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零薰】陪你走到雨停 #偶像梦幻祭 #朔间零 #羽风薰 #零薰

sodasinei 2021-08-02

by/ 風邪

 

*ooc有,私设有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胡言乱语


夏季,暴雨频发的季节。一年中老天所聚集的所有怨气似乎就在这个时候全数发泄了出来。
羽风薰刚刚从天台离开,没及时躲雨的结果是他全身都被打湿。
几天前其实便有下雨的征兆,他也知道今天可能会下雨。即便如此他还是打算在这里稍作休息再离开,通过“阵地转移”降低自己被捉去训练的可能性。然而他眼睛一闭,睡意上涌,最后还是被胡乱拍在脸上、越来越密集的雨点给打醒的。那时候才躲雨为时已晚,身上湿了一大片。衣服黏在身上,羽风薰有些呼吸困难。
更让他扫兴的是,早上还欢欢喜喜约好的女孩子发来条短信,因为家里临时有事来不了,向他郑重的道了歉。羽风薰回复她没关系。今天的约会算是取消了,不过正好,他总不能穿着这样的衣服去赴约。
糟透了啊,今天。无论是天气还是运气。羽风薰下着楼,暗忖着一会儿该去哪打发时间等雨停,或者哪里能借他把伞。他不可能冒雨狂奔回家。当然,若那个地方还有能换的衣服就更好,他可不想感冒。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还没决定要去哪里。有人却替他做了决定,叫住沉思的羽风薰,抱臂含笑注视着他。
羽风薰这才发现自己竟鬼使神差走过了轻音部,还偏巧被朔间零撞见。这算不算倒霉?没等他强挤出碰面的笑容,朔间零就让他进来慢慢谈。
听到这句话羽风薰觉得自己可能会经历次类似跨越历史维度超越时空限制的思想教育,他最近没怎么出席,刚好又被朔间零逮住了。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但他很快冷静了下来,跟着朔间零进去。现在要逃也晚了。
因为有下雨的迹象,吾辈让小狗和阿多尼斯君先回家了,临时取消了训练。恰巧汝也不在。朔间零见人左右张望,大概猜到对方想问什么,先行解释。羽风薰连忙“哦”了几声算是回应,恐怕接下来就是针对他最近训练缺席说事了吧。
可惜他猜错了,朔间零接下来意外于他居然还留在校内没去约会,问他原因。这一问直接戳到了羽风薰的痛处。他闷闷地说了原因,最后还埋怨了下这场突如其来的滂沱大雨。朔间零听后竟笑了出来,那样子在羽风薰眼里有几分“幸灾乐祸”。
真是恶劣。羽风薰想。

不过汝还真是粗心,全身都淋湿了。吾辈这里有另外的干净衣服,汝要不要换一换?

羽风薰纠结了会儿还是点了点头,随手拉过张椅子坐下。朔间零已经从棺材里找出件衣服和毛巾,他将毛巾甩向羽风薰刚好落在人头上。羽风薰用力擦了擦,乖顺的金发现在一片狼藉,胡乱翘起。
希望不要因此感冒。朔间零说着,靠近对方。羽风薰乖乖伸手准备接过衣服。朔间零和他身高差不多,要换衣服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虽然他不大喜欢穿其他男人的衣服,可这种情况也不允许他挑剔。不过朔间零并没把衣服交给他。
他疑惑地眨巴了下眼睛,朔间零将衣服搭在手上,什么也没说俯身下去开始动手解开人的衣扣。羽风薰差点没直接蹦起来,及时止住他的手,声音夹丝慌乱地问,你要干什么?

吾辈只是想帮下忙,尽下做队长的责任。关心队员也是必要的。

不,我不喜欢和男人这么亲近你知道吧?什么责任也不用你做到这份上。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羽风薰语无伦次,思维有些混乱。不可否认的是刚才朔间零俯下身时,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郎面容,羽风薰的心停顿了一下,漏了一拍。
不不不,这一定是被淋出感冒的后遗症,这是错觉!羽风薰在心里对那种感觉予以否定,及时遏止。
难得薰君讨厌吾辈?朔间零露出受伤的表情,红色的眸子好像真盖了层水雾。羽风薰更慌了,一瞬间产生了种欺负人的负罪感。
朔间桑的话……就这一次。羽风薰松开自己的手,说完后感觉口干舌燥,为了掩饰什么而低下头狠命擦头发。至少对朔间零无法讨厌这一点,是连自己都无法欺骗的事实。
他低头,自然看不见朔间零自内心散发出的笑意。得到对方的应允也壮了些他的胆子,干脆嫌站着麻烦就顺势坐在了对方腿上。羽风薰错愕的看着他,张了半天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人脸有些红了,朔间零装作不知缘由凑近对方,额头相抵喃喃道,没发烧。
故意的,你故意的吧?!羽风薰很想这样大声质问对方,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舌头像打了结一样。他果然不该草率做出那样的回答。
换衣服本是件很简单的小事,却磨蹭了半天羽风薰才得以换上干爽的衣物,身上终于没那么难受。朔间零戏称服务应该服务到家,给他扣上扣子。他的手指偶尔会扫过裸露的肌肤,很痒,但羽风薰手里还拿着那件换下来的湿哒哒的衣服,根本腾不出手去自己扣。
这一开始分明就是强制性的“服务”。羽风薰面无表情的盯着朔间零,突然意识到了件很麻烦的事。

朔间桑……腿麻了……

还真是不合时宜的话语,朔间零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歉意的起身,眉梢间是掖不住的笑意。羽风薰捶了捶自己的大腿,最终还是靠朔间零拉了他一把才站起身。
雨还在下,没有停下来的势头。羽风薰并没继续留在这里的打算,于是他问,你有伞吗?他其实一开始就应该借伞离开,而不是为了避免感冒在这里耗这么久。

吾辈这里刚好有把伞。

羽风薰听闻自觉伸过手,还没说“谢谢”就惊讶的看着朔间零带着伞走到门前。

你、你想干什么?

吾辈想出去买些东西,就和汝一同离开好了。难得汝要吾辈把伞交与汝然后淋着雨出去?

羽风薰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不太好,甚至应该到了“精彩”的地步。朔间零说得有理有据,他只能硬着头皮接受。
太得寸进尺了这个人。羽风薰跟着朔间零在后面默默地想。不过也只是打一把伞而已,也没什么损失,忍忍就过去了。羽风薰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意外的是他不反感对方的这种行为。
伞有些小,靠近点,不然就失去打伞的意义了。朔间零将伞撑开,羽风薰点了点头和对方并肩走入雨中。
雨水顺着伞滑下,混合滴答的声响构造出包围四周的“水帘”。现在羽风薰和朔间零挨得很近,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此前他们的距离从未如此近过。两人没说什么话,只有开始朔间零说要先送他回家,羽风薰没拒绝,在某些路口出声说明方向的短小交流。仅限于此。
表面上这是很清冷寂静的氛围,但羽风薰心里早乱开了。他觉得自己今天太过奇怪,耳边一直绕着鼓点般的声音。他偷偷瞟了一眼身旁的“罪魁祸首”,对方好像在轻哼着歌。
回家的路程不远,时间意外漫长。雨也下得累了,收敛住了之前吞没一切的势态,只偶尔甩下水珠砸在伞上,透过伞传来空灵的碰撞声。
前面再过个路口就是羽风薰家,朔间零没理由继续跟下去,就这么忽然站定。羽风薰随之停下。
雨停了,吾辈也没什么用了吧?他以自嘲的口吻询问羽风薰,对方的思绪似乎在飘。
雨停了啊,要是一直下就好了。羽风薰淡淡开口,正准备收伞的朔间零诧异地转头。
羽风薰猛然反应过来他身边还站着人,还是朔间零,连忙摆手想要辩解什么。但他不知道要辩解什么,有什么可以辩解的。听到朔间零的话后他有一刹那的落寞,或许还埋着些失落,下意识抒发了内心最真挚的感慨,顺着对方的话说了出口。
这句话朔间零听来,却成了推他迈出关键一步的决定性力量。

吾辈想问薰君一个问题。

他松开伞柄,圈过人在对方的唇上送下浅尝辄止的吻。雨伞在空中划出轨迹落下,刚好遮掩这一幕。它掉落在地,激起水花。

这个答案,汝什么时候都可以回答。

吾辈会一直等。

他说完,不敢去看羽风薰的表情,微笑着自行离去。
羽风薰呆愣的神情持续了几秒,手指抵在自己的唇上好一会儿,看着对方快没出视线的背影,咬牙下定决心。
他收好伞,疾步追了上去。

朔间桑,你伞拿掉啦~♪

声音在空气中传播,抵达前方,绊住行人的脚步。

与我与十一月的烟火 #偶像梦幻 # # #
刚闭上眼,恍惚中就有人在叫他。 声音听起来离他不远,喊得很急。慢悠悠的起身,仔细分辨了下声音的来源,这才向阳台去。 喊人喊得口都干了,刚想先进屋喝水,就看见踱着步子了阳台。顾不上...
】刀尖玫瑰 # #偶像梦幻 # #
呢......” “要我教吗?那我干脆君坐一会儿好啦~”   不按套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本打算用其他话题搪塞过去的不得不赶紧阻止他。 “等等......君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不如先...
】粉丝心境 # #偶像梦幻 # #
。   是同组合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
】无期徒刑 # #偶像梦幻 # #
呀,毕业这么久了也不见得有多想我这个朋友?” “小濑——我这不是给打电话了吗?还是越洋电话,前面也说了。”对自己最近沉迷于和两人共处工作的时光,再加上真正上社会的他开始更加提防外界...
】造物者 #偶像梦幻 # # #
的恶意揣测神呢。 「我可不喜欢把事情想得太顺利然后承受双倍的痛苦哦?」最后字都有些飘,像画画一样。 毫不客气的又打量了一遍,才说,还真是好奇君的声音。 「那就为我祈求能得到神...
】再见 #偶像梦幻 # # #
的自话自说。“总之,就是桑竟然要我去医院对吧?” “嗯……把‘竟然’去掉会更好哦?”他面前,脸色不太好,也不好好盖着被子,还穿着单薄的睡衣。在他准备拿起床上摊着的其中一件衣服...
】讳莫如深 # #偶像梦幻 # #
现在的,这样,才能真正成为想要的“二枚看板“中的”“的样子吧。话虽如此,我还是那个”“,是会与一起聊着轻浮话调笑后辈的”“。我也不会拒绝和一起喝茶的午后,或是在舞台上默契的...
】复燃重生于深层陷落的叠影之中(上) #偶像梦幻 # # #
机器。了此刻才真正理解“本质并不相同”的含义。 最后一杯茶和最后一块糕点同时解决,这些食物刚好满足的食量。有些惊讶,想将盘子收拾厨房。止住他的动作说:“吾辈来吧。” “要...
在我旁边哭哪有不抱的道理 #偶像梦幻 # # #
请求差不多,间接性答应回问要吾辈怎么? 就我去那边的小公园坐坐,一个人还是怪害怕的。别误会,只是因为这个时间找不女孩子碰巧遇见才临时决定的。指着前方光影交错的道路。 并不知道他口中...
】虹色水晶 # #偶像梦幻 # #
已经说不清楚是计划上的一片乱麻还是心里的慌乱更胜一筹了。   “......君!” “别动,这是拍摄的要求。”注意的挣扎,握住他的手似乎更用力了些,手腕边缘红了些,即使旁边青苔湿滑...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偶像梦幻 # # #
by/ 風邪   *大学私设,ooc有 *迟来的圣诞贺文,干脆连元旦的份也算上好了(× *想写的还有好多可我速度好慢啊 睫毛上沾了些细小的雪花,有些还落了他的肩上。和他并肩同行的想给他...
】笼中鸟 #偶像梦幻 # # #
长舒一口气,却意犹未尽。他问,汝还会唱什么歌? 很多啊。站起身,袍子刚好小腿,露出脚踝。 然后说为了感谢在这里他,就开始演唱他能记得的歌。第一首就是万分熟悉的调子...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