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影日】失忆症 #排球少年 #日向翔阳 #影山飞雄

sodasinei 2021-08-05

by/ 砖红苏打饼

 

日向翔阳的记性不好。

因为记性不好,没少挨搭档的教训。像是十六七岁那年的某个暴雨天,他的臭脾气搭档——影山飞雄——冒着瓢泼大雨绕路把他送到了家门口,影山的肩膀也湿了,手臂都在滴水,闪电把两人的脸庞照亮,日向离他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还要把手比成喇叭状,对着影山的耳边问他说什么,影山没好气地说日向笨蛋,昨天明明有提醒过他要带伞。

确实提醒过,影山平时很少用繁杂的社交软件,昨天快要睡觉时日向却突然收到了他的信息,说明天下雨,记得带替换T恤,也记得带伞,还有,明早晨练六点,不要迟到,而日向只记得最后一句不要迟到,把T恤和伞忘得一干二净,结果穿了影山的T恤,还躲在影山的伞下才回家。

那天的雨幕很大,雨水紧密相邻连成银色的丝绸,砸在手上却比丝绸疼得多,影山的脸在雨幕后,在雨伞下,日向再回忆起来,那天的画面都变得模糊,只记得影山的嘴巴张开又闭上,对他说了些什么,但画面里却没有声音。

他后来请影山到家避雨,等大雨停,等了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总之影山借走了他的自行车回家了,车轮滚过雨后的柏油路溅起小小的水花,日向觉得很奇怪,他能清晰地想起水花的模样,可他想不起当时影山的话。

影山大抵是提醒他,明天也要记得带伞。日向依然不记得,所以影山咬牙切齿地问他为什么总不认真记自己说的话,在关紧的、被风砸得吱呀响的床窗边,雨点隔了曾玻璃尽数砸在影山的背上,日向没法解释,他只能说:“我的记性不好嘛。”

 

“我的记性不好嘛。”

后来,雨停了,停了很多天很多天,落下来的雨滴蒸发得一干二净,高温只能蒸发他们身上的汗,知了趴在门外叫个没完,日向坐在台阶边,叼着冰棍,这么对影山说。

影山也坐在台阶上,日向的上一层,他的手肘搭着腿,刘海粘在额头上,热得懒得说教,就回了一句“呆子”,日向耸耸肩,知道影山不再追究自己没带钱包这件事了,反正只要不影响打球,影山也不会那么追究,他甚至还请日向吃冰棍。

两个人前言不搭后语地边吃边聊,话题跳跃得飞快,从考试到天气,从天气到排球,从排球到海边,日向再想接话时冰棍恰巧吃完了,他咬着木棍,挠头道:“我忘记我要说什么了。”

影山也吃完了,象征性地追问了一下便站起身,这就表明他对其他话题可能没多大兴趣,他把木棍丢进垃圾桶,走回台阶边,换了鞋重新进体育馆,转头问日向:“走吧,排球的打法总还记得吧?”

“当然!”日向跳起来,跨过低矮的台阶蹦进室内,木质地板发出“咚”的声音,影山用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日向捂着后脑问影山做什么,影山叫他规矩些,不要这样,很容易摔倒,日向没说话,影山又跟上来问,“记住了吗?”

“记——住——了——”后面跟着的“国王大人”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听见了,影山揪着他的衣领说“别给我忘到脑后”,日向连连点头。

他们开始训练,队内的合宿集训,日向的技术是菜鸟级,但身体能力却属于拔剑,他能在最快的时间内作出反应,身体自然而然地追到球,那和影山的球感不大一样,比起精准的判断,更类似于一种野兽的直觉——当然也和他每天都抱着球有关。

看着影山第五次对自己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日向变得得意,他装模做样地走到影山身边,挤眉弄眼:“影山君是不是很羡慕我和球的关系啊?”

“才没有。”影山别开眼神,变相说明自己相当羡慕。

“嘿嘿,你吃醋啊?吃排球的醋?”

“说了没有!你好烦闭嘴。”

“哈哈哈哈,”日向用头顶顶着球,扳回一球让他笑得格外开怀,“关于排球的事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这倒没说谎。影山没法从中挑刺,日向从没敷衍过排球,这是让影山不敢松懈的原因之一——想到有个这么可怕的家伙在后面紧追不舍,就觉得浑身汗毛竖立,一刻也不能停下。

不过赛后,日向会把便当忘在体育馆里,不止一次。起初影山还会搭两句为什么会把便当盒都忘在体育馆内,后来见怪不怪,便不再多问,自己打着哈欠上了回程的大巴,坐在窗边看日向拼命往车边赶,一路匆匆跑到他的身边,一屁股坐下,额头抵着前座的靠背喘气,影山心情很好,向他报告本次用时,比上次慢了二十秒,日向说那是因为他忘记便当盒放在哪里,影山有这些时间帮他计时还不如早点提醒他记得检查背包,影山说不要。

“你倒是自己认真一点记啊。”影山说,“说到底你为什么记性这么差啊?”

日向喘匀气,把包放好,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思考后说:“遗传?我的爷爷啊,记性也超级差。”

他说话时,原本明亮的天空变得阴沉,远处传来几声闷雷,不一会雨水稀稀疏疏地落到路面和车窗上,影山安静地听日向掰扯理由,等日向几时开口承认是自己太粗心,但日向越分享越投入,说道过世的爷爷曾经居然把他认成了爸爸,把小夏认成了他,影山撑着下巴听,心想日向的爷爷似乎不只是记性不好吧。

 

高三开始后,日向忘得最多的就是橡皮筋,导致班里的女生哪天忘记带了,或者橡皮筋突然断了,都来找影山借,影山等了整整一学期,也没等到日向学会自己带橡皮筋处理脖子后面长长的头发,日向说,明明帮小夏扎头发时还记得,眨眼就把手上的橡皮筋绑到了小夏的头上,久而久之影山也逐渐习惯他的耍赖,反正多带一些对他也没影响。

后来两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影山忙着和俱乐部对接,日向忙着出国,很多时候日向忘记的事影山也来不及提醒,他自己处理得乱七八糟,影山只有在回家路上一边吃咖喱肉包一边说他今后怎么办,日向沉思半晌,把肉包吞进肚子里,说,总有办法的把。

日向出国当日影山没来,山口给日向发了消息说到了巴西记得给大家发信息,结果下了飞机后日向睡得昏天黑地,忘记拍照,也忘记通知,醒来时外面还是黑漆漆的,手机锁屏却是亮的,一条接着一条的消息跳出来,最后合并成一条宽宽的横线,日向解开了手机,第一条就是影山的消息,影山说他肯定又忘记了要给大家报平安这件事,问他到了没有,还像个老妈子一样罗列了一大串他容易忘记的事情,日向撇撇嘴,先是想影山怎么记得这么多杂七杂八的琐事,然后想影山从来没给他发过这么一长串的消息,又想幸好中学时候其他同学不知道,否则影山就要遭到整个排球部的嫉妒。他想着想着,屏幕再次暗下去,于是他忘记要回消息,闭上眼又睡了一觉。

再醒来时是两个小时后,日向这次把从下往上阅读未读消息,他告诉所有人自己安全抵达,一切都好,并解释自己刚才在睡觉,到了影山那里措辞开始犹疑不定,最后敲了很长一串字,并在一起给影山发过去:

 

我已经到了,因为时差问题所以才睡了这么久,才不是什么忘记!还有我已经剪头发了,才不需要带橡皮筋,把这件事忘到脑后的是你吧?我可是你叫我去剪头发的第二天就去剪了。护膝当然带了很多套,我的外语还没有那么糟糕,在国王大人呼呼大睡的时候本人可是很认真在学习,还有,我的记性才没有那么差!

 

影山不知道在干嘛,不务正业一样,很快回复他:

是吗?

那你没忘记那个约定吧?

 

日向捧着手机,心里一惊,赶忙开始想什么时候和影山做过约定,这时他坐起身,听到了屋子外边的海浪声,才忽地意识到此刻自己已然身处巴西,他和影山在世界的两端,跨越十二个时区,跨越昼与夜,他们真的已经走到了今天。

日向回复:

 

当然没有

你就好好等着吧

 

等某一天,他们在世界的舞台相聚。

 

日向虽然记性不好,但这件事他说到做到了。以至于直到他七老八十的时候,还要把年轻时参与奥运的经历拿出来翻来覆去地讲,直到某天他坐在院子里,讲到一半时忽然卡壳了,他顿了顿,拍自己的后脑勺,对隔壁头发花白的听众说:“我记性一直不大好。”

然后他站起来,不打算说了,絮絮叨叨地自己回忆,说是有天他在海边,想他要去奥运,所以就拼了命地打球,后来他就去了那个很大的舞台,他露出非常怀念的目光,眼里像是蓄满了期许的泪光,他颤巍巍地抬手,形容那个舞台有多美,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赛场宽广明亮,他依稀记得那些哨响,那些喝彩还有闪亮的灯,他记得队服和国旗,除此之外好像再也想不起其他东西了。

他拍拍手,转身往外走,另一位老人问他去哪,日向说,他打算去排球馆看看,对方又问看什么,日向说,他想去打排球,然后描述了球场的模样,包括打球时的手感,还有他年轻时候打球的琐事。

“还有呢?”老人家问。

“还有……还有,不记得了。”日向边往外走边说,“我记性不大好嘛。”他摆手,身体依然健朗,招呼老人家跟上来。

“你记性确实不好。”老人家跟上来,叫了声日向的名字,“日向。”老人家说,“什么都忘光了,就只记得打球。”

人都迷迷糊糊了,丢三落四,总把人认错,除了排球外的东西一概忘到了脑后。

老人家跟上去,还未张口叫他慢些,前边的日向突然回过头来,眼里亮起来,道:“我没忘!”他否认,又突然不想承认自己记性不好了,“我还有个搭档,脾气很臭,黑色头发,长得很高,就打球好些。”他的手在空气中比划,“你跟我去了就知道他什么样了。”

老人家没动,然后笑了,问:“他叫什么名字?”

“啊?”日向扭头,想了大概三十秒,“叫影山,影山飞雄,你肯定听说过。”

“我听说过。”影山点了点头。

日向的记性很差,他不记得带伞,不记得带T恤,忘记钱包,忘记便当,忘记橡皮筋,忘记回复消息;他只记得排球,他记得那个磅礴大雨的夜晚,影山伞下不甚明显的表情,记得炎炎夏日里的台阶和知了叫,记得回复长长的消息,也记得十六七岁那年他从部活室的楼梯上跳下来,指着胸膛说要和影山去世界。

他从没迟到过晨练,从没失约过每一个约定,他挑挑拣拣,把记忆清空又装满,小小的内存卡里装满了排球,还有与排球一样,在他的人生占有重要一席的影山。

】不对劲 #排球少年 # # #
是吗。” 站在原地,看着的背影慢慢从自己眼前消失,一点一点。他莫名觉得有些安心,至少比之前好很多。 他现在好像有点懂那个不对劲是什么了。我,是喜欢吗? 他这么问自己。 晚上,他躺在床上...
】Kiss me twice # #排球少年 # #
过往里,从几百上千种可能的日常里,苦苦搜索着唯一的答案。 意识到自己从未如此认真地思考过自己和之间无关排球的事情,也从未如此认真地思考这个人,而不仅仅是把他当成乌野的10号球员,当成一...
【恋爱排球!】小排球乙女 乌野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乙女 # #
” 回想自己借书的经历 :英语书?没有,我也没带 月岛:哈?居然上课忘了带书,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 山口:抱歉啊,我们今天没有英语课。 菅原:那个……我是三年级的书,不一样的吧? ...
【排乙】关于你和隔壁邻居先生的二三事 #排球少年乙女 # #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by/ 是我阿辞哒!   *  内含//研磨/黑尾/及川       1、隔壁邻居是个很有礼貌的男生,刚搬来第一天就主动敲房门给你问好,只是在你对他回笑后便红着脸一溜烟跑走了,不...
】那些年 #排球少年 # # #
——” 球落在了对方的球场之中。乌野赢了,这也在人意料之中。 “!我们赢了!”跳起来与击掌。 “bo(ke)”还没有说出口,的嘴就被用食指挡住了。但用手还不断地比出...
】海与我的温柔 #排球少年 # # #
在打沙排诶!咱们也去好不好!”用那无辜的眼神看着,满眼都是“”拜托了拜托了,陪我去陪我去”。 终究还是没有逃过的眼神攻势,他又一次妥协了。 幸运的是,跟他们一起打排球的那两...
排球少年】各位遇到诈骗的反应 #牛岛若利 # # #月岛萤
...”站在一旁的田中前辈挠着自己的头说道,“不过没想到这么单纯啊,这个都会信。”   “你先不要撕票,请问挟持的是谁啊?”   “他的名牌上写着‘’,快点...”   “啊...那你撕票吧...
】什么都不影响我爱你 #排球少年 # # #
明天再来看你。” 临走之前,塞给一个排球的挂件。眼里也微微有了一丝的担心。 当把挂件放到手心的时候,感觉出了这是挂在手机上的挂件,好像是那次他怎么拜托给...
】昨天的你 # # #排球少年
如是说。   -    ,22岁,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大事件。 一觉醒来,他变成了15岁的。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变小一圈的手掌,然后冲进了浴室中,狠心给了自己一巴掌,右脸立马变得又红又肿...
排球乙女】一见钟情 #排球少年乙女 #黑尾铁朗 # # #木兔光太郎
名字” 她微笑着看着我,一边拿起奶茶一边我道谢离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拿起了同款奶茶 “小黑,你怎么突然喝奶茶了” “就是想试试嘛” 回想起她的模样,我可能是一见钟情了吧   在第一次训练...
】今天的你 # # #排球少年
不可思议的大事件。 一觉醒来,他变成了一个强壮的大人。 更夸张的是,他变成了长大成人的冲下床,用不属于他的速度跑进了厕所里,站在了镜子面前,随后毫不迟疑地举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非常疼...
【小排球乙女】关于羞耻 #排球少年 #月岛萤 # # #男神x你
问了“什么时候会觉得害羞?”这个问题。   你也不是自己想问他的,是别人要你帮忙。   至于为什么是你不是,因为她们不好意思跟身为男生的说她们喜欢吧。   在听说你跟从国一...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