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翻译练习】佐藤春夫「朔太郎の思ひ出」

sodasinei 2020-09-30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回忆朔太郎

佐藤春夫

 

  朔太郎的名字与作品,虽说在他与犀星创办《感情》时我就已有所耳闻,但与大多数人相同,我开始特别关注他,是在他的处女诗集《吠月》出版后的事。

  那时,我尚住在麹町[1]下六番町[2]的新诗社附近——正巧是如今建有角川书店的那个地方,和与谢野老师的新诗社只有不到一街之隔,我也因此频繁出入于与谢野老师家。

  有一日,晶子夫人提起了新出版的《吠月》作为新诗社的谈论话题。

  “你读过了吗?”

  她问道。因我还未读过,便如实回答,然后宽老师立刻说:

  “那部不必急着读。”

  虽说那语气像是想要以一句话将这一话题结束,但晶子夫人就像是要制止他一般责备道:

  “但鸥外老师不也评价说很有趣吗?”

  当时,在与谢野家,(虽说不是对所有事而言,)鸥外老师的意见拥有着最高的权威。而可以看出,晶子夫人想要打破宽老师对诗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以使他认同朔太郎君独创性的诗作成就。并且,或许也是想引起我对这位诗人的关注吧,晶子夫人特意从自己的书斋中取来了《吠月》。

  “要读读看吗?”

  她将书交给了我,于是我认真地稍微读了读。似乎是以神经在作着诗的这位诗人的思维,说实话,我还不是很能明白,但总觉得很有意思。但宽老师却说道:

  “‘吠月’之类,说的是犬吧。什么‘竹将生’、‘竹将生’[3]的,不像有什么智慧的话吧。”

  看来宽老师果然无论如何都不想称赞这位诗人。我沉默着,但晶子夫人又说:

  “我倒是觉得有很有意思的地方。”

  虽然这话像是在暗示我也说两句,但因为我也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想法,因而也没有陈述意见的自信。我依然沉默着,于是宽老师以“不过再稍微沉静下来读读吧,也不必急着下结论”一句结束了这一话题。

  我后来才知道,朔太郎似乎也有过一段向新诗社投稿短歌的时期。恐怕那较之于我要更早吧。毕竟在我开始读《明星》的时候,就已经见不到朔太郎的名字了。宽老师不愿承认朔太郎,或许是因为他是新诗社的异端者吧。

  我与润一郎及犀星要比与朔太郎相识更早,从他们口中也常听说关于朔太郎的事,但润一郎似乎比起朔太郎的诗更关注他美丽的妹妹。后来她成为了佐藤惣之助的夫人。根据润一郎与犀星所说,在我的想象中,朔太郎像是一位在地方的小城市无忧无虑地弹着吉他的青年诗人。

  第一次见到朔太郎是在何时何地,我已记不清了,但我能记得白秋和犀星也在。那时,朔太郎是一个看起来比实际上要年轻的、英姿飒爽的人,也已成为了名气颇高的诗人。我在那之后也出版了一册小小的诗集,但朔太郎似乎并不看好。毕竟那与朔太郎的作品完全不同,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我明白,朔太郎对我绝无恶意,倒不如说有着亲近感。那时,我们似乎在芥川家也有碰过面。我和谷崎二人与朔太郎再见面,大概是在那之后的事吧。

  虽然已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情况了,但我记得有一次,受朔太郎的鼓动,润一郎问“那我可以和你的妹妹结婚吗”,同时,朔太郎也问“那我可以和润一郎的妹妹结婚吗”——这是由我介绍的。润一郎已经认识了对方,事到如今也没有再相亲的必要了,但因为朔太郎未曾见过润一郎的妹妹,于是二人暗中相了亲,但没能谈妥。据那时朔太郎所说,“虽说像是德国少女一样的风情并不坏,但不管怎么说长得实在太像润一郎了,总觉得在和润一郎同床共枕。”这感想实在有趣,于是我将其原封不动转述给了润一郎,润一郎听后也哈哈大笑。

  在那之后——虽然已经是晚年时的事了——朔太郎难得地来到我家拜访。当时我在西村伊作氏的文化学院中担任文学院院长,他想将长女送来上学。但他说“小女是个笨人,所以不知能否入学,还劳你费心了”。我问,说是笨人,笨到什么程度呢。他说曾想给她做智力测验而去找过专家,专家说也没必要专门带本人来,这里有写着问题的表格,这之中的问题能答上来多少,让她填完后告诉我就好。但她一个也答不上来。而朔太郎自己看过问题后,说自己也一个都答不上来。

  “我想,因为父亲是笨人,所以子女也是笨人,这是自然的。”他笑着说。

  “若是像你这样的笨人,毫无疑问可以入学吧。”我也笑了。

  这样聊时,内人也在一旁听着。内人与朔太郎是同乡,认识他的几个兄弟姐妹,她问道:

  “朔太郎先生兄弟姐妹有几人呢?”

  被这样一问,朔太郎说:“是六个人?”然后像是为确认一般扳起手指开始数数。

  “前桥有两人,大阪一人,安中一人,然后在东京惣之助那里有一人——奇怪啊,六个人?”

  他自言自语道,然后又歪着头扳手指数了四五遍:“……大阪一人,安中一人,然后在东京惣之助那里有一人——奇怪啊。”我因为觉得实在滑稽,最后在他不知说了多少遍的“……在东京惣之助那里有一人”后立即添上了“在东京,这里也有一人”。但朔太郎仍只是呆呆地歪着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于是我说:

  “在这里数着兄弟姐妹的你不也是其中的一人吗?”这样一说,朔太郎终于回过神来,笑着确认了的确是六个兄弟姐妹,甚是有趣。这位诗人似乎一次也没有客观地把自己算进兄弟姐妹里。

  我觉得朔太郎是位头脑奇妙的人,但我并不认为他是所谓笨人,毕竟他也是位通过了旧制高等学校入学考试的秀才。

 

 

[1] 地名,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

[2] 旧街名,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现六番町(1938年8月1日更名)。

[3] 「竹が生え」,出自萩原朔太郎「竹」。

sodasinei翻译练习佐藤「谷崎文学代表作「細雪」」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7.24  谷崎润一 生贺)   谷崎文学的代表作《细雪》 佐藤     谷崎文学的特点在其通畅且充实之风格的厚重感上。也可以说是如同在平坦的都市大道...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詩翻訳につい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将这篇置顶,为希望各位在读译文,尤其诗译时,能有所选择。有语言能力者,希望对一切文学,尤其诗歌,能尽量先读原文。)     关于诗译 萩原...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小説家俳句」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小说家的俳句   ——谈作为俳人的芥川龙之介与室生犀星 萩原     在芥川龙之介氏生前,我常与他谈论俳句,有时意见相左,甚至会演变成激烈的争论。且他还...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雲雀巣」
。 那处的脸阴沉下来只盯着地面。 地面之上如忽地冒起的疱疹一般显现。   我怜爱地拾起了云雀之卵。       雲雀巣     萩原   おれはよにも悲しい心を抱いて故郷(ふるさと)河原を歩い...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芥川竜之介死」
理解力上。他认真地读完了佐藤、室生犀星、北原白秋、千家元麿、高村光、阳夏耿之介、佐藤惣之助等人的大部分诗歌。此外,对于堀辰雄、中野重治、萩原恭次等所谓新晋诗人的作品,他也大略且广泛地读过...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ニイチェに就いて雑感」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补档】   于尼采的杂感 萩原     在尼采的世界里,包含着近代知识分子的一切苦恼。没有人不在尼采身上看到自己的烦恼,没有人不在尼采身上看到自己的...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石竹と青猫」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石竹与青猫     萩原   青绿石竹花影中,沉眠有幻象的尸体一具, 黑发淌至地面, 四肢无力地伸,仰面于枕席。 在这密室的幕帘之后, 一种青白且奇异...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ぎたる彈くと」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弹吉他的人     萩原   弹起吉他, 弹起吉他, 独自思索, 黄昏悄然行至, 石造之都会, 及其上奔驰之火车、电车一类, 似其声消渐远, 我之爱亦永...
【试译·佐藤】蝗虫的大旅行 #日本文学 #翻译
—— “蝗虫君,大旅行家,那么就此别过吧。还请注意安全——可要小心,别在旅程途中,说不定会被顽皮的孩子抓住,掰了双腿。那么,再见了。”     原文:青空文库2020.4.9日更新《蝗大旅行》(佐藤) 初...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白秋露風時代詩壇」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白秋露风时代的诗坛 萩原     日本的新体诗有了作为艺术品的鉴赏价值,是从明治中期以后,藤村、晚翠[1]、泣董[2]时代开始的。在那之前的诗,就像落合...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酒精中毒者死」
死     萩原   あふむきに死んでゐる酒精中毒者(よつぱら、 まつしろい腹へんから、 えたいわからぬもが流れてゐる、 透明な青い血漿と、 ゆがんだ多角形心臓と、 腐つたはらわ...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中原中也君印象」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另附自译  中原中也「萩原評論集 無から抗争」)     中原中也君的印象 萩原     我常读中原君的诗,但与他的个人交情甚浅。我们前前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