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多人向】日向梦游仙境 #排球少年 #日向翔阳

sodasinei 2021-08-05

by/ 砖红苏打饼

 

* 但其实人物很少

* 一切仅供娱乐,没有对任何出场角色带有偏见

 

日向翔阳掉进了洞里。

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洞,排球像长了脚似地钻进去,日向追着排球,一头栽进洞中,里面比外面看上去深很多很多,他往下整整落了两分钟,时间比上课时过得还要漫长,好像比赛僵持着的最后一分,期间他想过自己摔下去会不会死掉,掉到一半时害怕的内容变成了“洞到底有多深”,最后落地了他才发现自己安然无恙。

亏他总结了十六年来做过的好事坏事,判断该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到底了,周围黑乎乎的,头顶上有个白点,是洞口,此刻看起来比星星还远,任他爬一辈子也不可能爬出去,他环视了一圈,大厅是四四方方的,脚下的瓷砖晶亮反光——尽管没有什么光源,走了几步,地板和鞋子磕碰,发出清脆的“哒哒”响。

运动鞋是不会有这种响声的。日向心想,于是低头看了看双脚,常穿的运动鞋变成了小皮鞋,且只能看到一半,有一半被蓬松的小裙子挡住了,浅蓝的连衣裙外套着白色短罩衫,吃惊地拍了拍脑袋,没想到摸到一个固定在头上的发带。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处境了。日向用指头捻起他的新衣服,心想如果被排球部的人看到了,自己一定会被取笑的,尤其是月岛,他一定会笑很久。

“啊糟了!要迟到了,要迟到了!”突然,空荡的大厅传来焦急的人声。

日向立刻拍拍灰跳起来,裙子抖了抖,他四处张望,在大厅里转了好几圈,终于在某个不起眼的小角落发现了一扇门,还有一只抱着怀表的兔子。

不对。

“山口!”日向讶异地对兔子叫道,“你怎么在这里?!”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长着兔耳朵的山口置若罔闻地握着怀表,擦了把汗。

大厅忽然亮起来,时钟到点报时,兔子山口一把拉开门跑进了门里,只有脚踝高的门再次合上,留下反应不及的日向抱着裙摆,对着小拱门发愣。

他趴在地上,脸比门还要大,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山口,对方在赶什么时间也无从得知了。

日向站起身,小皮鞋拖拉着停在桌边,原先空空如也的桌面上多了一个透明的小瓶子,瓶身上贴着“喝我”的标签。

他握着瓶子思考了半晌,直到落下的排球砸中了他的脑袋,大厅里开始下排球雨,越堆越多,眼看就要把地面淹没了,日向顾不上多想,闭着眼睛喝光了瓶子里的液体,甜甜的,像橙汁一样,紧接着他的身体开始急速缩小,最后比门框还要矮了。

他手忙脚乱地躲开巨大的排球,追着山口离开的方向进了门,门后是一段窄小的通道,从通道出去就是一汪湖水,日向站在水边,水面上果然倒映出他的模样,一点也不合适,也许小夏这么穿会可爱许多。

“迟到了,迟到了!”山口在湖对岸叫道。

“山——口——!”日向叫他,兔子耳朵动了动,还是没听见,一溜烟跑了。

拇指高的日向在湖边踱步,湖面太宽了,他过不去,要是能变大些,或者有船就好了。他盯着湖面,平静的湖面扬起丝丝波纹,一片绿叶闯入视线,叶子上站着两个人,一人负责一边,正在拨水。

“嘿咻!嘿咻!”拨水的人节奏一致。

日向瞪大双眼,朝二人招手:“阿泉!幸治!”

两人闻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拨水,经过湖边时叶片停下来,叶面上的人一声不吭地将他拖上叶子,接着转身继续划水,日向说谢谢,没有他们可真不行,他们还是埋头划船,快到对岸时齐齐停手,跳进水中变成了河童,河童推了叶面一把,叶子划出去很远,河童说“小翔加油”。

上了岸,裙子湿透了,变得沉重,头上的发带还是取不下来,日向维持着别扭的模样继续往前走,森林太大了,他比花朵还矮,他甚至听到道路边的花朵在窃窃私语,很不礼貌,因为它们在讨论他的外表。

它们笑他竟然妄图走出这片森林,还说他看起来太纤弱了,没走几步就会被虫子吃掉,说他又矮又瘦,一点看头都没有。

“喂!”日向忍无可忍地打断那些长着刺的花,有的还是圆的,和他最爱的排球有点像,“虽然我很矮,但是我能跳!”

花朵都笑了。

“而且我原本才不是这么矮!”日向气呼呼地说。

花朵笑得越来越低,枝干和花瓣都要贴在地上,日向不看它们,无视那些笑闹声往前走,他的脚有些疼,皮鞋始终不如运动鞋来得舒适,头发也湿淋淋的,耷拉着往下滴水。

天色好像更阴森了,花朵们收起笑声,大地震颤,一只巨大的脚挡住了日向的去路,似乎还不小心压断了某些花朵的腰肢,他仰头望也看不清全貌,只知道来者很高大,而且有些耸人。

“你这样是不会干的!”震耳欲聋,又拖沓又大声,对方丢下一块大面包,日向被面包砸得趴在地上,好容易从里头钻出来,抬头撞上了对方审视的脸。

影山。

“快吃。”影山命令道。日向发誓,到目前为止,这是他头一次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不是梦。

他顺着影山的要求咬了一口面包,比花朵还矮的身体迅速变大,不一会便到了影山的肩膀以上。

“你这样是不会干的!”影山又说,从背后抽出一根皮鞭,使力甩在地上,“跑起来!快点!”皮鞭紧追不舍,日向拖着沉重的裙摆飞奔,影山在后头黑着脸督促,叫他不停地跑,好像只要他停下,影山就会吃人。

他盲目地逃窜,裙子干了,头发也是,一路踩到了不少花朵,他也没来得及道歉,发现没有鞭子的可怖的声响时影山已然不在身后了。

还是森林,天色不断向夜晚接近,往左往右都是一个景致,好似永远也走不出去,兔子也跟丢了,肚子也饿了,树木没有因为他变大而显得低矮,他还是很渺小。

“哈哈,他迷路了。”树林里有人在说话。

“他饿了。”

“好可怜,帮帮他吧。”

“为什么?”

“他看起来味道不错。”

“……”

声音一左一右,最后汇在一起,一对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身体靠在一起,顶着一对尖尖的耳朵,两条毛茸茸的尾巴交缠着,一个笑眯眯的,一个没有表情。

日向一拍手:“是稻荷琦的双胞胎!”

“什么稻荷琦?你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吗,阿治?”金色头发的狐狸先说话了。

叫阿治的狐狸摇摇头:“听不懂——你饿了吗,侑。”

“饿了。”叫侑的狐狸笑得很开心,他打了个响指,似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这样吧,如果你回答对了这个问题,就让你离开;如果你答错了,我们就把你吃掉。”他根本不打算给日向选择的机会,直接问,“问,治和侑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倘若问题是谁的背号是7,谁的背号是11,日向一定能第一时间答对,毕竟他从来没想过双胞胎里谁是兄谁是弟的问题,只觉得他们很难对付而已。

他咽了口唾沫,手指抓紧裙摆,试探道:“侑……前辈是哥哥?”

“啧,”侑不悦地皱了皱眉,“在我反悔之前离开,我不怎么爱讲信用。”

日向感激地点点头,治指了指右边的道路,他便头也不回地逃离了双胞胎,他扭头看,宫治也许为宫侑的决定而不悦,原先黏在一起的双子竟然分开了,只有宫侑还在那儿,等所谓的信用耗尽。

夜晚要来了,日向仍旧没走出森林,他又饿又困,路上却连一个果实也没有,靠着酸痛的双脚跳过泥泞,裙摆上也沾了灰,眼前却出现了几个蘑菇。

“不一定有毒吧。”他摘了一个送到嘴边,还未入口便被打断了。

“很多细菌的。”顺着蘑菇坐在的枝头往上看,低矮扭曲的奇异生物上坐着一个人,全身都裹在睡袋里,半闭着眼睛,正在用绕了很长的吸管喝水,是三大王牌之一的佐久早。

“您好,”日向朝他打招呼,“请问蘑菇可以吃吗?”

“可以,”佐久早说,他的吸管隔了一层又一层的滤网,水壶里正在冒着气泡,“会变大,也会变小。”

“什么意思?”

佐久早翻了个身,睡袋合起来,像一个包裹着他的安全的蛹,蛹的背后裂开一条缝隙,灰黑色的翅膀从中长出来,脱离了平面。

“可以吃。”佐久早缓缓离开,“会变大,也会变小。”

对方离开了,日向看着手里的蘑菇,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蘑菇变大了——他又一次变小了。

这可不行,以这副小小的身躯怎么能够离开这种地方,他思考再三,又咬了一口蘑菇,身体再次变回了原样。

他摘了几颗放进围裙的小口袋里再次出发了,长路仿佛没有尽头,月亮升起,躲在暗处的生物们蠢蠢欲动,弱小的动物们全都缩进了巢穴,野猫在林间时不时地叫着,叫声尖细,听得人寒毛竖起。

黑暗里,是猫发亮的瞳孔。

野猫从草堆里探头,打量着走失的路人,竖瞳幽幽的,尾巴甩动,对误入这个世界的人充满好奇心。

“研磨!”日向认出了这只危险的猫咪,他小跑上前,在猫的跟前止步,“你也在这!——你变成猫了!”

“我是猫。”对方舔了舔爪子。

“你知道怎么离开这儿吗?”日向围着他转圈,跳跃时短短的裙摆飞起露出衬裙,眼神黏在猫耳朵和尾巴上,“我被困在这好久了。”

“我知道。”研磨道,尾巴躲开日向的手,领着他往前走,不知何方有此起彼伏的狼叫,他拨开挡在身前的杂草,破损的栅栏后是长满野草的斜坡,坡下有一间屋子,食物的香气与吵闹的歌声一起爬上坡。

日向双眼一亮,扭头道:“谢!谢……研磨?”

猫咪回到了观察者的位置。

日向跑下坡,险些绊倒,他在屋外的长桌边刹住脚步,长桌的另一头是准备用餐的几人,一同抬头望向他——木兔拿着刀叉,戴着一顶魔术帽,帽子边缘插着几根羽毛;黑尾准备喝茶,杯子叠了很多层,摇摇欲坠;赤苇是被他吵醒的,脸上充满困意,好像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这是谁?我没有邀请他吧?我没有吧!喂喂黑尾,没有吧?”木兔丢了刀叉,想推赤苇,后者再次睡着了,并不打算搭理他,于是便推另一边的黑尾。

“小不点,没收到邀请就来参加聚会是不礼貌的。”

“裙子也脏了!”

木兔爬到桌上,从桌子的一头跑到另一头,蹲下身端详日向,半晌,他回到自己的位置,重新叉起牛排,大口啃咬,道:“吃吧!客人!”

晚宴就此开始,赤苇还在睡,其余的人吃得忘我,花茶里有一半的茶叶,蛋糕甜得难以下咽,碰杯时杯中的酒撒得桌子、草地上全都是,木兔举杯说祝第三体育馆生日快乐,日向才发现屋子的门牌上挂着“第三体育馆”字样的牌子。

于是日向问月岛和列夫在哪,终于得到了回应,醒着的人开始唱歌,歌词和他的问题毫无关系,期间忘了词,换了一首,唱到“兔子”时山口上了桌,被在桌上跳舞的木兔踩碎了那块珍贵的怀表。

“阿哦……”

随着指针停止转动,众人一哄而散,日向不明所以地跳下椅子,问山口要去哪。

“女王陛下!要迟到了!”还是那句话。

日向把烦人的皮鞋脱了,跟着兔子狂奔,冲进了一座比人还高的迷宫,山口眨眼不见踪影,日向喘着气,撞见了正在给玫瑰泼洒油漆的金田一。

“你在做什么?”他问,“为什么玫瑰是绿色?”

“这是Hanger king的嘱托。”金田一尽职尽责地刷着漆,“你也来帮忙。”他把桶和刷子塞到日向的手里。

摸不着头脑地刷完一朵,日向扭头问:“谁是Hanger king?”

“我。”

头顶皇冠,身着华丽长裙的及川出现了,他的身边站着日向追了一路的山口,背后还捆着原先对日向喊打喊杀的影山,他扫了一眼玫瑰园,质问:“怎么还有黑色的玫瑰?还有紫色?”

“对不起!马上就刷完!”

“小不点,”及川点名,“你来陪我练排球。”他示意士兵把影山送过去,又让人搬来一个新的排球,“我看隔壁白鸟泽国的牛岛不爽很久了。”

他摘了皇冠,正要发球,身边的侍卫忽然急切道:“国王来了!”

“混——蛋——及——川——”

Hanger king扶正自己的皇冠,拔腿便跑,迷宫被他撞塌了,日向一手提裙子,一手拽影山,叫他跟上,称连hanger king都这么害怕肯定很恐怖。

士兵在身后紧跟不舍,日向跑到了迷宫的尽头,一扇上锁的门将逃生的路堵死,他往窗外看,自己正靠在体育馆的墙边睡觉,似乎在做梦,还未醒。

“醒醒啊我!”他拍打着门,“快醒醒!”

 

“喂日向,醒醒!”

“日向!”

日向睁开眼。

几张脸凑到他面前,菅原松了一口气,把影山推到前面。

“对不起。”影山别扭地说道。

“吓死了,我们以为你被影山的球打成植物人了。”

 

(对,其实只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排球乙女】当你是个风纪 #排球少年乙女 #黑尾铁朗 #
原作者:临弦渊(准备高考版)   -我的真实生活 -ooc预警嗷 -突然来的脑洞 -审查标准都是按我学校来的(垃圾学校格外要求) -/黑尾   (迟到) “,怎么迟到了呀?” 你看...
排球乙女】妈妈我的床底下有怪物 #排球少年乙女 # #孤爪研磨
,所以才会只身一人去巴西,这么热爱让敬佩 转眼,你大学已经毕业,和阳刚认识还是刚升初中,你在闲暇时间点开朋友安利你的动漫,因为名字叫排球少年,也让你想到了 动漫开始,那个倔强的少年不就是...
排球少年乙女】戳脸颊示意 # #佐久早圣臣 #菅原孝支
原作者:Azusa   #第二人称、撞梗致歉 #ooc文笔烂注意 #戳了戳自己脸颊 #/菅原/佐久早        这个冬天特别的冷。上学路上,风毫不怜惜地刮着你的脸,嘴唇颤抖着,真的...
x你】攻略游戏 #男神x你 #排球少年乙女
之间亲近地直呼名字。当朋友来询问关系时笑着回答说是青梅竹马,但心中多少会有些不那么磊落。 在开始互相在意的年纪,两个都不约而同地遮掩着自己的心思。   等到再长大一些,突然喜欢上了排球,你成...
【恋爱排球!】小排球乙女 乌野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乙女 # #影山飞雄
。 ◯ ◯:”?没事” 老师:”你给我出去!!” 走廊上 :啊啊啊!碰到了碰到了,怎么办怎么办,女孩子柔软的皮肤////// 风吹过来将新鲜的空气充斥着走廊,安静的听的见心砰砰跳的声音,感觉她触碰的地方...
【排乙】关于你和隔壁邻居先生的二三事 #排球少年乙女 #影山飞雄 #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by/ 是我阿辞哒!   *  内含/影山/研磨/黑尾/及川       1、隔壁邻居是个很有礼貌的男生,刚搬来第一天就主动敲房门给你问好,只是在你对他回笑后便红着脸一溜烟跑走了,不...
排球乙女】暗恋 #排球少年乙女 #黑尾铁朗 # #月岛萤 #西谷夕
代表决定赛他受伤了 我紧张的抓住了栏杆,已经跑到楼下 但是转头看着洁子学姐已经在那,我又要以什么资格过去 排球部经理?太突兀了吧 我还是慢慢走回看台 【无望的爱】   - 我喜欢一个像太阳的...
排球少年】各位遇到诈骗的反应 #牛岛若利 #影山飞雄 # #月岛萤
原作者:叮咚可达鸭   今天突然接到了一个奇怪开头的电话。   “是吗?你的朋友已经被我挟持了,想要救出他就赶紧打100w日元到这个账户上,不然你的朋友就死定了!”   (瞪大眼睛...
排球乙女】暗恋·后续 #排球少年乙女 #黑尾铁朗 # #月岛萤 #西谷夕
了,我拦住她想要离开的脚步 “我喜欢你,从开学开始” 【你以为是无望其实是双向】     - 她被霸凌的传闻传遍整个学校 那天我刚练完球,听到了某处发出的声音 当时那个模样我都不敢再次回想 她...
排球乙女】一见钟情 #排球少年乙女 #黑尾铁朗 #影山飞雄 # #木兔光太郎
搭档 部活结束后,我和她刚好同路,从排球扯到未来 她告诉我她喜欢的男孩子也在打排球,所以她也来打排球 我有种失落的感觉 但她的下一句话 “今天他给我托球了,我很开心” 不明显的一见钟情   她...
【影】昨天的你 # #影山飞雄 #排球少年
by/ 砖红苏打饼   * 灵感来源:昨天的失败者们,今天的你们又是什么呢? * 赶一赶庆祝我度过的第一个819,所以有点短,明天就要到啦,把昨天的悲伤留下吧   ,22岁,发生了不可思议...
【小排球乙女】关于羞耻 #排球少年 #月岛萤 #影山飞雄 # #男神x你
办法啦。     训练中场休息。   灌了大半杯水,蹦蹦跳跳迫不及待要开始下半场训练。   一旁的你看到这样充满活力的场景,笑着说:“嗯!小今天也很元气!”   很平常的夸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