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你】如果我们是平等的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你

sodasinei 2021-08-03

by/ 宋哲想吃巧克力_

 

•又名“我想辞职,真的”

•是甜的,有部分私设,ooc算我的

 

0.

“能和我说说,你思念着的那个人吗?”

 

你的声音很平静,很温和,带着一点点夜晚的疲倦,在高专的操场上和夏日炎热的晚风一起向我吹过来。

 

我看了你一眼。

 

1.

六岁。

 

还是孩子。

 

你脾气很臭,做为几百年来唯一的六眼无下限继承者,你自出生以来就站在力量和权利的最高点,走过的永远都是胜者的道路,脾气差了点才算自然恰当。

 

那个时候五条家选拔人才,最优者可以作为六眼的随身书童,算是半个从小开始培养的管家,长大以后如果不出意外自然可以做为五条家主的得力助手。这算是五条家撒出手去的权利争夺战,各大家族抢破脑袋往里面挤,谁都想和五条家未来的六眼家主打好关系,大量的金钱和参差不齐的孩子往里面送,就算选不上,能让五条家看一眼留个印象也算是够本。

 

我不知道这件事,还以为父亲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带我出去玩是为了参加聚会。现场所有的孩子都在因为五条家里庄严恐怖的气氛而沉默不语乖乖站好的同时只有我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打碎了看上去就很昂贵的花瓶,还扣翻了你的蛋糕。

 

当时父亲就吓坏了,直接九十度鞠躬请求你的原谅,我真的挺生气的,我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一个成年人要对一个半大的孩子低头。我使劲想把父亲拉起来,却被父亲按着脑袋一起向你低头。

 

最后,你也知道的,我还是留在了五条家,不是像小说里那样你对我产生兴趣于是把我留下,事实上,你也发了脾气。可惜我的能力的确出众,家族背景也符合要求,很强,但是没有强大到能和五条家作对。于是五条家的上一任家主认为你生气只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又因为我实在合适,无视你的意见,把我留了下来。

 

刚开始我们相处的很不愉快,这件事双方都要负一定的责任。

 

在父亲对我讲述了五条家的实力背景以及那天并不是什么欢乐聚会的事情以后我总算是意识到了我那天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庄严肃穆的神子被我在本家的选拔赛里狠狠的做出了类似于羞辱以及挑战权威的事情,更糟糕的是,我从下个月开始要常驻五条家。

 

如果我们地位平等,我一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向你低头,可惜你为刀俎,我为鱼肉,寄人篱下,不得不从。为了能让家族抱上大腿,更为了能让我顺利活到成年,我决定抛下自尊向你低头。

 

我低声下气顺从了你好几天,礼物贵重的普通的各式各样送了好多,结果你还是油盐不进柴米不吃,扬言好几次要把我换掉,幸亏那个时候你还不是家主,说话份量还没那么重。

 

最后的解决方法是我无意中送你的一块小蛋糕,自己做的,白色的奶油上面放着一块当季新鲜草莓。我本来没报什么希望,谁又能想得到一块小小的、放糖放多了的、甜过头的奶油蛋糕就能收买五条家的神子呢。

 

感谢我当年放糖时手抖的那一下。

 

2.

八岁。

 

稍微长大了一点。

 

我在你家已经呆了两年。

 

这两年间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我每天比你早起一小时,提前洗漱,收拾自己,吃早饭,最后再去你床边把你叫醒。

 

叫醒你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承认,但这不是你的错。我在给你整理床铺的时候曾经因为够不到被你踢到里面的被子上过一次你的床,又大又软,我跪在上面的一条腿只是轻轻压了一下就几乎被吸进去,你躺下的时候会整个人都陷进去吧,这样太舒服了。我大概也忍受不了这样的诱|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没法说你。于是我找了好多借口,总算能说服五条家主让你每天早上多睡二十分钟。

 

叫你起床以后我会服侍你洗漱,然后去吃早饭。你曾经发过脾气,当着好多人的面问过我很多次为什么没有人和你一起吃早饭,这话像是在暗示什么,一反你之前对我的坏心眼。旁边年级稍长的侍女这个时候是不敢说话的,我也只能笑笑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等到日复一日的你也就不会再问。

 

吃过早饭之后我们一起去上课,在五条家宅子里,请了专属教师。这段时间是我在五条家唯一与你关系平等的时间,五条家很好,没有让我落下学业,先生很严厉,教的很好,一视同仁。你总在课堂上溜号,先生的戒尺就打在你手心上,你开了无下限,先生很生气,罚你抄书,最后你推给我代笔。

 

难受,委屈。

 

倘若你和我在课堂之外关系也平等,我就能告诉先生那些他罚你抄的书全都是我模仿你的笔迹写的,让他再重新罚过,让你真正长了记性。可惜我们不是,我在课堂外还是你的下属,如果我真这样做了,大概我在五条家也就“性|命堪忧”了。

 

过了很久先生夸我字写的好看,我对先生乖巧的笑,我说大概是因为我写的比较多练出来了。我不准备说出理由。

 

我没说过我不敢。

 

3.

十岁。

 

我在五条家混的愈加得心应手。

 

这个时候你已经初步具备了下一任五条家主的威风,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头脑灵光实力强劲。这话我对你说了千百遍,数字真实准确,原因是你每天都逼着我说,有的时候还要加上“五条大人最帅啦”。叫“五条大人”还是“悟”随着旁边有没有别人而改变。你总爱把我单独叫去和你相处,这在外人看来我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五条家二把手,事实是只有我不会管你看书时会不会坐在桌子上,腿会不会翘上天。

 

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我只担心我会不会有一天被你折磨致过|劳si。你听完冲我开怀大笑,摆摆手说保证不会的啦,语气轻浮,实在不可信。

 

那年孟盂兰节,街上挂了好多彩灯,人来人往非常热闹。五条家主禁止你出门玩,原因除了要保持五条家的威严还有要保证安全,谁也不能保证人群里不会突然冲出一个刺客来要你价值不止一个亿的人头。

 

我倒是没被禁足,家主在我苦苦求情下允许我从外面给你带一把糖果。家主好脾气,容忍你我这么多年。我回去把这消息告诉你,笑话你是“深闺六眼”。你听完非常生气,当即就带我从后院翻了出去。

 

五条家宅的位置离市区有一段距离,建在山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普通居民区。在那条长长的、陡峭的、黑暗的小道上你拉着我的手向前奔跑。白天的时候下了雨,把后院下山的那条小道浇成泥巴路,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跑下山去,泥点和脏水溅脏了和服下摆,实在算不上光鲜亮丽,别人看了还以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两个小疯|子,把你和五条家神子联系起来的概率为零。

 

正好合了你的意。你拉着我来到人来人往的摊位,走到了你才想起刚刚出来匆忙,身上资金也为零。我叹了口气从随身带的荷包里抽出备用资金,你看着我眼睛直放光,惊呼一声笑嘻嘻的看着我,哎呀,我要是没有你可怎么办。

 

如果我们是平等的关系,或许我就会把你的话理解成为恋爱游戏里的绝|杀台词,可惜我们不是,这大概仅仅是上司对可靠下属的由衷赞赏。那天灯光太暖,把你白皙的皮肤映照上温暖的黄色,你背着光好似天神终于重回人间,我是侍奉神子的卑微侍女,让你一步一步踩着我的肩膀后背重回天界,心甘情愿。

 

逛到卖糖果的摊位时你罕见的露出了属于你这个年龄段的孩童气息,站在那里走不动道了,非要让我给你买插在板子上的苹果糖。那摊位人很多,孩子也多,摊主是个和善的中年人,可能看咱们俩都是孩子,我把钱递给他的时候他特意给你挑了一个最大的。旁边的孩子们自然不乐意,他一言她一嘴的就开始了不满的嚷嚷,被你全部无视。我看着那些孩子对你嚷嚷当然心生不满,刚想说回去你就把手里的苹果糖往我嘴里一塞以堵住我的嘴,拉着我回了家。

 

我们俩只在外面呆了不到两个小时,但还没进家门离着老远就看见五条宅里灯火通明,我心里一沉,五条家人果然发现了你莫名其妙失踪了的事情。

 

我当即就要进去认错,没走几步又被你拉住,我回过头去问你要干什么,还没等说出口你就一把抢过我手里的苹果糖扔到一边,背过身子对我大声嚷起来,“我说我要去就是要去!你别再拦着我了!”

 

最后的结果是你假扮的黑脸很成功,基于我以前的表现,五条家主成功相信了我的确是去拦住想要偷跑出去的你,对你大发雷霆。你满不在乎的被训,冲他翻白眼,出来朝我笑,管我要糖吃。

 

谢谢你替我挨训,但是一天只能吃一顿甜食,这是为你的身体着想。

 

……

 

下不为例。

 

4.

十二岁。

 

根据科学来讲,青春期的女孩子的发育是要比这个时期的男孩子快一些的。

 

但为什么你还是比我高?

 

而且还不是只高了一点点,大家都说照这个趋势,你很有可能在成年之前突破一米九大关。

 

自此我在你嘴里的外号从“傻瓜管家”变成“矮瓜管家”,荣升一级。我敢怒不敢言,作为报复,我偷偷改写了你的身体报告,使你训练加倍。

 

没过几天被你发现,你拿着报告单找我质问,我大难临头不知悔改,坚持称不是我干的。说完以后发现被你套话,你拿着那张报告单扣在我脸上,声音带着莫名的愉悦,哦,所以说真的有人动了我的报告单啊?

 

完蛋完蛋,我无数次交战于各大家族护你周全的伶牙俐齿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你套了话,我自尊心受挫,反省自己怎么和你说话时怎么从来不过脑子。反省完成,今后再不会犯相同的错误,可惜为时过晚,我的训练量也被你随着加了倍。

 

吃了大亏,我从其中吸取教训。零用钱分出一部分订购牛奶,训练量里劈出两小时开始跳绳。就算我今后个子张过了头,转行去当篮球运动员,五条悟,我也要俯视你,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我在你身边呆的时间太长,以至于我几乎要忽略掉我的性别。第一次来生理期的那天我在和你训练,那天我状态特别差,平时能在你手下撑过十分钟那天也减了半,你被我的状态逼着收了手,我脸色苍白蹲在地上捂着小肚子疼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悟,真的,如果光靠着你这个shi一般的性格性格,以后你真的会孤独终老的,我没开玩笑。你看着蹲在地上的我,两条长腿一迈走过来,走到我身前之后弯下腰,扭着脑袋看我,大大咧咧的问我是不是吃坏了肚子。

 

其实到这里对于你来说都算正常,神子只了解了最基本的生理知识,上课还溜了号。我蹲在地上想着怎么也不能就这么罢休,把你一个人不明所以的扔在训练场上,这实在不符合我的身份。我咬咬牙从地上站起来,硬撑着和你说我没有事,不是吃坏了肚子。悟,我都这个样子了还顾及着你,你应该好好珍惜我。

 

而不是听见我违心的说出我没事之后拉着我要继续打架,我当时真的好想给你报一门心理课程,专门用来教教你如何辨别善意的谎言。

 

结果是当晚我面色苍白实在动弹不得,和我关系比较亲近的侍女姐姐帮了我大忙,不仅帮我准备了换洗衣物,帮我熬了红糖水,还帮我把你隔在了门外,无视了你狂放的敲门声。

 

我住在女生寝室,你进不来,你在大门外大喊大叫,好像要把整个楼里的人都喊起来。我没办法,我去开门,不能因为我自己一个人犯下的错误连累整个楼的人和我一起受累。我刚打开门你就扑进来,人高马大,连带着我一起跌坐在地上。

 

至此我生理痛更甚,刚刚躺在被窝里捂出的那点热气全都随着这一下子吹得干干净净,你捏住我的脸大声问我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理你,我捂住你的嘴不让你再大声说话。你见我这样语气更甚,怕什么!我说了什么不对的事情吗?

 

不是对不对的事情,我向你解释,第一,这里是女寝,大家都休息了,你这么大声会把大家都吵醒;第二,你是未来的五条家主,不可以对一个侍从这么上心;第三,就算你不在意这件事情,男女也是有别的,悟,从我身上下去。

 

我说前两条的时候你面露嫌弃,使我不得不搬出第三条来说服你,果不其然在我说完之后你半张开想要反驳我的嘴乖乖合上,动作缓慢的从我身上退了下去。

 

我想叹气,事实上我也这样做了。你在我面前盘着腿坐下,丝毫不在意身上贵的要死的面料被蹭脏,晚上的地面太凉,我坐的十分难受,只好把你拉起来进了我的宿舍。

 

如果我们性别相同,那我就不会被生理期所困扰,也不会在你扑到我身上时先考虑到男女授受不亲,可惜我不是。生理上的差距使我不仅比你矮了一截,还要在接下来很多年的每个月那几天靠止疼药来维持我高强度的工作。

 

你听完很不屑,露出了和刚刚一样的表情,又好像有一些变化。你靠在我窗边别过头去,好像在认真的看我挂在墙上的照片,照片是我们合照,我第一天去你家的时候照的。那时候我们还在闹别扭,两个毛绒绒的脑袋一人看一边,你站在我前面强硬的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实在别扭又可爱。

 

我可没有当男|同|性|恋的打算,你突然说出这句话,打开我窗子跳下了楼。二楼当然拦不住你,但我还是担心,你跳下去的时候晚风带着树叶的气息吹进房间,很清新的味道,以至于我今后每一次闻到那味道都想起你。

 

你刚才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5.

十四岁。

 

你该长大了。

 

当我没说吧。

 

那天你过生日,你已经十四岁,已经是一级咒术师,身份尊贵实力强劲,举办生日宴的时候礼物堆了一屋子。我知道你不喜欢,但是不至于直接玩失|踪,悟,真的很可怕。

 

我当时在后台做总指挥,忙的头大,还听见你失|踪了的消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绑|架、暗|杀、意外…无数种可能性萦绕在我脑海里手拉着手转圈圈,一人给我一拳把我干翻在地。我心急火燎的往外赶,为了不惊动宾客,我下了秘密寻找你的命令,同时在宾客中寻找可疑人物。

 

这件事让我学到不止一个教训,最大最显眼的那条是:如果你自己想玩失踪,那没人能找到你。

 

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在我宿舍。我抱着小小一丝希望开了门,我房间的窗户大敞着,十二月份的冷风刮进来,我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罪魁祸首正躺在我床上,两条小腿晃晃悠悠垂在床边,双臂摊开,双眼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你听见我打喷嚏的声音之后转过头来看我,衣服被蹭的凌乱,短发乱糟糟的摊开在床上,朝着我露出一个笑脸。

 

我的生日礼物呢?你问我。

 

在主楼二楼的房间里。我说。

 

你皱了皱眉头撅着嘴从床上坐起来,胡乱的理了一把头发,我说的是你送的。

 

你不是不要吗。我说。

 

事实确实如此,前两天我为了这事儿特意问过你,你当时很生气的对我说不要,还让我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要靠的那么近。

 

好吧好吧,我看着你闹别扭而扭在一起的脸,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你到底要不要礼物,天塌下来五条悟都得有生日礼物。

 

我从身后摸出一个盒子,蓝白包装,上面打着小小的蝴蝶结。我先是把盒子递给你,再向你表达感谢,谢谢你关心我。

 

你听完很疑惑,问我为什么要谢谢你。当然是为了你关心我的安全,我说,但是我是在和本家的工作人员讨论,不会有人来要我的命。

 

如果我能和你一样,有着聪明过人的头脑,可能我就能理解你为什么接过礼物的时候更加生气,可惜我没有。你接过礼物几下粗|暴的把它拆开,可怜的小蝴蝶结飘飘悠悠的落在地上,露出我昨天晚上手作的饼干。

 

你抬眼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拆开套在外面的透明袋子开始吃,我很想提醒你不要在床上吃东西,但是这样有我有洁癖不让你在我床上掉饼干渣的嫌疑,于是放任你在我床上胡闹。

 

生日快乐,悟,你生起气来也很好看。

 

所以我们可以把窗户关上了吗?

 

6.

十六岁。

 

我们一起去上了高中。

 

当然不是普通的高中,是所专门为了咒术师而成立的特殊高中。为了能让你过上普通的高中生活,家族让我和你在学校里保持距离,不要暴露我与你同样来自五条家的事实。

 

我乐的清闲,终于能轻松享受我的高中生活。逃离了你的魔爪,我感到空气都变得畅快。

 

这样的好日子只持续了一上午。

 

开学当天早上自我介绍,一年级一共有四名同学,两男两女。另外一个女生还算正常,大概属于高冷美人,另外一个男生留着奇怪的刘海,看上去温文儒雅。

 

你大大咧咧的走了上去,我猜你本来是想随便介绍一下就结束的,结果你一上去就直接看着另一位男同学的刘海笑了出来。

 

夏油杰同学脾气很好,被你笑了之后还能保持礼貌不为所动,我在台下冲你使眼色,妄想无声的提醒你不要这么没有礼貌。你没看出来,笑得更大声。

 

夏油杰同学终于坐不住了,当即就站起身来走了上去,挎着你的肩膀就把你拖到了门外。最后你们俩谁输谁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天晚上我就被本家传唤,问我你为什么第一天上学就跟别人打了架。

 

第二天放学你本人被本家传唤回去,我替你去找夏油杰道歉。刚认识他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于是抱了很多样,希望总有一样他能相中。进男生寝室楼敲了他的房门,他打开门的时候我站在他门口鞠了一躬。他看见我愣了一下,大概是在疑惑为什么女生可以进男寝。我一抬头看见他眼睛上被你打出来的青紫痕迹,心里更加愧疚。他长相属于那种古典沉稳型,和你打完架之后直接变成了狂野奔放类,我实在是管教不佳,没拦住你。

 

简单说明并道了歉之后夏油杰很大度的对我表示没关系,告诉我这不是我的错,并拒绝了我手里拿的道歉礼物。

 

如果不是他自己来道歉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他的。夏油杰同学当时这样说。

 

你看,悟,他说的很对,有道理,我很认同,所以第二天我转述给你的时候你确实不该生气。

 

你进男寝了?第二天中午午休的时候你问我。

 

夏油同学让你自己去道歉哦。我看着一下子从我腿上坐起来的你提醒到。

 

你怎么可以进男寝!你从地上站起来,叫的更加大声,挥舞着两条胳膊。

 

你越说越生气,彻底无视了我后面解释的“放学后夏油同学没有任务所以我猜他在寝室”和“我只是去替你对夏油同学道歉的”等等。

 

如果我们的关系与你和夏油同学一样是平等的同班同学,我一定会在你不听我说话的时候对着你的脸也狠狠来一拳,并用你以前不是也进过女寝的例子来大声反驳你。可惜我们不是。我只能和夏油同学一样好脾气的安抚你。进入高专之后你性格越发的差劲,我越解释你越生气,最后只得搬出本家来威胁你,你要是再胡闹我就回本家去给你请一个新的助手,爱谁干谁干,我要辞职。

 

你去道了歉。

 

结果又打了一架。

 

心累。

 

难受。

 

7.

十八岁。

 

所以说为什么刚开学就打了两架的两个人能成为挚友啊?

 

我觉得我之前的努力全都喂了狗。

 

咒术高专一共四年,如果说前两年还算和平度过的话,那么今年对我来说就是纯粹的地狱。

 

课业繁忙,任务量剧增,最可怕的是,最近你又不知道犯了什么浑,我们大吵一架。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这根本算不上吵架,只能说是在你对我的无情压榨之后事情终于爆发。你不知道吃了什么枪药,从上周开始对我的行为指指点点,以各种事情为由对我进行惨绝人寰的指使。

 

我在经历了为期整整七天的007之后终于事情在昨天早上爆发。当时我刚从北海道做任务回来,拖着沉重的身体给你买了你要吃的限定甜品。谁知你一点情不领,刚回来就给我摆了臭脸,嫌弃我动作太慢,还未经我允许翻了我的房间,把我房间翻的七零八落。我把甜品盒子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也把我的课本摔在我面前,质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可怜的国文课本被你摔在桌子上,书页被翻到我唯一乱涂乱画的那一页,也不算乱涂乱画,上面只写了一句诗,中国的,读起来很有意境,我很喜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你看着那句话,我也看着那句话,我们两个一起沉默,我有点羞|耻,这下大概是真的被你抓住了把柄,我的黑历史又光荣增加一条。

 

所以是谁?你问我。

 

啊?我没听懂。

 

这个句子,是写给谁的?你从我座位上站起来,皱着眉头,一把揽住我的腰。

 

太近了。我推了推你,试图让这件事情看起来不是那么羞|耻,我被我最不想让其知道的人发现了黑历史,还被跑过来质问。

 

是谁?你又张嘴。杰?

 

你说什么傻话呢?我被你突然说出这句话吓了一跳,怎么可能?

 

你很生气,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你眉头越皱越紧,你摔过我的课本之后又摔了我的房门。

 

之后一周里你再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我犹记当初刚开学的时候还有过不用管你了很清闲的想法,现在一并在你对我的沉默和爱搭不理中消磨殆尽。我主动的示好也被你全部无视。

 

怎么了?

 

你什么意思?

 

我很疑惑,不知道我哪里触怒了你,只是课本上的一句话,你竟然和我耍了这么大的脾气。我去问了夏油杰和家入硝子,他们却只是对我叹气,拒绝了我寻求帮助的手。

 

事情的转机在这一周后的那个晚上。

 

8.

事情我之前也讲过了。

 

你问我,能不能和你说说我思念着的那个人。

 

那时我已经向五条家提了辞呈。我知道五条家不会答应,于是我还做了说明,我只是想借这个事情做做样子,能让你别那么任性,能停下来和我好好聊聊。

 

悟,我不傻,我真的不傻,那句“要是没有你”,那天的那个拥抱和晚风吹来的气息,那几块饼干,那些疑问和那些质问,我都明白,我早就明白。

 

那些全都是你,我思念着的,除却那些杂乱的、暗淡的影子之外的全都是你。在那些万千事物之后,永远在我的世界里发光发亮的事情,零零散散拼成你的轮廓。

 

这是件多么痛苦而又让人愉悦的事情,在那条长长的漆黑的小路上你拉着我奔跑,夜晚很黑,没有光源,看不见影子,可是我却能看到。你脚下踩过的地方突出发光的脚印,像释迦摩尼一般步步生莲,我踩过你走过的地方之后才发现,我追着的是你的脚印,你就是我的灯塔。

 

可那有什么用呢,悟,如果我们是平等的话,如果我能强大到能与你比肩的话,如果我可以不用假装听不懂你的话的的话……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你说。我们是平等的。我也是正常的人类,没什么了不起。你也一样。如果这样还达不到你的期望的话,那我们就一起改变它。

 

天知道你说了多么天真的话,在高专操场的草地上我听见我的心脏在不停的撞击着我的肋骨,我全身上下的血液飞快的流动过我的血管,流过我的指尖,我的双腿,我的大脑,最后汇聚在我的心脏。

 

噗嗵,噗嗵,噗嗵。

 

我的上司,我的同学,我的神子,在夏日暖风的夜色中破开那些影子,那些光,那些我看不懂也追不上的轮廓,破开我那些无聊又自以为是的心事,拽着我的衣领,强硬的把我拉到他那边来。

 

那些笔迹,那些味道,那些影子,那些在无聊时间里打发时间的话语,在这一瞬间都变得轻盈而不重要,只是在这个平常到不能再平常,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夏日夜晚,你对我说,仅仅是在对我说,快看,我也是天真的笨蛋,我们是平等的。

】金丝雀 # #×
开始就说了。 ,我而生耳根有点红。 他大声地朝我嚷嚷:“才没有希望去!这样不就说得跟老子离不开一样了吗?!” 吼太大声了,耳力不错师们全都齐刷刷地往我们这边看过来。...
】IF线 如果二十三岁那年没有拒绝日本 #×
他一直以为品味不好圣诞老人真实存在。     09 为了回收特级物两面宿傩手指又要出差了。 再三强调会一周内回来以后,总算不会在各个地方乃至厕所都看见这个身边晃来晃去...
】他只关上了窗 # #× #夏油杰× #杰 #×
,端坐,微笑,沉默。身影很轻,像个要破碎影子。   他刚才做了什么?轻轻问。   他关上了窗户。   只关上了窗?   嗯。说,转头看夏油杰,后者靠着窗户,对你报之一笑。以一笑,听见...
】星星与野狗 #高专× #
原作者:琥珀   属于jjxx,ooc属于我。 高专× 主属于平平无奇筋肉人,空有一身力但是没有遗传到式平时打架完全靠力强化身体扯头发肉搏。 灵感来自于BLEACH朽木露琪亚和恋次...
×】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谁啊!!! # #×
开始直到刚才幼稚行为,转过头来和我控诉,“怎么不告诉我她!”   “可我也没说过她啊。”我耸耸肩,欣赏着脸上精彩表情。   “介绍一下,”我松开手走几步向前,“这位就...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
弹幕里一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虎杖悠仁),前夕线(骨)和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走最难通关按你们地狱模式线路:高专线...
××卡卡西】我两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X●火影忍者
迅速地晃了一下,示意   被震撼得十秒内没有回过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看来这局我又赢了呢” 假惺惺地卡卡西道歉   “什……原……原来,老师竟然童颜系吗……” 喜欢成熟款...
】请囚禁我吧● × #×
!”      “但是我拒绝。”将手机放兜里,“这部电影?啊,我前几天和夏油杰去看过了。”      气氛一瞬间冷凝,静默着看。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如果想黑化话请...
求助:女朋友病娇怎么办● ×
原作者:めぐみ⍤⃝       /大爷/悠仁/真人(去死啦)     “才不病娇啦!只癖好有那么些奇怪亿点点而已啦!”     PS:里面有深度迫害真人成分,其余各位都只有着黑泥甜甜...
实现了牛子自由 #×
原作者:琥珀   × ooc *妹可以把碰到东西变成炸弹。     00   他叼炸了。     01   入学第一天,一见钟情。   这实在不能怪,因为...
×】玉珍 # #×
孩子好像来自那个家族。”   “哪个?”我不解。   杰听完我说话以后冲我笑了,“当然不知道,就那个几十年才能冒出一个那个家族。他们很罕见,但是以前实力都很弱,这次好像还...
×】当介绍自家男朋友给母上大人 #
我名字,当然您也可以喊我仁,不过,只是对您特例。   阿姨:好仁同志。(秒,为什么在这个方面?)     交涉后回来聊天记录:   :笑死我了,怎么样?   :阿姨,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