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泉レオ】宇宙标记 #狮心组 #泉レオ #濑名泉 #月永レオ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8-01

by/ 夏至至

 

『宇宙标记』

cp泉レオ

*两位毕业快乐!大家返礼辛苦啦!


 

“哇!有东西要给濑名!”

 

濑名泉在一大早刚进到3A班教室的时候就迎面遇上一只横冲直撞的小狮子,虽然每天都做好了在吵闹中度过的准备,但从早上开始起就不得安生实在是有一丝微妙的愠怒,不过它很快也被无奈全面代替,对着这个闹腾的家伙还是会心软。

 

月永leo看起来今天到的很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在自己的教室里而是在他的座位上,课桌上留有的笔迹便是他停留在那里过的证据。

 

“我说你啊,能不能不要在别人桌子随便作曲啊,找周围的人借一张纸是多困难的事吗?”濑名泉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月永leo急急忙忙地推出了教室的门。

 

时间还早,走廊里也还没有那么多人,清晨的阳光毫不吝啬地落在他的发间,衬得那橘色更加亮眼。濑名泉还没来得及抱怨,就看月永leo开始翻自己的校服外套口袋,找了半天掏出一个小东西来,献宝似的放进濑名泉的手心。

 

是一枚小小的布制徽章,大体能够看出来是一颗星球的样式,颜色是浅浅的灰色,做工却相当粗糙,连线头都看得清清楚楚。濑名泉看着这个小小的装饰品,眉头狠狠地抽了一下,嫌弃到不行。

 

“怎么样怎么样,是我让小琉可教我的哦,”月永leo似乎没觉得哪里不好反而看起来非常骄傲,紧接着声音又缩到最小,附在濑名泉的耳边轻轻地说,“濑名要带着它哦,听说有魔法在里面呢。”

 

濑名泉只顾着他离自己的距离过近而有点慌了神,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月永leo看他答应了,笑得更开心了一些,对他眨了下眼,一路哼着歌跑回了隔壁教室。

 

等他走掉濑名泉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傻乎乎的行为简直就是在彻底陪着他胡闹罢了,一边叹气一边揉了揉眉心。回到座位上之后对上的是隔壁桌羽风薰的脸。

 

“你跟月永在交往了啊?”

 

“才没有交往!”

 

01

 

濑名泉表面上看起来嫌弃的很,其实悄悄地将小徽章别在了校服衬衫上,外套又恰好能遮住,不会暴露什么。

 

而月永leo好像忘掉了这回事似的,再也没有过问。果然还是自己认真地把这当作一回事吧,濑名泉在练习室里坐好,顺着天气正在变冷计划着织什么颜色的围巾与手套,至于他想要送给的对象,此刻正埋头在他对面写着新曲。

 

不知道为什么,早上羽风薰的问句忽然出现在脑海里。和月永leo交往这样的事,濑名泉几乎没有往这个方向上想过。脑电波异常活跃的家伙是让人放心不下的存在,这些照顾也仅仅是建立在队友关系的基础上。

 

——算了,还是不自欺欺人了。他就是喜欢月永leo。喜欢到什么程度了,喜欢到愿意陪着他发傻,要说那枚小徽章真能有什么魔力,这谁会相信啊。

 

坐在桌子另一面的鸣上岚想起了什么,说要暂时离开一下,濑名泉点点头之后,整个练习室里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又和他单独待在一起了。空气中浮着的都是笔尖发出的沙沙声,像是写在濑名泉心里似的,让他心尖发痒。

 

什么颜色的围巾会比较适合他呢。濑名泉无意识地盯着月永leo开始出神,深色系总觉得不适合他,鹅黄色会不会比较合适?这样一看亮蓝色好像和他也很搭,对比对比还是明亮些的橙色更为合适。

 

他正想着那,却没注意那人什么时候停下了笔,带着笑容伸出手来戳了戳他放在桌上的胳膊。

 

“干嘛?”

 

“濑名有戴着吗?”

 

心脏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被击中,有点像爆浆蛋糕中缓缓流淌出的甜,暖融融地一下子裹在了心里。

 

“啊,嗯。”濑名泉刻意地回答得含糊不清,头约向下低去回避他的视线,月永leo就越跟着他低下来,非要去看他眼睛不可。

 

“真的呀,那太好啦!”作曲家笑得相当开心,眉眼之间都是灿烂的意思,“宇宙的魔法要灵验啦。”

 

所以他到底在说什么嘛。濑名泉还是不懂,关于魔法的存在,虽然学校里也有奇奇怪怪的人,但终归还是不大相信的,可月永leo的话却说得他心动,没准会有什么发生。

 

“是什么方面的魔法啊?”

 

“咦,是恋爱魔法哦。”

 

濑名泉被口水呛到。

 

02

 

回家的时候濑名泉看着那枚徽章上看起来有碍瞻观的线头拿起剪刀准备处理处理美观一些,不过等到真正准备下手的时候却停住了。

 

罢了罢了,他把剪刀放回原处,徽章重新别在衣服上面。

 

那个笨蛋自己做成的这个样子,他就不改动了。

 

03

 

“找到你了濑名!”

 

莲巳敬人气冲冲地找到他时濑名泉正在织围巾,来人指了指门口叫他快点出去看看。濑名泉跟着他一起出了室内,被一阵寒风灌了满怀,打了个哆嗦。等他看到这场面的时候,好像就能完全理解经常胃疼的副会长为什么会生气了。

 

“你、在、干、嘛、啊?”濑名泉拍了拍正在喷泉里坐着写曲子的人,一字一顿语气出乎意料地温柔,虽然面带微笑,但完全掩饰不住他已经生气了的事实。

 

身上湿淋淋的家伙吓了一跳,却在看到他的时候绽放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是濑名呀!”

 

濑名泉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拖着月永leo回到了保健室。佐贺美老师并不在,濑名泉拿了好几条干毛巾,先是帮他擦头发。

 

“有换洗的衣服吗?体育服在学校吧?”

 

“……不在。”月永leo察觉到他是生气了,只好老老实实回答。

 

濑名泉警告他不许乱跑,出去一趟拿了自己的体育服跑了回来。月永leo真的够瘦,擦干净水渍之后换上他的衣服还大上一点,不过这时候倒不敢折腾了,连句多余的话也不说。

 

濑名泉就更不说话了,开始找感冒冲剂,尴尬的沉默就这样蔓延在整个保健室里,凝固了似的。

 

“……濑名对不起。”过了好久,月永leo走过去拽了拽濑名泉的衣角,张口便是道歉。

 

“你错哪里了。”濑名泉依旧没好气,找到冲剂后开始找热水,虽然没理会他拉着自己的手,但也没有甩开。

 

月永leo沉默了一小会儿,憋出来一句,“不知道。”

 

把热水浇你头上看你知不知道。

 

濑名泉瞪他一眼,又不说话了。

 

月永leo自知理亏,但又大着胆子继续扯扯濑名泉的衣服,“我又不知道濑名干嘛要生气。”

 

“这么冷的天气你跳进水池里去,你看谁不生气?”

 

“敬人生气是因为我破坏了学校的规定,可是濑名呢?也是因为这个吗?”小狮子眨着他翠绿色的眼睛,明明还在气头上,濑名泉却舍不得再发脾气了,被他的问话更是噎住,转了个身帮他搅拌冲剂。

 

似乎得不到答案不罢休,月永leo缠人得很,见他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吓人,又粘在濑名泉身上似的嚷嚷,“濑名说话啊怎么不说啦?”

 

他的头发还是湿乎乎的,连着坠成几绺,像是被水打湿的家猫。干脆找个淋浴间让他洗热水澡好了,濑名泉想着,把冲好的药塞进他手里。

 

“我比较担心喷泉里的水被你吓坏了。”

 

04

 

濑名泉的围巾已经织好了一半,大家都默认为他要送给那个被他追着宠的后辈,但实际情况却并不是这样,也好也好,他想,这样也能掩盖一下自己的心思。

 

只有一个人不这样想。

 

是天天懒洋洋的朔间凛月,眯着眼睛说,“小濑的围巾颜色和国王大人的发色有些像哦。”

 

他不理,那只小熊就开始笑,笑得他心烦意乱,想用毛线缠住他的嘴。

 

至于围巾真正的主人,就更吵了。月永leo同学扁扁嘴,天天在他耳边喊,“濑名濑名我也想要围巾。”

 

就是给你的啊。濑名泉偏不说,也不理他在身边撒娇耍赖,定着心坐在椅子上织围巾,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模样。浓浓的橘黄色从他的指尖流过,他又回想起那天为月永leo擦头发,也是这样的橘色,稍浅一些,又柔软很多。

 

真的幼稚。也不知道谁更幼稚。

 

05

 

那个所谓“宇宙的魔法”濑名泉已经戴了有大半个月,说实在的,他也没料到自己有心情去陪月永leo幻想。好像每天也没有什么不一样,果然也就是个说法而已,他干嘛要那么当真。

 

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戴着它。是恋爱魔法啊,那个笨蛋到底为什么会说与恋爱有关。

 

濑名泉想太多,脑内乱作一团,最后还是停留在月永leo的笑脸。

 

不就是是喜欢一个人吗,谁还没有喜欢的人了。濑名泉努力把他的样子从脑海里赶出去,继续织围巾,差在最后的收尾工程,在第一场雪来临之前,他要送到那家伙的手上。

 

这样冬天就不会冷了吧。

 

06

 

冬天的第一场来临的时候,濑名泉一大早拉开卧室的窗帘白茫茫的一片就被接入眼中,他去挑了个袋子,把织好的围巾叠了进去。

 

月永leo会是什么表情呢。惊喜还是意外,或者是当场喊着灵感爆发开始作曲,即使这样也暂且原谅,陪他写完这一首。

 

等濑名泉到了学校,还没来及拐进班级的门,就被月永leo一个箭步在门口拦了下来。对方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濑名泉还处于状态外,只是被拉着到几乎没有人的楼梯拐角处。

 

“是围巾吗?”

 

月永leo指了指他手上的袋子。

 

“嗯。”濑名泉先点头承认,不过在这里给他礼物什么的实在是计划之外,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就把东西匆匆送出去未免有些慌忙,不如过后再给。

 

月永leo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下一秒就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濑名泉。濑名泉被他撞得向后退一步靠在了墙壁上,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忽然间抱上来的人,但还是下意识地伸手回抱住了他。

 

“不准送不准送!”

 

“你在说什么呢。”

 

“围巾!不准送给那孩子!国王大人的命令是绝对的!”有点像小孩子的胡搅蛮缠,濑名泉试图拉开一点距离又推不开,索性被他抱着不动。月永leo没有抬头的意思,生怕一松手他就跑掉了。

 

“我会羡慕的啊,那是濑名织的围巾啊,一想到心里就酸酸的。”月永leo委屈地说着,小奶音黏黏糊糊地,猫尾巴似的一下一下地戳濑名泉的心。

 

濑名泉觉得,那宇宙的恋爱魔法似乎还是灵验的,不然他别在胸口的徽章怎么会发烫。

 

行了,他终于明白月永leo是什么心情了,他又何尝不是。

 

“我说啊。”他听完月永leo的絮絮叨叨之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

 

“你都来我的心里这么久了,我也想住进你宇宙中的某一颗星球。”

 

07

 

大家惊奇地发现,濑名泉之前不离手织的围巾戴在了月永leo的脖子上,甜甜蜜蜜的颜色绕着脖颈围了三圈,合着他骄傲扬起的小下巴,似乎也的确再合适不过。

 

濑名泉把徽章取了下来,上面依旧是丑丑的线头,仔细一看缝隙里似乎有一张小纸条,展开是自己最熟悉的字迹。

 

——最喜欢濑名啦!

 

什么嘛。濑名泉红着耳朵把小纸条又看了一遍,重新塞了回去。

 

这都什么小女生的操作啊。

 

冬天过后,他们就要毕业了,在这之前,让他好好地握紧那个人的手。

 

温温暖暖的一起度过一个冬天,再一起度过无数个吧。


 

【end】

 

cp】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 # #
by/ 夏至至   『他的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的夜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的...
cp】拥抱依赖症 #偶像梦幻 # # # #
by/ 夏至至   『拥抱依赖症』 cp   拥抱依赖症,也许是某种传染性病症,多发季节是在冬季。虽然夏季也存在这样的症状,但因为某种排斥作用会减轻一些。   *   leo喜欢拥抱。他...
cp】一秒恋爱 #偶像梦幻 # # # #
太过莽撞。 初衷仅仅是因为根本就不放心这个笨蛋而已,谁也没料到leo会决定要自己住,一面哭诉说和心爱的妹妹距离拉开一面又拍拍胸脯保证照顾好自己。觉得自己的眉头抽了抽,下一秒就质疑出口。 “超...
cp】任意门 # # # # #偶像梦幻
leo显然也很疑惑,站在那边的门口,没开灯的房内黑漆漆一片,他只是简单扫一眼又和站在1102门口的对上了眼神。   “原来,真的有宇宙人存在啊?”   02   住在他对面的邻居叫leo,是...
】巴别塔之恋(3)【全文完】 #偶像梦幻 # #leo # #
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代表着他澄澈的爱意的情歌。 “我收藏了所有你拍过的杂志,把它们剪成了一本。”笑着说到,“在本子空白的地方我写了很多曲子。” “那个小小的……” “对,小小的。” ...
】巴别塔之恋(1) #leo # #偶像梦幻 # #
,不要在你清醒的时候说出那些词。   是个好妈妈,他的前同事鸣上岚这样评价过他。 这是个诚恳的评价,很少有人可以在愤怒下煎出形状漂亮的溏蛋。 不会吃全熟的鸡蛋,在开火时无由地想到...
】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 # #leo # #
原作者:獠牙   #设定请看上篇 #有路人出场 #阅读愉快   想象的要安静许多,在回家的时候,他通常都蜷缩在角落小声地哼着歌,写着曲子。而更多的时间里,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总之...
cp】公然月色 #「幸运日」 #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公然月色』 cp   *宇宙无敌可爱的雷雷生日快乐呀!要在崭新的故事里继续做张开双臂拥抱幸福的人!   01   好冷。   听到有人嘟嘟囔囔地在耳边发出很轻的...
】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 # #knights
和漂浮着的斗嘴时,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眼神算不上和善。   心理挣扎了一番过后我决定告诉前辈实情, 毕竟凛前辈可是在三秒之类就接受了关于幽灵的设定,对于同月前辈的成佛计划...
cp24h/7:00】恒星引爆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恒星引爆』 cp #202024h接力企划 *日快乐!太太们辛苦啦   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粼粼的波光越过玻璃窗弹到他眼前,被刺痛的一瞬间有片刻...
】未过期爱情 # #leo # #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的和雷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到公卝司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的小...
】情人节的洋桔梗与紫丁白 #偶像梦幻 # #
原作者:獠牙   花吐症,有自造neta 无差向 时间线在佛罗伦萨 情人节快乐   对着镜子试验 “太阳”“樱花”“佛罗伦萨” 一切正常。 “……” 叮——伴随着咽喉的刺痛感,他吐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