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鬼灭】【义勇生贺】义者仁星 #富冈义勇 #鬼灭之刃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8-03

by/ 银谣

 

迟到的富冈义勇诞生日快乐!
果然,我就不应该高估我自己一天能写完。
注:乙女向,设定是医师,被义勇所救,如果有哪里看不懂或者设定上不清楚欢迎留言。
义者仁星
我很弱,我是一个普通人,我没办法像富冈桑那样挥动手中的剑,但是富冈桑,你只不过是强大的普通人而已,你也是血肉之躯,也是会受伤的。——星野
救命,救命……
一个女孩双手抱着头躲在药柜的侧面角落,身上是灰尘和血红抓伤的痕迹,头发凌乱,浑身颤巍巍的发抖。
砸乱的声音从星野的耳旁响起,越来越近。
她的脑子已经不会思考了。
“啊啊啊!!”一个男孩撕心裂肺的声音打破了星野空白的思绪。
?!阿志?
啊啊啊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星野无意识的握紧了双拳,连指甲嵌入血肉都没有察觉。
啪嗒。
某种重物掉落地面的声音。
以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突然,星野看到了地上的影子重合成了令人恐怖的形状。
“为什么啊,醒醒!爸爸!”星野大喊,声音充满着恐惧与绝望。
她抬起来了头。
啊——
那一瞬间,她放弃了。
她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再见了。
闭上了双眼。
妈妈,阿志,我来了。
啪嗒。
意想的痛苦没有到来,星野费力睁开眼睛。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把反射着锋芒月光的剑。
她从来都不知道月光还有可以这么明亮,闪得她的眼睛发疼流出了眼泪。
星野睁开了双眼,清晨的阳光照进来,她的眼前出现了七彩的光圈,眼前的景象逐渐明晰了起来。
啊,好久都没有做这个梦了。
星野抹了眼角的眼泪,起来,叠好被子。
进入厨房,扎好头巾,开始麻利的做饭。
一如既往熟悉的味道传入富冈义勇的鼻子。是每天吃饭的信号。
啊,吃饭了。
富冈义勇心想,收了刀,结束了早练。
“富冈桑,今天早饭是秋刀鱼和白萝卜。”星野看到了回来的富冈义勇。
“嗯。”
富冈宅的吃饭是安静的。
“富冈桑昨天也是很晚回来吧,早上又这么早起来锻炼,要不要等一下休息一下?”星野尝试性的问。
虽然她知道答案,但是又架不住关心。
“不用。”
“……”
“富冈桑,是不是不喜欢秋刀鱼?”星野看了眼桌上的料理,怎么说,不是没有吃,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不。”富冈义勇依旧不紧不慢的回答到。
“但是,总觉得和之前吃鲑鱼的富冈桑有不一样。”
虽然从表情上很难看出富冈桑的情绪,什么都吃下去都是同样的速度,同样的表情。
怎么说,吃鲑鱼萝卜的富冈桑就是有一种背后撒花huahua的氛围。
“我之前看富冈桑好像很喜欢吃鲑鱼,所以想是不是喜欢吃鱼类,昨天大婶刚好送了我上好的秋刀鱼,所以想让富冈桑尝一尝,果然……”星野叹了口气,果然能察觉到富冈桑的情绪什么的,果然是错觉。
“……不,都可以。”富冈义勇依然是同样的表情。
“那,富冈桑有什么喜欢吃的?”星野放弃了尝试从表情解读富冈义勇喜欢什么的这个愚蠢的想法。
“都可以。”
今天的星野依然过不清楚富冈义勇喜欢吃什么。
大概天底下就是有一种难题,就是我都可以。
“我吃饱了。”富冈义勇双手合十,放下了筷子。
“那,我走了。”他起身拿起来放在一旁的刀。
“哦哦,等等,富冈桑,这个是中午的便当。”星野从厨房拿出系好的便当盒。
“嗯。”
“一路顺利。”星野微笑着送别富冈义勇,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好了,开始今天的工作吧。
星野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昨天从山上找到的草药进行配置。
这个,效果药比之前的要好!果然加了这个之后就有加倍的效果,和家书上记载的一样。
星野蘸着新配的药涂到了之前受伤的地方,没过多久就留下淡淡的痕迹。
如果是更重的伤,这个可以起到很好的止血效果,要快点去告诉蝴蝶忍小姐。
星野收拾了药品,向大本部走去。
太好了,这样的话,就能帮上富冈桑的忙了。星野抱着药品露出喜悦的笑容。
蝴蝶屋
“太好了,星野桑,谢谢你。”蝴蝶忍听完了星野的讲述,实验了新的药品,嫣然而笑。
“不,不。”星野连忙摆摆手,“能帮上蝴蝶桑的忙真的是太好了。”
“真的不打算在这里生活吗?这里可以一起治疗病人,嗯,也可以和香奈乎她们一起玩,香奈乎很喜欢你呢。”蝴蝶忍看向门的方向,用手挡了一下笑起的嘴角。
门檐边露出一个脑袋,正直盯盯的定在星野身上。
“不,谢谢蝴蝶桑的邀请,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呆在富冈桑身边,哪怕能帮得到他一点,这就算我的报恩吧。”星野望着手中茶的倒影。
“但是,义勇这个家伙啊,常年冷着脸,偶尔说次话,就很让火大,很不会说话呢。和他一起很累吧。”蝴蝶忍笑着说。
“富冈桑……是个很温柔的人。”星野周围荡漾起温和的氛围。
“虽然说话很少,有些时候说出些让人误会的话,但是,动作和氛围是不会骗人的。”
星野抬头向晾晒的地方看去,晾洗完的床单随着风飘起,白色的褶皱层层荡漾开来,风拂过水的镜面,将倒影推开,模糊了。眼里对富冈义勇满满的信任。
“星野桑真的是神奇的人呢。”蝴蝶忍微笑着,用紫色的双眸直盯着星野的眼睛。
“说起来,最近队里来了个有趣的男孩子,是义勇桑的师弟。”
“欸!”富冈桑的师弟!
“是不是很神奇,那个义勇居然有师弟。”蝴蝶忍还是一脸微笑,但是可以听出语气下的调侃。“还有”
“那个师弟还带着变成鬼的妹妹。”蝴蝶忍的声音低了下去。
“完全搞不动义勇桑到底在想什么。”蝴蝶忍的声音又恢复了往常的愉快,一脸笑容。
“那个孩子绝对是个善良笨蛋到不行的人吧,富冈桑被那种孩子吃的死死的呢。”星野噗嗤一声笑出来。
“鬼杀队的大家都是斩杀鬼之人,对鬼的厌恶憎恶不用说。”
“如果真的能有一天放过一个鬼的话,一定是因为必须的理由和信任的人。”
“星野桑不恨鬼吗?”蝴蝶忍歪头问道,“星野桑的家人都是被鬼杀掉的吧。”
“是呢。”
“但是,也有人是被迫变成鬼的吧,如果可以,他们肯定情愿一开始就作为普通人死去,真的可恶的是始作俑者。”星野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多了一些沉重与释然。
“所以,拜托了,让这些快点结束吧。”星野望向了天空,太阳西下,赤红的余晖染红了天际,如鲜血般散发着铁锈味。
“对啦,香奈乎酱,我带了点心和弹珠汽水哦。”星野拿起包裹里的东西对门说。
从门口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炭治郎君是个好人。”香奈乎无声的吃着点心,突然间小声的说。
“是吗,那真的是太好了。”星野绽放了灿烂的笑容。
富冈桑,果然是一个温柔的人。

夜深人静,街道寂静无声,万物寂默,只有月光白晃晃的见证着所发生的一切。
“唔。”
脚步的声音,和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
?血腥味!
星野猛的睁开眼,啪的一声拉开门。
富冈义勇拖着受伤的身体,一只手捂着伤口,一只手紧握着刀,走廊上滴落着血迹。
“富冈桑,可以到这里来吗?”星野快速熟练的转头去房间里拿出药箱,然后靠近富冈义勇扶着他走过去。
“不。”富冈义勇冷着脸做出了拒绝,离星野远了一些。
“不要任性啊,富冈桑。”星野叹口气。
“受了伤就好好治疗,这样才可以继续工作,万一遇到危险情况怎么办,就没办法继续杀鬼了吧。”星野停下来直视着富冈义勇,大有如果你不治疗我就不会放弃的决心。
“……”
“来来,小心一点。”星野几乎是半托半拉的把富冈义勇拉到了房间。
虽然她知道如果富冈桑使出些许力气,她一定做不到的。
嘛,或多或少有迁就的味道。
“唉呀。”星野小心翼翼拉开了衣服。看到了血肉模糊的伤痕,仍旧没有凝固的血液,和发黑的伤口。
她清理好伤口,找出配好的药,轻柔的抹到伤口上。
嘶!
星野不经发出抽气声。不管看了多少遍,还是无法做到坦然若视。仿佛这个伤口是伤到自己身上。
“为什么没有去蝴蝶屋?”星野抬头看富冈义勇。
“麻烦。”富冈义勇还是面无表情,语气也是平日的冷淡。
我不想麻烦她们,这个伤口我可以自己解决。
明明是这个意思吧,富冈桑,为什么感觉是一幅“你们都是弱鸡”的样子啊。虽然感觉我能理解你的意思。
“我从以前就想说了,富冈桑说的话总是不说完呢,不好好说完的话,大家不会好好理解的,和柱们也是这样吧,所以产生很多误解吧。和大家的氛围也很僵硬。”星野叹口气。
“!”富冈义勇一副被打击的样子。估计是想起来那个‘我……没有被讨厌’的时候。
“明明是好心的,但是为什么在表述方面这么欠缺。”
“但是”
“安心吧,富冈桑没有被讨厌,鬼杀队的大家都把你当家人,偶尔坦率一点会更加被大家喜欢的。”星野将伤口包扎好。
“我今天去蝶屋了,听说富冈桑有一个师弟,我突然想起了自己当时被富冈桑救的情景,我说我想成为鬼杀队的一员,但是富冈桑对我说”星野停顿了一下。
“弱小。”
“这个不是说我太弱了,是没有必要去进入这么一个残酷的世界的劝告吧。”星野露出了无奈但是柔软的微笑。
“所以,我选择了医术,希望能救助那些受伤的人,为你们贡献出自己小小的力量。希望可以帮助富冈桑。”
“会死的。”富冈义勇开口了,他凝视着星野。
“嗯,我知道,大家,即使像柱们一样强大,但是同样面临更大的危险,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富冈桑死掉了怎么办,是去报仇吗,还是去殉情。”星野打马虎的开了个玩笑,“富冈桑是担心那个吧,担心我以后的生活,所以之前不让我跟着,虽然推卸的理由是我很弱呢。”
“但是,我会活下去的。”星野直视富冈义勇蓝色的眸子,她可以清楚的看清自己的倒影映在他的眼中,是坚决的,是坦然的。
“我会带着大家的意志、富冈桑的理想活下去的,我会救治更多被鬼伤害的人,顽强的活着,然后,活到一个没有鬼的世界里。”
她终于能说出来了。
“富冈桑,我想要看到你所希望的那个世界。”
富冈义勇睁大了瞳孔,身躯一愣。看到她倔强坚强的眼睛,握紧的双拳,身躯微微的颤抖。
是吗,我一直没有注意到。富冈义勇心想。
星野突然感觉头上一重,一只宽大的手停在了头上。
“是吗。”
不知是不是错觉,星野看到富冈桑的嘴角似乎向上弯了。
富冈桑他,笑了?
但是,动作和氛围是不会骗人的,现在富冈桑周围是温馨的氛围。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星野眼眶一红。
清晨的阳光从天边线透露出束束橙黄的纺线,将漆黑的夜幕编制成金色灿烂的画卷,远处传来清脆的鸟啼。
“富冈桑,早上我准备了鲑鱼炖白萝卜,你喜欢吗?”星野笑着抬头问身前的人。
“嗯,喜欢。”
光将所见之处都笼罩,到处充满着生机与希望。
星野想,在未来如果能一起再见一次这样的风景多好啊。
“对了,我给鎹鴉也准备了早饭。一起吧”
“好。”
 

】“只有我身边的人都这么会说话?!” # #童磨 #
,被迫改口。  “?”更加困惑了,“你桌子上不脏啊,为什么要擦桌子?”  “哈哈,老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我们新时代文艺青年的一大爱好。”你随口胡诌道。  反正他也不会去细想的,脑子里...
忍】在没有的世界,我们才可以拥有家庭(下) # # #战斗 #胡蝶忍 #蝴蝶忍
by/ laneraxwxw   的蝴蝶忍x  战斗+原作?大概是在遇到炭治郎之前的事 并肩作战太香了 不会起标题就这样了    -4- 蝴蝶忍几刀划破的肌肤。      “这...
忍】吃醋两三事 #蝴蝶忍 # # #同人 #胡蝶忍
by/ laneraxwxw    x蝴蝶忍 一份小摸鱼  甜+学园 视角(?  终于体会到ooc的快乐(好吧 是超级ooc ——————— 1 (自学园部分) 午休...
忍】在没有的世界,我们也可以拥有家庭(上) # # #战斗 #同人 #蝴蝶忍
by/ laneraxwxw   的蝴蝶忍x  战斗+原作?大概是在遇到炭治郎之前的事 并肩作战太香了 dbq标题超级长   -1-   夜已经深了。      夏日的蝉鸣,透亮...
】告诉他你喜欢的是女孩子 # # #我妻善逸
。   °°°°°°°°°°°°°°°°°°°°°°°°°°°°°°°°°°°   ▪[]   “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   望着光点星罗棋布的天空,你的笑容有些浅淡的茫然。   “因为我喜欢的是。”   说出来...
】你和他由恋爱,结婚到子的三部曲 # #我妻善逸 #
吻上来时闭上眼。 实在…非常幸福,孩子和嫁给他,从来没有一件是值得后悔的事。 {}    你和老师喜结连理,当然,现在的他是你的前老师兼名正言顺的丈夫。    要说的话,恋爱时,就像...
】熬夜伤身 ● ●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略显天真无辜的发问, “姐姐希望无一郎怎么对你呢?”  他亲了一下你的耳朵尖,“这样够甜吗?”  又下啄了一下你的唇,半眯着眼瞧你, “姐姐有心动吗?”   ▪ 你抱着手机不肯放,今晚x物语...
】若你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忍●●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男神×你
收回前言,你果然还是讨厌这家伙。   不再搭理他,你低头继续工作。   “别哭,”的声音像风一样轻,“他们不会想看到的。”   你忽然感受到他身上浓重的悲伤,水波一样漫四周。   “别哭,要...
】如果你是一件…… # #时透无一郎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
在对方的脸庞,额前微长的垂发,披落而下的散发,与眸中温婉的沉静波浪相映。    哪份未曾被窥见的美丽正如同哪藏于心下热诚真挚的烟火。如果要详细阐述有多么好,哪大概是从地面至星辰的距离。...
忍】樱花季的约定 #蝴蝶忍 # # #同人 #胡蝶忍
就要告诉他。说是约定其实不如说是她单方面的请求,或是承诺。因为从头到尾也没说过几个字,只是愣着点了点头。  也算是答应了呢。  她仰头看着天空中飘散着的樱花,慢慢飞到皮鞋边上,落地。  确实...
忍】想要告白 #蝴蝶忍 # # #同人 #战斗 #胡蝶忍
先生?”她一肘打腹部,虽说拿出日伦刀杀气十足,却还是不能拿它攻击杀队成员。 “——…”话音未落,他感受到自己肚子上受了重重一击,虽然蝴蝶力气不大,但是速度确是极快的。近距离地,...
忍】餐厅的平行世界 #蝴蝶忍 # # #同人
by/ laneraxwxw   注意: 沙雕段子 微量蛇恋 ------- 1 今天餐厅来了一位新的服务,名为。听蝴蝶忍说,的姐姐是前服务生香奈惠的好朋友。想起之前香奈惠蹭...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