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翻译练习】室生犀星「萩原朔太郎君を哭す」

sodasinei 2020-09-30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5.11  朔太郎忌)

 

哭萩原朔太郎君

室生犀星

 

  我与萩原君已有一年多未见,本想着他差不多也该寄来明信片之类了,却迟迟不来。又想要是送书去的话应该会有回音吧,就寄去了自己最近出版的作品,但还是没有回信。“既然你要这样,那我也以同样的方式回敬”,这样想着,也因一直以来的固执,心胸狭隘的我不知不觉间也不再寄去明信片了。而后一年过去,今年冬天开始,听说萩原因常常生病而谁也不见了。无论谁去,据说他都顽固地不予相见。

  萩原若是心中有什么不顺,即使起因只是很小的事,他也不会说与旁人,而是不与他人见面,只一个人闷闷不乐地沉思。而这种时候,他会不断写出大量的手记。也因此,他是个总堆积着未定稿的人。

  萩原的病情日趋恶化的四月中旬,我因胃溃疡住进了本所[1]的同爱医院。似乎萩原不知从谁那里听来了这消息,对家里人说:“既然室生也住院了,那我也住院吧。”而出院后不久,尚未从衰弱中恢复的我,突然得知了萩原的骤亡。为母亲与妹妹们所围绕,在良好的环境中,他不为任何一位友人所知地、如单身者一般地死去了。恐怕萩原直到最后也不想见到所谓友人吧。我明白萩原于此无以言喻的内心深处所想。

 

[1] 地名,位于东京都墨田区南部。

 

————————————————

  读此篇时,因为语气相较而言很淡,突然觉得,朔在去世之前固执地不与任一位友人相见,是否也是为了淡化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印象,藉此消减那一刻来临之时给他们带来的悲伤呢。

  但或许也正因为语气很淡、篇幅很短,其人内心的痛楚反而是无限之大的……也说不定。

 

君だけは知つてくれる

ほんとの私の愛と芸術を

求めて得られないシンセリテイを知つてくれる

君のいふよう二魂一体だ

(室生犀星「萩原に與へたる詩」)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詩に告別した君へ」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致向诗告别的郎     之前,在诗集《铁集》的序文中写道“这是最后的诗集了”的君,终于在杂志上公开宣言要向诗告别。从感情诗社时期开始...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蝶夢む」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梦蝶     郎   于客之中,展开大而厚沉之翅翼, 蝶那小小、难看的脸,长触须与 如纸般展开,厚沉翅翼之重量。 我自白色睡床上醒来。 我欲静然找寻...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眺望」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2.14 郎& 历史初见日)   眺望 ——作为旅行之纪念,赠     郎   楚楚的高原, 友人啊,于此高处临望吧。 思索...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うやみ」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薄暗     郎   薄暗里有一泛光之盘, 盘底虫隐啜鸣, 昼时独藏客, 为削笔而疲累, 夜时倚于酒馆椅上, 沉浸于思忆的我之身方为悲伤...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追憶」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9.17  牧水忌)   追忆 郎     关于若山氏的死,因未从其遗族那里得到通知,我听说得相当晚,直到最近才得知。失去了在明治大正的歌坛上留下...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中央亭騷動事件(實録)」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中央亭骚动事件(实录) 郎     上个月,在中央亭举办的《日本诗集》出版纪念会上,我因无聊的事情而生气,由此在会场上引发了骚乱,我为此道歉。本来是仅...
sodasinei翻译练习「雨の詩」
, 如此映照于人们心中, 人们杰出的灵魂, 悲伤而略显疲累, 久久溺于消沉, 静然凝望雨落。         雨の詩        雨は愛のやうなものだ それがひもがら降り注いでゐた 人はこの雨...
sodasinei翻译练习「母と子」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母与子        母亲啊,我的母亲。 我为何来到您的身边, 在何时不为人知地来到了此处呢? 无论如何思考,我都不能明白, 若您是我真正的母亲...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青樹の梢あふぎ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仰望青树之梢     郎   贫乏、寂寞的城中后巷, 青树正细细生长。   我渴求着爱意, 渴求着一位心尚空虚、肯将我去爱的少女, 她的手在青树之梢上...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別れ」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别离 ——作为旅行之纪念,赠     郎   友人啊,安然入眠吧。 夜将破晓, 我将离此而去, 再度乘上新一班车而行, 归至我孤独的故乡。 于...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小説家の俳句」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小说家的俳句   ——谈作为俳人的芥川龙之介与 郎     在芥川龙之介氏生前,我常与他谈论俳句,有时意见相左,甚至会演变成激烈的争论。且他还...
sodasinei翻译练习郎「笛」
方式,称之为“祈祷”。(引译自田村圭司「郎の詩的達成 ―浄罪詩篇軸にし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