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愛の詩集の終りに」

sodasinei 2020-10-02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8.1  室生犀星生贺)

 

写在《爱的诗集》最后

萩原朔太郎

 

  我的友人室生犀星,关于他的艺术及其个人,如果我的记录都能得到认同,我便不得不在此编一本书。我对他的了解便是如此之深。我和他兄弟般的友情便是如此亲密。

  大概,我们这样的友情,是由他那世间罕见的明快的男性性情,和我这略显女性化、易感忧郁的贫乏性情之间的奇迹般的相遇而结起的。

  作为主的命运指引着我们前进。

  多年来,友人所追求的是一种高贵的贵族性人格和其有教养的兴趣性。而我贵族式的自我主义思想和一种偏重式的趣味性,不可思议地成为了令我这友人十分欢喜之处。

  另一方面,我所寻求的,则是需有直爽的热情人格、男子气概的单纯性、以及健康明快的灵魂之人。

  想来,对于像我这样生来拥有贵族式性情的人来说,最寂寞的事,莫过于对那令人依恋之“爱”的缺乏。神为了惩罚贵族和自我主义者,从他们的心中拔去了爱怜之萌芽。(即使那萌芽才是一切幸福之苗。)以那伟大的托尔斯泰为首,世间众多的贵族和天生的自我主义者,在苦恼中寻求的,实际上只是为了寻求这棵“无法生长”的幼苗而叹息的悲伤之声。

  与之相反,处于穷苦境遇的、生来便接受了耶稣之血而长期劳苦的人们心中,则自然地被播下了温柔之情的种子。

  我的友人室生犀星,是一位天生的爱的诗人。

  他歌颂人道和博爱,为追求自己求而不得的梦想之爱,结束了苦痛的努力之途,不再做悲伤的托尔斯泰之徒,而是真正从肉体中体会高贵的人义之爱,并由此而生的“培爱的诗人”。

  如此,我与他互相为对方缺陷的病状而悲伤,又互相交换着那梦想的、且正相反的性情之美。

 

  话虽如此,我们初次见面的主要动机当然不是作为人的交往,而只是基于艺术的联欢而已。

  那时,这个国家的诗坛遍体鳞伤、荒芜不堪。新的事物尚未诞生,旧的事物则枯燥无味。

  室生和我在这时立下了一个盟约:我们要摆脱一切旧习;我们要破坏过去的诗形;我们将作二身一体,致力于新诗的创造以及其他。

  那时,室生创造的新诗,是如何深深地感动了我啊,我日夜吟咏他的诗篇,手不释卷。

  实际上,当时他写的诗,便是青春感情的奔腾之极致。

  若燃烧般炽烈的热情,有着如野兽般病热的少年之时的情欲,以及那色情狂式的情调。无法为任何东西所捕捉到的、野蛮人般的狂暴无智的感情之巨浪,和那起伏之处的狂烈节奏。这些都是他创造出来的新的艺术——我为之震惊,我的心中充满了清爽的幸福,一个从未见过的新世界在我的眼前展开了。

  然而现在时光已然流逝。

  而我们,甚是也可以微笑着看待已经过去的那辉煌的、也多少有些疯狂的创造梦想的青春时代。

  如今我们的狂暴破坏结束了——那是我们的第一项工作——然后总算完成了自己独特的珍奇建筑。

 

  有一天,我去了街上。突然,我看到友人背后站着两个黑影,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影子,是他怜爱地诉说少年时代眷怜情怀的《抒情小曲集》。那其中有着少年特有的美丽感伤,以及像少女一样纯洁的高雅。

  另一个影子,则是讲述了顽强鲜活之青春的情欲与健康,以及放纵无耻的感情之醉乱的,放眼世间也显娇艳的热情诗篇。

  我静静地笑着拍了拍友人的肩膀。因在他怀揣《爱的诗集》的如今,实在令人联想到一位稳重、静谧的中年人的形象。

  然而,在我身上,时间也流动着。恐怕在我自己的背后,也有着同样的两个影子吧。

  想来,我们的欢宴已然过去。在这本《爱的诗集》中,友人所诉说的不再是少年明媚的幻想,而是接触到颓废的真实人生和现实后,他所必须讲述出的原初灵魂之惊异。

  室生艺术的可贵,在于他作为人的人格之可贵。

  在我所认识的男性中,没有有着比室生更纯洁无垢、更高贵感情的人了。没有像他那样诚实正直、像他那样有着孩童般的纯洁和率真的人了。

  读到他的诗的人,无论是谁都未免会对其天才般的奔流所致的前所未有的旋律、那无法被捕捉到的婴儿般的天真感情,感到极大的惊异吧。而且这种惊异,在同时了解作为人的室生犀星的人看来,也是一种无论是谁都能同等地感知到的对其人格上的惊异。

  他的神经,受到近代文明病癖的影响,变得像针一样敏感。尽管其感觉是惊人的高尚优雅之物,他的精神却完全充满了孩子般的单纯和野蛮人般鲜活的原始性惊讶。换言之,室生拥有着文明人纤细的皮肤和野蛮人强健的心脏而诞生,他是近代世纪幸福的预言者。

 

  他的生活,如今已经跨过了沉醉于空虚之狂热和唯美性情绪的时代。

  现在的他,深信不疑地爱着人类的幸福,是为了我们而欲将他那高尚的生活与高贵感情的旋律分享之人。

  现在,他的脚步正坚实地踩在大地上。那结实的铁一般的手臂,热衷于弹奏所有不健全的、非人伦的、神秘的、病状的事物(当然其中也包括我的诗中所见的哲学),以及对人生幸福有害的一切感情。

  读过《我亦将通过此路》之后的诗,以及赠给妓女的数诗篇的人,应该能够明白,他有多长时间在精神上受苦,以及他现今正立于多么健全、高洁的爱的信仰之上。

  然而,他绝不是一位像尼采和歌德那样的好诗人。无论从什么方面看,他都不是一位思想者。而同时,他也不是像波德莱尔那样的冥想诗人。

  人生对于他来说决不是“应去思考”的事物。并且,当然也不是应去冥想的事物。

  人生对他来说既是一个美丽的现实,同时也是一个理想。

  人为了生活得更好,就要不断地追求高洁的感情,在追求充实现实生活之美的基础上,也必须坚实地筑建其强健的肉体,这便是他的抒情诗中所阐述的哲学。

  如此的他的哲学(指人格意义上的哲学,而不是思想意义上的哲学),在某种意义上,和那位伟大的古希腊人的哲学完全相通。那其中有着近代文明的不幸疾病所憧憬的,美好明快的健康哲学。新乐天主义(其将支配未来)的辉耀黎明之光应运而生。

  总而言之,室生是“天生的新一代人”,而同时又是“天生的抒情诗人”。恐怕他一生中,除了抒情诗之外什么也不会写吧。而且,这样的纯洁诗人的一生,正与那位音乐家的一样,必须是支配人生最神圣的住宅——即道德及其他感情生活世界的最高至美的权威。

 

  室生的诗,尤其使我敬佩不已的,是其独创的出色表达。

  大概自日本的诗坛引入自由诗以来,真正抓住日语令人怀念的韵律,将之真实展现在我们的情绪中的,在室生以前一个人也没有。

  那时,被称作是这个国家的自由诗的,大多是没有完全脱离过去的形式,以极其幼稚的语调为中心的东西。而且,他们的表现多类似于乞丐壮士的街头演说。其中所有的,只有胡乱排列的生硬词语、恶俗且不自然的字词之音律,中学生式的幼稚的兴奋、及大概如此类的低能的感伤表情。它们便如此以胡乱被塞入的样态单调地排列着。

  另外,其他人则发表了一些让人联想到西洋诗的生硬直译的,令人窒息的格调低劣的诗,意图追求时髦。而这些人,依旧是以古典的美文为基础,只单纯重复着古典的、没有热情的修辞而已。然而,我们所追求的,却是有着更为新鲜、更为自由、更为沉静之热情的,纯日语的优美的音乐。

  满足了我们的如此要求,最初让我们听到了日语现代语的“像样音乐”的,实际上就是我的友人室生犀星本人。

  他的新诗的表现,正好就像是和心爱的妻子一起在黄昏的街道上散步,愉快地谈论购物话题一样,在那平易的亲切感中,充满了强烈的热情之回响。(《爱的诗集》的读者,想必无论谁都能感知到这种语言的味觉吧。)

  当然,他的初期作品,则是虽说尚未脱离书面语语脉,但仍与当时其他的(或装腔作势、或生硬、或盛气凌人的)流行诗完全风格迥异的作品。

  他那艳丽的表现,对于长期对日本枯燥无味的诗抱有不满的我来说,实在是极大的惊异。

  我几乎崇拜着他——我和北原白秋氏是他最初的知己——而且,我自己也常常为了模仿他的表现,而反复遭受愚蠢的失败。想来,他那富有魔力的话语,是从他不可思议的天赋的性情中自然涌出的人格韵律,绝不是他以外的人能够追寻的秘密。

  室生诗的特点之一,通常被评价为“简单易懂”。

  他的诗之所以如此贴近民众,其原因之一自然是,从其内容上看,他尽可能排斥了暧昧的哲学式思想和异常的神秘冥想,而高歌着现实中强健的感情生活。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其表现中极其直接地将与民众关系密切、浅显易懂的家庭日常用语进行了自由大胆的大量使用。

 

  若是直言,《爱的诗集》后半部分所表现出的他的思潮及其倾向,从我的立场来看是与我完全敌对的。

  如果我们二人要互相将自己的思想和主张加于对方,我们就必须反复进行流血般的争论。

  但是,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是“为论思想的友人”,也不是其共鸣者。我们互相认可并崇敬对方的原因,既不是思想也不是哲学,只是“作为人”的令人依恋的人格。极为罕见的如孩童般天真无邪的性情,以及重于一切的作为人的纯洁性,使我们相互喜爱、感到喜悦。

  这里有我们盛大的无尽联欢。同时,这里也存在着我对他的艺术的思想上的异议。

  但是,即便如此,我在这本诗集中所表现出的,他惊人的表现和他出色的人格感情的韵律面前,却只得以毫无虚伪的虔敬之心低下头来。

  再次说,我对于这本书的作者及其人的生活,有着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更深刻的了解。因此,我对作者的大胆评价,都是基于这一自信和毫不客气的独断。“这本书,”我说,“才是日本人用日语写下的最初的真实告白,而且是在日本最初的感情生活的记录。”

 

千九百一十七年十一月九日

            于故乡

            萩原朔太郎

sodasinei翻译练习翻訳つい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将这篇置顶,为希望各位在读译文,尤其诗译时,能有所选择。有语言能力者,希望对一切文学,尤其诗歌,能尽量先读文。)     关于诗译 ...
sodasinei翻译练习「漂泊者歌」
歌        日は斷崖 憂ひは陸橋下を低く歩め。 無限遠き空彼方 續ける鐵路背後(うしろ) 一つ寂しき影は漂ふ。   ああ汝 漂泊者! 過去よて未來を過...
sodasinei翻译练习「猫死骸」
死骸を埋めておやよ。     [1]ula,即“浦(うら)”。     译者加注:根据着重号的标注情况不同,本诗共有三版。第一書房「」版中,「現實」被标上了着重号...
sodasinei翻译练习「我れ持たざるもは一切な
道中。 弃之!弃之! 握汝所获誉望, 汝所得汗钱, 于驰车后, 掷之行道枯树。 万物皆卑猥, 抹杀汝无力之生途。         我れ持たざるもは一切な        我れ持たざるも...
sodasinei翻译练习「父詣でて」
。父亲啊。还请容允我的不幸!       父詣でて        わが草木(さうもく)とならん日 たれかは知らむ敗亡 歴史を墓刻むべき。 われは飢ゑたとこしへ 過失を人も許せか...
sodasinei翻译练习「青樹梢をあふぎて」
之后降临, 那是令人眷怀的,如广阔大海般的感情。   在路旁贫瘠土地生长的青树之梢上, 小小的叶片正翩翩随风飘荡。       青樹梢をあふぎて        まづしい、さみしい町裏通...
sodasinei翻译练习「雲雀巣」
。 那处的脸阴沉下来只盯着地面。 地面之上春如忽地冒起的疱疹一般显现。   我怜爱地拾起了云雀之卵。       雲雀巣        おれはよも悲しい心を抱いて故郷(ふるさと)を歩い...
sodasinei翻译练习「笛」
方式,犀星称之为“祈祷”。(引译自田村圭司「的達成 ―浄罪篇を軸して― 」)...
sodasinei翻译练习「虚無鴉」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虚无之鸦        我本虚无之鸦, 于冬至彼高屋脊处张喙, 如若风标而欲咆号。 不辨四季轮转, 此身亦不余一物。     虚無鴉     ...
sodasinei翻译练习「五月貴公子」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五月的贵公子        在嫩草上行走之时, 我便留下白色的鞋印, 细长手杖的银部为草所蹭, 将手套揉作一团向空掷去, 啊,断然斩去一切忧愁, 我...
sodasinei翻译练习「無用書物」
旧情呼号不止。 看啊!这是无用的书籍, 只一钱便卖予他人。           無用書物        蒼白人 路上書物を賣れるを見た。 肋骨(あばら)みな瘠せ 軍鷄(しやも)如く...
sodasinei翻译练习「中原中也君印象」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另附自译  中原中也「評論 無から抗争」)     中原中也君的印象     我常读中原君的诗,但与他的个人交情甚浅。我们前前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