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泉レオ】任意门 #狮心组 #泉レオ #濑名泉 #月永レオ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8-01

by/ 夏至至

 

『任意门』

cp泉レオ 医生泉×作曲家雷

 

一个人的生活里忽然闯进了另一个人,他带着浓烈又活泼的色彩,在他的世界里尽情地奔跑,他不讨厌,他沦陷。

 

*泉泉生快!!赶上末班车!

 

01

 

濑名泉刚搬进这间公寓的第一天就不算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不如说真的是糟糕至极,还带有着莫名其妙的奇幻色彩。白天刚刚将新家收拾得整整齐齐,却被一个紧急电话叫到了医院去,再回到家就已经是快要凌晨十分。

 

毕竟在决定了要成为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开始他的规律作息延续的可能性就已经微乎其微,掏出钥匙对准了门上的锁轻轻地转动,随着咔哒一声房门便被打开。濑名泉深吸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推开了门,下一秒却发现哪里不太对。

 

这间屋子的结构似乎与他白天见到的不大一样,不如说是完全相反,更像是走进了邻居家似的。濑名泉后退一步拉开门看看门牌号,上面的确是自己租住的公寓,等他一头雾水地再进到门内后屏着呼吸按下了开关。

 

瞬间被灯光充满的客厅全然是另一副模样,濑名泉觉得自己根本是进错了房间,可是哪里都有些说不通。当他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发现屋子中央的地毯上似乎躺着一个人。

 

那个人看起来有些瘦弱,身量并不高,有些营养不良的嫌疑。橙色的发丝有些乱蓬蓬地乱翘起来,略长的发尾又很随意地绑在一边,顺着白皙的脖颈垂下来,他脸贴在地面上有些看不清楚,若不是因为四周散乱的是无数纸张而不是血迹,濑名泉几乎以为这是一起凶杀案的现场。

 

濑名医生的职业特性让他几乎立刻脱掉鞋子走进了这间并不熟悉的他自己的公寓,蹲在那人面前小心地试探了一下呼吸。看起来只是晕过去了,濑名泉小心地喊了他几声,那人都毫无反应。濑名泉正不知怎么办比较好时,那人忽然缓缓地抬起了头。

 

“嘶……”

 

他倒吸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前额,被轻轻拨开的刘海下露出一双翠绿色的眸子来,与邋遢的模样相悖的是他的眼睛颜色十分的干净,给人一种如同初生般的感觉。脸色有些苍白,却不得不承认五官还是很好看的,有着几分可爱,但又带着一点凌厉。

 

濑名泉讶然地与他对视着,空气忽然滞留。那人似乎也是一副惊讶的模样,过了许久才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真好看啊。”

 

“……哈?”

 

正常人的反应难道不应该是掏出手机准备报警一脸戒备地先问来人是谁吗。濑名泉还没来得及奇怪完就被忽然放大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脸吓了一跳,始作俑者对此毫无自觉,眼中冒着光,“你真好看啊,你叫什么名字?”

 

“……濑、濑名泉……”也不知道怎么了,濑名泉还真就跟着他的步调走了起来,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个人看起来很开心,“啊啊名字也很好听啊,你好你好我是月永leo,住在1101间,呃……”话说一半他自己又停住了,似乎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劲,“这里是我的家吧?咦濑名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濑名是宇宙人吗?好厉害!”

 

这几句话槽点太多,连续几个问句砸得濑名泉头疼,直接忽视了对方略显自来熟的称呼,“这是我家才对吧,门牌上可是1102。”

 

月永leo的头上冒出无数个问号,飞一般地窜起来走到门前,拉开看看果然是大写的1102。可是结构与家具明明都是自己的居住地,月永leo直接冲到对面那扇门去,想起来没拿钥匙才回来取了钥匙,慢慢地打开了写着1101的房门。

 

濑名泉跟着站到门口来,看着他开门的瞬间立刻认出了自己租住的公寓,“怎么会,那边才是我住的地方?”

 

月永leo显然也很疑惑,站在那边的门口,没开灯的房内黑漆漆一片,他只是简单扫一眼又和站在1102门口的濑名泉对上了眼神。

 

“原来,真的有宇宙人存在啊?”

 

02

 

住在他对面的邻居叫月永leo,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曲家,顶着一张高中生的脸实际年龄却还比他大上半年。天才也总在某方面与常人不同,他本人是个真实的生活白痴,上次见面便是因为沉浸在旋律里忘记吃饭所以才晕了过去。

 

关于两间公寓出现的调换问题濑名泉隔天就立刻一个电话给房东打了过去,可对方却表示他是在开玩笑,以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濑名泉百思不得其解,在当晚回家的时候站在门前纠结了半天最后叹着气打开了写着1102的房门。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濑名泉还是在开门的一刻心尖一颤,入目的是明亮的灯光,和坐在客厅地毯上的月永leo。果然打开又是隔壁的房间,濑名泉在屋内不知道是进是出,正在纠结准备转身的时候被直接叫住了。

 

“啊濑名回来啦?”

 

听起来好像他们本身就住在一起似的,忽然间这种错觉加上月永leo正看向他的翠色眼睛,濑名泉像被施了定身咒似的站住不动,有点僵硬地转过来。

 

月永leo坐在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地毯上,乱糟糟的头发今天也胡乱地翘起来,一只裤腿自然垂下,另一只却停留在膝盖的位置,眼巴巴地看着他,“濑名会做饭吗?”

 

这个人应该是饿了。濑名泉犹豫了两秒,看他也不像是会做饭的人,便答应下了他共进晚餐的邀请,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时月永leo显然惊喜中喜占了大部分,愉快地哼起了歌。

 

调子很好听,濑名泉对于音乐方面略懂一点,不禁感慨天才作曲家果然是与众不同。

 

“那我就开冰箱了,失礼啦。”濑名泉打声招呼,也不知道那人听没听进去。拉开冰箱门的瞬间却感到了什么是震惊。作为一个生活上一窍不通的人来说,冰箱里充满了满满当当的新鲜食材实在是令人惊讶的事,他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月永leo也在盯着他看,见视线对上了,便笑起来,似乎知道他在惊讶什么似的,还做了解释。

 

“是我的宝物我的妹妹小琉可哦,因为放心不下哥哥经常来看我呢,真好呀真好呀,下次给濑名介绍介绍吧啊啊还是算了万一濑名见到可爱的小琉可对她产生好感了怎么办!不可以不可以哥哥我不会允许别的男人把小琉可抢走的!即使是好看的濑名也不行!”一提到妹妹这个人似乎就滔滔不绝,看起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才不会抢你的妹妹呢,自说自话这一点还真是令人觉得头疼。濑名泉压根就不想理会他,开始计划做什么晚饭。

 

紧接着月永leo彻底打开了话匣,开始不断对濑名泉进行安利,活像个传销组织的头头,还是功力深邃的那种。濑名泉左耳进右耳出,耐着性子煎炒烹炸,内心还在吐槽既然不想介绍还话这么多干什么。

 

等他终于把晚餐准备好的时候,那边的月永leo还在滔滔不绝,举动有些失礼,但濑名泉实在是忍无可忍,夹起一块肉就塞进他的嘴里去。世界在瞬间安静了下来,不是他的错觉,月永leo的眼里甚至出现了泪花。

 

“——太好吃了吧?!没想到濑名长得这么好看厨艺也那么好!”

 

经常吃速食的人难得尝到了亲手做出的料理来,自然是激动难耐,特别是感觉至上的艺术家。

 

“那就少说话,多吃点。”濑名泉为他盛好一碗汤,毫不客气地领下他的夸奖。做一顿饭对于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远在还是学生的时候他就可以帮着家里做做家务之类了。

 

果然在吃饭的时候月永leo也是吵吵闹闹的,东拉西扯也不管濑名泉有没有听有没有听懂,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思维发散的很。濑名泉默默听着他的话,偶尔也跟上一两句适当的吐槽,两人之间一动一静倒是和谐。

 

濑名泉其实并不讨厌这样,从大学毕业开始起他就开始了独居生活,一个人吃饭便是家常便饭,回家是毫无灯火的黑暗客厅,就连难得休息的日子也只是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改变点什么好像也不是坏事。

 

月永leo自告奋勇地要承担洗碗的责任,濑名泉拿着他的钥匙准备打开隔壁门的时候听到了碗碟碰到水槽发出的响声感觉有点牙疼,收回了要去开门的手,默默地站回了月永leo的房间门口,又一次将外套脱了下来。

 

“你给我好好到沙发上坐好,我来洗。”

 

月永leo听到他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张灿烂的笑脸,露出的小虎牙尖尖的,看起来相当可爱。

 

“濑名真好啊!”

 

濑名泉没吭声,走到厨房挽起了袖子,背过身抛出一句话来。

 

“明天早上要不要来我家吃早饭?”

 

03

 

濑名泉,二十八岁,根正苗红的新世纪好青年,在这世界上生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碰上了灵异事件。他的邻居会经常窜到自己的家里,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也没几个人相信。

 

早上的固定时间起了床,随后洗漱换衣服,一切都与往常一样,只是从冰箱里拿出鸡蛋的时候取出了两个。

 

答应过那个麻烦的邻居今天早餐带他一份可不能食言,濑名泉一边想着一边把鸡蛋磕在桌檐上打进锅里,连着油一起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和温和的香气。思前想后他又从冰箱里取出牛奶倒了一满杯,等一切都准备好了,对面的麻烦鬼也还没有来敲门。

 

濑名泉门前走了一遍又一遍,后来还是决定去看一看。等站到月永leo的门前,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敲了敲。

 

门里半天没反应,过一阵子才传来了噼里啪啦跑过来的声音,门打开的速度非常之快,濑名泉吓了一跳,向后一闪。

 

月永leo的头发依旧有些乱乱地翘起来,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冲来的速度似乎是要冲进他的眼中。

 

“濑名真的来找我啦?”

 

“不是说好了吗?”濑名泉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别过脸去把自己的表情藏起来,“已经好了,快点过来吧。”

 

月永leo眨眨眼,笑得够开心,跟在濑名泉的身后进了门。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濑名泉的住处,结构虽然跟自己一样,但布置摆设却全然不同。如他本人一样,一切都井井有条,显然和自己房里乱的不成样子是完全相反的。

 

地面干净整洁,桌子上的陈设也都非常有序,可是少了一点什么。月永leo坐在桌前,看着濑名泉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濑名是自己住在这里吗?”

 

“是啊。”

 

“这样啊。”

 

两人没再说话,月永leo慢慢地又打量了一圈,越发越觉得这里不大对劲,虽然比自己家来说要看起来整整齐齐,可总没有他窝在沙发里叼着薯片懒懒散散写曲子时那种舒适的感觉。

 

早餐过后濑名泉去厨房将碗碟洗好再出来时,月永leo依旧坐在桌前,看着他出来时忽然先说了话。

 

“经常来我家吧?”

 

“哈?”

 

濑名泉有些不明白这句话来的突然,月永leo翠绿色的眼睛亮晶晶地,有些让拒绝说不出口。

 

“来吗?”

 

濑名泉看着他,鬼使神差地给出了一个答案。

 

“好。”

 

04

 

濑名泉觉得医生的职业不太适合自己,要说起来保姆才应该是最佳选择。

 

每晚回家他开门时几乎都是小狮子般的作曲家奶里奶气地喊一声欢迎回家。公寓切换得反复无常濑名泉一开始还觉得不适应,月永leo的自来熟实在是让他有些接受无能,不过很快他的节奏便被在影响下彻底颠倒,硬生生搞得像是同居了。

 

除了早晚餐之外,濑名泉抑制不住自己一向老妈子似的内心,一边埋怨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一边口嫌体正直地帮他打扫卫生。

 

“最喜欢你啦,爱你哦。”

 

月永leo的这些话像是廉价出售似的,满满当当地每天塞满濑名泉的耳朵。起初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一直教科书式傲娇的濑名泉因为鲜少说出这样的话而脸上一红,紧接着就回头看到罪魁祸首压根不在意似的、咬着根棒棒糖写新曲子。

 

濑名泉觉得自己跟这种家伙较真的话就是个傻的,索性不管了,听到耳朵长茧也岿然不动。

 

一直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当有一个人忽然出现在身边的时候,濑名泉忽然觉得有一种无与伦比的舒适感。月永leo是小太阳,带着温热的光照射进来,让他清冷的日子变得灿烂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濑名泉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还是躺在地毯上抱着巨大橘子抱枕打滚的月永leo。

 

“你都不出门的吗?”他有些好奇,这些天都是他来找月永leo找钥匙回到1101的房间去,但他还从未见过来找他要钥匙的月永leo。

 

“最近没有出门找灵感的必要呀,濑名也会在下班的时候买菜回来呢。”月永leo晃了晃腿,答得理所当然。

 

你还真是宅得住。濑名泉小声嘟囔,在脱掉鞋子的时候顺口说了一句,“也免不了要出门,我要是不在的话房间再调换了你也不方便,我们就各再配一把对方房门的钥匙好了,省得每天还要借来借去。”

 

“不行!”

 

话音还没落呢,月永leo忽然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濑名泉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严肃又认真的模样,稍微有些呆滞,没料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僵硬了半天挤出一句哦来。

 

月永leo再没说什么,抱着他的大橘子缩到另一边去了,濑名泉也开始做晚饭,这一天沉默至极,谁还都没想着打破。

 

05

 

月永leo消失了三天。

 

房间却再也没有进行过交换,濑名泉每每打开门的时候,入目的是自己许久不见的房间。到也不是没怎么回来,只是在月永leo家逗留的时间过长,回来的时候直接便是直接去卧室睡觉,压根没给他什么时间感慨冷清。

 

这一下彻底安静了。

 

虽然他永远念叨着月永leo的吵闹,在他忽然消失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除了等待之外无事可做,他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濑名泉止不住地觉得心焦,第一次觉得等待是让人这样难熬的东西。他甚至紧张得去问小区的保安有没有人拖着一大堆行李或者搬家公司进入到这里来,得到了否认的消息后才是放下心来。

 

月永leo还没有走。他告诉自己。他只是暂时离开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还会回来。

 

濑名泉靠在床边,这个季节的雨有些频繁了,天气也在逐渐变冷。这让他满脑袋都是月永leo的脸,冒出来的担心全部都是在纠结他有没有增加衣物。

 

忧心了几天之后同事瞧出他的不对劲。张口便是一句小泉呀失恋了吗。

 

这句话忽地钻进脑中,濑名泉不由自主地一怔。

 

看起来魂不守舍哦。金发的好友撑着脸颊。没有什么能够瞒得了姐姐我的眼睛哦。

 

“有烦心事要和姐姐说呢。”鸣上岚添上一句。

 

濑名泉咬咬牙,猛地甩出一句来。

 

“还没来得及恋呢,谁说是要失了。”

 

06

 

月永leo不在的第七天,一场暴雨忽地骤降在这座城市,稀里哗啦地冲洗着最后的温度。濑名泉将雨伞合上,伞尖还在微微滴着水,等他踏上公寓十一层的时候,在家门前看到了月永leo。

 

像是淋了雨的小猫瑟缩在门边,蹲下把自己抱成一团的模样看起来太让人心疼。濑名泉立刻走过去,伸手一探便是月永leo冰凉的皮肤。

 

还来不及细细询问,濑名泉将他塞进了自己家的浴室中。等人冲了个热水澡后穿着他找来的衣服坐在沙发上抱着热牛奶时紧绷的弦才有了微微松弛的迹象。

 

“你去哪里了?”

 

他坐到月永leo的对面,开始问起了问题,语气有些急,又努力地放温柔。

 

进门到现在只弱弱地喊他一声濑名的人从毯子里露出头来,垂着眼睛。

 

“去找灵感了。”

 

濑名泉压着火气,他知道灵感对于作曲家来说是多么珍贵的词语,责怪在嘴边半晌,还是变成了一句,“怎么样了,灵感。”

 

月永leo似乎惊讶于他的侧重点,这个问句又像戳中了他什么,吸了吸鼻子拼命摇头。

 

“不行的,没有濑名不行的。”

 

“……怎么了?”头一次看到小狮子无精打采的模样,濑名泉又将语气柔和了一些。

 

“我的灵感都是濑名给我的,”月永leo闷闷地说,“从第一天见到濑名就开始的,源源不断的灵感,无论如何都住挡不住的,是我最喜欢的感觉,和濑名在一起很开心,也很快乐。”

 

濑名泉没想过自己对于月永leo是一种怎样存在,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还有些讶然。

 

“只是因为……灵感?”

 

月永leo的头摇得更加厉害了,“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濑名呀。”

 

他这个词说的濑名泉心上一动,声音还有些细微的抖动,“是喜欢。”

 

“是喜欢,我说了很多次呀。”月永leo忽然委屈起来,钻出了温暖的毯子中,看起来有些气愤,“濑名都没有当回事吗?”

 

真正得到了回答的濑名泉停滞在原地,和月永leo对视着。说出告白的话语来,月永leo依旧没有避开他的目光,甚至继续说着,“不想给濑名钥匙也是一样,那样的话,你就不会来找我了。”

 

“不会的。”

 

濑名泉脱口而出,接收到月永leo的目光,他不知为何觉得脸上滚烫,温度有些过分。

 

他很早很早就应该知道了,月永leo在他的世界里画上一片绚丽的颜色,把温暖又特别的音符填满他生活的缝隙。自从他进门的那一刻起,整个1102的气氛便不一样的。

 

濑名泉想。

 

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吧。

 

“要来我家吗。”濑名泉低着头,对他说出了月永leo曾经说过的那一句话来。

 

“咦?”这次换月永leo惊讶了,去拿牛奶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来吧?好吗?”再抬眼便是温柔的笑意,濑名泉带着那张漂亮的脸,慢慢地对他伸出了手。

 

月永leo想都没想,再一次露出了他最灿烂肆意的笑容,把手搭在了他的手心。

 

“好呀。”

 

07

 

1101和1102再也没有互换过了。

 

也许是他们觉得不需要吧。


 

【end】

 

cp】拥抱依赖症 #偶像梦幻 # # # #
by/ 夏至至   『拥抱依赖症』 cp   拥抱依赖症,也许是某种传染性病症,多发季节是在冬季。虽然夏季也存在这样的症状,但因为某种排斥作用会减轻一些。   *   leo喜欢拥抱。他...
cp】宇宙标记 # #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宇宙标记』 cp *两位毕业快乐!大家返礼辛苦啦!   “哇!有东西要给!”   在一大早刚进到3A班教室的时候就迎面遇上一只横冲直撞的小狮子,虽然每天都做好了...
cp】一秒恋爱 #偶像梦幻 # # # #
想冲着脑袋就是一记手刀。 ——没问题个头。丢下这么一句话,把行李和leo本人拎着扔进了自己独居公寓的。其实一开始也没什么,冷着那一张价值上亿的脸看着leo用笔在刚擦干净能够倒出...
cp】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 # #
by/ 夏至至   『他的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的夜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的...
】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 # #leo # #
原作者:獠牙   #设定请看上篇 #有路人出场 #阅读愉快   想象的要安静许多,在回家的时候,他通常都蜷缩在角落小声地哼着歌,写着曲子。而更多的时间里,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总之...
】巴别塔之恋(3)【全文完】 #偶像梦幻 # #leo # #
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代表着他澄澈的爱意的情歌。 “我收藏了所有你拍过的杂志,把它们剪成了一本。”笑着说到,“在本子空白的地方我写了很多曲子。” “那个小小的……” “对,小小的。” ...
】巴别塔之恋(1) #leo # #偶像梦幻 # #
,不要在你清醒的时候说出那些词。   是个好妈妈,他的前同事鸣上岚这样评价过他。 这是个诚恳的评价,很少有人可以在愤怒下煎出形状漂亮的溏蛋。 不会吃全熟的鸡蛋,在开火时无由地想到...
cp】公然月色 #「幸运日」 #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公然月色』 cp   *宇宙无敌可爱的雷雷生日快乐呀!要在崭新的故事里继续做张开双臂拥抱幸福的人!   01   好冷。   听到有人嘟嘟囔囔地在耳边发出很轻的...
】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 # #knights
和漂浮着的斗嘴时,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眼神算不上和善。   心理挣扎了一番过后我决定告诉前辈实情, 毕竟凛前辈可是在三秒之类就接受了关于幽灵的设定,对于同月前辈的成佛计划...
cp24h/7:00】恒星引爆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恒星引爆』 cp #202024h接力企划 *日快乐!太太们辛苦啦   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粼粼的波光越过玻璃窗弹到他眼前,被刺痛的一瞬间有片刻...
cp】小别重逢 #偶像梦幻 # #
by/ 夏至至   『小别重逢』 cp   leo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盯着窗棂外侧的积雪投在室内亮晶晶的影子,心情变得格外的好。也许是因为漫长的午睡醒来身心舒畅,也许是度过...
cp】小恋曲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小恋曲』 cp   雷欧把自己浸在热水中,任凭湿漉漉的白气在脸颊边升腾,浴室里的温度不算低,他多待个一时半会也不至于感冒。   和居住在同一屋檐下已经大约快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