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二月平 #朔间零 #羽风薰 #零薰

sodasinei 2021-08-02

by/ 風邪

 

*私设有,ooc有
*终于!在2月结束前写完了!
*别名也叫笨蛋和蠢蛋的爱情故事(别信


一月大,二月平,三月大……

楼下传来小孩子嬉戏的声音,年龄稍大的孩子正在教另外两个小孩记月份天数的方法。羽风薰写字的笔顿了顿,小孩子稚嫩的声音飘进窗户。
小时候,姐姐教过他这个口诀。那也是他第一次意识到,2月是个特殊的月份。
楼下的小孩还在一遍遍重复,羽风薰越听越难受,干脆地关上窗户,减少一些声音。再度动笔脑内还是静不下来,不如说那个简单的口诀轻易扰了他的心神。
他余光瞟到了一旁的台历。今年是闰年,2月有29天。在那个黑色的“29”后面,被人为地添了个“30”。
说起来,今天就是29号了。
羽风薰深吸一口气,缓慢动笔。
升上大学后他意外开始写起了小说,意外到他现在都恍若置身梦中。
缘由经过差不多一年的消磨已经模模糊糊的了,但他并不后悔。或者说,他很庆幸能将苦痛的心情依托于文字之上。
谁叫他意外喜欢上了朔间零。还是单方面的暗恋。
那是段痛苦的时期,既想和对方独自待在一起,又本能的远远躲开。如果对方是个女孩子那他二话不说冲上去就会是段热烈的告白。可朔间零是个实实在在的大男人,无论横看竖看斜看都不会是女孩子的大男人。
所以羽风薰连句真心话也难以脱出口。他没考虑过喜欢上男人的对策,不敢轻举妄动。他摸不透朔间零,总不能把用在女孩子身上的一套照搬到他身上吧?
谁说暗恋是酸中带甜橘子菠萝糖果味?他含在嘴里很苦,苦得不知所措。
直到毕业,直到和人说“再见”,羽风薰都在迷茫中挣扎。期待谁能给他一个答案,救他于苦难。
可是并没有什么救世主被派到他身边,生活还继续给他送来坏消息。
朔间零,准备出国留学了。
羽风薰听到消息后有些懵。在此之前,他还小心翼翼盘算着和人上同一所大学的几率,那他们还是能继续见面的。现在看来,他怕是得跨国单相思了。
他没打电话去向朔间零寻求肯定,对方先打电话找了过来。他问羽风薰有没有一起出国留学的打算。

那多麻烦啊,我老老实实待在国内就好。

这样,也是。吾辈尊重薰君的选择。

挂断电话后羽风薰特别想扇自己一耳光,尤其是之后与朔间零再无联系,他更加想不通当时自己到底哪根筋没搭对。不过他那样回答在当时再合理不过。
朔间零离开那天没下雨,晴空万里。
羽风薰一个人走在街上,店面的音响放着欢快的音乐。
他知道朔间零今天走。
也打听到了航班。
还知道机场在哪。
但他一个人漫步街上,感受阳光刺破肌肤的疼痛。尽管那天的阳光好像并没这么强烈。
后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不对劲鬼使神差地写了篇小说,同宿舍的两人偷偷帮他放到网上,他就这样稀里糊涂走上写作的道路。
但既然有人需要他,他也需要用这种方式舒缓心情,没找到其他想做的事之前,羽风薰决定老老实实写下去。这是件自由的事,自己掌握在自己手上。
一眨眼就快满一年,又快到毕业的时节了。
这次羽风薰新写的小说继续讲述着属于两人的故事。

~金色的发丝被风扬起,我冲着海的那端大喊——
“我喜欢你!”
一遍一遍。
仿佛我的声音会跟着海风,传达到大洋彼岸。~

主角自然是以他为原型,为了填补心中的缺漏。他故意不写清主角和大海那边的人的性别,一切交由他人猜想。他只在故事开始简单交代,大洋彼端有着“我”喜欢的人,因为没有告白的勇气错失机会,现在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弥补遗憾。

~我在等待。
等待2月30日的到来。~

羽风薰刚写到这里,楼下的口诀便传了上来。他并没写错,那确实是故事中那人告诉“我”回来的时间。
也是他固执等待的时间。
在大学好友的鼓动下,他终于下定决心去看看朔间零,至少了解下对方的近况。他知道人暂时不会回国。
放假后他飞过大海,又一次拉近与朔间零的距离。1月是寒冬的归属,纽约的气温低得不像话。下了飞机的羽风薰对着手哈了口气,心里痛骂自己怎么忘了戴手套。
他已经掌握了朔间零的大概位置,也多亏朋友的帮忙。他循着纸条前往目的地,随意找了家宾馆放好行李,开始寻找朔间零的身影。
他孤零零的在街上穿梭,转入稍显冷清的一角,朔间零租的公寓似乎就在这附近。
走着走着羽风薰也没见有什么人经过。他搓着自己发冷的手,暗想自己不会遭抢劫吧?背后立刻传来疑惑的声音。

薰君?

羽风薰的脑子大概是被冻傻了才会在第一时间想的是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想啥来啥。但又发觉不对,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称呼。带着惊喜转身,朔间零刚好在他面前站定,挂着许久不见的熟悉笑容。

呀……朔间桑……

薰君怎么会在这里?

羽风薰纠结自己该说些什么的时当,对方抛来这个问题。好在他早就编好了理由,流畅地回答,你看这不放假了我来旅游嘛。

不过没想到会碰见朔间桑。

因为吾辈的活动范围就是附近这一块

羽风薰做出副原来如此的样子,对方眯着眼感慨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要去吾辈家里叙叙旧吗?朔间零指着其中一栋公寓楼说。
羽风薰想去,他想看看朔间零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这是个目睹对方日常生活样貌的好机会。
但他还是回答,不用啦我对参观男人的家可没兴趣。而且我快要走啦。
他一如既往地拒绝。

是吗,这样。吾辈尊重汝的选择。

朔间零点点头,如往常一般也不强迫他。朔间零继续说难得见面薰君要走的话让吾辈送送吧。
羽风薰没回绝,和人一起离开这冷清的地方。他暂住的宾馆就在这一带,和朔间零还没聊起来就不得不分别。
朔间零站在宾馆前,说这里还真是近。羽风薰突然有些害怕,这里没啥吸引人的大风景他说来旅游,宾馆还离对方这么近,又恰好地“碰”上,要是人想多一些会不会起疑啊?
他偷瞄了眼人的侧脸,看不出什么不自然的表情。
朔间零问羽风薫什么时候回去,他给出个模糊不清的答案,也许今天,也许明天,也许还要过几天。
你呢,你什么时候回去?羽风薰问。对方放假的时候也没回去,难不成是要等毕业后才回去?或者,不会回去了?
想到这,他就有些恐慌。
好在朔间零没给出那两种答案。他说,下个月30号。

哦、哦,下个月30号啊。快了快了。

那时羽风薰丝毫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还在为下个月30号人就回来欣喜。等他和朔间零告别后回到宾馆,打开手机准备在备忘录中记下这一重要时间,才察觉了不对劲。
现在几月来着?他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着1月。
刚刚朔间桑怎么说的来着?——下个月30号。下个月的……30号?他仔细数了遍数,没错,1的后面就是2。没毛病。
羽风薰突然想起以前姐姐教过他的口诀,用那个来验证一下。

一月大,二月平,三月大……

他回忆方法,低声念着。

2月,28天,撑死不过29天的2月。
朔间零说他2月30号回来,那认真的样子不像和他开玩笑。
羽风薰推开窗户,向下俯视。
茫茫人海,闷得他心痛。


沉浸在回忆中,手上的笔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上面写了段潦草的回忆。
第二天很早他便回了国,好像拉上了同寝室的好友一起去喝酒。大醉之后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大哭了一场。因为这种小事轻易而哭,又不是失恋了,还是在两个大男人面前。他现在想想,还真有够没用的。
可是,想到不可能的2月30日,对方可能在逗他骗他的2月30日,朔间零永远不会回来的2月30日,他还是得算一下鼻子。不过已经不会再哭了。
调理好情绪他继续动笔。那次后守泽千秋和濑名泉禁止他再沾酒,给了他几大叠纸帮他囤了几大盒笔芯,告诉人,你要心情不好就写你的小说去,把所有的忧愁苦闷爱怨情仇通过文字排解出去。别去喝酒了。
两人的那个认真劲简直可怕,羽风薰只好乖乖待在屋里构思小说。

~朋友告诉我,奇迹是相信才会发生的。
我愿意去相信。~

会有奇迹发生吗?

~我相信奇迹。~

虚无缥缈的2月30日。

~这样渺小的奇迹。~

会来临吗?

~会来临的。~

羽风薰点下最后的句点,让“我”怀抱希望等待下去,就是这样开放式的结局。他呼出一口气,搁下笔。
他决定出去透透气。



有风拂了过来,扬起发丝。风平浪静的海面仿佛静止了时间,近处一阵又一阵的浪潮声证明它确实在流动。
他四处寻找。

朔间桑——

面朝大海,托浪花捎去讯息。
他好像一直是这么做。声音很轻,很容易就能被带去彼岸。

我、我喜欢你!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但语气坚定。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挽回一点遗憾。
注目着海洋的另一端,专注的神情。像是一动不动的望夫石。

刚才的话,能再说一次吗?



羽风薰凝望着远方的时候突发奇想:他要是一直站在这会不会变成传说中的望夫石啊?不不不,他和朔间零现在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那应该叫“望友石”吧?
他自己和自己的脑内争论了起来,全然没注意有人接近。

刚才的话,能再说一次吗?

啊?羽风薰愣愣地转头,这处偏僻的海滩几乎无人涉足,他到要看看除了他还有谁吃饱了撑的无聊来这里。

薰君刚才说的话,吾辈想再听一次。

朔间零嘴角轻扬,面前人的脸迅速蹿红,还吓得倒退了几步。
前一刻羽风薰还觉得被个陌生人听见了也没事,他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说那是他喜欢的人,他正在练习告白。正常人应该都会认为那是个女孩子,他的行为不会暴露。
说不定好心一些的人还会鼓励他。
可是他现在傻眼了。站在他面前的偏巧是朔间零。
朔间零绕有兴致地看着羽风薰一系列反应,听人结巴似地问,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羽风薰有意绕开话题,朔间零并不着急。反正他是铁了心要把对方藏在内心的东西给套出来,现在就给人缓缓。何况,他必须要道歉。

今天是29号吧?

可你之前说……

吾辈当时想着1月有31天,习惯性把下个月月末说成30号,完全忘记了2月这个特殊的月份。朔间零看着羽风薰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是吾辈疏忽……薰君?
羽风薰表情变得有些委屈,拼命眨巴眼睛说,我……我以为你逗我玩……

所以,吾辈要向薰君道歉。

还真是犯了个大傻。朔间零想。这次若不是那边的朋友提醒,他估计真得等到月末才发现这个可笑的真相。
一开始羽风薰跑来美国巧遇他后,那么多的巧合,他有怀疑过羽风薰是不是专门来找他的。但觉得人实在没那个必要。尤其是后来通过对方住的宾馆得知羽风薰在他们见面后的第二天很早就退房回国,也就没了告诉对方说错日期了的打算。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啊?羽风薰抽抽鼻子问。

汝能得到吾辈在国外的住址,吾辈自然有小道消息知道薰君在哪。

羽风薰有一瞬间的惊慌。对方真知道了他当时的主要目的?
朔间零笑而不语。他也是听了别人的叙述才得出之前被否定的答案。
回国后他在街上瞎转悠熟悉环境,毕竟他有段时间没回来了。结果转着转着,意外发现了羽风薰的名字。是在书店门口的一本书上。
他随意翻开一页,就见到了这样的内容。

~我匆忙坐上出租车,想要再见他一面。
出租车司机询问我的目的地,大脑却一片空白。
我根本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连如何去往也不知道。~

朔间零有些惊讶,开始简单翻阅这本书。
书里面的故事真假参半,有些真的发生过,有的根本没有,还有的发展过程与他的记忆有些出入。不过,书里面的角色毫无疑问能看出他和羽风薰的影子。这不像是小说,更像是羽风薰的回忆录。当然,只有对他熟悉的人才能看出来。
原来羽风薰对他有那样的感情吗?朔间零将书放回原位,心中涌上一股要找到对方的冲动。因为担心太过热烈的感情会吓退对方,他一直缄口不语,处处小心,尊重羽风薰的意愿。这样的情况他还真没想到。或者说是不敢想。
他刚一转身,就被略有些耳熟的声音叫住。
碰巧的事像约好了一起来,那个书店刚好是濑名泉和守泽千秋打工的地方。濑名泉是凛月的朋友,他们见过面。
所以,他才能被对方认出来叫住;他才能听见两人很气愤地告诉他羽风薰的情况顺带责怪他;他才能知道羽风薰是真的很喜欢他,却同他一样为了不破坏现有的关系,互相欺骗。
两人想要打电话去告诉羽风薰这个好消息,但总也打不通。

去海边。那家伙绝对在海边。

濑名泉和守泽千秋手忙脚乱地给他指明方向,他将行李寄放在这里,即刻前往他们口中的海边。
实在是偏僻又荒凉的海边。然而这份安静带给他了羽风薰内心深处的喊话。
朔间零看向羽风薰,对方的眼神飘在海上,不敢正视他。可能是在害羞?明白的对方的真情实感,朔间零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说,薰君对着大海喊的话,可否好好对吾辈再说一次?
没想到朔间零又回到这茬,羽风薰显得有些狼狈。他看了看海,又小小地看了眼朔间零,对方携着记忆中温暖的笑容,夹杂七分期待。
既然被听见了,还是不要赖账比较好?羽风薰在心里说服自己,调理好呼吸。

朔、朔间桑……

颤抖的声带。

我喜欢你——!

大声道出的心意。
羽风薰闭上双眼,对方将他环入怀抱。他在耳畔低声细语,回复他的感情。呼出的热气烫红耳根,一路烧到了脸上。
大脑晕眩,已经快要什么都看不清了。

如果薰君找不到吾辈的住处,就让吾辈带着汝前往。

把汝自己变为吾辈的归宿,无论如何都不会迷路。

朔间零继续说着。那就像是道魔咒,刻进骨髓。
羽风薰赶忙转移话题,他假装严肃地咳了一声说为了避免朔间零再出现诸如此类的情况,他要教对方一个口诀。

一月大,二月平,三月大……

一个让他心碎又欢喜的口诀。

他还没数完,朔间零便握住他冻冰的手。

吾辈可记不住这些。

他偏头,勾起嘴角。

所以,薰君就一直待在吾辈身边,提醒吾辈吧?

吾辈只要一个薰君就够了。


~我的声音传达到了大洋彼岸。
那个人的声音也漂洋过海。
我听得清清楚楚——~


吾辈爱汝。
一直一直,非常非常。
深爱着。


~FIN~



最后再放个也许会展开也许不会展开也许还会有出入的突发奇想的小片段:

血液混进泥土,与芳香的气味交融在一起。
从指甲缝冒出的血液,原本漂亮的手指此刻惨不忍睹。引以为傲的指甲早已残破不堪。
但是,不能停止。
他的手继续挖着泥土,坚硬的泥土就像对他的嘲笑。

“怎么办啊……”

“已经……不行了……”

他的眼泪就这样扑簌簌地掉落。手已经不属于自己,伤痕累累。
树枝上的锁链当啷作响,奏出不和谐的音符。
不断重复的迷宫。


(就这鬼玩意儿(×

】等价失恋 #偶像梦幻祭 # #凛月 #
抱得更紧。也同样终止这一场胜负未的眼神较量,头靠在的肩膀上,虚虚懒懒地在他耳边吹上一口气,换得他一个激灵。   被两个黑发红眸的人前后围得严严实实,微微低下头看到的是小恶魔...
】笼中鸟 #偶像梦幻祭 # # #
的问题,对方只是凭着本能起身看向声源处,呆愣的望着好一会儿才回答,我叫。 那吾辈以后就叫汝君了。这么说,对方也没反对。他将自己的名字也告诉了对方,了然的点点头。 两人这就算是...
】白头发 #偶像梦幻祭 # # #
这么近,落下色阴影刚好遮住部分光线。敞开的衬衣领子露出一大片尚好的肌肤。 君在干什么?有些好奇,他合上书准备转过身面对时,对方却压住他的肩膀叫他别乱动。 桑有白头发了呢~是最近太累了...
】印记 # # #
训练休息的间隙,坐在对面的突然发问。 只是上香时被香灰烫伤了啦~ 将右手举起来,昏暗的灯光并看不出什么异常。方才人就一直盯着这只手看,还用指尖轻轻触碰。 之前假期他随着家人去给祖宗上...
】补习 # # #
懂。 心不在焉地点头说,嗯我知道了。 没去辨别回答的真伪,继续讲解下一道题。 现在正是春季回暖的时候,但仍不时有寒风刮过。空旷的教室只有他们两人,紧闭的窗户将外界少许的杂音隔绝。 又...
】老年人别偷懒快干活! #偶像梦幻祭 # # #
扫地的瞟了一眼视线的发出者,不满地说,桑也别光看着好歹帮下忙啊。 吾辈在白天没任何力气,君就饶了吾辈吧。汝不是家政全能吗?物尽其用。声音很轻,气若游丝,就像一件易碎品。 他...
】三分之一 # #
by/ 废话bot   『三分之一』   *黏糊小情侣的合集,简短片段   01   “君?”   并没有人回应,肩上倒是多了重量。微微侧过脸,看到的是安静的睡颜。明明刚才还在有一搭没...
】讳莫如深 # #偶像梦幻祭 # #
介意未来一直在你身边的,毕竟君自我生活能力很差,没有我也不行吧?总之,一直以来,真的很谢谢君。 ...
】感冒了就乖乖当个病人 # # #
就动手准备去掀人的被子。 在他落实行动之前自己先坐了起来,认输般地接过药,略嫌弃地看了一眼。 啧,好苦。小抿一口后伸出被苦味占据的舌头,想要借助微凉的空气缓解苦味蔓延。 见他...
】214 # # #
,一针见血地指出事实。他正在翻阅某本小说,飘在他四周绕啊绕,成了一个最大的干扰因素。 就像他所说的,不是人,是这个房屋的幽灵。看得见他,也摸得着他。 刚开始搬进来时这里就有闹鬼的传言...
】已经足够了,不用奢求太多 # # #
了,你还可以看北极熊的。好心假意安慰他,在南极看北极熊,多风光啊。世界第一人。 汝也是世界第一人喏。 笑了笑,他也跟着笑。这样无厘头的谈话正是放松心情的良药,还想说什么,那边却先传来...
】虹色水晶 # #偶像梦幻祭 # #
,调皮地吐着舌头,起伏着的胸口,单薄的衬衫看起来很凉快,似乎能看到更里面的肌肤。几乎轻不可闻地呼吸声,在夏日里更显得燥热。   很好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   无论那人怎么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