,“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
铃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强装作淡定如以往的语气,“对,我很讨厌你,你到底想怎样。”
连没有说话,趴在阳台的围栏上面,一丝丝凉意透过衬衫刺激到了胳膊上。铃没有听到回答,还以为他已经走了,回头却发现他还在那里。眼睛的颜色意外地好看。
久久相顾无言,连从围栏上直起身来,一脚跃上了栏杆,直接翻进了她家的阳台。
“你到底想干嘛啊,你是个有女朋友的人半夜翻到邻居家恐怕不太好。”铃稍微有点慌了神,但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连依旧不说话,但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立马拦住了她想关上阳台门的手。
“你紧张的时候,总是眨眼睛。”
07『暗棠』
镜音铃初中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
三年前的那天晚上注定很不太平。
镜音连接到电话之后就没命地朝少女在电话里说的地方赶过去,因为在电话里她的声音非常非常低落。
从小就是个乐天派的家伙忽然变成这样,怎么问都不肯在电话里说,他不担心就怪了。
然而,十五分钟之后。
“连!那个魂淡说我个子矮!然后然后然后他他他居然说我平胸!太过分了!”
自己面前的少女愤愤不满地啃着手里的烤串,似乎把它当做前男友一样狠狠地下嘴,然后又随意地将签子撇在桌面上,用手背毫无形象可言地摸了摸嘴角,以可乐代酒往嘴里面猛灌。
“嗯嗯,是是。”连温柔地用餐巾纸给她没擦干净的嘴角仔细地抹好。
“……连你真是太敷衍我了吧。”先是吐槽他一番,镜音铃把杯子砸回桌子上面,继续抱怨着:“你说说他又看上的那个女的哪里好了。比我高那么一丢丢然后也没见的胸哪里比我大一些。”
有点汗颜,连把她刚才放歪的杯子摆回正确的位置,继续微笑着倾听。
“是吧是吧。”她冷哼一声转过脸去在吵闹的烧烤店内大声地喊了一嗓子:“老板再给我来十八串!”
“哎好嘞!”
店内的油烟味在空气里浮起一层,熏得有点难受了,连只好喝了口水,对她发问:“谁付钱啊。”
“当然是你喽,还有别人么。”铃狡猾地笑了,终于微微地露出开心的意味。
“……”早就料想到结果会是这样,连心疼地摸了摸即将干瘪的钱包,不过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容。
只要她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大吃一顿,铃在门口等着少年付钱出来,愣愣地望着路灯下闪着橙黄色光影的地面。
看起来和月光一样温暖啊。
想要哭么。
很难过吧。
慢慢地蹲下,环住膝盖,眼泪忽然无声地涌了上来,顺着脸颊滚落在了袖子上面,洇出深色的痕迹,很扎眼。
我很难过啊。
那个少年,在初二时的一个灿烂的初夏夜晚,发来了告白的短信。
其实他早在刚刚初中开始的时候就住进了她的心里。
明媚的笑脸,打球时帅气的侧脸,校服白衬衫挂在身上时的飘逸。
后期莫名其妙的冷淡,日益减少的短信,冰冷的像刀子一样锋利地割破她的心的分手宣言。
才刚刚上了初三两个月,他就喜欢上了别人。
过去的一切纷纷秒为云烟幻象,海市蜃楼。
“要不要猜猜一共吃了多少钱,猜对了的话一会带你去你最喜欢的那家西点店买橘子蛋糕去哦。”镜音连从门中走出来,把衣服拉链拉好,忽然发现她的异样,马上过去蹲在她的前面,心照不宣地明白她的心情。
即使再怎么强大的样子,再怎么倔强,再怎么女王气十足,她的心里也一定是难过的。
刚才抱怨的时候没有掉一滴眼泪。但这并不代表她一点都不伤心。
十五年一起长大,他怎么会不了解。
别人不懂的,他不能不懂。
镜音铃的一切,镜音连都知道。
心疼地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把她的发丝别在耳后,伸出一只手绕到她背后轻轻地,有节奏地拍着,温柔地哄着。
啜泣的声音一声声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我是不是很差劲啊……”
哽咽之间她微弱的声音从他的怀里飘出来。
“谁说的。”轻声的安慰,他把脑袋放在她柔软的发顶上。
“这个样子的我是不是特别让人讨厌啊……”
一定是的吧。
是我哪里不够好吧。
我一直努力着想要追上你的脚步,努力地学习为了跟你考上了同一所高中,一直想要为了你变得足够优秀。
我在努力着。
你在逃避着。
追不上你的脚步,于是你就走了。
去找更优秀的人了。
我被丢弃了。
“不会的,一定会有人喜欢的啊。”他温柔地说着,为她擦去泪水。
在他的温柔中恍惚了片刻,铃往他的怀抱里蹭了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忽然间问着:“……会是你吗。”
一般少女漫偶像剧的正常套路啊。
直接被她问傻,他清了清嗓子,柔声回答:“不一定会是我哦,但是最会有的,不是么。”
听了他的话,铃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擦了擦已经变得通红的眼睛:“会吗。”
“恩,我敢打赌。”
看她揉揉眼睛的可爱模样,镜音连的心都要化了,摸摸她的头发,温柔的不像话。
月光照在少年的身上,他的眼里是看了十五年的温柔。
从小青梅竹马地长大,连一直都是这样的温柔,任她欺负从来不反击。
弱受。
绝对的弱受。
想到这里 她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镜音连被她的变化吓了一跳,看着她站起来,富有活力地伸了个懒腰。
然后她懒懒散散地对蹲在地上的他说:“喂,蛋糕给我买么?”
他反应过来,笑了一下,慢慢地站起身。
“买。”
08『栀谢』
那是报考之前,却有着早早就在六月末就凋谢的栀子花,从枝头无奈地零落,极像是雪花一样,在夜色中显得扎眼的很。
花期短的令人叹息。
“你想报考哪里。”镜音铃在后面紧紧地扯他的衣角,追问着他。男生没有很快地回答她,回过头,表情复杂地看着她:“可能是要考z高了。”
镜音铃一怔,拉着他衣角的手指慢慢地滑落,定定地看着他:“不是说好了二中么……”
看着她的脸,连一咬牙,转过头背对着她不再看她,因为看见她的眼睛,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有了喜欢的女孩子。”
镜音连能清楚地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已经凝固在了一起,只有零落的花瓣被风无情地卷到天空中释放着最后的香意。
“真的……啊……”
机械化一样的声音没有掺杂任何感情,僵硬地在耳边响起,微弱的几乎听不见。
“嗯,六班的小桃。”
他偏着头,呆了好一会才鼓起勇气回头去看她。镜音铃只是愣愣地看着他,平时溢满了笑容的脸上被泪水淹没,却像是被忘记了一样没有擦去。
“你哭什么。”他心疼地用手去抹掉她的眼泪,忽然间很后悔。
铃哇的一声哭得稀里哗啦,哽咽的声音掩盖了一切其余的声响,用手不断地擦着脸颊上的泪水,却感觉越擦越多,说出的话变得模糊不清。
“我以为我们不会分开的。”
我以为我们之间不管会有什么都不会分开的,我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
你的笑也好,你的声音也好。
我全部全部都习惯了。
镜音连笑了,最后一次摸了摸她的脑袋,很温柔地说。
“呐,以后不要再以为了。”
我迟早该离开。
“铃,最后和我约定一件事吧。无论发生什么,你都的好好的,正常学习正常生活。”
只不过少了一点我而已。
你可以,的吧。
那一天开始,镜音铃忽然就不笑了。
09『独桂』
“……你想干什么。”知道自己无法否决他刚才所说的事实,镜音铃咬着牙问他。
镜音连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和自己同样颜色的双眼,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手指紧紧地扣在手心,最后还是轻轻地松开,“早点睡觉吧。没事。”
语毕,他不嫌麻烦地重新翻回自己家里,再回头时,女孩子已经进了房间,窗帘也已经拉好。
可是我感觉她在哭。
说不清楚缘由,只是这样单纯地感觉。
明明不是双胞胎,但是却有着别人怎样都比不上的心电感应。
已经默契出了一种程度。
在十岁这个男女有别的时候之前,他们的手永远是牵着的。因为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起,大人说过马路的时候很危险要牵好手不能乱跑,去游乐园时也一样,不能走散。
所以连从小时候就认为,遇到危险要保护铃,要牵好她的手不要放开。
以此养成的习惯。
她的掌心紧紧地贴着他的,温暖的感觉几乎可以记一辈子。她的笑脸和她的小任性,他都可以去宠。
可以宠一辈子。
她以前也说过,连我想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哦。
我知道,我们说的一辈子,并不是一个意思。
10『泣莲』
“看看我多么专业,连脸红都恰到好处,这份儿上难道不应该给我再加一份蛋糕吗?”
栗发的女孩将叉子含在嘴里,装佯要去翻看菜谱,听到对面的男生没有回答,摆了摆手:“啊我是开玩笑的啦,看看你啊,那么心疼钱真是抠门~”
“不是,是我刚才在想别的。”镜音连歉意地笑了笑,“不过你的确演的很出色。”
“嘁,”桃山真和把叉子又插到了蛋糕的上面,一点白色的奶油痕迹蹭在了盘子的边缘上,她皱皱眉头用餐巾纸擦掉:“我说你啊明明就是喜欢镜音铃啊,干嘛不表白啊偏偏找我扮演女朋友。”
镜音连没有接话,视线看向窗外。
“我觉得,我不是她喜欢的样子,与其告白失败,不如做朋友。”
啊,又要下雨了。
频繁的春雨虽说是贵如油,但是每次一下雨,空气就带着几分阴冷的寒意,从头到脚的瑟瑟发抖,很让人讨厌。
镜音铃撑着脸坐在书桌前,侧看外面细小的水滴霸地溅在窗帘上。
他不在家。
因为对面房间的灯并没有点开。
早上起来的时候,枕头被什么液体沾湿,深知是自己昨夜的哭泣。凉凉的,转头时贴在自己的侧脸,就像是又哭了一次一样。
三年前,那个男孩分手后跟她好好地聊了一次天。男生说,铃我没有不喜欢你。
只是因为。
即使你和我在一起,我也觉得和你的距离太远了。
“你张口闭口,全都是镜音连的名字。”
11『哀竹』
和你一样,我也以为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的。我们比谁都要熟悉对方。
你的一举一动,所有的含义我全都明白。
你的一颦一笑,所有的意义我全都清楚。
你伸手我知道要给你什么。
你抬脚我知道你要去哪里。
你开口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我以为你可以是我的。
可是我错了。
你笑着说,呐,我有男朋友了。
我只能说,恭喜。
恭喜你终于摆脱我。
我说,他对你不好你告诉我。
我说,他欺负你你不许瞒着我。
她说好,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
一辈子。
送桃山真和回家之后,镜音连回家后发现自己房间外站着一个女孩子。
一惊立刻打开阳台的门把湿答答的镜音铃一把拉了进来让她坐在自己床边,冲进卫生间拿着干毛巾不断地擦着她的头发:“你疯了吧你,不好好在家里呆着跑出来淋雨干什么?”
镜音铃不说话,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不知是眼泪还是雨水,手紧紧地拉住他的衣服,将他的衣服也沾湿了一角。
连见她没有反应,也不在追问,一定是因为她的情绪不好,不如等稳定下来再说。手不停地擦她的头发,把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每次见到她就破功。当时已经千万次警告自己,不能老是像以前一样宠她惯她,和她拉开一点距离。
可是完全放心不下。
“我喜欢你。”
她的声音让他手上的动作停住了。
“原来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她的手指挂住他的衣服,没有底气地声音几乎被雨声所掩盖。
镜音连慢慢地蹲下,平视她的双眼。
“我也喜欢你。”
他看见镜音铃的眼睛抬了起来,眸子里有了一点颜色。
“但是对不起,已经过去了。”他平静地说:“铃,我们回不去了。”
12『繁瑰』
“然后呢?”栗发的女孩帮她摆弄了一下洁白的轻纱裙摆,笑嘻嘻地问道。
然后……?
然后我就用糙汉子的方式扑上去了,我在泪眼模糊中看见了他惊愕的表情,但是他没有推开我。
他好像是笑了。
嗯,再然后。
再然后,我就在这里了。
镜音铃看着巨大的落地窗被今天明媚的阳光晒出了璀璨夺目的效果,白色如玉的大理石墙饰格外亮眼。
远远地透过门就可以看得见彩色的琉璃点缀着所有来宾的眼睛。
“紧张吗。”
他的声音在门边出现,顺声看去,镜音连身上的西装也很合身。
“没有。”她吐吐舌头回答。
他噗嗤一声笑了,伸出手把她抱在怀里。
“喂,裙子会压坏的。”
镜音铃想推开他却无果,只能就这样顺从着。
“我爱你。”
“真恶心……我也爱你。”
既然已经过去了,既然已经回不去了。
那么。
你愿意和我到未来去么。
【end】

【cp】二分之一恋人 # #双子 #铃 #连 #vocaloid
无所谓,但是铃上课时候心思还是飞到了十万八千里,脑袋里面只有他看A姑娘时和看自己一样的眼神。下课的铃声起来都好无知觉,谷米伸手挥了三四下她回神。 “发什么呆啊,放学还要去逛街你可别忘啦快快快吃饭...
】他与她与他 #双子 # #铃 #连 #vocaloid
by/ 夏至至   『他与她与他』 文/夏至 cp橙【对就是橙】 一家三(四)口 * 有你有他,世界就在我的手上。 * 01 今天晚上的雨好像有点大。 铃窝在床上蜷成一团,穿着厚厚的毛衣依旧...
】若深夏有余 #双子 # #铃 #连 #vocaloid
by/ 夏至至   『若深夏有余』 文/夏至 cp * 这个故事到此便结束了 最后我还是无法忘记你                ——与麦芽糖、末班电车 01 『夏天的冰汽水』 * 夢を見れな...
【cp】少女之于我 #双子 # #铃 #连 #vocaloid
在絮絮叨叨地讲着周末英语竞赛的准备事项,粉笔在黑板上不住地点着白点,有强迫症的人看起来可真的是受不了。 零秒。 下课铃准时起来的时候英语老师也正好拿着教案走出了教室,我收回目光,看向身边的人。 ...
】一直以来的你 #双子 # #铃 #连 #vocaloid
胃肠不好事出有因。 六岁那年的夏天,遇上了少见的高温天气,太阳似乎如同火炉一般源源不断地向外辐射着它的炽热,空气中最后的水分也一起抱成一团飘散在了天际。 挂在窗口的风铃很久都没有过了,铃抱着扇子很...
【cp】逃离 #双子 # #铃 #连 #vocaloid
璀璨,凝结着好不容易散开的乌云沉着冷静地带着暗蓝色的天穹划着弧线。 现在要做些什么呢。 不知道呢。 铃被他燃起了干劲,拖着他离开了车站,站在喷泉底下咬着刚刚从从未去过的店里买来的冰淇淋。 很难吃...
】旧门 #双子 # #铃 #连 #vocaloid
by/ 夏至至   『旧门』 文/夏至 cp * 若我先遇见你,你是否能嫁于我。 * 黑漆颜色的瓦檐下缀着一圈亮晶晶的雨珠,若是在天晴时想必是能发着光的,刚下过雨的天空还残存着浅灰色的云块,看...
】我曾给他的坟墓写过一封信 #双子 # #铃 #连 #vocaloid
by/ 夏至至   『我曾给他的坟墓写过一封信』 文/夏至 cp * 假若他日相逢,我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拜伦《春逝》 * 在写下第一个字的时候,窗外的梧桐叶子已经...
】Possession #双子 # #铃 #连 #vocaloid
by/ 夏至至   『Possession』 文/夏至 cp圣迷() * 玻璃碎片尖叫呐喊,你与我世纪末离别 * 01 拜托了,请不要接近我 02 尖碎的玻璃如同水晶在地面上蜿蜒成一片,在有些刺...
】以你为名的世界 #双子 # #
钱了。”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回答,只是马上挂断了电话,铃拎着滴滴回的听筒,看着热气腾腾的拉面将水汽漫上塑料袋,模糊成一片。 五分钟之后,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一看就是从床上刚爬起来的造型,呆毛...
】レトルトアイロニー #双子 # #温暖向 #治愈向
那年一样,也是一样回过头看着铃,也是一样的红霞遍天像是打翻了红颜料的调色板。 可是她哭了。 夕阳映在她的脸上,就像是妆容被抹了一样,透明的水滴从脸颊滴落,没办法耀眼,也只能作罢。 ——对不起,我...
】半米转晴 #双子 # #人妻连
by/ 夏至至   『半米转晴』 天色渐晚。 铃抱着堆满了刚才在市场里杀价抢下来的橘子的购物袋,嘴里叼着冰棍,勉勉强强地用鼻子所哼出轻松的调,身后连帽衫的帽子一点也不整齐地堆在一起,却也遮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