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平×你】陪你去流浪 #HP乙女 #同人 #哈利·波特 #恋与hp

sodasinei 2021-08-04

by/ 薛萧凛

 

#ooc致歉

#建议配上薛之谦《陪你去流浪》

 

艾玛瑞斯·菲尔德(Amaris有月之子的意思)

母亲齐亚娜·菲尔德(Kiana有月亮女神的意思,Field有田野,原野的意思。)

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巫师,是月亮的孩子。

可以不通过魔杖使用魔法,可以借助月光打败敌人。

文笔渣

 

大概酱紫

 

¹

不知道为了什么,忧愁它烦扰着我

有时会借着月光,能带走爱的凄凉

 

点点星光坠入湖中,荡起一圈圈的涟漪。锦鲤悄悄浮上水面,吐出一个又一个接连的泡泡。

 

凉风习习,把树枝上的风铃吹得叮当响。小鹿从草丛中跑出来,弯下脖子舔舐湖水。一对喜鹊飞上枝头,吟唱着想要变成凤凰的心思。

 

湖边,树下,坐着一位披着白金色头发的少女。

 

树上的桂花落到她的头发上,甚至偷偷钻进发丝之间,企图成为它的一部分。

 

清凉的湖水似有似无地触碰着少女黑色的裙摆,她伸出白嫩嫩的双脚轻点水面,引起一波大大的水浪。鱼儿们毫不惧怕甚至游上前围在她左右。

 

几只小巧圆润的兔子从远处跑过来,猛地钻进少女的怀中,似乎在请求她的嘉奖。

 

唯一与这美好画面格格不入的是少女的脸。

 

本应充满孩童稚嫩笑容的脸,现在却像是被什么摧残了一般,面无表情。

 

只有蔚蓝眼眸中,存有一丝光亮。

 

但是随着一个突兀脚步声的响起,把眼中最后的一点光明擦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缥缈。

 

少女站起来,慌乱地拍了拍裙子,换上一副惹人喜爱的笑脸,回头迎接脚步声的主人。

 

“晚上好,妈妈。”

 

“晚上好,艾玛瑞斯。”

 

齐亚娜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她身上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

 

“月亮不再柔和,它化作一把锐利的剑,袭击了无辜的孩子。”

 

艾玛瑞斯垂眸,在具有压迫感的目光下点点头。

 

“我明白,妈妈。”

 

齐亚娜满意地点点头,“去吧。”

 

“是。”

 

艾玛瑞斯走后,齐亚娜无力地靠在树上。看着树上叽叽喳喳的喜鹊,眼里流露出一种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感情。

 

“艾玛瑞斯,希望你能原谅妈妈。”

 

“妈妈是为了保护你。”

 

卢平坐在树林中央,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湖泊旁。

 

他的脑海中不断回想着被狼化芬里尔咬伤的画面,温柔的眼中出现了绝望的神情。

 

他突然觉得月亮好像也不是那么好看了。

 

卢平抬头,望向空中那弯弯的月牙。

 

是比太阳还刺眼的光芒。

 

他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湖面上的一艘小木船上。

 

那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在思考。

 

不过,没多久,卢平便思考不下去了。

 

因为他发现船上有一个少女的身影。

 

她披着白金色的头发,刘海顺从地贴在一边。高高的鼻子下面是一张樱桃般的小嘴,脖子上挂着一条月牙形状的项链。蔚蓝似海的瞳孔望着他——不,也许不是他。而是他身后幽深的森林吧。

 

少女的轮廓仔细地暴露在他的眼中,还没等他狼狈地跑走时,船已经到他面前了。

 

卢平看着虚无缥缈一般的少女轻轻一跃,从船上跳下来。光着脚踏着水走到他面前,微微弯下腰,向他伸出手,微微一笑

 

“你好,我是艾玛瑞斯·菲尔德。”

 

艾玛瑞斯…

 

他在脑中咀嚼着这个名字。

 

艾玛瑞斯…

 

是月亮的女孩…

 

“你就是莱姆斯·卢平?”

 

他觉得她念他的名字,格外好听。

 

水面上出现了一圈圈大小不一的涟漪。

 

不知是湖中,还是他的心中。

 

²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白金头发的少女吸引去。

 

“拉文克劳!”

 

分院帽喊出了他的选择。

 

卢平坐在格兰芬多长桌上,心里闪过一丝失望。

 

“我说,那拉文克劳真漂亮,不是吗?”小天狼星·布莱克顶着纷纷议论,坐到他身边。

 

他无意识地点着头。

 

“嗯,是。”

 

再见到艾玛瑞斯,是飞行课后。

 

那分明是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一同上的课,却偏偏不见那个白金脑袋。

 

不安的心情包围了卢平整整一节课。下课后,他帮助霍琦夫人把扫帚归位,意外地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艾玛瑞斯?”

 

女孩闻言,停下晃着的双腿,转头向他微笑。

 

“Hi,莱姆斯。”

“怎么没有去上飞行课?”卢平陪艾玛瑞斯一起坐在阴影笼罩下的石凳上。

 

“唔…”她细长的手指抚上锁骨处的月牙项链,没有一点情感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向往的神情。

 

“我有恐高症。”

 

她随便扯了个谎。

 

卢平也理解地点了点头,安慰她没关系的。

 

谁能想到,月亮小姐会惧怕猛烈的阳光呢?

 

艾玛瑞斯看着魁地奇球场上的孩子们,温柔地笑笑。

 

“没关系,其实我也不喜欢骑扫帚。”

 

她总是在说谎

 

³

卢平躺在白花花的病床上,任由炽热的阳光晒在他身上。

 

他刚刚经历过一次的变形,现在正是虚弱之时。

 

冰凉的手掌抚上手臂和脸上的伤痕,他很讨厌它们。他很害怕有一天,也会有人因为他,身上出现这样丑陋的疤痕。

 

“谢谢你,艾玛瑞斯。”

 

卢平听到庞弗雷夫人说。

 

艾玛瑞斯?她在这儿?

 

“没关系的,夫人。我很愿意来帮助您。”

 

温柔的话语似乎是在帮助他印证自己的猜想。

 

他是多么地希望,女孩不要拉开这一道床帘。

 

但事与愿违。

 

当卢平对上艾玛瑞斯温柔的眼眸时,他很想挖个地洞钻进去。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她…

 

没有预期中的惊讶和厌恶,反而是平静和…心疼?

 

“嗨,莱姆斯,又见面了。”她把一瓶药剂递给他,示意他喝下去。

 

卢平又是小心翼翼地喝下魔药,把瓶子放好。正襟危坐得不像个病人。

 

他害怕艾玛瑞斯知道他的小秘密。

 

他不想失去她。

 

她送完药后,没有离开,反倒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他身边。

 

“躺下。”

 

她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命令而行。

 

“闭上眼睛。”

 

卢平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抓住自己的手腕,一股暖烘烘的感觉涌上身体。

 

“我看着湖面,平平淡淡”

“好像还有艘小船,安安静静的”

“没人来打扰”

 

在空洞的歌声中,他渐渐陷入沉睡。

 

艾玛瑞斯的手扫过他的脸颊,可怖的疤痕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呼…”

 

她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为了给卢平治疗,几乎是耗尽了她十三岁身体所有的魔力。

 

“还是很弱啊…”

 

艾玛瑞斯自言自语着,看向已经黑下来的天空。

 

布满星光的暗紫色天空很好地治愈了她疲劳过度的眼睛,她撑着身体爬到窗边盘腿坐下,汲取着月光的力量。

 

修炼中,艾玛瑞斯陷入放空。

 

原本她以为狼人都是狂躁,丑陋的。

 

莱姆斯·卢平,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孩刷新了她的观点。

 

即使是后天被狼人咬伤,他也没有任何报复的心理。

 

正是这点,狠狠击中她心中最柔软的一块。

 

“月亮女神啊,给予我力量吧。”

 

“让我守护他。”

 

“无论如何。”

 

五年级,卢平当上了级长。

 

温柔的他让许多小孩子对他产生好感,迷路的新生们见到他都好似见到天使一般。

 

等到卢平夜巡,已经是十一点了。

 

他走到天文塔时,见到一个披着白金头发的背影。

 

她长大了。

 

他想。

 

她长大了,变得更加好看了。

 

艾玛瑞斯靠在栏杆上,整个人暴露在月光之下。

 

充满力量的她,面色不像从前一般苍白。脸上有着两团健康的红晕。

 

似乎是感受到有人的到来,她警惕地转过头。

 

原本紧张的表情看到卢平的一瞬间便变成了大大的微笑,艾玛瑞斯开心地朝他招手,头发随着动作摇曳。

 

“嗨!莱姆斯!”

 

是他从没见到过的欢笑。

 

从看到她笑容的那一刻,满身的疲惫都消失不见了。

 

她身上就像有什么特殊的魔力。

 

“怎么还不回去?”

 

卢平自己都未曾察觉语气中的一点撒娇气味。

 

“你看”艾玛瑞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指着天空中的发光体——一轮月牙。

 

“你觉得月亮好看吗?”

 

一瞬,他紧张了起来。

 

难道她知道了?

 

“月亮很温柔,也很好看。”艾玛瑞斯自顾自地说起来“有时候我觉得月亮会特别可怕,就像有什么东西压迫着,让人喘不过气。但是我也会觉得她很温柔,能给予我力量。”

 

“她?”

 

“嗯,她。”少女目不转睛地看着月亮。

 

微风轻轻吹起她的头发,蔚蓝似海的瞳孔中倒映出弯弯的月牙。

 

“你喜欢月亮吗?”艾玛瑞斯突然抛出一个问题。

 

“啊?”卢平没有反应过来“喜、喜欢…”

 

一株槲寄生悄悄在天花板上生长。

 

艾玛瑞斯微微一笑,侧过身子看着卢平。

 

同样是蓝色的两双眸子对望着,他甚至觉得自己能见到对方眼中的点点星光。

 

“莱姆斯,你看。”

她轻轻启唇

 

“是槲寄生。”

 

两双黑皮鞋的鞋尖点在了一起

 

有一双微微踮起

艾玛瑞斯偏头吻上日思夜想的男孩

 

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

 

轻得就像没有发生过。

 

“我喜欢月亮。”

 

她说

 

“也喜欢你。”

 

卢平被惊得说不出话

 

突然,紧紧握着的手中被塞了点什么。

 

等他再去寻找,面前的女孩早已不见踪影。

 

只剩下手心里的一颗月亮形状的小糖。

 

齐亚娜坐在湖边,像当年的那个女孩。

 

她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

 

“月亮的女儿长大了。”

 

七年级

 

卢平觉得自家小女朋友不太对劲儿。

 

从前不太关注的事情,他看得更细了。

 

艾玛瑞斯从来不会出现在强光底下,无论如何。

 

她从来没有暴露过自己的血统,菲尔德也不是什么赫赫有名的纯血家族,斯莱特林的纯血们居然对她客客气气的,甚至见到还要打招呼。

 

而且每次夜巡,都会遇见她在天文塔,并且都是在月光之下。

 

卢平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

 

不…不可能…

 

他想。

 

她怎么可能会是月亮的女儿呢?

 

他一再强调,艾玛瑞斯不是。

 

但许多行为都恰恰印证了他的猜想。

 

而这一次,便是直接确认。

 

艾玛瑞斯看着慢慢被黑暗吞噬的月亮,叹了一口气,踏进了禁林。

 

每年的月食,她都会到禁林深处——最幽静并且最多草药和魔法生物的地方,慢慢汲取月光,然后修炼。

 

六年来一直这样。

 

这次,她照常采好草药,围在自己身边,盘坐下来,双手团出巨大的白光慢慢恢复元神。

 

原本只是一次普通的修炼,却被一阵轻而沉重的脚步声打断。

 

“谁?!”她警惕地认为这个脚步声的主人来者不善,甩手丢了一个飞镖出去。

 

“好身手。”声音的主人挥挥手,飞镖便转了个弯插入旁边的一棵树上。

 

“你是——黑魔王?!”艾玛瑞斯一见到那张青白的蛇脸,立刻弹了起来。

 

“齐亚娜的女儿,艾玛瑞斯·菲尔德。”伏地魔说“不愧是她的女儿,只不过希望你不要像她一般愚笨就好了。”

 

“我母亲不愚笨!”她愤怒地大喊“如果你是来劝我加入你,那么你最好收起这个想法,伏地魔!”

 

“啧…我原本以为你很聪明…”伏地魔装作遗憾地摊手“那么只好…Avada Kedavra!”

 

“月亮女神!赐予我力量吧!”艾玛瑞斯双手聚出一个光波与绿光对抗。

 

两束光交缠了一会儿,接着直接爆炸开,震得地面都颤抖起来。

 

“月亮的女儿名不虚传。”伏地魔依旧不失风度“不过——你也快坚持不住了吧?”

 

月亮慢慢被黑暗吞噬,只剩最后一点儿的光亮。

 

“呼神护卫”

 

她悄悄召唤出银狼守护神,只希望它能及时把邓布利多带过来。

 

“Avada Kedavra!!”

 

伏地魔猝不及防地射出一道绿光,艾玛瑞斯堪堪守住,抬头用空洞的眼神望着快被黑暗吞没的月亮。

 

“阿尔忒弥斯,请赐予我力量。”

 

“月光——以柔为刚!”

 

艾玛瑞斯挥舞双臂,一团巨大得刺眼的光球出现在她的胸前。

 

伏地魔心下一惊,借助月光的力量——她将是无敌的。

 

他正准备移形换影逃离,却已经来不及了。

 

耀眼的光芒吞没了他,一声响彻云霄的爆炸声后,伏地魔僵硬在原地,慢慢跪下灰飞烟灭。

 

她左手臂上的月亮标志慢慢泛黑。

 

正在月亮上修炼的齐亚娜猛地睁开眼睛,整个人瘫在地上。

 

“月食…强行借助月光…艾玛瑞斯!!”

 

夜巡中的卢平级长突然看到了一头散发着银色光芒的生物…

 

“银狼…!”

 

他心底传来没来由的慌张。

 

卢平跟着银狼,踏入禁林深处。

 

“不要有事啊…”

 

他一边跑一边喃喃自语。

 

他多么不希望会是自己想的那样

 

看到的却是一副让他心碎的画面。

 

银狼守护神在抱着艾玛瑞斯的齐亚娜身边转了几圈后,钻进女孩的身体消失不见了。

 

“艾…艾玛瑞斯…”

 

卢平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他想上前查看,却被齐亚娜一个威严的眼神逼退。

 

“卢平先生。”齐亚娜站起来压迫地看着他“看来你大概也明白了,艾玛瑞斯是月亮的女儿,未来的月亮女王。”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用一种充满复杂情感的眼神垂眸扫视了他一眼

 

“你们不可能。”

 

说罢,她抱起艾玛瑞斯,轻轻一跃便踏上了天空。

 

卢平一个人楞在原地,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蹲下拾起艾玛瑞斯银白色的魔杖拿在手里摩挲。

 

“你会回来的,对吗?”

 

他自己都不确定。

 

是啊,月亮女王和凡人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他手里紧紧攥着五年级时在天文塔时,艾玛瑞斯给他的那颗糖。

 

“小月亮,我等你回来。”

 

我会攥着小糖,眺望你方向。

 

十四年后

披着白金色头发的女孩,坐在桥上,一下又一下地用脚划过水面。手里抓着一份预言家日报,上面写着伏地魔离奇消失的新闻。

 

“艾玛瑞斯。”齐亚娜坐在她身边“太阳王子来了。”

 

艾玛瑞斯不满地撇撇嘴,“妈妈,我不喜欢他,你不要让我联姻了。”

 

“为什么不喜欢他?”

 

她把头撑在栏杆上,仔细想了想。

 

如果说小天狼星·布莱克是太阳,那么莱姆斯·卢平就是月亮。

 

她不喜欢太阳。

 

“妈妈,我真的不喜欢他。”艾玛瑞斯垂眸看着水中的锦鲤“我…我有喜欢的人…”  

 

“那个狼人巫师?”齐亚娜的语气里带了点生气和无奈“他…他不靠谱的…”

 

“妈妈,他很好。”艾玛瑞斯认真地说“他很温柔,很体贴,他跟别的狼人都不一样。” 

 

她似乎想到什么,温柔地挂上微笑

 

“他会给我带我最爱吃的糖,会带我看书学习,晚上会带我出去散步,还会保护我不受伤害。”

 

“艾玛瑞斯,你应该知道他并不富裕。” 

 

“即使是那样,我也愿意。”

 

“我愿意,陪他去流浪。”  

 

齐亚娜无奈地叹了口气,“在这点上,你跟我还真是像。”她扶额“好了,去吧。”

 

艾玛瑞斯震惊地看着齐亚娜“妈??你是同意了????”

 

“从前,我是因为你爸爸,对普通人类有偏见。”齐亚娜一想到那个出轨的男人,便蹙起眉头“但是,那家伙应该不错…你也长大了,都是当女王的人了,还要妈妈管着?”

 

“啊啊啊啊啊啊妈我爱你啊啊啊!!”艾玛瑞斯扑上去抱住齐亚娜亲了好几口“爱你!!今晚不回来吃饭!走啦!!”

 

齐亚娜装作嫌弃地抹抹脸,无奈地笑笑。

 

“真是个孩子。”

 

“我说,小天狼星,莱姆斯,你们怎么还单着呢?”在他们男人的聚会上,詹姆斯再一次提起这个话题“哈利都到了能上学的年纪了,你瞧瞧你们。”

 

“女人都是浮云!”小天狼星不在意地揉乱自己长长的黑发,顺便灌了一大口酒“倒是你,莱姆斯。尼法朵拉不是正在追求你吗?怎么没点行动啊?”

 

卢平闻言,动作一顿。

 

“人家还是小姑娘,闹着玩呢。”

 

“我看她不像是闹着玩。”小天狼星继续说着“她可认真了,还跟安多米达说让我帮帮她呢。”

 

卢平笑了笑,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詹姆斯突然贼兮兮地凑过来,“月亮脸,你还喜欢着…菲尔德?”

 

“菲尔德?!艾玛瑞斯·菲尔德?!”小天狼星突然扩大音量“我之前听说她是月亮家的孩子,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消失了,没想到莱米喜欢这种款啊!”

 

卢平垂眸,似乎想到什么,温柔地笑了笑。

 

“所以,你们别撮合我和唐克斯小姐了。”

 

“我的心早就是月亮的了。”

 

满身酒气卢平摇摇晃晃地走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湖面,一屁股坐到草地上。

 

“小月亮…”

 

他不自觉地喃喃自语,眼前莫名其妙出现了一艘小船。

 

船上的是一位披着白金头发的少女。

与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我喝了这么多酒吗?都出现幻觉了…”他拍拍脑袋,想要把那个画面驱逐出去。

 

而卢平心中的那艘木船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他面前。

 

少女翻身下了船,踏着水向他走去。

 

“嗨。”她伸出了手,微微弯下腰,脖子上的月牙项链暴露在空气中“我是艾玛瑞斯,莱姆斯。”

 

“我回来了。”

 

一株槲寄生在他们的头顶生长。

 

一切都是如此熟悉。

 

这个吻,不像上次那样的蜻蜓点水。

 

而是缠绵热烈。

 

一吻终必,艾玛瑞斯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喘着粗气。

 

“你可否带我去流浪?”

 

卢平紧紧握住她的手。

 

“当然,月亮小姐。”

 

“就像你描绘的一样。”

 

『我看着湖面,平平淡淡』

『好像还有艘小船,安安静静的』

『没人来打扰』

『这故事挺好』

 

END.

 

阿尔忒弥斯是月亮女神,找自百度。

为了写这个我还抄了歌词列了大纲,然后码了快三个小时,本来前面画风还正常,到后面越来越困越来越困(大概是因为一边写一边听陪你去流浪)然后到后面就很莫名其妙了,自己看了都想鲨人,越看越觉得中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555(笑着笑着就哭了)

其实本来想写刀来着,后来想着都快过年了写刀太扎心了后来还是弄了个HE

小学生文笔!

感谢你的观看!!

「莱姆斯·×」松鼠橡树 #hp #hp #
·几个以外,再没有亲友注意到死去的莱姆斯·平和尼法朵拉·唐克斯。因为战争,因为战争使他们的亲友同样地僵硬地死亡,或者重伤着被抬进了圣芒戈。   我摩挲着他的脸颊,冰冷,极度地冰冷。我歇斯底里...
HP】大哥,看看小妹呗? #HP #· #hp #
。”   是奶奶的声。   有点慌了神,身边这个称为“最猛干将”的,原本铿锵有力的声音仿佛一下被击溃,露出最柔软的部分。   “...吸烟对身体不好。”   “听话,别学了布莱克的不好。”   上车后...
HP】他们的那些双标现场 #HP #hp #·
哈哈哈哈哈哈要来个糖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摔下扫帚 F:哈哈哈哈哈…卧槽怎么是?? G:??? G:个飞行白痴!都说了让别碰扫帚?哪儿疼不?医疗翼吧?哎哎哎小心点小心点...
「德拉科××修斯」爱,爱人 #hp #hp #马尔福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德 拉 科 · 马 尔 福×加 希 娅 ·  拉 弗 斯× 修 斯 · 马 尔 福   #   自从加希娅·拉弗斯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德拉科·马尔福再也没见过她...
「德拉科××修斯」北冕归程 #hp #hp # #马尔福
我一个南瓜汁味儿的湿漉漉的面颊吻。   觥筹之后,我把自己藏匿在书房里,修斯却熟稔地推门而入,巧合得仿佛我他才是秘密幽卝会的一对。   “有一个自己的养女年纪相仿的女孩作为情卝,看起来这令...
hp向 all】玫瑰凋谢 #男神× #hp # #德拉科 #汤姆里德尔 #修斯
含有子世代(格兰芬多三组,韦斯莱双子加珀西加金妮,木头学长,斯莱林四组,赛德,娜),亲世代(掠夺者三,莉莉,西弗,克,茜茜,贝拉,没鼻子)。几乎全员   ——那个热烈如火的女孩,沉睡于玫瑰...
HP】他们那些不走寻常路的表白 #HP #hp #·
  他向表白 · “那、那个,金色飞贼送给!” “可、可以跟我在一起吗?” “我…我一定能给幸福生活的!”   幸福不知道幸不幸福,反正性福倒是挺性福的。   德拉科·马尔福 “喂!过来!跟...
×】出差 # #hp
,“想不想的事,我只是帮邓布多传个信,现在我该走了。” 斯内普甩甩长袍大步离开了,叹口气,随手把信放在桌子上。 深夜,睡意朦胧的感觉有轻轻在背后环住了,亲昵地吻着的肩膀,知道是...
修斯·马尔福×」一枚金加隆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修 斯 · 马 尔 福×娜  尼 · 莱 德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
hp众人 X 】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 #hp #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疯爱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娜 × 莱西娅 #重发:48H夏日出逃联文   我看着面前这位中年发福的民宿主人,花费了老大劲儿才记住她拗口的姓氏。当这位麻瓜女士用夹生的英语告诉我,极光是冬季才可观察...
×」生姜柑橘糖 #hp #hp # #莱姆斯
原作者:哑炮小姐   #真•短打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又是自习课的摸鱼瞎搞产物   我爱上了我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莱姆斯•。我当然清楚他有位活泼靓丽的妻子,但这无法妨碍悖德的情愫似攀缘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