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五条悟×你】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是谁啊!!!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你

sodasinei 2021-08-03

by/ 宋哲想吃巧克力_

 

•愚人节快乐(笑)

•第一人称视角,五条悟沙雕文学

•已交往设定,已同居设定,ooc算我的

•部分设定来自“五竟有”

 

“讲真的,别闹了,斯拉格霍恩维奇。”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和五条悟在沙发上打闹,电视里的电影放到一半,五条悟放在我腰间的手也伸到一半。

 

他听我说完话一双手放在我腰上不动了,沉默的自上而下盯着我。我被他盯得有点发毛,后知后觉想起来我刚才说了什么。

 

“谁?”他沉默半晌问我。

 

“什么?”我决定装傻。

 

“斯拉格霍恩维奇。”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对我说。

 

本来我想装傻混过去的,结果一看他这个反应知到大概是不行了,只能陪着笑脸想伸手环住他的头,“没谁啊。”

 

结果他看我这个反应皱起了眉头一偏头躲开我,伸出一只手拽住我的手腕,

 

“外国人?”他沉下了脸,“在国外的时候认识的?”

 

我看他这个反应好像真的有点不高兴了,只能乖乖的回答他“是。”

 

于是他又沉着脸走了,走的时候鼻子里使劲儿哼了一声,还一脚踢翻了猫猫的饭盒,猫猫委屈的叫,走过来蹭我的裤脚。

 

我捡起猫猫的饭盒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得意的轻笑一声,没错,我是故意的。

 

斯拉格霍恩维奇,没错,确实有这么个人,也确实是我出国那十年里认识的。不过是个小姑娘,真名叫维奇•帕米尔,因为特别喜欢哈利波特里面的斯拉格霍恩教授经常让我叫她“斯拉格霍恩”,我一开始想在五条悟面前叫的是“斯拉格霍恩”,但是我又怕他一上网看见哈利波特的斯拉格霍恩猜出来我在耍他,再加上斯拉格霍恩是个姓,于是在后面加上“维奇”变成斯拉格霍恩维奇,显得更加亲密。

 

究其我耍他的原因,不能算是哪一个,应该算是由积少成多而引发的从量变到质变。事情从前两天开始,他又双叒叕偷偷吃掉了我藏在冰箱里的蛋糕,我气的找他理论,得到答案“你放在冰箱里不就是要吃的嘛,再说了,我在我自己家吃东西的事情怎么能叫做偷吃呢?”

 

这人是不是读过孔乙己。

 

我俩为这事儿吵吵起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人每次都这样没脸皮。我理论不过他气呼呼的去找维奇控诉,她反手就给我推了一个视频。

 

“当你在男朋友面前故意喊错成别人的名字时”

 

好家伙,说干就干。

 

于是今天我就收获了一个气的够呛的五条悟。

 

我关了电视在客厅里装模作样的呆了一会儿表演出心虚的样子,实则在客厅玩手机,一直等到十点半我偷偷摸摸回屋,五条悟背对着我好像已经睡着了发出了大声的呼吸声。我知道他没睡着呢,他自己不知道他睡着的时候呼吸声不像常人一样很大声而是几乎没有声音,大概是当咒术师养成的习惯。

 

但是我不能露馅,我得让他以为我觉得他睡着了才敢回屋睡觉的。于是我故意悄悄咪咪上了床,把动静控制在最小,背对着他缩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五条悟坐起来了,坐起来了半天没动弹可能是在观察我睡没睡着。好像是确认我已经睡着了之后他一只手伸过来撑在了我的脑侧,然后脑袋好像也凑过来了,因为我听见了他很近的呼吸声,这人是在用六眼仔细观察我。

 

呵,可笑,你以为咱俩认识多少年了,是你以为能看出来就能看出来的?

 

于是我继续保持那个姿势不动弹,五条悟看我好像真的睡着了,伸出手快速的从床头桌上拿起我的手机,熟练的用他自己的指纹解了锁。

 

我一猜他就可能干这事儿,虽然他以前也就已经像要宣示主权一样在我的手机里加了他的指纹,但是他从来没查过我的手机或者问我在国外的交际。不过我猜他早就很好奇,五条家的人脉广也不可能广到覆盖全球。

 

这家伙拿着我的手机戳了半天,指肚在屏幕上发出“砰砰”的声音。我想他大概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不然不会倒吸一口凉气,把我的手机摔在床上,无辜的手机在床上弹起来,差点摔倒地下屏幕报废。

 

我当然知道他在气什么,做戏做全套,我早已经删掉了维奇给我发的视频和我俩的聊天记录,现在我的手机看起来很正常。

 

但是在现在的五条悟心里,越正常就代表越不正常,我想他大概是认为我刚才在客厅里就已经把记录删除了。

 

我身旁的床塌陷了一下,五条悟撑着一只胳膊又靠过来,床头桌啪嗒一声,手机又放了回去。五条悟好像在我身后翻了个身,也不知道是不是背着我这头睡的。

 

第二天早上我醒的很早,起来的时候看见五条悟的脸,他还在睡,我静悄悄拿上手机出了屋子,去厨房给他做早饭。

 

过了一会儿五条悟也醒了,他揉着脑袋走出房间打了个哈欠,一出来看见我哈欠也不打了就撅着嘴避开了眼神,转过身去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捧着手机敲敲打打。

 

坐了一会儿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就要往出走,但是正好这时候早饭好了于是我叫住他问他要不要吃早饭,我早上还特意做了甜口的红豆年糕汤。听见我叫他他终于不服气的看向我这边,看着我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认了命般叹了口气,走到桌子旁边端起了碗,也不知道是不是红豆年糕汤的诱惑。

 

我们两个交往以后五条家的大少爷放弃了五条家提供的大别墅也把我从学校宿舍里拎了出来,找了一个离学校很近的房子半强迫似的要和我同居。本来平常我俩都不一起去上班,他出他的任务我上我的课或者反过来他上课我出任务实在不对我俩一起出不同的任务。咒术师的排班非常灵活,但是今天早上我俩少见的都没有事情,于是尴尬的氛围继续蔓延。

 

走到学校大门口碰见虎杖悠仁和伏黑惠,这两个孩子好像刚从宿舍里出来也要去上课,于是我邀请他们一起走。虎杖这孩子很开心的就跳过来了,但是伏黑还站在那里一脸幽怨的看着这边不动弹。

 

“惠君怎么啦?有什么事情吗?”我望向他。

 

“那个,”伏黑指指我,“能不能处理一下。”

 

我看着他指向我的手疑惑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指的是我后面。我回过头看去,五条悟臭着脸看向别处,身子倒是和我站的很近。

 

“五条老师,”我转回身无奈的看向他笑,“你吓着学生了。”

 

五条悟听见我说话把脑袋偏的更远,依旧一句话都不跟我说,也没像以前一样大步一迈直接走人,依旧臭着脸站在那里。伏黑惠看他这样子可能看出了什么,跟虎杖悠仁打了个招呼两个人一起走了。

 

我一看这样不行啊,这人也没把工作和生活分开看啊,也怪我,一开始没考虑到他没看破而且还纠结了这么长时间,于是我决定好好跟他说一下。

 

“悟,昨天晚上的事情等到下课再……”

 

“那人姓什么?”他终于今天早上第一次开口跟我说话,“那个斯拉格霍恩维奇。”

 

“啊?”我被他突然的问题问的发懵,“不是,悟,你得把上课和……”

 

“你告诉我,”他低下头看着我,“你告诉我我就好好上课,昨晚的事等到放学再说。”

 

他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思考了一会儿(该编什么姓)之后告诉了他维奇的姓氏,“帕米尔。”

 

“他现在在日本吗?”他又问。

 

“在……吧……”我思考了一会儿。

 

反正最后都要告诉他我在耍他,要不最后就让他见维奇一面,顺便给他介绍一下他一直都很好奇的我在国外的交际网络。

 

五条悟听我说完挑起了一边眉毛,上课铃这个时候响了,我一听来不及了,拉着他跑去了教学楼。

 

于是上午算是平安无事的度过了,中午下课铃一响我教室门口就站了硝子,我正在疑惑教室门口怎么会站了这位稀客,硝子开了口,

 

“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是谁?”

 

“啊?”我没反应过来。

 

“我真的没想到他能上钩……”我坐在医务室的床上欲哭无泪,“我以为我编了一个那么离谱的名字他一下子就能听出来我在耍他……”

 

硝子和夏油杰大概是忍受了一上午五条悟的胡闹,我一下课两个人一左一右把我围住就拽上了楼。硝子在医务室里用手术刀当场逼迫我要我给他俩一个交代,夏油杰在一旁当共犯。

 

“所以,果然是女的?”硝子问我。

 

“嗯。”我点点头。

 

“悟很认真的生气了?”夏油杰问我。

 

“嗯。”我觉得我要笑出来了。

 

就在刚才,这两人声色并茂的给我讲述了他们上午如何惨遭五条悟的迫害。这人拽着他俩问了一上午的“斯拉格霍恩维奇”,其中,某位夏姓男子还在加害人手机的浏览器搜索记录上瞟见了诸如“斯拉格霍恩维奇•帕米尔”、“斯拉格霍恩维奇•帕米尔 美国”、“斯拉格霍恩维奇•帕米尔 英国”等各个国家的搜索记录。

 

“你别笑了,”硝子看我反应提醒我,“你很快就要笑不出来了。”

 

“啊?”我笑容一怔。

 

“真是,”夏油杰点着头附和道,“大型社死现场。”

 

???

 

他俩说完这两句就再也不说话了,无论我怎么问都不再吐出一个字,我被他俩这突然转变的态度搞得心里建设无数,最后只能悻悻作罢,自认倒霉。

 

不过说真的,五条悟给我带来的社死现场已经无数次超出我的下限了,大概这人再弄出什么动静我都见怪不怪了。

 

这就是我在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啪啪打脸的原因。

 

当天下午也算正常,五条悟好像是突然有个任务就走了,我下午没课,安得清闲坐在办公室里备课,坐了半天手机一响,我拿起来一看来了一条短信,是维奇发来的,

 

“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回复她,“他还真信了。”

 

“到时候你告诉他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她发给我。

 

“哈哈哈,他别又生气了就好。”

 

“事成之后你请我吃饭吧。”

 

“到时候我把你介绍给他认识。”

 

“你怎么不介绍他给我认识。”

 

“你还不认识他?”

 

“倒也是。”

 

我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半天,扣下手机以后已经三点多了,我揉着酸痛的脖子站起身来想出去走一走,刚走到办公室门口手机又响了,我拿起来,是五条悟的电话。

 

“晚上没事儿吧。”他在电话那头问我。

 

“没有,怎么了?”我回问他。

 

“那晚上回趟家。”他在那头说。

 

我听见他这么说以为他要回五条家,他一般没什么事情不会回五条家,这次要回去是发生什么了吗?

 

处于对他的关心,我好心的问,“你晚上还回来睡吗?”

 

“说什么呢,”他在电话那头发出疑惑的声音,“你也回去。”

 

“啊?”我被他突然的安排吓了一跳,“为什么?”

 

“你别管了,”五条悟在那头磨牙,“记得把那个什么帕米尔也叫过来,我想请他吃饭。”

 

我听完这话差点笑出声来,这人几岁了啊,怎么这么幼稚。正好刚才维奇也要我请她吃饭,我想着也差不多把这事情给五条悟解释清楚了于是答应了他。

 

他也就能干把维奇请过去宣誓一下主权这样的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挂了他的电话之后我给维奇打了电话,邀请她晚上去五条家吃晚饭,维奇很高兴的答应了,说她早就想看看日本大家族都怎么招待客人。我告诉她让她放宽心,五条家虽然不是人呆的地方,但是伙食一等一的好。

 

我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我带着维奇下了车。

 

好家伙,就算我小时候算半个五条家常客也没见过哪次五条家搞这么大阵仗。

 

尤其是我刚一进门,门口两排侍女一起对我说“小姐回来了。”的时候,我拽着维奇,简直大型社死现场。

 

现代法治社会哪来的这么多侍女和电视剧情节???现在就差个悲壮的BGM,让我直接尴尬的用脚趾抠出一座芭比梦幻城堡。

 

最让我社死的其实还不是这个,主要是维奇拉着我的袖子超级开心的大声的喊了一句,我觉得连里面的五条家高层都能听见,

 

“原来这就是日本大家族的社交礼仪吗!”

 

谢邀,人在男朋友家门口,直接社死。

 

我认识的维奇•帕米尔是个外国文化狂热爱好者,但是狂热的也有分寸,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大声喊,或许是被连我都没见过的五条家这么大阵仗搞的心潮澎湃。

 

我在被好几个侍女换衣服的时候如是想到。

 

不怪她不怪她。

 

……?

 

我为什么在换衣服?

 

想到这儿我不禁问出了声,

 

“那个,我为什么要换衣服,还有,五条悟呢?”

 

在我身前的那个侍女对我笑笑,给出一句“这都是家主大人的安排。”

 

“那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生呢?”

 

“维奇大人已经在室内等候了。”

 

等我换完衣服出门看见了五条悟,这人穿着和我一套的和服靠着门框看着我。我问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他看着我说了一句,“请他吃饭啊。”

 

他好幼稚,这人看着真的好欠揍。

 

我俩边走边说一直走到吃饭的房间门口,我刚要开门他叫住了我,我没好气的问他干吗,他走上前握住我的手,

 

“虽然我倒是不担心你会变心啦……”

 

说完这句话他低下头,脑袋靠在我肩膀。我被他突然软化的态度搞得一怔,忘了我们还在长廊上也忘了身边还有别人看着。他看我没推开他,脑袋偏过来呼吸洒在我脖颈,我脖子上一痛。

 

“这样就没问题了。”他抬起头看着他刚刚在我脖子上留下的红痕嘴角微微勾起。

 

笑、笑你妹啊!

 

我满脸通红捂住被他搞出来的红印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和服露出了脖颈,那道红痕在上面感觉异常显眼。这人怎么这样!旁边站着的那好几个人你没看见吗!她们在偷笑诶!

 

搞完这一出后五条悟好像心情变得很好的样子拉着我的手推开了门,一开门看见坐在那里的维奇。

 

他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变化了,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看我又看看她,

 

“什……女……我以为……”

 

“泥嚎,”维奇操着半生不熟的日语满脸笑容的对他打招呼。

 

看来这人总算是意识到了他的错误并反应过来了他从昨天晚上开始直到刚才的幼稚行为,转过头来和我控诉,“你怎么不告诉我她是个女的!”

 

“可我也没说过她是男的啊。”我耸耸肩,欣赏着五条悟脸上的精彩表情。

 

“介绍一下,”我松开五条悟的手走几步向前,“这位就是斯拉格霍恩维奇……”

 

五条悟几乎是用一种幽怨的表情看着我。

 

“的表妹。”我补充到,不仅仅是为了他刚才胡闹一般在我脖子上留下的红痕,也是为了我刚才经历的大型社死现场,“我可没说这位就是斯拉格霍恩维奇本人。”

 

精彩,着实精彩。

 

五条悟脸上的那个表情就像是坐了过山车一般变换无穷,维奇见我改变了计划,和我对视一眼,很配合的又向五条悟伸出一只手,露出一个笑脸,

 

“泥嚎,窝是斯拉格霍恩维奇的标煤。”

 

现在轮到五条悟大型社死现场。

 

所以,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是谁啊!!!

 

五条悟如是想到。

】金丝雀 # #×
原作者:十。编造主。全文1w+ 存在血缘关系。请注意避雷。 在封建世家长大的金丝雀姐姐×年下 - “既然能原谅自由的鸟儿被关进笼子后绝望的赴死,为何不能宽恕被放生后茫然四顾...
】他只关上了窗 # #× #夏油杰× #杰 #×
,端坐,微笑,沉默。身影很轻,像个要破碎的影子。   他刚才做了什么?轻轻的问。   他关上了窗户。   只关上了窗?   嗯。说,转头看夏油杰,后者靠着窗户,对你报之一笑。以一笑,听见...
×】如果我们平等的 # #×
?   不对不对的事情,我解释,第一,这里寝,大家都休息了,这么大声会把大家都吵醒;第二,未来的家主,不可以对一个侍从这么上心;第三,就算不在意这件事情,有别的,,从我身上下去...
×】和猫的一辈子 #× #
,回过头冲我大声的喵喵叫,好像在宣泄它的愤怒。   “老子,以后绝对不结婚。”十七岁的那天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当时我们正在出任务,刚结束,|灵附身女主人杀|死了出|轨的主人的任务...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
弹幕里一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虎杖悠仁),前夕线(骨)和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走最难通关按你们的话地狱模式的线路:高专线...
××卡卡西】我的两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X●火影忍者
投入的时间还不够多吧?”   我不这个意思老师!!!! 在心里呐喊 然而也没有听见的呐喊 不管卡卡西,还。给布置的课题都越来越难了。 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猝死了...
】请囚禁我吧● × #×
原作者:めぐみ⍤⃝   × 两个疯子 这篇文没有需要整改的地方,没有!          ,怎么说呢……      看到大家朝气蓬勃的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奋斗,也不不理解啦...
求助:女朋友病娇怎么办● ×
原作者:めぐみ⍤⃝       /大爷/悠仁/真人(去死啦)     “才不病娇啦!只癖好有那么些奇怪亿点点而已啦!”     PS:里面有深度迫害真人的成分,其余各位都只有着黑泥的甜甜...
×】论如何在陌生世界里安抚男友(上) # #×
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之前的‘’和的适配度在百分之九十之上。”   “这样,”我手撑住下巴。   确实,刚刚在链接的时候我们看见对方的记忆却没有感到太大的惊讶,或许我的的接受度比较...
实现了牛子自由 #×
,简直想撬开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东京湾的海水。   “所以,我喜欢这件事到底泄露的机密?”     07   接到的电话的时候正在和灵激情对砍,用肩膀夹住电话,另一只手握住具从...
×我 #只单纯的口头花花加少男少女的纯情kiss!● ×
,抬头一脸复杂的看我:“我说,就算是告白也不必说的这么直白吧。”      这样吗?      我歪了歪头,“直白吗?我觉得已经够委婉了。”        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目光看我,“那...
】IF线 如果二十三岁那年没有拒绝日本 #×
的夏油杰。   回到学校以后他陷入了一种怪异的自闭,宿舍的门紧锁,的消息都不。   打开手机看着上面大写的已阅不,一脚踹飞了宿舍的门,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以后露出了“这...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