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卍乙女向】当他看见到你脖子上的红痕 #东京卍复仇者

sodasinei 2021-08-06

by/ 江染

 

_内含:兰/万/伊/虎

_都是互相暗恋的状态,会有点病娇元素。

_感谢@南山遇忘忧 的点梗,其他人点的梗我之后也会写的。

_除了第一个其她妹都是被蚊子叮的。

_ooc和荒漠般的文笔注意!

 

灰谷兰

此时你正在酒吧包厢里抱着你的好闺蜜哭诉。

“兰他到底喜不喜欢我啊!呜哇哇哇!”

你的闺蜜盯着你手里即将被你捏碎的杯子不仅发慌。

“帮帮我吧!你是我最好的宝了!”

你将杯子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你双手去抱住了她的肩膀,一幅泪流满面的样子央求着他。

她先是瞟了一眼那出现裂痕的杯子,然后回答你:

“呃…我确实可以帮你,但你先要忍着痛…”

你激动的双眼发光看着她,然后自信满满的说:“痛又怎么样!总之快告诉我啦!”

只见她轻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的掐上了你的脖子的皮。在那一瞬间你立马领会到了她的意思。

“呀啊——!”

但你最终还是没忍住疼痛叫出了声而那早已出现裂痕的杯子就这么轻易的碎掉了。

然后在第二天你故意穿着低领的裙子去找兰。

而幸运的是你刚出门就见到他们兄弟俩了。

“阿,兰,龙胆早上好~”

你朝他两人挥手,然后小跑凑到兰的身边。

“早上好阿□□~”

“早上好。”

两人相继回复了你的问好,你点头示意,然后一路和他俩聊了起来。

一路上你不停地活跃发言,甚至还时不时的摸了摸脖子上的红痕。

而兰虽有看向你,但并没有什么反应,你不禁心生疑惑,心想着这手工造的草莓印这么快就没了??或者兰是真的不喜欢你。

你没敢继续往下想。

“嘛…这样就好了,继续保持能和他俩畅谈的关系就好了,至于和兰更近一步的关系就保留在自己心中得了!”

你就这样自我心里安慰道,而表面却与他两人合言欢谈着。

你和他俩在一起呆了一天,而在晚上你一个人在回家的路上刚没走几步,就突然被一股力量拉进了小隧道里,并将你按在墙上,你抬起手准备反击。

“别乱动□□,看清楚是我啦。”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你才安心的放下手。

“兰…你干什么…”

他没理会你,只是低头凑近去看你的脖子,顺便用手指摸了摸那道红痕。

“哼…”

他嘴角勾起,轻哼了一声。

“果然是人掐出来的呢,这种小把戏…□□觉得我会看不出来吗?”

他抬起头笑眯眯的直视着你。

“哈?竟然早都发现了,为什么就是不说呢!”

你为自己这一天过于活跃的表现忽然感到羞耻。

“嗯~当然是因为这样的□□很可爱啊,毕竟□□平时老是和我们一起打架,完全感受不到可爱什么的。”

你看着他耸了耸肩膀,你已经彻底羞红了脸。

“那你现在是来嘲笑我的吗…?”

你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我是来给唯一一个能动摇我情绪的女孩奖励的♡”

话音刚落,他再次低头吸向了你的脖子。

“兰…”

你有些恍惚,甚至觉得这一切都只是个梦。

随着“啵”的一声,他离开你的脖子抬了起头。

“今后别再耍这种小把戏了噢,喜欢我就直说嘛。”

他揉了揉你的头。

“既然你知道我喜欢你的话,那兰的回应是…?”

他听后轻轻地蹦了下你的额头。

“笨蛋,我当然也是喜欢你的啦~♡”

 

Mikey

今天的Mikey很奇怪,因为他除了早上好问好,直到中午现在,他基本上一句话都没和你说,明明平时那么的缠着你。

你试图去问本人,而你一上去搭话他就直接溜去和别人聊天了,完全没有你插入的余地。

“好家伙…他是不是打架的时候被人在背后偷袭打到脑子了??”

行呗!本人不行的话,那就找别人去!你下定决心似的捶了下手心。

你先是找到了艾玛,艾玛了解情况后看了眼你的脖子然后偷笑了一下。

“嗯?怎么了?”

你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而艾玛看着你还处于迷茫的状态又笑起来了。

“□□,你脖子上的红印是蚊子叮的吧?”

“对阿,怎…”

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的茫然瞬间消散了。

“所以…你明白了吧,他肯定当成是有人吸的了,所以一直在吃醋呢∽”

你瞬间羞红了脸。

“吃…吃醋!算了算了,我还是先找他解释一下吧…”

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要加油噢~我可是很支持□□和Mikey的!”

艾玛闪着星星眼看着你。

“嘿嘿,谢谢艾玛,那我先走了,拜。”

“拜拜。”

你就这样找了Mikey将近一下午直至黄昏,最终你在靠近海岸的地方找到了他,他正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台子上望着被夕阳照的波光粼粼的海面。

你没有说话,只是走过去坐在了他傍边陪他一起看海,他也一直沉默着。

过了几分钟,你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是在…吃…生闷气吗,Mikey?”

你问道。

“才不是呢…”

语气听着闷闷的,感觉还有点委屈的样子。

不过他这下终于理你了,你乘胜追击解释道:“阿阿…夏天真是糟糕阿,不但老被烦人的蚊子咬,还没有男朋友陪我一起玩。”

你故做抱怨,抬起头耒望着天空,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而Mikey听完你的“抱怨”后扭头看着你。

你低下头与他对视,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的原因,他的脸已染上了浅粉。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是在生闷气,一定是艾玛告诉你的吧…”

你没有回答,只是轻笑了一声。

他扭过头再次望着海,而此时的太阳刚好与海面齐平。

“其实…在我早上看到你脖子上的红印时我就已经开始慌了,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对你有危险的想法,但突然又意识到自己还不是那种身份,所以为了不对你做出格的事,我这一天都没和你说话…但总归还是非常生气的。”

你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但你还是能感受到他的无措。

你叹了口气,从背后抱住了他。

“我…我喜欢你噢,Mikey。”

你贴近他耳边低语道,他整个人都颤动了一下,耳朵也肉眼可见的红了。

“Mikey答应了的话,就完全可以对我做出那种出格的事了噢~”

他突然紧握住了你的手,你感受到他温热的唇吻上了你的手指。

“我一直都喜欢着你呢,□□。但出格的事现在还不能做阿,要等到成年后呢。”

“明白啦——”

你收紧了怀抱,还蹭了蹭他的香香的发丝。

夕阳不知不觉的沉入了海里,而Mikey提意要带你去兜风,你自然答应了,你坐在后面,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夏日晚上的凉风吹拂到你脸上,你喜欢这种令你安心的感觉。

第二天他就带你当着东卍所有成员的面官宣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拍手)

 

伊佐那

你在今天总是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但当你顺着这视线的源头去寻找是谁时,视线却又消失不见了,你担心的下意识摸了摸脖子。

你跟着伊佐那出去混了一天,而这股强烈的视线也接连不断着。

在晚上伊佐那与四天王们开完会后你也准备跟着走时,他却突然叫你单独留下。

他拍了拍身傍空出的沙发示意让你过去坐,你坐下后他单手支着头笑眯眯的盯着你。

“请…请问有事吗?”

房间里就只有你二人,他的视线盯的令你有些不适。等下,难不成今天的那股强烈的视线就是他?你不禁心生怀疑。

“别紧张,就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

他打趣似的抖了抖自己的二郎腿,你则是点了点头。

“□□酱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虽然面带笑容的问出这句话,但完全感觉不到笑意,感受到的只有正压抑的愤怒。

“还没有…”

他突然凑近到你面前,用手指轻按着你的下唇说:

“不能说谎噢。”

语气里充满了不妙的感觉,你紧张的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下唇滑到你的脖子某处。

“你这里会有这么明显的红印呢?”

“诶?红…红印?”

你一时没反应过来,但看着伊佐那那你不说出来就杀你的恐怖笑容,你奇迹般地想起来了。

“是…是蚊子咬的。”

话音刚落,你看着他愣了一下但又立马调回了原来的状态,而后他整个人不断的凑近你,你吓地一直往后倒,然后就不知不觉的被他给扑倒了。

第一次看着他的脸的离你这么近,你的脸立马发烫起来。

“那最后一个问题…”

说着,他的手慢慢的抚上你的脸。

“愿意成为天竺组长的夫人吗?”

你通过他的眼神就明白他没有在开玩笑,而对你而言,现在正是能你梦寐以求的时刻。

“我愿意。”

你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他轻笑了一下,在坐起来同时顺便把你也捞起来抱在他的怀里,然后毫不犹豫的吻上了你的唇,你两人的唇齿交缠连绵着,因为是初吻,你还不会换气,没过一会儿就结束了这个短暂且激烈的吻,你满面潮红的躺在他怀里,他宠溺的注视着你并抚摸着你的头,心里还计划着什么时候正式求婚。

 

一虎

你和一虎算是青梅竹马,但自从他进了少年馆你也搬家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但你仍对他念念不忘,在此期间你会常常给他写信。

在独自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春夏秋冬后,你又重新回到了这里,但你无法再找到他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你只是为了救一只受伤的小猫而跑进去的宠物店里遇见了他。

之后这只猫归你抚养了,你为了能和一虎呆在一起,就请求千冬让你在这里工作,而千冬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早上你推开店门走进去和他俩问好,千冬很快回应了你,而一虎则是愣在了那里,你疑惑的走上来在他面前挥了挥手。

“嗯,啊?早…早上好□□!”

“早,一虎你这是怎么了?”

他苦笑了一下,支支吾吾的回答了你:

“呵呵…可…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没事的。”

“真是的,一虎可要好好注意休息啊。”

“嘛,明白了明白了。”

简单的说两句后你却便开始了工作。

但今天的一虎过于心不在焉,以至于一整天店里都响着千冬的唠叨声。

“一虎你狗粮倒多了!”

“一虎你添的水也太烫了吧…”

“一虎你这账算多了!”

“一虎你再剃一会儿这只狗就要秃了!”

“一虎你……”

“一虎你先别碰那只猫!”

在不知道第几声的唠叨后,一虎的手被一只猫抓伤了。

“一虎!”

你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立马走过去捧住了他受伤的手,千冬也担心的来了。

“□□,里屋有药品你俩先进去治疗吧,店外我先一个人看着。”

“好的,走吧一虎。”

你牵着他的手快步走了进去。你让他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而你则翻找到药箱为他上药。现在正是你二人难得的独处机会。

“一虎,你今天也太不对劲了吧…”

“嘛,就是个皮外伤□□不用担心。”

你叹了口气,半蹲下去牵着一虎的手为他小心翼翼的上着药。

“嘶……”

他生疼的低吟出声。

“抱歉,请忍一下吧,一虎。”

“嗯…”

一虎看着你认真的表情有些入迷,你的动作很柔很轻,他甚至还以为此时的时间已经放缓了。

最后上完药并抱扎好后你起身扭过去收拾着药箱。

“好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下次可要小心点啊。”

“□□。”

“我在。”

“难道你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没阿,问这干嘛?”

你有些疑惑,收拾完后你转过身去却发现他不知何时站在了你面前,他的表情有些阴沉,你吓的颤了一下。

“怎…”

“别说话。”

如同命令一般,你立马止住了声。

只见一虎的手慢慢的抚上你的脖子,并在某处用手指摩擦了一下,你有些发痒,而一虎却像是确定好什么东西似的松了一口气,将手放下了,表情也瞬间缓和了不少,紧张的气氛也消失了。

“到底怎么了?”

“没事没事,既然已经抱扎了就赶紧去工作吧,千冬一个人可忙不过来呢。”

一虎笑着耸了耸肩然后与你再次回到了店内。

而你不曾知道的是,他这快一整天都在想着该怎么处理掉那抢夺你的混蛋,而方才坐在你身后的一虎不断的还在不断的警告着自己“不能在这里…现在还不是时候…”那压抑许久的情感差点爆发出来,你就像是那既将被老虎从背后捕食的免子一般弱小。但早晚有一天他会吃了你,而这一天也既将要到来。

】毒占欲 #东京复仇
慢悠悠抬起头,用着扭曲笑容,并反问了一个没有答案问题。 “既然我不是□□的话…那又是谁呢?” 是Mikey?是佐野万次郎?是组长?还是梵天首领呢?   春千夜 春千夜粗暴掐着...
】救赎 #男神x #东京复仇
关于报道,那个曾以守护创立组织,如今成为了无恶不作存在,想要找到其他人证实那些只是电视所报道出来谣言。   想到这里,开始拼命翻找他们电话,刚被接通就听到了一阵哭泣声,脑子里...
】关于做梵天首领夫人二三事 #东京复仇
,Mikey还以为不要了,去找别的男人去了,一定要去杀了那个男人。Mikey真的是快急哭了,正当想下令出动所有人员去将逮回来时,就慌慌张张跑进来了。所有干部在座位扭过头齐刷刷无比...
背着偷偷潜入他们组织 #男神x #东京复仇
搂过腰身,朝着方向不断靠近,炽热呼吸洒在脸颊害羞撇过头不去,千咒慢慢伸出手替整理额前碎发,有些无奈说着。 “不要总是到处乱跑,会让人担心,等会就待在我身后哪儿都不要去...
身上有牙印 #东京复仇 #
,这都快引火上身啦… 龙胆眼睛细嫩白净大腿,喉结动了动,哑着声说道“保证咬在只有我知道地方哦”   半间修二【腹部】   “小猫今天牙口很好嘛”手放在自己腹部抚摸 “不要再说啦...
看到猫崽在 #东京复仇 #
by/ 不会拍照二水   東卐少年真又辣又可口 自己吃吃自己产粮 我太爱猫崽了救命!!!   佐野真一郎   回家舒服躺在沙发电视剧,怀里猫胆大妄为趴在胸前,甩着尾巴...
】与各种第一次 #东京复仇
仍坚定站在原地回怼着他们。 “哼…等着吧你们…绝对会来…!” 然而他们却没有在意这句话,而是准备将手伸有些害怕了眼,紧咬着下唇不慎露出了鲜血。 但眼时,耳边却传来...
】恶作剧告诉不是喜欢类型” #东京复仇
后面给叫住捡起来。转身时,就被脸给惊艳到了 “哇哦…你好好看”“…?”没忍住夸赞脱口而出,记得那时候表情有些手足无措 就这么想着想着笑出了声,所以怎么能说伊佐那不是喜欢...
一次又一次面前死去 #男神x #东京复仇
逝世,无论多么尽力保护,都无法阻止灾难来临,每次重新出现在身边时,都想要尽可能远离,却又忍不住想要与在一起,矛盾产生同时,开始怀疑起自己所作所为,只想要能够好好生活在...
扮男装混入了不良势力被发现了() #东京复仇
是一个银色头发不良,衣服还有队长两字,那个叫阿呸居然乖乖收手了,好家伙,又一个大哥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灰尘,mikey去“你们找我有事吗?能快点吗?我还没吃饭啊!”,mikey...
看见穿猫耳女仆装 #东京复仇
…?” 直接拿走了手里饭,自觉去客厅吃了起来。无奈。 “这家伙…不仅是个笨蛋,还是个超级大木头!” 走进浴室后,独自一人躺在卧室小声抱怨着。 正准备脱掉这身衣服时,千冬却从浴室...
】我男朋友不可以这么可爱! #东京复仇
相当……”后面说没听清,转头,只见真一郎眼睛亮晶晶   “我想爸爸”   “…到柜子里验孕//棒了吗”“唉??!?”惊喜和惊吓表情下点头“本来想预约好医院去检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