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hp乙女】Last Christmas #恋与hp #HP同人 #哈利·波特 #西弗勒斯·斯内普

sodasinei 2021-08-04

by/ 薛萧凛

 

【hp】Last Christmas

#灵感来自歌词(天晓得为什么我拍完这首歌的弹唱才会去细看歌词)

#虐马天龙的,男主斯哥(唉嘿

嘿)

#ooc,撞梗致歉

#真的慎入,写完我都觉得一般。

 

“你不过是一个没落的纯血家族的小姐罢了,要不是爸爸让我不要和你关系闹僵,你以为谁想跟你说话?”德拉科的厌恶大大地写在脸上“别再跟着我。”

 

你从一年级的时候就一直喜欢跟着那个小蛋壳头。即使他对你很毒舌。

 

他说完那番话后,皱了皱鼻子便直接转身离去,剩下你一个人在原地寂静地流眼泪。

 

直到他的出现。

 

“哭不是一个斯莱特林的应有的行为。”斯内普说,眼睛里看不出一点情感。

 

这是你抱着吉他,上台前的最后一点回忆。

 

“怯场了?”你的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陪你站在台旁“别给我丢脸。”

 

你笑了笑,瞥了他一眼。

 

“放心吧教授,给你长脸都来不及呢!”

 

话音刚落,身穿挺拔西装的主持人叫到了你的名字。

 

“…去吧。”斯内普依旧用着冷冰冰的语气,眼中那深不见底的黑湖却出现了一丝涟漪。

 

“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了吗?”你站上一级台阶,向他眨眨眼睛。

 

“如果你还不上去,那帮脑袋里全是鼻涕虫的家伙就要冻死在那里了。”

嗯,有内味了。

 

你不满地挑挑眉,在斯内普耳旁低语。

“圣诞节,您还没给我准备礼物呢。所以我可以向我的老教授讨要一份圣诞礼物吗?”

 

你看着他逐渐泛红的耳根,满意地笑笑。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走向台中央。

 

窗外的白雪毫不留情地打在快要落完叶子的树枝上,堆砌成团子样式的雪球,惹人喜爱。

 

原本金光闪闪的天空被蒙上一层水雾,似乎是为了衬托出雪景的美丽吧。

 

星星化作温暖的火堆,悄悄落在炽热的心脏上,照耀出它应有的蓬勃生机。

 

树上最后一片叶子随冷风呼啸落了下来,就好似印证那句诗

 

『未若柳絮因风起』

 

白皙的手指抚上琴弦,轻轻一勾一提,奏出优美的乐章。

 

[Last Christmasl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

 

(译文:去年圣诞节我把心给了你。

但隔天你便把它丢弃。

今年我在泪水中重新振作

我会把心交给一个特别的人。)

 

台下,黑暗中,德拉科的瞳孔缩了缩。他看着你婀娜多姿的样貌,心中一动。

 

没有了专属于他的小尾巴,德拉科好像不太习惯。

 

当然,台上认真演唱的你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曾经伤害过你的小狗东西。

 

温暖的琥珀眼睛,一直追随着那个穿着黑袍的身影。

 

斯内普似乎注意到你炽热的目光,把嘴边的酒杯放下,皱眉瞪了你一眼。似乎是在警告你不要那么明显。

 

你不在意地挑挑眉,好嘛,都学会用眼神骂人了。

 

微微一个侧头,你对上了德拉科灰蓝的眼眸。

 

眼中是不明所以的复杂情感。

 

  哎?好像是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四分漫不经心?

 

一曲终,你轻握住吉他走下台。

 

斯内普早已在歌曲结束之时站在一旁等候你——他觉得你高跟鞋的鞋跟还没扫帚枝子粗。

(扫帚枝子风评被害)

 

柔和音乐响起——大家都明白,最期待的部分——交际舞时间到了。

 

你施了个缩小咒,把吉他装进小口袋里。接着站在一旁端起一杯火焰威士忌小口小口地抿着。

 

别问为什么不跳舞,问就是不想。

 

好吧其实是你没有舞伴罢了。也不是没人邀请你,只不过期待中的那个人没来罢了。

 

主要是为了照顾同学们的眼睛,要是他们看到西弗勒斯跳舞的画面…

 

大概会做三宿的噩梦吧。

 

一杯一杯的烈酒下肚,粉粉嫩嫩的绯红悄悄爬上你的脸颊。

 

“小孩喝这么多酒干嘛?”

 

斯内普一直站在你身边看着你灌了好几杯的酒,一肚子的毒液早就想喷射了。

 

意识被猛烈的酒精击散,你撑住桌子拼命把仅剩的理智寻找回来,却在抬头时撞进一双乌黑眼眸。

 

脑子中似乎有什么玩意儿断掉了。

 

“西弗勒斯…”

 

斯内普皱眉,“你叫我什么?”

 

“你不请我跳舞吗?”你向他伸出一只手。

 

“我看你真是胆子大了…”

 

“老娘就是胆子大了!我就问你跳不跳?!”

 

斯内普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牵上你白嫩嫩的小手。

 

“请问我可以邀请您跳一支舞吗?小姐。”

 

你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

 

“荣幸至极,先生。”

 

斯内普领着你渡入舞池,跟随着音乐的转变舞动身体。

 

酒精的作用渐渐褪去,理智悄悄钻进你的脑子里。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啥的你被这大胆的行为给吓到。

 

“怎么?现在才害羞?刚刚那个勇猛劲儿去哪了?”他戏谑的声音出现在你头顶“抬头,看着我。”

 

?大哥您犯规了吧?

 

你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里。

 

“…教授,你眼睛好好看。”

 

论社死现场。

 

谢邀,已经用脚趾扣出两室一厅了。

 

老教授似乎哽了一下,接着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

 

“…谢谢,你的眼睛也很好看。”

 

哇,老蝙蝠你人设崩了。

 

“谢谢???你是谁??你把斯哥怎么了?!”

 

斯内普好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不会说话就闭嘴。”

 

“好的哥,谢谢哥不杀之恩。”

 

为了好好活命,还是闭上嘴吧。

 

不远处,某个蛋壳头紧紧盯着你的背影,注意力丝毫不在自己的舞伴潘西·帕金森身上。

 

“嘿!德拉科?你怎么回事儿?”在他第10086次踩到人家女孩儿的jio时,潘西终于忍不住发声“你怎么了?”

 

“…没什么,抱歉。”

 

他根本没心思再继续跳下去,对面那个黑发女孩每一个动作都仿佛是在撩拨他的心弦。

 

德拉科把贴在头皮上的金发弄乱,踏步到户外任由冷风吹到自己身上。

 

嘣——

 

吵死了。

 

他心想。

 

肯定又是那些蠢得要死的小情侣。

 

正当德拉科准备走,那个声音却拉住了他。

 

“教授啊…放过人家小情侣吧…人家不就谈个恋爱吗?”

 

“…赫奇帕奇扣二十分,格兰芬多扣…五十分。”

 

“?你有毒吧斯哥??”

 

“斯莱特林…”

 

“哎哎哎!!哥!错了错了!”

 

“哼…嗯?马尔福先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德拉科面前。

 

“嗯?你好啊马尔福。”你友好得密不透风的招呼让他心里的刺扎得更深了一点儿“哎?你怎么没跟潘西一起?”

 

“你问题很多。”斯内普装作用力地拍了拍你的脑袋“马尔福先生,我想你应该回去了?你的舞伴应该不希望等得太久。”

 

“…是,教授。”德拉科垂眸看了一眼斯内普身边乖巧的你,转身走了。

 

“如果你还这么傻站着,我不介意你继续。”斯内普径直走向地窖。

 

“老蝙蝠!!!”你小声逼逼。

 

“在说什么?”

 

“没啥,好冷哦嘤嘤嘤~”

 

“…我要吐了。”

 

你跟随着斯内普进入地窖的办公室。实话实说,虽然你对他有点儿意思,但是他的办公室你不太喜欢去…

 

冻死你丫的。

 

“教授,你每天在这么冷的环境里不会得老寒腿吗?”

 

论说话不经大脑的后果。

 

谢邀,大型社死现场。

 

“啊哈哈…没什么没什么…话说教授我的礼物嘞?”你贼兮兮地凑上去,拼命忽略他臭得不行的脸色。

 

“…旁边柜子第三排第二个瓶子。”他扒开你的手臂,脖子红红地转头不看你。

 

“耶耶耶!”你蹦蹦跳跳地走开“嗯…啥来着?噢噢第二排第三个…”

 

那是一个粉色的小瓶子。

 

“卧槽!!老蝙蝠终于给我做美容魔药了?!”你拧开瓶子,嗅了嗅。

 

很浓郁的奶糖香味…之前潘西还一直吐槽你这个香水的味道,还有面包房烘焙的气味…

 

一阵清香的草药味扑鼻而来,还有一些黑咖啡混杂其中。

 

“嗯,不愧是斯哥。”你一个仰头就把魔药灌了进去“等待老娘的蜕变吧,愚蠢的人类!”

 

斯内普一转头就看到某个二货手里抓着一个小粉瓶子,脸上潮红得不正常。

 

“你个蠢货!”他风风火火地走过来“看来你连话都听不清楚了?嗯?”

 

“西弗勒斯!!”在迷情剂的作用下,你的胆子大了不是一丢丢。平时只敢远远看着他的你,现在却直接扑到斯内普身上。

 

“你——下来!”斯内普抓住你攀上去的手“你个二货——”

 

斯内普也不晓得为什么二货这种词会出现在自己的嘴里,大概是被你这种家伙耳濡目染了吧。

 

“斯哥斯哥!!”你搂住他的腰——嗯,很有手感。

 

“斯哥我的圣诞礼物呢?!”

 

“……”

 

他该怎么告诉这个喝了迷情剂的家伙他刚刚已经说过了,然鹅只是她自己拿错了?

 

在线等,挺急的。

 

“啊?你说啊!我的圣诞礼物呢?!”你已经开始无理取闹了“呜呜呜我终究是错付了!我要礼物我要礼物!!”

 

这位年轻的不可一世的魔药大师第一次产生了怀疑自己能力的想法。

 

那真的是迷情剂不是酒精吗?

 

或许是减智剂?

 

他只好哄孩子般地拍拍你的背后,把你扶到沙发上蹲下“想…想要什么?”

 

你睁着水雾雾的眼睛看斯内普

 

“想要西弗勒斯!!!”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嘴里吐出不属于自己人设的话语。

 

“为什么想要西弗勒斯?”

 

“因为西弗勒斯很好!”

 

他稍微有点小开心。

 

“之前我被那个臭马尔福欺负的时候就是西弗勒斯来拯救我的!当时啊他就像一个奥特曼,就是来拯救我的!!”

 

斯内普脸上的表情僵硬了。

 

“后来我就跟他相处,发现他不是那么不好。我悄咪咪跟你说哦,西弗勒斯身材超级好!!每次我乱瞟的时候总会看到,超级想摸唉嘿嘿!”

 

斯内普脸黑了。

 

“但这些只是题外话!我最爱的还是西弗本人!!他人超级好呜呜呜我的天!我永远pink哥哥!!”

 

“…蠢货。”他嘴上这么说着,手却控制不住地捏了捏你通红的脸。

 

“我好喜欢西弗勒斯…西弗勒斯…”你昏昏沉沉地靠在他肩上“圣诞礼物我想要西弗勒斯…”

 

他嗤笑了一声。

 

“礼物,还是要些有意义的吧。”

“我早已是你的了。”

“…二货。”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不太好。

 

门外的德拉科听着里面的对话,渐渐僵硬。

 

『年少不懂事,

回首已是你与别人的身影。』

 

『我终究还是失去了你。』

 

﹉﹉﹉﹉﹉﹉﹉﹉﹉﹉﹉﹉﹉﹉

这篇是赶出来的。

写完我自己都觉得菜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对不起我真觉得二货从斯哥嘴里说出来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bq

 

hp】冤家路窄 # #德拉科·马尔福 #西·
by/ 五号团叽   悄悄冒头,第一次写HP,卖萌求不挨打。 含:,德拉科,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警告 正文: 【林永远不缺救世主的死对头,而你恰恰也是其中一员。 身...
HP】当你和谈恋爱后 #西· #HP #· #hp
!!”   西 “……” “…啧。”   (先生别动我的摄像头!!)   “姐姐是不是被下迷情剂了?”   罗恩 “Blood hell!!”(罗恩真言警告)   赫敏 “!罗恩...
家有娇夫初养成【西篇】 # #hp #西 #hp
发生。) 他最终还是松开了手。   所以当他闻着淡淡的玫瑰香,睁开眼睛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他,西·,睡了这几年来最好的一觉,在你的陪伴下。或许是心理作用,又或是手臂传来的温热告诉他,他不...
×你」红蓼小姐 #hp #hp # #西·
地滔滔不绝。直到她的治疗师将她从我的床边揪了出去。   我的治疗师亨德森先生走出去的二位擦肩而过,目送其离去后,发问:“你认识那位年轻的小姐吗,先生?”   “不。”   亨德森耸肩:“据说她...
HP】战胜那只博格 #hp # #西
它咬下来吗?”用咒把博格收回箱子,冲你喊到。 “可是,西。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双腿依然丢人的酸软着。 “你听着,我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在……”西难得温柔的放软语气,一手把你捞起来...
hp众人 X 你】阿尼玛格 #教授 # #hp #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你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你。   “这么怕蛇,你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莉】Last Old Summer time #Hp # # #莉莉伊万 #
专注于黑魔法的优等生,二从此分道扬镳。 也许从他迷上黑魔法,也许他幻想着进入林,也许从他和卢修握手的那些时刻开始,莉莉就不再需要他的庇护和他深藏内心的爱恋。   5   后来,西...
西单人向】爱离别 # #hp #×你
原本是幽深的池,而今被沙漠填满,再也消失了。   “风暴”发生在你拼了命地跑向尖叫棚屋的一分钟后。   人物是你的西西·。事实上还没等你猛喘几口气,你就从那发现了他。   几乎冷掉的他...
HP】当你发现他怪怪的 #西 #
那一刻,你扑了过去,替他挡住了。   在生命消逝的那一刻,你勾了勾嘴角,是呀,我这是要逼德拉科记着我一辈子。没办法,谁叫我是伏地魔的女儿呢~       西(私设没有老伏,莉莉存活)   你和你...
【卢】Trough out his life● hp西● 卢修马尔福● LMSS
!” 没有为他鼓掌,林的学生从不像其余三个学院那样友好,贵族们不屑为一个头发油腻,穿着脏兮兮袍子的非纯血鼓掌。 于是西,未来的双面间谍,梅林勋章的获得者,很识相地坐在了末席。 在他...
×你」送你一只羊毛袜 #hp #西 #hp
西。 而我的妻子,莱西娅•,已经变得迟钝又糊涂了。   她昨天说,就在上个周末,雷古通过壁炉她交谈,他向她透露了神秘“把灵魂切片分割”的秘密。但我猜测这是在她二十多岁的...
HP】他们的那些双标现场 #HP #hp #·
by/ 薛萧凛   他们的那些双标现场 #ooc,撞梗致歉 #卢平 #小天狼星 # #塞德里克 #韦莱双子 #超短打 #含双子,塞德里克,小天狼星,西,莱姆   双子   罗恩摔下...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