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小説家の俳句」

sodasinei 2020-09-30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小说家的俳句

  ——谈作为俳人的芥川龙之介与室生犀星

萩原朔太郎

 

  在芥川龙之介氏生前,我常与他谈论俳句,有时意见相左,甚至会演变成激烈的争论。且他还有题为《我的俳句观》的随笔,于是我想,想必他有大量的俳句作品,并期待着能在什么时候系统地读过后,写出一篇俳人芥川龙之介论。然而,近来读过他的全集后,却惊讶地发现他的作品意外地少。全集中收罗的俳句,加上日记旅行记等中所插入的,总计也不过八十句左右。这样的话实在是没办法评论。不过,通过这少数作品,虽显朦胧,也能够体会到他大体上的兴趣、倾向、句风等,以及他对待俳句的主观态度。

  虽然之前在评价其他小说家的俳句时也说过,总的来说,小说家的诗与俳句中,作为业余者的消遣主义气息浓厚。尽管他们在创作小说时都认真对待人生,费尽心力与文学相搏斗,但在创作诗与俳句时,却莫名展露出一种装模作样的志不在此的风流气韵来,仿佛只将其视作微不足道、虚有其表的消遣之艺,就像闹着玩似的。室生犀星氏在某篇随笔中写道,在工作结束后,将桌子收拾干净,一边在砚台上研墨,一边静静地推敲俳句,这是难以言表的乐趣。即是说对这样的作家们来说,作诗和俳句时的心情就像是在饱餐后欲喝上一杯红茶、或是在流汗劳作,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欲换上浴衣打上一轮麻将一般。因此在他们的俳句中,并没有如芭蕉和芜村这样的专业俳人句中所见的真正深入其中的文学斗争,在作之根本上也几乎没有诗的人文主义精神。换言之,他们的俳句大多只拥有作为“文人的余技”的价值而已,只不过是出于兴趣的产物罢了。

  芥川龙之介是一代才子,也是一位精通琴棋书画等各类文人技艺的能士,但他的俳句,果然都不过是作为文人技艺的上乘之作而已。我认同他晚年的小说(《齿轮》、《西方人》、《河童》等)是日本文学中排在首位的杰作,但至于他的俳句,就与他的警句文学(《侏儒的话》)一样,即使是站在友人的立场上我也无法予以称赞。不如说我觉得这两种文学正赤裸裸地暴露出了他一切作品上的缺点。即是说,《侏儒的话》所表现出的是一种东京人式的轻浮讽刺与冷嘲,是单纯以机智对人生的揶揄,就像帕斯卡及尼采的警句,其中没有真正投入的人生热情与生活体验。换句话说,《侏儒的话》中所有的只是头脑的机智——且是为以这种机智为傲——而写出的文学,是将身为才子的他的缺陷与不足处展露无遗的文学。同样的,他的俳句也是以文学上的消遣主义而对那种末梢神经上的热衷性与兴趣所在的炫耀卖弄。作为其代表,我想举出二三作品为例。

 

  蝶の舌ゼンマイに似る暑さかな(蝶舌似发条,自是暑难耐)

  暖かや蕊に臘ぬる造り花(春暖蕊涂蜡,跃跃造纸花)

  臘梅や雪うち透かす枝のたけ(腊梅透雪来,蓦现花一枝)

 

  “蝶舌”这句的关键着眼点在“似发条”上,其比喻之奇特与观察之仔细便是作者的得意之处吧,但从结果上看,也不过是只有这点机智,而在本质上没有丝毫俳味与诗情的空有才气的作品。后面的两句也同样是显耀其观察的细致与对技巧的热衷之句,虽有着末梢神经上的敏锐性,却没有作为诗的真实本质,仍是只以头脑、才气及苦想如造纸花一般作出的句子。

 

  ひらひらと上る扇や雲の峯(翩翩执扇舞,何似峰上云)

 

  在芭蕉的俳句中,他将以上这句推为一等名作。不过,若是客观来看上述的他自作的俳句,芥川氏的芭蕉观究竟如何,由此也可见一斑。也就是说,比起本质的诗,芭蕉的那种细节性的技巧方面更为得他赏识。

  我曾在另一篇论文中写过,芥川龙之介的悲剧,在于他自己以“诗人”为理想,结果却因气质上无法成为诗人而导致的宿命。除俳句之外,他还作了几首抒情诗和数十首短歌,但这些诗文学几乎全都与上述的俳句一样,只是纸花般的美术品,而缺乏真正的诗所应展现的生活情感的鲜活热情。也就是说,他的诗文学中没有生活而只有趣味,没有感情而只有才气,没有诗而只有知性。而拥有着像这样的文学性格者,是不可能在本质上成为诗人的。诗人的性格,总是在“燃烧着”,即使有着高度的文化教养,其本质上也有着自然的野性和朴素。而在芥川氏的性格之中,却几乎没有这种燃烧性与朴素性。而他自称为“诗人”,也是因仅基于以身为知性人的知识所见的诗人的高深幻影。那未必是他的错觉。但尽管如此,这也是他宿命般的悲剧。

  室生犀星氏在性格上是与芥川氏形成对照的文学家。他不是知性的人而是感性的人;不是有着东京人神经的城市人,而是有着粗野的勇毅精神的纯粹之人,是为不断燃烧的热情所驱使,而以强烈的主观意志生活行动的人。因此室生犀星氏从出生起便是天赋异禀的诗人。不过后来他成为了小说家,开始专心于小说的创作,自此,他的诗中主要的生命,就都被注入了散文形式的创作中,他也逐渐远离了诗文学。他如今也偶尔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似的写着诗。但正如他自己所说,如今他写诗的心情已不如过去那样干劲十足,而不过是种如在饱餐后喝一杯红茶、在劳作之后收拾干净书桌而享受心灵余裕的闲适文学之风雅。而这种作诗的态度,在他其余的诗文学——俳句上也是同样。即是说,与其他多数小说家同样,他的俳句也是所谓“文人的余技”。

  然而,对他来说,与芥川氏等人不同,这余技并未止于余技,在余技之中他的作中物往往跃然纸上,使人能感受到他那尚存的诗人的生命力。所有人对于自己第一重要的事业,都会倾注全部的思想与热情,而对于第二重要的事业也即余技,就只会带着兴趣遨游享乐其中。在室生氏这里也是同样,他作俳句的态度,多半只是一种凭兴趣的遨游享乐。但尽管如此,他却将这一凭兴趣的享乐生活化,将享乐肉体化,从而创造出了不可思议的个性艺术,知晓了日本茶道精神的真意。比如他在赏玩陶器古董的时候,这一兴趣使然的爱好便直接化作了他的文学,陶器古董的触觉与嗅觉便自然成为了他活生生的肉体感觉。而他在收集石头、栽植藓苔,享受着造园过程的时候,这一独属于他的爱好之艺也甚是常常使专业的庭园师叹为观止,真正成为了其独特的艺术创作。

  由此,来看看他的俳句吧。

 

  凧のかげ夕方かけて読書かな(读书黄昏时,忽见纸鸢影)

  夕立やかみなり走る隣ぐに(骤雨惊雷中,邻邦多灾难)

  沓かけや秋日にのびる馬の顔(沓掛度秋日,马脸拉长来)

  鯛の骨たたみにひらふ夜寒かな(榻上寻鲷骨,寒夜寂无声)

  秋ふかき時計きざめり草の庵(秋深草庵中,时过境亦迁)

  石垣に冬すみれ匂ひ別れけり(石垣生冬堇,始是别离时)

 

  他的俳句风貌与他个人一样粗犷,就像是乡下的手工棉织物一样,有着极为粗糙不平的手感。他的俳句中,既没有芭蕉那样幽玄的哲思与寂寥,也没有芜村那样给人留下绘画般印象的抒情性,当然,也没有像其角[1]、岚雪[2]那样的侠气与洒脱。尽管如此,那强健坚毅之影,却能给人以似微弱虫鸣般的温柔之感。而那“强健坚毅之姿”,与在那姿态背后潜藏着的“温柔怜爱之感”,便是他一切小说与诗文学中的本质所在。

  作为俳人的室生犀星,简而言之,也就是作为外行庭园师的室生犀星。而这一业余者的爱好之艺,本身也便代表了他的人物风貌,同时也是他文学上精神的本质。因此,若要作下结论的话,他的俳句就与他的造园术及生活方式一样,是一种爱好者的风流,并且也是对“人生本身”的实体表现。他曾经写风流论,主张风流生活、风流即艺术的茶道精神,其原因也正在此。而一面认同他的俳句是余技,一面又主张其并非余技的我这二律背反之矛盾,由此也毫无疑问可以得到理解。

 

[1] 宝井其角(1661-1707),江户时代前期俳人,松尾芭蕉的弟子,“蕉门十哲”之首。

[2] 服部岚雪(1654-1707),江户时代前期俳人,松尾芭蕉的弟子,“蕉门十哲”之一,与其角并称“蕉门双璧”。

sodasinei翻译练习「詩翻訳につい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将这篇置顶,为希望各位在读译文,尤其诗译时,能有所选择。有语言能力者,希望对一切文学,尤其诗歌,能尽量先读文。)     关于诗译 ...
sodasinei翻译练习「雲雀巣」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云雀之巢        我抱持着极尽悲伤之心走过故乡的河滩。 河滩之上,有繁缕、问荆之类,水芹、荠菜、堇亦蓬勃生长。 那低矮的沙丘影中利根川流过。如...
sodasinei翻译练习「芥川龍之介斷想」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7.24  河童忌)   于芥川龙之介的断想          没有比芥川龙之介更受到诸多毁誉褒贬、诸多彼此矛盾的评价的文学家了。有人把他的...
sodasinei翻译练习「中原中也君印象」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另附自译  中原中也「評論集 無から抗争」)     中原中也君的印象     我常读中原君的诗,但与他的个人交情甚浅。我们前前后后...
sodasinei翻译练习「漂泊者歌」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漂泊者之歌        太阳自断崖上升起, 忧郁于天桥下低步。 在无尽遥远的天空彼方, 在延续的铁路栅栏之后, 寂寞的一影徘徊着。   你啊,漂泊...
sodasinei翻译练习「ふつくりとした人柄」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柔软的性情          在我所知的范围内,北氏是给我留下印象最好的人。用一句话概括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性情柔软”吧。像我这样性格急躁的人...
sodasinei翻译练习「蛙死」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蛙之死         蛙被杀死了, 孩子们围作一圈举起手来, 大家一起, 将那可爱的, 沾满血的手举起, 月亮出来了, 有人站在丘上。 他自帽下...
sodasinei翻译练习「虚無鴉」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虚无之鸦        我本虚无之鸦, 于冬至彼高屋脊处张喙, 如若风标而欲咆号。 不辨四季轮转, 此身亦不余一物。     虚無鴉     ...
sodasinei翻译练习「からたち垣根」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枸橘篱墙        枸橘篱墙之中, 传来喧闹女声, 飘来晚饭葱香, 灯亮起之时, 穿过枸橘篱墙的冷寂啊。       からたち垣根     ...
sodasinei翻译练习「五月貴公子」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五月的贵公子        在嫩草上行走之时, 我便留下白色的鞋印, 细长手杖的银部为草所蹭, 将手套揉作一团向空掷去, 啊,断然斩去一切忧愁, 我...
sodasinei翻译练习「酒精中毒者死」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酒精中毒者之死        仰面死去的酒精中毒者(醉鬼), 自那雪白的肚边, 淌下不可名状的液体, 透明的黑色血液, 歪曲的多边形心脏, 已腐烂的...
sodasinei翻译练习「無用書物」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无用的书籍        苍白之人, 见路上有卖书者。 肋骨凸出, 如斗鸡般高鸣。 我本无用之人, 此本无用之书, 以一钱便卖予他人。 于冬至穿起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