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不老 #影日 #排球少年

sodasinei 2021-08-05

by/ 砖红苏打饼

 

* 我不会是唯一一个写老年影日的吧(

* 很短,后面的画面我截图了,请先看一遍画面

* 大概是两个人都担任教练了吧?

 

宫城县的某个公园小道上,铺满了奇形怪状的鹅卵石,隔壁大片的绿茵争先恐后地往鹅卵石的领地推挤,妄图踏上更不适合它生存的土地。

这条狭长的道路一头,一位老人的身影缓缓显现,逐渐走近。

老人大概六十多岁的样子,个子可能本来就不高,又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一些佝偻,不过他的脊背仍然挺拔,那点佝偻倒像是黄昏时光影变幻带来的视觉效果。老人穿着简单的短袖T恤,搭配着一条黑色的长裤,走路时一点也不像老人,眼睛也不看前面的路,双手也不安分地背在身后,而是边走边垫着一个排球。

他的眼睛也不似人们对老人的刻板印象,又大又亮,藏着许多年轻人都望尘莫及的精神气,仿佛里面盛满了一汪活水,生生不息地涌动下去。

老人吹着口哨,还在自顾自地垫着排球,结果仍是败给了分神,和对面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对面的来人也是个老人。

他看起来和前者差不多大,不过比他高上许多,乌黑的头发中藏着些许银白,身体想来是很健朗,又像很习惯,被人连带着球撞了一下,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

他也没有责怪对方,因为这条小道虽长,但不宽,如果他认真看路,一定不会轻易撞上,这场事故的责任有他一份。

“哟,影山。”先前的那个老人开口了,不是道歉,是和后者打了声招呼,声音明亮,还是不像老人,“你回来啦!”

明知故问。叫影山的老人在心里呛了一句,面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地点了点头。

“怎么样?”对方没指明,就像知道影山会明白他在问什么。

影山确实知道,也从来没计较过他的问题没头没脑,他在绿茵上的长椅坐下来,回道:“都不错,有几个选手很有天赋。”说完,他主动把问题抛回还扎在小道上的那个老人:“你那边呢?”

“也很好!”他答得又快又直接,然后转了半圈身子坐到了影山的旁边。

对话大概停止了两分钟,远处翻涌的红色宛若没有沾水的油彩颜料,浓郁又稠密,染透了原本湛蓝的天空。云层混合在厚重的胭脂红中,不再单薄遥远,更像是群山叠丘,因年轮的雕刻而郁郁葱葱。

两分钟过得很快,还是那个矮一些的老人先站起来,转着手上的排球,对坐着的影山扬了扬下巴,邀请他:“来打一局吧,影山。”

影山一动不动地坐着,视线从前者最高的头发挪到脚底下的鹅卵石,最后回到那件印了标志的T恤上,落在心脏前的位置,在心里默读了一遍那儿写着的名字。

日向翔阳。

影山站起来,一把捞过转动的排球,伸臂的速度很快,仿佛没有顾及过手臂会不会有负担。

他抱着球先行一步,走到不远处绿茵稀疏的空地上,一排高大的树木成列地站立在旁边,中间不和谐地竖着根电线杆,像隔开了左右两个世界。

日向跑了几步,甚至还跳了一下,如果鹅卵石会思考,此刻也要往下面缩一缩,怕自己坚硬的外表伤到老人的双脚。

这里没有排球场,尽管景色很美,但连道路都是倾斜的,他们一个站在斜坡高一点的地方,一个站在下方,扭动几下手腕,做着准备运动,由此可见并不在乎地势的不便。

影山的动作很标准,他的每一个细胞都有自主意识,当它们的主人需要时,就自动切换成最活跃的状态,来帮助他完成每一件细微的事,相当于一个个相嵌的齿轮,紧紧咬合着彼此,推动着这副躯体永远行动下去。

日向站在对面,双脚迈开,早早做好了接球的动作,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终于等到了期望许久的那颗球。

排球接触到他的手腕,受力弹起,一瞬间遮挡住两人的视线,再往上腾开时,日向恍惚看到影山换了身行头,他的短袖换成了长款的白色运动衫,袖子被拉扯到手肘上方,黑色的长裤不知何时被一刀剪短到膝盖以上,露出戴着护膝的双膝,运动鞋的款式是很多很多年前的那款,现在可能已经买不到了。

日向心想影山好狡猾,竟然还穿着护膝,就发现他狡猾的地方不仅如此,他还偷偷染了黑发。

影山动作夸张,影山怒气冲冲,影山大吼大叫,叫他再集中点。

难道他还不够集中吗。他早就改掉了不观察周围的坏毛病,既看到了球,还看到了影山的身影。

很多很多年前的影山的身影。

也许是因为火红的晚霞、稀疏的草地、耸立的树木和不和谐的斜坡拼凑的场地恰巧模仿了几十年前的那个下午,所以他们借助一颗球飞起的瞬间,也压缩了几十年的光阴,做了几秒的少年。

球飞到了树上。

原来影山真的在对他大叫,还是一成不变的“日向呆子”,一边走过来一边说教他居然还会接球失误。

然后他捡起一根长长的树枝,伸长了手臂往上跳起,轻而易举地把球够了下来,又抱着球走到日向身边。

“简直和以前一模一样。”影山没好气地皱着眉,把树枝扔到地上。

日向却笑了,笑得很爽朗,走上前接过球,道:“影山在和我想同样的事情嘛。”

一样度过了难以忘怀的几秒钟。

“先说好,”影山自动跳过了那个不太好接的话题,“这次算我赢了。”

“上次也是我赢了。”他强调。

“下次,”日向看着他,“我一定会赢的。”

“不管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

“打败你的一定是我。”

日向第一次宣战也是在一个红色包裹的黄昏里,那时他站在台阶上,影山仰头看着他,场景变化了很多次,不过每一次影山都看着他,不管过了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

沉默了一会,他接过他的战书:“你不是已经做到过了吗?”

话虽如此,他却勾了勾嘴角,并不像是要承认自己已经认输了。

这条小道一时竟然望不到尽头。

就像他们所处的赛场一样,比赛仍在继续,记分牌还在不断地变动着,而结束的哨声仍未响起。

“到死为止。”日向说,他知道影山明白他在说什么。

两人碰了碰拳。

 

叨叨:

非常矫情,同人作者深夜落泪究竟为何(

/走灰】迷路 #排球少年 #强风吹拂
,摸出来手机,甚熟练地打开了翻译软件。 “打扰一下…”灰二伸手拦住了一个橘色头发,抱着一大捧花椰菜的少年少年抬起头,仔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猛地抬起头,叫道:“啊,是本队的教练!” 灰二被少年...
【恋爱排球!】小排球乙女 乌野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乙女向 #向翔阳 #山飞雄
by/ 银谣   注:论坛体(也许是特别标准)、小排球乙女向游戏、主角名用【◯◯】代替 游戏介绍:想要回到青春的校园时代吗,想要感受怦然心动的感觉吗,请与赛场上挥洒汗水的少年们谈恋爱吧,享受...
【排乙】关于你和隔壁邻居先生的二三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山飞雄 #向翔阳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by/ 是我阿辞哒!   *  内含向/山/研磨/黑尾/及川     向翔阳   1、隔壁邻居是个很有礼貌的男生,刚搬来第一天就主动敲房门给你问好,只是在你对他回笑后便红着脸一溜烟跑走了,...
【月山】 Hanabi #排球少年 # #大菅
难道知道对我而言人生最重要的  除了排球就是他啊呆子。低头整理衣服的向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视线望着自己,抬头却发现山用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瞪着自己。 “你...你干嘛? 想打架吗?”向慌慌张张...
【兔赤】睡觉这件事 #排球少年 # #大菅 #黑研 #月山
前辈把我们叫出来是为了排球吗?”除木兔以外的排球痴——山飞雄抛出了让他困惑已久的问题。   “当然是,你没发现我们这里都有个共同点吗?”黑尾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山。   “....共同点? ...
】Call me maybe # #排球少年
开始比赛,才能做到把对方搞丢。 “山会葡语吗?”我嗦了一口椰汁,是很甜。 向也吸了口,扭头自然道:“会,那家伙啊,现在正在学外语,常常好几种语言混在一起说。” ……好担心山啊,他没事吧。 “他...
】夏天的风 #山飞雄 #向 #排球少年
by/ 砖红苏打饼   “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清清楚楚地说你爱我。”   山飞雄这个人,实打实的王者,连告白都懂得考虑对方的感受。 就在周五的余晖下,在走了无数次的坡道上,向的自行车车轮转了一...
排球少年】各位遇到诈骗的反应 #牛岛若利 #山飞雄 #向翔阳 #月岛萤
会有大额支出,这个人是个骗子!】   (柯南主题曲)“你在骗人!以后再给我打电话我就报警了!”   山飞雄——一个只有在排球上绝对会记错的男人。     “听这么一说我总觉得你好像差点就要被骗了啊...
】喜欢的人 #向 #山飞雄 #排球少年
by/ 砖红苏打饼   * 暗恋向前辈的高一学弟第一人称 * 很突然 所以很短 阿基米德定律诚欺我   我最近有了喜欢的人。 我喜欢上了,排球部的向前辈。 我知道这很莫名其妙,我们都是男生,乌...
】签名 #山 #向 #排球少年
”的猜测,心满意足地和喜欢的选手握了手,要到了他的签名,合了,然后怀着雀跃的心情去排木兔选手的徒弟——向选手的队伍。 他们其实很像,开朗又阳光,向选手十分健谈,且笑容和名字别无二致,晃得我睁开...
【ALL】关于为什么会喜欢向 #排球少年 #宫 #研 #及 #赤 #佐久早日 # #月 #兔
消毒水。  可能这就是爱吧…   当我回过神时,就发现我已经会再抗拒他那双刚打完排球变得脏兮兮的小手了…   “爱能使人洁癖驱散! !”   【误打误撞型】   及   及川彻:欸——小点吗?啊我...
】昨天的你 #向翔阳 #山飞雄 #排球少年
的大事件。 一觉醒来,他好像重返了15岁。 最糟糕的是,他变成了15岁的山飞雄。 向手忙脚乱,慌择路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结果左边的脸肿了起来,他也没醒,确确实实地身处15岁的山家中。 他对着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