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蒲原有明に帰れ」

sodasinei 2020-09-30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回归蒲原有明

萩原朔太郎

 

  我上个月底去了东京。东京是我憧憬着的城市,是雪夜里也有黑猫趴在屋顶上的大城市。我如今住在工厂与工厂的空地之间、职工群聚的充满煤烟的街道上。黑色的煤烟与并列的砖房之中,一间粗陋贫苦的长屋内,我们一家四口人过着悲惨的生活。只在拼尽全力挣得面包的时间里,我即使是乞讨也不想离开东京。我想永远住在这一无产阶级的陋巷里,如鸦一般。

  蒲原有明是我唯一崇拜的诗人。能着眼于此,真不愧是你。其实在我的诗集《吠月》出版时,为请蒲原有明老师务必帮忙作序,我曾再三写信去恳求,但没有得到回复,所以很遗憾没能实现。我会如此渴望蒲原氏的序,是因我自认为我的诗属于蒲原氏的新正派。在有明诗集中,像《独弦哀歌》一类的作品实属名篇,即使如今读来也会不免落泪。怎么说呢,其情绪浓厚又具神秘色彩,犹如坡的恋爱抒情诗一般,且有着强烈的东方气息。“恋”的神秘而甘美的情绪,我是通过有明才初次体会到。再没有若此恋(love)般神秘、且在本质上与音乐的情绪如此相近的事物了。我的《吠月》中的二三作也是如此,正是对这一神韵进行模仿之时令其俗化后的产物。

  虽然我这样崇拜着蒲原老师,但据某人那听来的风闻,蒲原氏似乎对我抱有着极深的厌恶感。但究其原因,似乎是因我曾痛骂过蒲原氏的诗。这实在让人意外,当然,我是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了,经过一番仔细回想,我想起自己曾在《文章世界》上极端地痛骂三木露风氏及其一派,并彻底地排斥当时诗坛所谓的“象征诗”。然而后来听说,三木露风氏一派自称是“蒲原有明的正流”,他们的《日本象征诗集》一书中也写到,日本象征诗的鼻祖是蒲原有明、而将其系统发展起来的则是露风氏及其一派。由此想来,大概是我痛击露风氏等人的所谓“象征诗”一事,间接地误传到蒲原氏的耳中,使当时已退出了诗坛的蒲原氏也误以为是在说自己。根据风传,在收到我关于作序的请求后,蒲原氏说:“一边痛骂别人的艺术,一边又请求他为自己作序,像这样厚颜无耻的人也真有啊。”

  一开始,在蒲原氏并未回应我关于作序的恳求时,我想大概是源于一种天才常有的怕麻烦的心态,所以也没有多想。后来(最近)才听说了上述的风闻,为这出乎意料的事感到吃惊的同时,我也为蒲原氏完全曲解了自己感到无比遗憾,正想着最近要把这一消息发表到什么杂志上。幸而从你的信中得到了灵感,若是能把全文或是其概要发表在贵刊上那就太好了。这样的辩白,或许对“有常识的人”来说只不过是愚蠢的事情,但这世间意外地有很多傻瓜,为慎重起见还是得有所注意。也即是说,蒲原有明氏与三木露风氏,两人无论是在诗的风格上还是其思想上,都全然不同,更没有相关之处。详细来说,蒲原氏的诗风是浪漫的,且特色在其情绪浓厚的神秘意境;而露风氏及其一派的所谓“象征诗”,是全然古典的、理智的,没有任何梦幻的情思与浪漫的情绪,不如说与之正相反,是以严肃端丽的理智性格调之美见长,正如法国诗坛中的高踏派[1](象征诗派前驱)一般。与之相对,有明氏的诗则可与以高踏诗派为敌而兴起的、热情主义的魏尔伦及波德莱尔一派,即法国诗坛的象征诗派[2](如人们所知,其也同时是自由诗的先驱)相比较。故按外国式的称呼,蒲原有明氏的诗风应属象征诗,而露风氏一派的诗则应属于正与之相反的高踏诗派。但在日本诗坛,因把露风氏等人的诗称为象征诗,于是我的话也只是顺应这一点来说的。不过本来像诗派的称呼一类是无所谓的,重要的是内容。

  抱歉私人信件扯到了题外话上。总之,蒲原有明氏是如今诗坛的先驱者,也是有着永恒价值的天才。面对今日毫无内容的诗坛,我想说的话,其实只一句“回归蒲原有明”而已。

(下略)  
  

        (出自《罗针》第五辑·大正十四年四月)

 

*青空文库加注:本文为作者(朔太郎)致福原清的书信。根据作者的意向,由福原公开,公开时所附标题名“回归蒲原有明”为福原所加。底本上还附有福原的话,说明了本作公开的经过,但因为无法确认其是否在著作权保护期内,故未附上。

 

[1] Parnassiens,由上田敏译称“高踏派”,即巴那斯派、高蹈派。

[2] Symbolisme。

sodasinei翻译练习「詩の翻訳つい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将这篇置顶,为希望各位在读译文,尤其诗译时,能有所选择。有语言能力者,希望对一切文学,尤其诗歌,能尽量先读文。)     关于诗译 ...
sodasinei翻译练习「詩告別した室生犀星君へ」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致向诗告别的室生犀星君     之前,在诗集《铁集》的序文中写道“这是最后的诗集了”的室生君,终于在杂志上公开宣言要向诗告别。从感情诗社时期开始...
sodasinei翻译练习「別
拂晓将近的火车卧铺上, 友人啊,安然入眠吧。       別 旅の記念として、室生犀星        友よ 安らか。 夜はほのじろくけんとす 僕はここ去り また新しい汽車乘つ...
sodasinei翻译练习「白秋露風時代の詩壇」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白秋露风时代的诗坛     日本的新体诗有了作为艺术品的鉴赏价值,是从明治中期以后,藤村、晚翠[1]、泣董[2]时代开始的。在那之前的诗,就像落合...
sodasinei翻译练习「我何所へ行かん」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此身当何往        情绪阿, 注视那长久的忧郁之流, 我这眺望亦过显寂寞, 业已一日又黄昏, 为人生这拖长了影的厌生哲学启页, 啊,恰生芽的...
sodasinei翻译练习「我の持たざるものは一切なり」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此身不余一物        此身不余一物, 奈何难耐穷乏。 独渡孤桥, 焦心若灼, 欲狂于无力之怒。 呜呼,此身不余一物, 奈何沦若乞者, 羞而乞食...
sodasinei翻译练习「野寢る」
る        この感情の伸びてゆくありさま まつすぐ伸びてゆく喬木のやう いのちの芽生のぐんぐんとのびる。 そこの青空へもせいのびをすばとどくやう せいも高くなり胸はばもひろくな...
sodasinei翻译练习「父の墓詣でて」
。父亲啊。还请容允我的不幸!       父の墓詣でて        わが草木(さうもく)とならん日かは知らむ敗亡の 歴史を墓刻むべき。 わは飢ゑたりとこしへ 過失を人も許せか...
sodasinei翻译练习「青空飛び行く」
归至那遥不可及的白浪海上, 他亦有着他的幸福。 啊,便如此,一只鸟儿飞向青空。       青空飛び行く        かは感情飢ゑてゐる。 かは風帆をあげて行く舟のやうなものだ...
sodasinei翻译练习「遺傳」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遗传        住屋俯伏于地面, 如巨蛛般沉眠。 漆黑清冷的自然之中, 动物畏而颤抖, 为未知的梦魇所慑, 悲戚恐怯地吠着...
sodasinei翻译练习「月夜」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月夜        扑腾着宽大笨重的翅羽, 啊,何等孱弱心脏的所有者啊。 于花瓦斯[1]般明朗的月夜里, 看那白色流动的生物族群, 看那静寂的方位...
sodasinei翻译练习「ありあけ」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有[1]        久疾病痛之终, 面颊布满蛛网, 其腰之下消散如影, 其腰之上生出竹林, 手已烂腐 身体全然毁坏, 啊,今日月亦升起, 拂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