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卍乙女向】毒占欲 #东京卍复仇者

sodasinei 2021-08-06

by/ 江染

 

_迫害人员:M/春/虎

_内含:(非常)ooc,血(若有)腥(不适)暴(自行)力(退出)等描写,病娇,疯批,短小,跑题,受(注意)虐倾向。

_写飘了,也算是对我xp口嗨,所以每篇都没头没尾的。

 

白麦

已经不会再有逃跑的念头了,也不可能会有了。

Mikey痴迷的抱着已没了双腿的你,你双手无力的放在轮椅两边,两眼无神,活脱像一个坏掉的人偶。

“□□…□□…□□终于可以不再离开我了,所以,抱抱我吧”

Mikey的声音低沉迷离,双手紧抓你的后背以至于渗出了血,你吃疼的抽噎了一下。但Mikey却像没听见似的,依然用力在你光洁的后背往下划。

自从成为梵天首领并长时间接触那些不明不白的药后,Mikey的精神就愈发不正常,你虽早就料到这一天,但当成为现实时,还是无法接受。

“抱抱我嘛□□。”

他的语气就像撒娇的小孩子,但却让你强烈反胃。

随着你长时间没去抱他,身后的痛觉就越发明显,你能清晰的感觉滚烫的血液在顺着你的脊椎往下滑过,你觉得Mikey有意向想把你剖入他的腹中。你实在忍不住痛苦了就毫无生气的抱住了Mikey,他的身体无比冰凉并且瘦的只能摸到包裹骨头的皮了,你竟生出怜悯之心。

“□□…还是很温暖呢哈哈…看着我□□!”

Mikey的声音突然变大并把染有鲜血的手捧向你的脸强迫你与他对视,你通过Mikey漆黑的瞳孔看见了自己,不,那好像不是你,或者只是你不想承认而已,因为自己的眼神已与Mikey的如出一辙。

而Mikey似乎在急切的在你眼中寻找着什么,但因为找不到,他的变的越来越急躁。

最终他放弃寻找,低下头沉默的一会儿后快速掏出枪刚好抵在你头部下垂的眉间。

“喂,你不是□□,□□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眼神的,快说□□在哪儿!不然我杀了你!”

Mikey是在对你说话,好像又不是在对你说话。

你缓缓抬起眼眸,就算零落的碎发遮住了你大量的视线,你仍能看清Mikey从前绝不会对你露出的那种厌恶的眼神。

你颤抖着笑出了声,你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笑,可能…是在笑这荒谬的现实吧。

“笑什么!快告诉我□□在哪儿!”

Mikey怒气上升,他用枪口使劲儿戳了戳你的眉间。而你却毫不顾忌,仍慢悠悠的抬起头,用着扭曲的笑容看着他,并反问了他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既然我不是□□的话…那你又是谁呢?”

是Mikey?是佐野万次郎?是东卍的组长?还是梵天的首领呢?

 

春千夜

春千夜粗暴的掐着你的脖子,并将你按在了床上。

“呃啊…”

他单单用一支手就将你掐的无法动弹甚至无法呼吸,你拼命的用手指抓挠他的手臂,但就算抓出血了他也毫不在意而是在床头柜上翻找药物。

“找到了找到了。”

春千夜愉悦的说道,然后找到的大把药物直接塞进你的嘴里,接着立马松开掐着你脖子的手,你接着呼吸空气的瞬间将这些药物一并吞下去了。

“咳咳…”

干吞药物非常不好受,你有种要干呕的感觉。

“要好好吞下去噢□□。”

你无力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并奋力的瞪着坐在床边的春千夜。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混:蛋…”

春千夜饶有兴趣地盯了你一会儿后才毫无意义的回答道:

“你猜~”

你头脑晕眩到无力思考,视野也逐渐模糊,春千夜看着你近乎神游的模样轻笑了一声后就悄无声息的走出房间,并将屋内的光全部带走了。

黑暗的空间内你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睁眼还是闭眼了,但恐惧却时时刻刻围绕着你,以至于你的神经越发敏感。

你因强烈的头晕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但你能清晣的听见耳朵好像有细微笑声,接着你觉得皮肤里无比痒,你卖力的去挠,但越挠越痒,你甚至能感觉到有虫子在里面乱爬,你恶心极了,将全身的力气用在手上去挠,你感到手指越挠越湿,一股血腥味也入鼻中,你知道是流血了,但奇怪的是你感受不到痛,反而耳边的笑声越来越明显了,你明知周围漆黑一片却还要抬头看一下,还是什么都看不到,正当你低下头时,你感受到有东西划过你的脸,这个感触无比真实,你吓的身子往后一缩却不小心撞到了床板上,你虽然不觉得疼,但周围的笑声越令你非常不适。

你再次抬起头后发现眼前飘现了若隐若现的白影。

“呜…啊…什…什么啊?”

我着实被吓到了,但身体疼痒无比的感觉令你没去过多在意。你身体多处地方已经被抓出了血,但这始终没有效果。而笑声也从耳边钻入您的脑内无限回荡着。

你忍不住了,你快要疯了。

“不行了…救…救我…”

你试图下床,可双腿却不听使唤再加上什么也看不见,你直接摔倒床下,疼倒不觉得反而痒感加剧了,你坚难的用手抓地的方式颤抖的前进寻找门的方向,因为手指摩擦地板太狠,以至于摩破了皮,让地板也沾上了你腥红的血液。

“救救我…好恶心…好恶心…”

你一边前进一边探寻着门的方向,可如同失明的感觉和脑内持续的笑声不断阻挠着你,更别提身体了,你每前进几步就会止不住的去抓挠双臂和躯干,你已经不清楚身上有多少带血的抓痕了。

不知过了多久,你终于摸索到了门,你试图扭开门外手,可这被上锁了,只能从外面打开,你很清楚是春千夜干的,但现在能救你的也只能他了。

“春…春千夜!求你了,救救我!”

你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敲打着房门,竭力的嘶喊着,就像要赶快逃离可惧的巨兽般。

当门打开时,光线先照射到你眼中让你刺激的睁不开,但你还是在恍惚间看到春千夜身披圣光出现了。

“阿阿…真是狼狈呢。”

你再次努力睁开眼去看,春千夜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你,脸上的笑容很是夸张,还布满了不明的红晕,简直就像将圣光偷来的恶魔。

“救救我…春千…夜…”

你的声音已无比嘶哑,手臂也在奋力抬起颤抖着向春千夜求救。而春千夜则不急不慢的半蹲下来,握住你抬起的手臂,然后另一只手从口袋中拿出装有药水的针管,这一切都像是提前设置好似的,最后,春千夜很熟练的将尖细的针刺入你的血管中并将其注射。

“咳哈…”

你清晰的感受到冰凉的药水快速流入你的血管,随即身上的疼痒感和脑中的笑声全部奇迹的消失了,相对的,大脑突然获得一股莫名的快感,快感使你身躯小幅度的抽畜。

春千夜不知何时将针拔掉后便双手捧起了你的脸,他深情的盯着你神色迷蒙的脸傍,中途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你一只手下意识的抓紧了春千夜的肩膀,但意识还沉浸在快感当中。

“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样的话,你就绝对绝对绝对再无法离开我了□□!”

因为药物的依赖,可是会持续近一辈啊。

 

一虎

“喂!□□!你在家的吧!快告诉我下午那男的是谁!不然我是绝不会离开的!□□!”

声音的强度和近乎砸门的力度很是明显的彰显了主人的愤怒。

你知道外面的人是一虎,但你也不得不承认,你被吓到不知该不该开门了。你明白一虎的脾气不好,但自他从少年院出来后,爆躁的脾气和疯狂的占有有欲上升到一发不可收拾。

“别…别敲了一虎!我会开门的!”

你对门外的一虎这样说后确实起到了作用,他停下来了,你便打开了门,但刚打开门,一虎便猛的掐着的双肩往屋里走,而门则被他用脚重重的关上了。

“喂!快告诉我□□!那男人到底是谁?!”

一虎一下子就将你逼压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你的双肩真就像被老虎咬了一般的疼,而一虎的表情也像是能将你吃了似的恐怖。

“一虎…肩膀,好疼。”

你低声说出后,一虎就像受到某种惊吓般,立马放开了你,然后像是无法接受某种现实而一脸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眼处于恐慌的你。

“…抱歉□□…”

他烦躁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你只是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吃痛的肩膀。沉默良久后,你终于开口回答了。

“那个男人只是我的班主任罢了,一虎你不要再多想了。”

就算是你,也无法接受一虎长时间这样的形为。

“嗯,是嘛,我知道了,但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去接触过多男性。”

你心不在焉的“嗯”了一下,一虎隐晦的瞪了你一眼,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天也不早了,回家的末班车也可能没了,就让我在你家住一晚吧□□。”

“所以你是故意挑这个时间来的吗。”心里了明真相,但表面还是要尽力配合的,因此你同意让一虎住一晚了,但估计就算不同意他也会用强硬的手段让你同意吧。

因为你是一人独居,家里没过多的房间,所以只好让一虎打地铺睡你房间了,一虎自然没有异议。

互道晚安后你就倒床就睡了,却不知一虎趁机趴在你床头盯着你近一个小时。

早上意识先清醒后你感到身上有重物在压着你,你睁眼后看到的事实让你一大早上就直接清醒了。

“一…一虎,你在干嘛…?”

是的,一虎他正压在你身下并手握菜刀对着你的脖子,他的表情阴沉的要将你杀了般。你吓的大气不敢喘。

“□□,你刚刚喊的是谁的名字?我可是听见了噢。”

冰冷的声音压抑不住他内心的怒火。

“名字?是指梦话吗?不过我确实有梦到…我那条去世的小猫…”

你尽量保持冷静回想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回应着一虎:

“那个名字是我之前养的小猫啦,可惜现在已经去世了,不然的话我还想让一虎也看看呢。”

你挤出一个笑容去面对一虎,然而背后却已被冷汗浸湿。一虎盯了沉默的你一会儿后便则刀收起,自然的向你露出了微笑。

“早上好□□,出去吃早餐吗?”

一虎瞬间欢快的语气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阿,好,可是我现在身上出了点汗,可以先去冲个凉吗?”

“嗯,我先在客厅里等你。”

说着,一虎下床走向客厅。你像是脱离虎口般长吁一口气。

去浴室冲完澡再换上新衣服后你才出来,走向客厅你便看到一虎在拿着你的手机扣来扣去。

“一虎,你拿着我的手机干什么呢?”

你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连忙过去抢,却被一虎躲过并反被紧握住了手臂。

“我只是在删你的男性联系人。”

“哈?”

“毕竟□□的男性联系人只要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不是吗?”

一虎勾起嘴角,隐约露出了尖锐虎牙,微眯起的金色兽瞳无一不洋溢着他的自得。

你无法反抗他,你也不敢反抗他,因为他一定会把你杀掉的,因为这个不知安心感为何物的孩子会将一切背叛他的人除掉。

】救赎 #男神x你 #东京复仇
关于的报道,那个曾以守护创立的组织,如今成为了无恶不作的存在,你想要找到其他人证实那些只是电视上所报道出来的谣言。   想到这里,你开始拼命的翻找他们的电话,刚被接通就听到了一阵哭泣的声,脑子里...
】关于做梵天首领夫人的二三事 #东京复仇
休息了。 你就躺在一傍静静的盯着熟睡的Mikey,听着他时不时会说出关于过去的大家的梦话,如果流泪的话,你也会轻轻的为他擦掉。虽然有时候你也会不知不觉的睡着,但醒来后面对的无非是两种情况,一是被...
】当他看见到你脖子上的红痕 #东京复仇
在他的肩膀上,夏日晚上的凉风吹拂到你脸上,你喜欢这种令你安心的感觉。 第二天他就带你当着所有成员的面官宣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拍手)   伊佐那 你在今天总是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但当你顺着这...
】他们的占有 #男神x你 #东京复仇
by/ 蝶   *OOC有! *自行避雷!自行避雷!自行避雷! *非全员!   「黑川伊佐那」 疯狂的占有,不让任何人有接触你的机会,完全就把你当做自己的所有物来对待,甚至与他人进行交流的时候...
】与他的各种第一次 #东京复仇
仍坚定的站在原地回怼着他们。 “哼…等着吧你们…他绝对会来的…!” 然而他们却没有在意你的这句话,而是准备将手伸了你。 你有些害怕的闭上了眼,紧咬着的下唇不慎露出了鲜血。 但当你闭上眼时,耳边却传来...
】彼らの癖♡︎2.0 #男神x你 #东京复仇
by/ 蝶   *自行避雷!自行避雷!自行避雷! *OOC有!所有雷同全部都是我的错! *应邀万部分成员!   【佐野万次郎】 ★喜欢把自己的铜锣烧分给你一半,吃儿童套餐要你给他插旗子才会吃...
】赤花症的爱 #东京复仇
by/ 阿桃为你摘星星   *ooc *自行避雷 *文笔渣渣 *短小禁告 *如有雷同都是我的错 *稀咲铁太单人   你曾在小说中听过那所谓的赤花症,不被心爱之人所怨恨就得死,要是真这样还不如去死吧...
】关于那些我想写却又想咸鱼的梗 #东京复仇
的人的追捕后三途出现在了你正前方 三途并未看到你的长相,他也不确定入侵是不是你,你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走去 “女人,你有看到一个拿着文件袋的人吗?”他沙哑的声音像是在拷问你,你攥紧了衣角,文件就藏...
】有关于你 #东京复仇
)   她学生时代收到情书和告白不计其数,有男有。   而且收到的情书还会认真回复,情人节的巧克力会慢慢吃完。还会让自己带给他家的弟弟妹妹们。   说实话要不是着青梅竹马的这段年头,估计他也没得...
】团宠小日常 #东京复仇
认识了万次郎,一来二去三个人就经常一起去玩,再后来的后来就成立了东京,认识了场地他们。 “喂,你要挨到什么时候”坚的声音打断了你的回忆,你一脸肾透支的样子跟在他们后面,“是没吃早饭吗?“三谷担忧的问道...
】cp糟糕6题 #东京复仇
缓缓你走来,手上拿着不知哪里来的手帕在擦血。 你吓的瘫坐在沙发上。 “对…对不起…伊佐那…” 他样装无辜的歪了下头,语气也压低了。 “为什么要道歉呢?□□酱没有错,是我没照顾好□□酱罢了…” 说着...
扮男装混入了不良势力被发现了(上) #东京复仇
朴素的生活却在那天晚上结束了 你走在回家的路上,身上穿着睡衣,手上提着从便利店买的速食,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二流子,你路过公园时忽然听到孩子的尖叫声“玛萨卡?!美丽的小姐一定是在呼唤我,哦,我的公主我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