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泉レオ24h/7:00】恒星引爆 #泉レオ #狮心组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8-01

by/ 夏至至

 

『恒星引爆』

cp泉レオ #2020泉レオ24h接力企划

*狮心日快乐!太太们辛苦啦

 

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粼粼的波光越过玻璃窗弹到他眼前,被刺痛的一瞬间濑名泉有片刻失神。沿海的咖啡屋景致特别,饮品的味道却有待商榷,无论扔入多少糖块也都还是苦涩更占上风。

 

他发现自己面对好友的问句竟然连一个字也回答不上来,沉默得就像是每每在电视机前、在广播节目中听到那个人的名字时一样的无‖动‖于‖衷。就连提起他的时候内心也平静如一潭死水,看来这样的分开也不是毫无道理。

 

或许他们本来就不适合相爱吧。

 

01

 

月永雷欧第一次对他提出分手是在跨年夜的时候。倒计时的最后一秒钟濑名泉去握住身边人的手,发现他的手一如既往地在冬日里一片冰凉,刚准备抱怨几声什么,话头先一步被月永雷欧打断。

 

他迎着象征着去除一切烦恼的钟声和天际无边的漆黑,忽然说了一句。

 

“濑名,我们分手吧。”

 

那是从海外回到日本居住的第二年,是搬进新家的第五个月,是和月永雷欧相识第七个年头的开端,却是濑名泉第一次听到他用那样虚无缥缈的语气对自己说着话。

 

比起高二那时的支离破碎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月永雷欧的样子看上去很平淡,没有崩溃也没有歇斯底里,冷静地微微仰着头注视着他的双眼,再一次重复了一遍。

 

“我们分手吧,濑名。”

 

即便是调换了顺序,但语句的意思也依旧没有改变。濑名泉感觉自己的脑容量暂且装不下也接受不来,相恋两年的恋人此刻提出没头没尾的要求,无论如何也都是令人最窒‖息的情况,宛如被扼住咽喉,又没有任何力气去反‖抗。

 

“……为什么。”

 

他踌躇犹豫了很久,还是觉得摸清楚原因更为重要,即使他现在非常想要握住月永雷欧的肩膀摇晃几下问问他是不是疯了。

 

“我也不知道呀。”月永雷欧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摸‖摸自己的后脑,露‖出小虎牙来递出一个微笑。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许这副表情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句可爱,但濑名泉此刻没有那样的心思,全部的注意力都挂在他刚才的那句话上。

 

他努力想要去看读懂那个人的想法,却发现无论如何也读不透了。月永雷欧眼中的颜色他并看不清楚,白费了那么多年都没能理解他的想法着实太过可怕,濑名泉慌了神,恐惧感强烈地将他环绕起来,无法思考的结果便是追随着本能俯下‖身轻轻地吻住了他。

 

濑名泉闭上眼不敢去看,也仅仅能够察觉到对方大概是眨了眨眼,眼睫扫过的感觉像被是一把锋利的小刀所划伤,即便如此他的心中还是在庆幸月永雷欧并没有躲开。这或许是他们接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吻,没有任何爱情可言,仅仅是出于纯粹的害怕与无奈,更多的是堆积如山的茫然。

 

等到这个吻终于画上了句点,只余淡淡的白气在冰冷的空气里短暂地熔接。濑名泉停顿了几秒,慢慢地拉住了月永雷欧的手,指尖颤‖抖得厉害。

 

“讨厌了吗?”

 

月永雷欧摇了一下头,紧接着又拼命地摇了许多次。濑名泉不假思索地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身高差本就不够明显,微微低下头嘴唇刚好是在他的耳边。

 

“那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

 

月永雷欧点了头,但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迟疑地伸出手回拥住此刻依然没有定下神来的濑名泉,语言被彻底粉碎掉连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下的雪点一起被彻骨的寒风吹散得到处都是,好像再也聚不起来,又好像还残余着一丝可塑性。

 

濑名泉最终也没能够放下心来,在那次过后不自觉地对月永雷欧越发地柔‖软起来,反而这副温声细语的模样才是真的完全不对劲,但即使被旁人察觉,濑名泉也从来不予正面的回‖复,可谁都会觉得怪怪的。

 

如果说之前两人之间是用一条红色的丝线紧紧地系牢,那么现在这条丝线的中端已经若隐若现,似乎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即便它的两端还牢牢地牵在彼此的手腕。

 

所以月永雷欧再一次认真地站在他面前时,濑名泉的心中忽地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无力,他忽然意识到,月永雷欧和他的距离感在过了这样久的时间后还是没能放过他们,这个人他是拥‖抱不到的。

 

“濑名,我们还是分开吧。”

 

这一次他再也拒绝不了。

 

02

 

从同‖居的住所搬走的人是月永雷欧。

 

分开房间睡的第一个晚上濑名泉失眠了,他在宽大的床铺上辗转反侧,思考着今后和月永雷欧应该如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属实尴尬。但月永雷欧压根就没给他得出结论的机会,难得连赖床都没有匆匆地打包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濑名泉刚出房间的时候他正在玄关的位置与他们共同饲养的橘猫告别。

 

月永雷欧听到声响,抬起头看了眼濑名泉,又看看对他喵喵叫个不停的猫,最终还是大大方方地对几乎丧失掉行动能力的濑名泉打了招呼。

 

“我走啦!濑名!”

 

声音轻快得仿佛只是要简单地出一次门一样,殊不知或许再也不会有这样在同一间屋子里相遇的时间。濑名泉的不予回应他权当是默认,最后摸了摸猫咪的头,看它对自己伸出小小的舌‖头,月永雷欧拖着行李箱打开了这间房门。

 

落锁的声音在濑名泉的耳中仿佛一道惊雷,橘猫拖着毛‖茸‖茸的尾巴来到他的腿边蹭蹭,毛色与那个人过分相近了,濑名泉半天也没能缓过神来。

 

“我还是一点也没能懂他吧,”他蹲下来伸出手抚‖摸‖着猫咪的后背,“真逊啊。”

 

那之后的日子里因为knights的团队活动暂时性少下来的缘故,他们见面的机会也跟着屈指可数,和刚开始交往时一样没有大肆地宣布,但保持着的适当距离更像是无声的通告。开始是悄无声息的,结束或许也应当是沉默安静的。

 

濑名泉对此是抱有私心的,在没能成为恋人之前他们总被猜测已经是在交往过程之中,他也总是为了这样的传言而偷偷地窃喜,窃喜他们的亲‖密,窃喜这一份独特的暧昧,如今的立场上便只余下一点点偷偷摸‖摸的小心翼翼,渴望着被认为依旧是甜‖蜜而浪漫的恋爱之中,也不顾能够坚持用于欺‖骗自己多久。

 

他在刻意地尽最大的可能避开月永雷欧,只是远远地看一眼那团最熟悉的橙色,打量几眼他的精神状态。对方看起来丝毫不受影响,一样的还是笑容肆意徜徉,似乎那个沉默了半晌轻轻地说出一句分手来的人并不是他。

 

不过这样总比他失‖魂落魄地出现在自己眼中要好得多,濑名泉见不得他面无表情的模样,太直接的就会联‖系到他崩溃之前的那时候。

 

这些自然都瞒不过日日相触甚密的队友,追问原因的时候只当是濑名泉和月永雷欧之间闹了一场小小的别扭。只可惜他们这一次面对的并非是可以简单治愈的伤口,裂痕直接填补下来得可能性着实微乎其微。濑名泉不知道月永雷欧是怎样说的,他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只是简单地摇了摇头。

 

他们分手的消息传播得比初交往的消息更为迅速,惊讶的人不在少数,本以为是气话罢了,却在两人那里都得到了证实。

 

即便如此,这样的事实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早春的空气微凉,濑名泉顶着一头夜色回到家的时候房间里是安静而黑‖暗的,他摸索到玄关的开关后灯光才终于亮起来。在沙发边窝成一团的小橘猫闻声而来,细声细气地喵了几声,濑名泉摸了摸它的头,随后向客厅的方向走去。小猫跟在他的身后,乖‖巧地和往日闹腾着的样子截然不同。

 

濑名泉回头看看它,分不清是自言自语还是在与它交谈。

 

“知道了呀,那个笨‖蛋不会回来了。”

 

03

 

好像就是这样,第一次有了非常喜欢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吵的家伙,喊着他名字的声音从来都是拼尽全力,笑起来的时候灿烂到世间万物都应当作为陪衬,就是这样一个人,让濑名泉的眼中就再也进不去第二个人。

 

把濑名两个字叫得最响亮的是他,嚷着说出最喜欢的是他,说要开始的是他,最后说要结束的也是他。

 

濑名泉将模特的工作优先,又开始围着世界绕圈子,兜兜转转在机场徘徊,却发现无论是哪一个地方,他都与月永雷欧一起去过,全部全部都被打下印记。太少回到ES大楼去,感觉又像是刚刚回到刚出道时的日子,连宿舍也没有住过几次。

 

久违地站到大楼门前的时候夜色已深,濑名泉还在通着电‖话,一边听着絮絮叨叨的工作安排,一边不太耐烦地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也丝毫没注意眼前,就在刚刚进入玻璃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和一个人迎头撞上,抱歉一词正要脱口而出,听到了自己熟悉的声音。

 

那人不知道有没有被撞疼,最开始没有注意到濑名泉,嘴里还嚷嚷着灵感被一股脑儿撞散了,揉‖着自己的额角抬起眼,看到濑名泉的那一刻他也短暂地呆住了几秒。

 

大约有一周没能直接地见到面,他感觉月永雷欧的头发似乎又长长了一点,发尾乱糟糟地翘‖起来。这么大的人怎么还这样不会照顾自己,濑名泉仔仔细细又打量他一遍,没注意到自己的心里话已经脱口而出,按掉电‖话的同时即将伸出手去看看他撞到的额头,忽然意识到这习惯性的动作已经毫无理由,便停滞在半空中。

 

月永雷欧没有躲开他,只是还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濑名泉。仿佛时间被静止了一般,两个人谁都一动不动,僵持了快要有一分钟,濑名泉主动伸出手将他从地面上拉了起来,又俯身帮他捡起散落一地的乐谱。

 

“你还好吧?”

 

这话一问出口,他也不知道是想问月永雷欧的近况还是刚才的伤势。

 

“没事。”

 

月永雷欧摇了摇头,从他手里准备接过新曲的谱子时,却发现濑名泉牢牢地将那几页纸张握在手中不肯松开,对方颜色漂亮的眼睛半垂着,最终还是松了手。他见濑名泉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忙不迭打算转身溜走,却被他的话牢牢地定在了原地。

 

“你有时间吗,我们稍微聊一聊吧?”

 

和前男友还会有什么样的共同话题,月永雷欧跟在濑名泉的身后,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是合适,所幸他现在看不到自己的脸,所以还安全得很。濑名泉一路带着他向前走,月永雷欧拿着刚才被捡起的乐谱也不知道要被带到哪里去,不过心中或许是因为多年留下的意识,依旧坚定的是跟着他走总不会是错误的。

 

濑名泉停下脚步的地方是一排长椅,路灯孤寂地站在两条长椅的中‖央,扑出的光芒又冷又静。他转身到自动售货机前,背着身‖子问他是不是还一如既往地想要咖啡。月永雷欧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后,濑名泉握着两罐温热的咖啡走了过来,伸手递出其中一个给他。

 

月永雷欧接过后还有些犹豫,看着濑名泉坐到一张长椅上去,顿了顿,抱着手中的东西坐到了另外一张长椅上去,小心翼翼地打量起了他。虽然太久没见面,但濑名泉的脸依旧是那样的好看,一举一动也都和从前一样优雅从容。

 

感觉他与自己岔开距离,濑名泉抬了一下头,两人中间发着冷色灯光,好像一道屏障。

 

“猫还好吗?”

 

月永雷欧把咖啡在手中握紧,凭借着它想要驱逐一些早春将至前的寒气,更不如说是试图寻找令他心安的温度。

 

“它挺好的,没少吃没少睡,就是性子安静了些。”

 

一问一答,合乎常理,月永雷欧却总觉得他话里话外还有点别的意思,悄悄瞥过去濑名泉又直视着原处一栋亮起灯光的高楼,云淡风轻。

 

它有没有想我?月永雷欧好想问出这句话,又觉得像是一把刀子划在他的喉‖咙痛得难过。气氛着实尴尬,他正踌躇犹豫要不要找个理由走掉,濑名泉冷不丁又开了口。

 

“为什么你会走。”

 

他很明显地顿住了,随后无声地笑了起来。没有得到回答的濑名泉将视线移过去,看到月永雷欧打开了手中的咖啡。

 

轻微的声响在寂静的空间里分外明显,拉环被取下后热气也从空隙里争先恐后地冒出,月永雷欧并没有送到嘴边,而是将它放在了自己身边的空位置上。

 

“它现在是热的,对吧?”

 

濑名泉点头。

 

“但是,时间一久,它也会变冷,更何况,或许冷的咖啡才会有属于它自己的味道。”

 

所以从最开始就是错误的。濑名泉僵硬地转过头,却听见月永雷欧还在继续说着。

 

“濑名,你真的是因为喜欢我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还是因为那些破碎不堪的爱需要你来回报我,你牵起我的手时是真的心动吗,你亲‖吻我的时候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还是不太明白啊。”

 

月永雷欧好久没有与他说过这样长的一段话了。上一次恐怕还是因为某一次不足为题的小事的抱怨,或许是忘记吃掉午饭,或许是帮忙洗碗时笨手笨脚打碎了新买的碟子,那些平静而宁静的小打小闹好像都是遥不可及的过去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眼泪已经不太听话。月永雷欧擦擦眼角,看见濑名泉低着头,脸庞上似乎也留着一道月下正发亮的痕迹。

 

濑名的眼睛不应该用来流泪啊。

 

月永雷欧永远是这样觉得的。

 

“你看啊,我们可以因为难过而一起悲伤得哭出来,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因为幸福而笑出来呢。”

 

04

 

“小雷欧吗?人家听说他似乎在国外有个颁奖典礼要去参加,现在不在这里呢。”

 

久违地听到濑名泉问起有关于月永雷欧的事情,鸣上岚惊喜之余满是担心,特别是敏锐地察觉到他皱了皱眉,便连着安慰道,“不过几天后的演唱会他还是一定能回来的。”

 

濑名泉张‖开嘴,好像要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咽了下去,只是沉着脸点了点头,再之后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是闹别扭的话,要早点和好哦,”鸣上岚一边看着他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说着坚定的话,“我们其实一直都觉得,你们是最合适对方的人。”

 

月永雷欧和他是两种全然不同类型的人,可是一旦相遇了,就一定会是一场最浪漫的奇迹。这个奇迹需要契机也需要期冀,需要用心地维持与呵护,他不知道是自己哪一点做的不够好,导致它变成了手指间隙流下的一把沙。

 

当晚回家的路上,濑名泉去了许久没有去过的一家店铺,选中的是月永雷欧以前常常嚷着要吃的面包圈。他从前向来都觉得那白色的糖霜看起来腻人,一口下去又不知道会转化成多少热量,但接过包装的时候又觉得心里和手上一起沉甸甸的。

 

回家没有开灯,橘猫摸‖着黑贴过来,濑名泉靠在门上,拆开了纸袋,一口咬下去嘴里满是又甜又腻的感受,但好像没有那么讨厌。

 

搞得自己好像一个失恋的矫情男人,他想,反正他就是个失恋的矫情男人。

 

小猫察觉到他情绪哪里不对,尾巴轻柔地扫过他的裤脚,濑名泉蹲下来,看着它在自己的身边窝成一团,又好像看到月永雷欧抱着它的时候。他和猫在地毯上打着滚,濑名泉抱怨他把拖鞋随处乱扔。

 

“被他说的我连自己都不信了,”濑名泉把手中的纸袋揉成皱皱的一团,“你觉得我‖干嘛喜欢那个笨‖蛋啊。”

 

猫咪蹭了蹭他,虽然不会说话,或许也不见得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这样的动作也像是回应。

 

“我对他不够好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像是打开了某个自言自语的开关,濑名泉把纸团抛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一下又一下地摸‖着猫咪的头,“雷欧君和我啊,明明都已经认识了那么久,在别人眼里也许对彼此都是最了解的,可是现在看来,我们却好像陌生人似的。

 

“我有时候不明白他在想什么,或许他也对我的一举一动也拿不准。

 

“但是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为什么要跟他交往啊,这点简单的事情都不懂吗。”

 

橘猫浅浅的蓝色‖眼睛望着他,好像晴空里盛着一轮月亮。

 

“我知道你也想他,”濑名泉放柔声音,“我会让他回来的。”

 

05

 

演唱会不出所料的极其成功,即便刚开始的时刻有些令人焦心,他还以为月永雷欧又要像从前那样在演出以前躲起来,咬着牙考虑要不要打去电‖话的前一秒橙色的小狮子才一溜烟跑来汇合,一如往常地边大笑边道歉,随后在催促声里换好了演出服装。濑名泉自始至终都盯着他看,却也没换得对方的一个眼神。

 

站到舞台上的状态也与从前没什么两样,发‖丝在灯的照射下更是发着光的,眼眸中的一弯翠色也像是快要流淌出来一般。濑名泉承认一向做事认真的自己在这一次出神的厉害,目光锁定的位置只有一处。他不相信月永雷欧对此毫无察觉,只是不作出任何反应来。

 

演出完美结束后他们一起走向后‖台的休息室,月永雷欧第一个钻进去,紧接着跟在他身后的人是朔间凛月。小吸血鬼哈欠刚打上一半,被濑名泉狠狠地向后一拽,还未来及反应就变成了第三位,看着休息室的门在身前毫不留情地被‖关上,眯了眯眼,给其他两位队友递出笑意。

 

听见关门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月永雷欧疑惑地一转身,视线所接‖触到的便只余下刚关好门的濑名泉。灰发的模特靠在门上,双手抱在胸前的样子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思,月永雷欧下意识地想要后退,眼神又开始乱躲。

 

濑名泉反手锁门,落锁的咔哒一声也让他心头颤‖动一下,眼前的人一步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月永雷欧想逃,却发现似乎无论如何也都被断绝了退路,闭上眼睛在角落里蹲下,试图装死蒙混过关。

 

没有预料中的啰嗦与唠叨,月永雷欧把眼睛微微睁开一道缝,发现濑名泉倚在正对着他的一张桌子上,一言不发地看着他。那双漂亮的浅蓝色还是好看到几近令人窒‖息,月永雷欧努力不去和他对视,脑内开始思索无数个濑名泉这样单独捉住他的理由。

 

“在你质疑我之前,”濑名泉停顿了一下,靠近过来在他面前蹲下,“我先问问你吧,你喜欢我吗,雷欧君。”

 

月永雷欧没想到他开口问出的会是这样的话,便只好低着头一声不吭。濑名泉看起来也不急着寻求答‖案,半阖着眼直接坐在了地面上。

 

“……濑名觉得我喜欢你吗?”

 

休息室里没有灯光,只有彼此的眼睛是唯一的色彩。

 

濑名泉像是被他气笑,双手捧起他的脸,强‖迫他看向自己,“你自己的心情为什么要问我,我觉得你喜欢我,全世界最喜欢我。”

 

听到这句话,月永雷欧忽然觉得自己的鼻子又酸又涨,眼前也一并模糊起来,他知道这又是流眼泪的前兆。

 

他真的太少哭了,可是一旦与濑名泉牵扯上什么,就真的一点都控‖制不住。

 

濑名泉抬手给他擦眼泪,“你喜欢我,你哭什么。”

 

“就是因为喜欢你我才哭啊。”月永雷欧哭腔一重,声音听起来更奶了一些。听得濑名泉有些手足无措,他永远都是这样,一边让他心动,一边让他心软。

 

最终,濑名泉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你毫无自知已经惯了,但我希望我很喜欢你这样的事情你要有自觉啊。”

 

月永雷欧无论是声音还是身‖体都完全顿住,眨眨眼睛,完全僵在原地。濑名泉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双手用了些力气,把他的脸颊使劲地捏了捏,“是谁跟你说我不喜欢你,还是我自己说的?嗯?”

 

被扯着脸不太方便说话,濑名泉逮住这个机会 一股脑儿把这些天思前想后的所有全部全部剖开给他看。

 

“毫无征兆你跟我说分手,我看你现在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是吧?一声不吭你就想跑,你就半点没考虑我的感受?

 

“你以为我们还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子吗?虽然对于社‖会我们都是初学者,但是比起以前那个时候来说我们都有所成长了吧?退一万步,就算是你毫无变化,我也不会再逃避了,最开始没有拦住你的确是我没来得及反应,如果是当初的我,或许永远不会在这里堵住你,但是我现在拉住你了,你也别想跑了。”

 

因为脸被捏住月永雷欧并不能够明确地给出回应,但濑名泉完全没有松开手的打算,脸色刻意变得低沉下来,“听明白了吗?”

 

威胁的语气听起来相当危险,月永雷欧频率极高又非常迅速地点了点头才重获自‖由。濑名泉扬起嘴角看着他委屈巴巴低着头的样子,又伸手温柔地揉了揉他的脸颊。

 

脸颊上还带有着轻微的疼痛感,月永雷欧的大脑又被刚才接二连三的话语击中所乱作一团,抬眼又是濑名泉温柔极了的眼神,大着胆子扯了扯他的衣角。

 

“怎么了?”

 

“没有骗我吧?”

 

月永雷欧此时此刻的问句相当不识趣,濑名泉刚想对他说上一声笨‖蛋,却正对上他认真的双眼。他们的迟疑,他们的不确定,他们面对未知前逃走的勇气,或许都是出于爱。

 

“雷欧君,”濑名泉忽然清了清嗓子,牵住了他的手,“从认识你到现在的喜欢你,我一点都没觉得后悔过,或者参杂其他别的任何因素的情况也都不存在,相爱是让两个人变得更好的,没错吧?”

 

月永雷欧吸了吸鼻子。

 

“……现在好想抱抱濑名……”

 

濑名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下一秒便立刻张‖开双臂把他揽进自己的怀中。久违地将自己时刻挂在心尖的人抱入怀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感,但更多的是他所熟悉的、铺天盖地而来的温度。

 

“这不是你最随‖心‖所‖欲的一件事吗。”

 

06

 

“我回来啦!”

 

月永雷欧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行李丢到一边,冲进去把向着他跑来的猫咪抱了起来。看到另一个主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小橘猫显然也非常高兴,黏人劲儿一上来更像是粘在了他的身上。

 

关好门的濑名泉看看那边人猫重聚的感人景象,控‖制不住自己上‖翘的嘴角,不过咳嗽两声把自己的表情压‖制了一下。

 

“好了,你快点收拾收拾,那三个家伙不是说要来蹭晚饭吗?超烦人。”

 

“啊!想到了!想要立刻写一首超级棒的曲子!只写给濑名和我!”

 

“好啊。”

 

“名字就叫——”月永雷欧露‖出小虎牙来,笑容灿烂极了,“就叫‘濑名和我变成老‖爷爷也绝对不分开之歌’!”

 

其实这家伙起的名字偶尔听起来也不赖呢。

 

就算是偌大的宇宙,也会因为一颗星辰的回归而闪闪发光呀。

 

【end】

·絆·24h/】知更鸟没入深海 # #cp
by/ 夏至至   『知更鸟没入深海』 cp #2020年濑名生日接龙活动 关键词:一期一会   在刚回到家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拿出温度计后上面显示的数字也确确实实地告诉我这并...
】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 # #knights
原作者:獠牙   #幽灵pa #司视角 #cp向   夏天是离别的季节,气泡水,金盏花, 和第二颗纽扣被拉扯下时发出的白色噪音。 我非常喜欢的前辈即将在这个夏天毕业,他是个长着一张漂亮的脸性格却...
cp】小别重逢 #偶像梦幻 # #
by/ 夏至至   『小别重逢』 cp   月永leo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盯着窗棂外侧的积雪投在室内亮晶晶的影子,心情变得格外的好。也许是因为漫长的午睡醒来身心舒畅,也许是度过...
cp】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月永 #濑名 #
by/ 夏至至   『他的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濑名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的夜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的...
cp】拥抱依赖症 #偶像梦幻 # #濑名 #月永 #
by/ 夏至至   『拥抱依赖症』 cp   拥抱依赖症,也许是某种传染性病症,多发季节是在冬季。虽然夏季也存在这样的症状,但因为某种排斥作用会减轻一些。   *   月永leo喜欢拥抱。他...
cp】宇宙标记 # # #濑名 #月永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宇宙标记』 cp *两位毕业快乐!大家返礼辛苦啦!   “哇!有东西要给濑名!”   濑名在一大早刚进到3A班教室的时候就迎面遇上一只横冲直撞的小狮子,虽然每天都做好了...
cp】一秒恋爱 #偶像梦幻 # #濑名 #月永 #
by/ 夏至至   『一秒恋爱』 cp *一个对恋爱反应迟钝和一个以为自己表达足够明显的,两个笨蛋谈恋爱的大纲式段子 *kn全员出场有,大概都有在认真助攻(?)   太阳光到达地球需要8.3...
cp】小恋曲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小恋曲』 cp   月永雷欧把自己浸在热水中,任凭湿漉漉的白气在脸颊边升腾,浴室里的温度不算低,他多待个一时半会也不至于感冒。   和濑名居住在同一屋檐下已经大约快要一...
cp】任意门 # # #濑名 #月永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任意门』 cp 医生×作曲家雷   一个人的生活里忽然闯进了另一个人,他带着浓烈又活泼的色彩,在他的世界里尽情地奔跑,他不讨厌,他沦陷。   *生快!!赶上末班车...
】错误的养狐狸方式 #
原作者:晕海   pb第二次重发 【24h/11:00】 *咖啡厅老板 x 耳廓狐   小小的狐狸幼崽乖乖趴在他手臂中间,毛卝茸卝茸的大尾巴没精打采地耷卝拉下来,连尾巴尖都失去了晃荡的...
cp】公然月色 #「幸运日」 # #月永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公然月色』 cp   *宇宙无敌可爱的月永雷雷生日快乐呀!要在崭新的故事里继续做张开双臂拥抱幸福的人!   01   好冷。   濑名听到有人嘟嘟囔囔地在耳边发出很轻的...
】情人节的洋桔梗与紫丁白 #偶像梦幻 # #
原作者:獠牙   花吐症,有自造neta 无差向 时间线在佛罗伦萨 情人节快乐   濑名对着镜子试验 “太阳”“樱花”“佛罗伦萨” 一切正常。 “……月永” 叮——伴随着咽喉的刺痛感,他吐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