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ラヂオ漫談」

sodasinei 2020-09-29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收音机漫谈

萩原朔太郎

 

  这是发生在我刚搬到东京不久时的事。一天晚上,我正在本乡[1]的肴町[2]散步时,见在一家名为南天堂的书店旁边的店前,人群聚集,如黑山一般。从形状怪异的喇叭口处正漏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啊!这就是收音机啊。”

  这是我最直接的感想。但是稍微听了一会儿,感觉怎么都像留声机一样。而且就像是用坏掉的机器播放着满是划痕的唱片,不断发出唱针划过的吱吱声和沙沙的杂音。听起来好像是在放琵琶歌,但与其说是歌声中混着杂音,倒不如说是在杂音中听着歌的感觉。

  我觉得收音机是十分不可思议的、能将人原本的声音直接传出的东西,怎么也不认为发出这样不自然的机械声的就是收音机。何况那形状怪异的喇叭,也是从以前开始便经常被用作留声机的扩音器而使用的东西。

  “是留声机吧?”

  这样说着,我回头看向同行者时,旁边的四五个男女,齐刷刷看向了我。在那视线之中,明显地浮现出“乡巴佬!”这样讽刺的冷笑之意。实际上也的确是乡下人、刚来东京不久的我一惊,便急匆匆地走掉了。

 

  这便是我第一次听收音机时的印象。话虽如此,在那之前,我就带着十足的好奇心憧憬着“还未见过的收音机”。记得有一次,因听说浅草的某家咖啡馆里有收音机,便特意与诗人多田不二君一同去了。也曾为了听收音机而去之前提到的南天堂的二楼喝过红茶。不过运气不佳,几次都不是因为机器坏了,就是没赶上播出时间,总是悻悻而归。

  说到底,我是个好奇心极强的人。一旦听说发明了什么新的、稀奇的东西,就无论如何都不能不见不闻。所以,当有声电影、立体电影之类出来的时候,我都最先去看。文坛中最先开始推崇爵士乐等的乐队的也是我吧。即使在如今的诗坛,对大部分新风格进行暗示的先驱者也是我。它们也由此在新人之间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发展。

  话有些离题了,不过我这喜好新奇、喜好新发明的性情,与室生犀星君等人正相反。所以当我为还未听过的收音机而忘我、而吵嚷之时,室生君见了,常不由分说地嘲笑。根据室生君的说法,收音机什么的不过是俗人听的东西。而他对收音机的厌恶,或是说他对新奇事物的厌恶——这一性情,可以与他喜欢中国古陶器等的他的古董癖对照起来——或者可以说就源于此吧。在那之后,我通过收音机的广播,敬听了久米正雄氏等人的文艺讲座。似乎久米氏也同样对这种文明新事物感到厌恶。由此看来,所谓小说家,似乎所有人都有着某种共同的喜好。不知何时,我在脑中某处朦胧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也即是说他们觉得,新奇的事物在美学上是不完全的。

 

  但在这样实际听过收音机后,我感到了极大的幻灭。“坏掉的留声机!”这就是我对收音机的第一印象。不过在那之后,一位相当于是亲戚的义兄的人到我家来,为我家做了个自制的收音机。它不是用喇叭,而是用听筒贴在耳朵上来听的。虽说看上去像是在板上粘上一块块木片做成的东西,却能听得很清楚。几乎没有让人不愉快的杂音,首先就给人很接近实际的原本人声的感觉。若是如此,那收音机也称得上是相当好的东西了。自此我终于明白,之前我之所以会留下不好的印象,是因为是通过喇叭这一扩音器听到的。自那之后,我每看到站在街道上听着的人,就不由得感到十分怜悯。看来收音机是只限于用话筒来听的。

 

  我会对收音机持欢迎态度,并不只是因为单纯的好奇心,还有其他重要的原因。我原本是个没有美学上的教养的人,也几乎没有什么爱好:完全不懂美术,也讨厌戏剧,更讨厌去寄席[3],即使是电影,我也并不真觉得有趣。但我喜欢的,只有唯一的音乐。而且我也不懂像是义太夫[4]或是端歌[5]这样的日本音乐,只喜欢西洋乐而已。而这也不是“理解”,只是出于对气质上的“喜爱”。所以对我而言在生活上的慰藉乐趣,就是时不时去各处听音乐会,但所谓的音乐演奏会,实在又给人以不愉快的感觉。演唱会里的那种特别的氛围,莫名变得严肃、变得过分紧张与神经质的听众。不知为何作出尊贵姿态,以艺术家自居的演奏者。演出时令人窒息般的空气!令人十分不愉快。而且明明不能理解——不,正因为不理解——便胡乱地喝彩。到底这些听众是来欣赏音乐的,还是来体会音乐会的氛围的?想来大部分人都属后者吧。对他们而言,那种艺术性的严肃的氛围——类似于“如今的我们,正接触着由世界名手演奏的贝多芬的伟大艺术”这样的氛围——没有比这份崇高更让人欢喜的了。对此,我却是深恶痛绝。

  音乐在艺术上的意义是什么呢?我不懂过于复杂的事,但总之,我们听音乐的目的,在于从美的旋律与和声中追求令人愉快的陶醉与恍惚,而绝非体会所谓“艺术性权威的心情”。但所谓的音乐会情调,实际是洋溢着艺术崇高的严肃性,在情绪上压迫着人的东西。我们为此变得过度紧张,不知为何而心情沉重,一点也无法沉浸到音乐带给人的畅快的陶醉之中。这是因为日本的听众,并非是真的因为“喜欢”才去听音乐会,而是为一种不可言喻的艺术意识、或是文化上的虚荣心所驱使,带着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而去。而另一方面,这一坏风气也实在为上野音乐学院等培养了一种官僚趣味。

  人们对于音乐的见解,应是更为轻松而自由的。在日本,真正懂得音乐的人,并非是聚集在演奏会上时髦的青年淑女,而实际上是于市井吹着口琴的商店的小伙计们。西洋乐在日本发展健全的时代,将是在那些小伙计们成长后的未来。又或者是在为看浅草歌剧[6]而聚集的民众之中。唯有他们,才是真正享受着音乐,从完全上理解着音乐的本质的人。文化主义的音乐爱好者等等,追求装模做样的流行热潮,就如同鹿鸣馆时代[7]的时髦人士一样,毫无内涵。

  话有些偏重于说理了,但总之由此,我很厌恶音乐会的氛围,因此即使天性喜好音乐,也不怎么去听演奏会。我想,若是能以更轻松、自由而闲适的心情去听音乐,该是多好啊。所以我最为喜爱的,是在日比谷公园举行的公共音乐会。那里没有拘束的空气,能带着大众性的心情很好地听赏。这时想到收音机,就觉得它真是样好东西。若是由收音机播放的音乐,就不必去听令人讨厌的演奏会,只需在家中随意躺下便可听到。在演奏中无论是喝酒还是吸烟都可以随意。若是条件允许,要抱着女人听肖邦的《幻想即兴曲》也任君自由。正因如此,收音机才是文明的利器。仅在这一点上,收音机便是多么能让民众高兴啊。

 

  需用听筒收听的收音机的不便之处,在于播出开始时,从外面并不能知道这点上。当然,在报纸上有对时间的预告,但也不能一直注意着时钟。一个不留神,时间便已过去,常常是想听的演讲也已结束、音乐也只能从曲子的中途开始听。实在是很不方便。有什么好的装置,能让它在播出开始时响铃作为提醒信号吗?利用电波的震动,让铃声能自动响起,这样的方法,作为外行人来想总觉得很容易,但从它还尚未被发明出来这点上看,其实是有很复杂困难的缘由吧。

 

  关于播出的曲目我也有一些感想,但因为纸数不够,所以作罢。


 

[1] 旧区名,现东京都文京区的东南部地区,区内有东京大学。

[2] 旧街名,现文京区向丘。

[3] 出演落语、漫才、曲艺等的演艺场。

[4] 属净琉璃的一种,江户时代前期由竹本义太夫开创。

[5] 日本传统音乐之一,合三味线而唱的一种小曲。

[6] 流行于大正时期后半,在浅草的大众剧场上演的歌剧、喜歌剧。

[7] 指日本走向极端欧化主义的明治10年代后半(1883-1887),因时以鹿鸣馆为外交活动中心而得名。

 

 

————————————————

  想带朔到现代来,告诉他现在听音乐较之那时是多么方便的一件事。

  不过也不知朔对现代新的音乐潮流作何感想x

 

sodasinei翻译练习】三好达治「師よ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师啊,     三好达治   幽愁之郁结  怀疑与厌世,思索与彷徨  您那令人眷怀的人格  如温暖熔岩(lava)  不可思议之音乐凝作不朽之结晶...
sodasinei翻译练习「遺傳」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遗传        住屋俯伏于地面, 如巨蛛般沉眠。 漆黑清冷的自然之中, 动物畏而颤抖, 为未知的梦魇所慑, 悲戚恐怯地吠着...
sodasinei翻译练习「蛇苺」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蛇莓        实既已结 隐于草叶 其形亦小 其色亦红 不知其名 实既已结   仰望青空 遥遥远日 朗朗夏午逝 匿原野径道 郁郁而歌   魔呵...
sodasinei翻译练习「中原中也君の印象」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另附自译  中原中也「評論集 無からの抗争」)     中原中也君的印象     我常读中原君的诗,但与他的个人交情甚浅。我们前前后后...
sodasinei翻译练习「中央亭騷動事件(實録)」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中央亭骚动事件(实录)     上个月,在中央亭举办的《日本诗集》出版纪念会上,我因无聊的事情而生气,由此在会场上引发了骚乱,我为此道歉。本来是仅...
sodasinei翻译练习「詩の翻訳につい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将这篇置顶,为希望各位在读译文,尤其诗译时,能有所选择。有语言能力者,希望对一切文学,尤其诗歌,能尽量先读文。)     关于诗译 ...
sodasinei翻译练习「家畜」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家畜        辉月于夜空升起, 大地何其明亮。 小小的白羊们啊, 请静然、令人落泪地, 迈足进到屋顶下吧。       家畜     ...
sodasinei翻译练习「盆景」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盆景        春夏流去,手作琥珀,  水盘[1]浸湿双目,  石染岚翠,  渐着忧愁,  看啊,山水深处,  有细瀑一流,  细瀑一流,  水...
sodasinei翻译练习「冬」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冬        罪证于天际显现, 于积雪之上显现, 耀于枝梢, 若越深冬而烁, 所犯罪证亦现。   且视且眠, 生物于黢黑土壤中, 始将忏悔之家...
sodasinei翻译练习「猫」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猫        两只漆黑的猫儿, 立于凄夜的屋顶, 忽地竖起的尾尖处, 弦般的新月朦胧着。 “哎呀,晚上好。” “哎呀,晚上好。” “呜、呜、呜...
sodasinei翻译练习「死」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死        在注视之下,自那地底, 伸出奇异的手, 奇异的脚, 与那争强的脑袋, 诸位, 这家伙竟是, 何种的鹅呢。 在注视之下,自那地底...
sodasinei翻译练习「金魚」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金鱼        金鱼虽有着红色的鳞, 眼睛却是寂寞的颜色。 虽樱花盛放, 却亦是如此, 掷身于慨叹之渊的我这悲哀呵。       金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