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戒哥哥 #天城兄弟 #天城一彩 #天城燐音

sodasinei 2021-08-06

by/ 噗喵

 

戒哥哥

 

我也不知道我在打什么…就是一个OOC小故事

 

年龄两岁差的幼儿园的小故事,里面有非常一丢丢的(凛绪CP)

如果不介意,可以往下阅读了~

本来想写老师视角,哥哥视角,弟弟视角,嘛!有没有缘分产出,再说吧……

 

 

最近身为大班生的天城燐音小朋友毕业了,本来应该从此就不会从幼儿园出没的大班生,已经接连几天都出现在园所中。

其实这种毕业生继续待在幼儿园是很常见的事,毕竟现在双薪家庭的家长普遍居多,在小孩一毕业后若没找到让大人放心的安亲班,那么将孩子继续放在就读幼儿园直至小学开学的情况其实也算常见。

不过以天城燐音家来看,那大概是园所有史以来遇到最特别的状况。

天城家的家长在园所举办毕业典礼前,就已经将天城燐音安排了为未来衔接小学的补习课程,不过所有计划都被天城燐音的弟弟-天城一彩给打乱。

 

加油,小杏老师!!

 

「小杏老师,这个礼拜,就正式将他们交给妳!!请妳一定要成功!!」小杏看着园长慎重的交接仪式,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连忙点了点头。

这个任务…也轮到自己身上了吗?小杏眼睛瞄向一旁正对着比着加油姿势的同事,尴尬地笑了笑。

在天城燐音就读小学前,不论用什么样的方法或教学理念,请学校努力让天城一彩,不要这么黏着自己的哥哥。

这是天城家长对园长及全园所的幼儿园老师所拜托的事。之所以全园的人都这么慎重这件事,一半的原因,是希望小小的天城一彩能学习独立,一半的原因嘛…毕竟这所幼儿园,在天城燐音就读后,天城家就投入了不少金钱,在短短的几年,已经成为这所幼儿园的半个股东。

因此,说是现实也好,呃…其实就是现实啦!其中之一的园所老板的要求,当然全园所的老师们只能点着头微笑配合。

 

毕竟也不是什么不可理喻的事,让小孩学习独立,是每位老师都必教育的课程之一。

在园长交代小杏这个任务后,没多久便听到站在门口迎接学员的老师喊着:燐音、一彩早安啊!!

被校长拍了拍肩膀的小杏,眼神明了地去迎接这周的任务。

 

小杏在外面的老师将两位学生带进园所后,看着面前一高一矮的红发男孩,微微一笑,「燐音,一彩,早安~」

「小杏老师早安!」

「唔姆,老师早。」

「今天一彩是要到小杏老师的蝴蝶班,我们一起进去吧~」小杏先以单单指名天城一彩的方式,看看天城一彩是否会愿意先和自己进教室,暂时离开没被自己点名的天城燐音。

「哥哥一起去,哥哥!」天城一彩紧紧抓住天城燐音的衣襬,朝着自己的哥哥说道。

小杏也察觉到,天城一彩似乎是在进园所前,就一直抓住天城燐音的衣襬,在听到自己说的话后,下意识地又抓紧手里头的衣服。

「知道了!一起去。」天城燐音拍了拍天城一彩的头,如此和谐的一幕让小杏忍不住想起其他同事和自己说过的话,这么可爱又黏呼呼的样子,怎么舍得拆散嘛!!!

想到同事的奇怪的发言,小杏瞥了一眼用手摀住嘴,但实在是无法压抑住尖叫声的那名同事,他们园所的同事,都怪怪的,叹气!!

 

「那今天哥哥先陪一彩上课一天,好吗?」小杏蹲下来看着一彩,接着看向燐音,「今天再请燐音哥哥陪一彩一天,可以吗?」

「…哥…唔…哼!」天城一彩小小声的嘴里念念有词,小杏歪了歪头,「一彩,怎么了?」

「他是一彩的哥哥,老师不可以叫哥哥、哥哥的!」天城一彩皱了皱眉,奶呼呼的脸颊鼓了鼓。

「一彩,你这样对老师,很没礼貌!」天城燐音将自己被人抓住的衣襬给扯过来,不让对方抓住。

「啊!!哥哥!!」手里的衣服被天城燐音抽走后天城一彩紧张的叫了一声,接着伸出手臂紧紧抱住天城燐音的腰,「哇啊!!哥哥!!对不起!!」

「你是要跟老师说对不起,不是跟我……」天城燐音推了推扣住自己身体的小豆丁,对着与自己平视的小杏老师无奈地叹了口气,「小杏老师,对不起。」

「哈哈哈,没关系,燐音~」小杏笑出声,她伸出手将天城一彩的手给覆盖住,「一彩,好喜欢燐音对吗?」见天城一彩点着头,小杏语气柔柔地说道,「但是,一彩这样把燐音抱得这么用力,燐音会不舒服的喔!」

「啊 !」天城一彩叫了一声,连忙放开天城燐音,眼神可怜兮兮的看向天城燐音。

哇…这眼神…谁拒绝谁没良心的眼神,算是体会到同事们总说不忍拆散的原因了……

「哥哥,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你应该跟老师说对不起,因为你刚刚对老师没礼貌……」

「对不起,老师!」

「没、没关系,那我们要先一起进教室了吗?」

「哥哥,哥哥!」天城一彩伸出小手握紧又打开,不断反复这个动作。

「喏!」天城燐音将自己的衣襬的揪了一小角,天城一彩瞬间笑得开怀,喜孜孜地将衣角重新握在手中。

「那我们进教室吧~」小杏站了起来,连忙转过身体,避免被甜到的自己笑出太灿烂的表情。偶、偶像剧吗?这是???

 

在进入教室后,一群小朋友乖乖坐在椅子上拿着积木堆栈,等着其他同伴的到来。而天城一彩则拉着自己的哥哥在将书包放置完毕后,在获得小杏的同意后拿了积木,开心的跟着哥哥堆起积木。

 

小杏陪着小孩玩着积木,一边观察其他幼儿的状况,也留意着天城兄弟俩的相处模式。

经过整整一天的观察发现,天城一彩,真的跟同事所说的一样,非常黏着自己的哥哥。

比如早上的点心时间,天城一彩一定要和天城燐音坐在一块,才愿意开始吃点心;既使中餐特意将他们两个排在不同的位置区,天城一彩也会以非常迅速的速度将自己的午餐吃完,接着咚咚咚地搬着小椅子坐在天城燐音的身边,看着自己的哥哥吃饭。

又比如上厕所时,也要拉着天城燐音一起排队,等天城燐音上完厕所后,才允许其他小朋友进去上厕所。

她记得天城一彩那时是这么跟她说的。

「哥哥不能给别人看光光!大家要等一下才去厕所!」小杏听完天城一彩这个说法,睁大了眼,这也护得太紧了吧!?

 

再说说整天室内的静态游戏时间,她以为天城一彩会自行屏蔽其他小朋友,只要哥哥陪自己玩。但实际上天城一彩与其他小朋友也能玩得很开心,只不过常常玩了一阵子后会跑到天城燐音旁边叫了两声,接着又乖乖回去玩游戏。

而天城燐音,跟弟弟以外的小朋友玩得也很好,不过比起天城一彩常常跑来叫自己,小杏发现,天城燐音也常玩到一半会用眼神看一下天城一彩,接着天城一彩就会像是接收到电磁波一样向风一样跑过来。

 

「乖乖狗弟弟&面对弟弟只能被迫成熟的委屈哥哥,怎么样?是不是很带感!!」

「什么跟什么啊?妳这个老师,快停止妳的YY小剧场好吗?都在说什么啊?」

「哎呀!就跟妳说,这周妳带他们兄弟俩,一定要套入我说的设定,哇!真的会觉得,与其追剧,不如追这两个小可爱!!」

「快停止妳危险发言啊!!」

「好嘛!好嘛!那妳说说,妳带一天的成果怎么样?一彩有比较不黏着他的哥哥吗?」

「还是很黏…对了,一彩不是一开始就是妳的班上的学生吗?他之前就这么黏着他哥哥啊?」

「扣除早上一到学校等老师带进班之前的玩玩具时间,和放学的等家长时玩玩具时间,其实都没这黏着他哥哥。」小杏的同事看了看此刻又待在天城燐音旁边的天城一彩,「我是觉得好像真的是大班毕业后,他才这么黏着哥哥。」

「是觉得之后哥哥不一起跟自己上学所以难过吧?不过,其他小朋友反应也没这么激烈啊!」小杏将视线转向一位小男孩,「我们班的凛月,对他哥哥毕业后就没来幼儿园,好像完全无所谓呢~」

「妳不要这么说,如果到时他先于我们班的真绪小朋友毕业,我猜就有得闹了!」

「怎么,妳又多了其他YY剧场的对象啦?」

「啊?妳不知道吗?我们家表现特别棒的真绪在暑假过后,直接要拨给妳带了~」

「咦?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因为真绪的学习能力特别好,小班衔接中班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家长也很同意,先提早学习中班课程。大概园长待会会跟妳说吧?」

「我的天…」小杏小小声的叫了一声。

「干嘛呀?我上班的小乐趣都被妳一个人独揽了,而且真绪超乖的,有什么好不满的啊?」

「哇…妳说话的方式好像我们班的凛月,今天我还因为天城兄弟俩的事问他会不会想他毕业的哥哥,妳猜他说什么?」

「说什么??」

「他说真~绪因为感冒没来上学,要我今天不要跟他说话…他心情不太好……」

「啊?那妳问毕业的哥哥的事,他怎么回答?」

「我又问了一次,他回答我说,真~绪这么乖,这么可爱,是他的眷属,哥哥什么的,他不认识!」

「呀啊~~~」小杏的同事突然发出高亢的尖叫,惹得所有小朋友的目光皆落在两位值班老师的身上。

「没什么,小朋友你们继续玩~」小杏连忙对着小朋友挥挥手,接着看着已经摀住自己嘴巴的同事。

「夸张、妳也太夸张了!」

「不是、这么精彩的小插曲我怎么忍得住啊!!?」

「嗯,我们现在应该先烦恼天城兄弟俩的事吧?虽然暑假期间大多是以玩乐学习为主,不用正式上课,所以让他们兄弟俩到处去给每位老师班级串门子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影响,但还是希望能让他好好独立自己上学,而不是一直黏着燐音啊!」

「也是,对了,中午午睡如何?妳有将他们分开睡吗?」

「分了,我晚点跟妳说,我先带小朋友去洗手间。」

 

在园所的幼儿全数离园后,小杏才跟自己的同事边走边聊得继续刚才的话题,「妳和B老师不都跟我说过中午要试试让他们两个分开睡吗?」

「对啊!我之前试过让他们分开睡,结果一彩就发脾气,之前还没有这么黏着燐音的时候他都乖乖自己睡。结果前阵子燐音陪一彩进我们班上上学后,我不让他们两个睡一起,一彩就在其他小朋友都睡着后突然坐起来,用很大声和很生气的声音跟我说,我就要哥哥陪我睡!!」

「哇啊……」

「完全想不到吧?后来我请助教安抚其他小朋友,然后把他抱到老师办公室,跟他说不可以这样吵大家睡觉,结果他就哭得超级大声。」

「一彩的哭声,是真的很宏亮,我上次有听到,辛苦了!!」小杏拍了拍同事的肩膀,一脸妳也不容易的模样,「后来呢?」

「后来,一彩就一直哭啊,结果是隔壁班的老师带燐音过来办公室,一彩一看到他哥哥就过去抱住,然后喊着哥哥、哥哥的…我也是那次才知道一彩的哭声这么大,因为隔壁班老师说他们班也被吵醒,要过来看看是谁在办公室哭得这么大声,一出教室就看到燐音拜托助教带他去找一彩……」

「真的是……」

「偶像剧对吧?什么十八相送都不及他们两个短暂分离~」同事忍不住接着小杏的话说道。

「我说,妳如果将来不当幼儿园老师,真的可以考虑当编剧了,什么事都能编成一个故事……」

「我就当妳夸奖我吧,嘻嘻~」同事耸耸肩,「唉!第二天我想着还是试试不让他们俩一块睡,妳知道多有趣吗?一彩直接拿着自己的棉被请躺在燐音旁边的小朋友跟自己换位置,等到我忙完后才发现这家伙已经抱着自己哥哥的手臂呼呼大睡了……」

「那我待会说的,妳可能会激动地尖叫吧?」小杏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答应我,听完请克制,好吗?」

「嗯嗯嗯!!」

「我先说比较不让妳激动的,上午我们班的活动进行到一半,隔壁班的C老师就帮我演了一出戏,说小小班需要一位大哥哥来帮忙协助,藉由燐音去小小班帮忙,让一彩暂时离开自己的哥哥。」

「然后呢?顺利吗?」

「失败了!一彩说自己也可以帮忙,要和燐音一块去,我说那等燐音帮忙C老师完,再请一彩帮忙,结果他直接回我…他是想要去帮哥哥的忙,所以哥哥在哪他就在哪……」

「哇!够精彩欸!!结果咧?」

「结果,一起去了啊!妳知道燐音竟然回答我,过完暑假一彩也是大哥哥了,所以一彩要多多向他学习,兄弟俩就一块去小小班帮忙啦!」

「哇哈哈!说得头头是道,这届的模范生燐音,头衔真不是白拥有的!」

「哈,妳不知道当时我跟C老师笑都快笑不出来了……」

「也没这么严重吧?」

「燐音说,他早就毕业了,不算这里的大朋友。可是C老师却不找这班的大朋友去帮忙,好像不太对,而一彩是目前我们班的大朋友之一,应该是要他去帮忙才对,他能帮忙辅助,不能帮忙全部……」

「这话没毛病,但真的挺让老师难做人的…现在小朋友嘴都这么锐利吗?」

「也、也还好吧?燐音说话很有自己的逻辑呀!」

「哇!本来是顺着妳的话讲才这么说的,小杏妳倒是先袒护起来啦!」

「也不是…啊!!对啦!我跟妳说,他们兄弟俩真的超会说话的!」小杏有些激动地说道,「中午的时候燐音跑过来跟我说,已经借着去小小班照顾的事告诉一彩,说一彩是位可以帮助弟弟妹妹的小哥哥,不可以一直黏着着自己。他说爸爸妈妈有跟他说,要教一彩学习独立,所以他才会拉着一彩过去小小班。」

「呜呼呼!!我的被迫成长的委屈哥哥受!!」

「妳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小杏白了对方一眼,「结果午睡的时候,换一彩跑来跟我说,爸爸妈妈最近都不准他去找燐音睡觉,他只有在学校的时候才能跟哥哥睡,问我可不可以让他跟哥哥睡,好了!这话说的…感觉如果我拒绝都不是个人的感觉……」

「早就跟妳说了,妳以为我们大家为什么都失败的原因?实在是太难拒绝了!」

「现在懂了!真的相当不容易……」

 

接下来的几天,小杏藉由着短暂分别的故事及一些支开天城燐音的小插曲,试图让天城一彩能稍稍离开对方,无奈皆没能让两兄弟短暂分开。

「一彩,在来燐音就要去上小学啰!不能陪一彩来幼儿园,一彩能试试明天自己来上学吗?」小杏在小朋友进行玩积木时,朝着一彩招招手,和他一起坐在幼儿椅上说道。

「唔姆…不想要!」一彩踢了踢地板,又踩了踩脚下的地板,「要一直陪着哥哥。」

「可是燐音上的小学是不能带着一彩喔!那怎么办?」

「偷偷的带一彩去?哥哥偷偷带一彩去不就好了嘛!」一彩将食指与大姆指迭在一起,皱起眉头的将手抬起来,「一彩这么小,不会被发现的!」

「对喔!一彩小小的,应该不会被发现! 」小杏看一彩听到自己说的话开心地点着头,接着又说,「不过这样偷偷带一彩去,如果被发现了,燐音会不会被学校的老师骂呀?」没有否定小朋友说的不对行为,小杏换了个方式问着一彩。

「不能骂哥哥……」一彩垂下脑袋,闷闷地说着,「是一彩想偷偷去的,不能骂哥哥……」

「那…该怎么办呢?」小杏忍住想安慰对方情绪的手,她用着柔柔的嗓音问道。

「骂一彩好了…可是,哥哥会生气的!」

「哥哥为什么要生气啊?」

「因为我做不对的事,哥哥会不开心会难过!」一彩顿了顿,「不能跟哥哥去上小学了…唔、唔姆!」

小杏看到天城一彩红通通的眼眶,斗大的泪水掉下了两颗,随即被小朋友短短的手臂给抹去。

「一彩!」天城燐音放下手中的玩具跑到天城一彩旁边,「一彩你怎么了?」

「哥、哥哥!」天城一彩紧紧抱住天城燐音,将肉肉的小脸埋在燐音的怀里,「如果我偷偷跟哥哥去上小学会害哥哥被骂的!」

「啊?上小学?」天城燐音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唔姆!!我本来想偷偷跟哥哥去上小学的……」

「你又还没有毕业…怎么可以去上小学啊?」天城燐音看着一旁的小杏老师,「我毕业了,才要去上小学的!一彩没毕业也能去吗?」

「不行!」小杏才刚开口,立刻被眼前奶呼呼的声音打断。

「我想偷偷去!偷偷跟哥哥去!」天城一彩连忙答话,成功让天城燐音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天城一彩立刻开开心心的笑开了嘴,「小杏老师说会害哥哥被骂,所以我不会去了!但是哥哥陪我上学不会被骂,对不对,小杏老师?」

「也不是这个意思…是因为现在燐音还没上小学,所以没关系……」

「对啊!所以一彩等我一去上小学,就要自己来上学了喔!」天城燐音摸了摸天城一彩的头,用着认真的口吻说道。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天城燐音之后也好好地与天城一彩沟通过,总之在这个礼拜结束后,迎向天城燐音小学的开学日时,天城一彩会主动抱了下坐在身旁的天城燐音,道完再见后乖乖让老师牵着手下车,对天城一彩长大的举动,不只天城家长们很欣慰,就连老师们都欣慰的擦着并没有流出来的泪水。

 

这是小杏带领幼儿园时期的其中一部份回忆。

十多年后,她偶然收到她的同事传来一封照片讯息,照片里是两位红头发的男孩,看校服应该是两位高中生。照片里高个子的男孩被比自己矮上一点点的男孩压在墙上亲吻,「妳传这个给我干嘛啊?虽然画面挺好看的,但偷拍是不对的吧?」小杏一通电话打过去,对着传照片给自己的同事先来一句认真的教育说词。

「我又不是故意偷拍的,只是恰巧车停在路边,行车纪录器录到的嘛!我截了图而已……妳是不知道有多大胆,那个比较矮的男孩手还伸到人家衣服里面!」

「妳妳妳、现场直播!!这都被妳撞上了!」

「没有~才摸一下下,那个比较矮的男孩就把对方给放了,幸好我的车窗贴的是外面的人无法看到内部的窗膜,不然估计现在都被人抓走,无法跟妳分享我的喜悦!!」

「妳偷看还有道理了啊……」

「不是啦!是想跟妳说,妳还记得我们很久以前带过的天城兄弟吗?超黏哥哥的那对兄弟!」

「嗯!记得啊!怎么了?」

「我传给妳的那对红头发的高中生,妳说会不会就是那对天城兄弟啊?时间算起来差不多这个年纪,是不是嘛?妳觉得??」

「唔欸?」

「如果是的话,我真的得尖叫!!天啊! 乖乖狗弟弟攻&面对弟弟只能被迫成熟的委屈哥哥受,我刚出社会嗑到的CP,竟然成真了!!我的天啊!!!!」

「不会这么巧吧!嘛!冷静点呀妳!」小杏将手机拉离自己的耳边,又翻回刚才的照片讯息页面,有没有那么巧,谁知道呢?

只是,今晚得陪着自己的同事兼好友围绕这个话题,是肯定错不了的……

 

大概是END吧!?

】无处不在的甜橙兄弟 #兄弟 # #
:前几在图书室听说的,我有事,先告辞了。   :唔姆!前辈慢走!   :哥哥好慢啊……   丹希:唷!这不是的弟弟吗?   :椎名前辈好!   丹希:阿哈哈,你也太有礼貌了~跟...
】临时约会 # # #偶像梦幻祭
进车内。   车门还未关实,便迫不及待地连人带花扑向某人怀中,心花怒放地叫道:“哥哥!”   费劲地从五颜六色的鲜花里拎出那颗死死吸附在他胸前的小脑袋,万分无奈地说:“喂喂喂,咱说弟弟...
】带哥记 #偶像梦幻祭2 # #
提出要求:“哥哥,摸头。”   笑了:“弟弟君长这么大了还会向人撒娇吗?”   点点头:“我的朋友告诉我,撒娇是种可以促进兄弟之间亲密友好的方式,所以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哦...
】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祭 # #
。   面对家族与间两种方向的教导,年幼的并不能分清谁是谁非。   不过,现在他懂了,那不过是哥哥善意的谎言。   毕竟,作为臣子、辅佐君王,这就是他的命运。   所以,当天坐上了那...
】债 #偶像梦幻祭 # # #ES2
看见自己现在这幅落魄的模样。   他跑,就追,一边追,一边嘴里还不住大声叫喊着“哥哥”。可是,不论怎么喊,就是不回头。   直到他被人拦下。   拦下的是一个富贵态的女人...
】碎渣 #偶像梦幻祭 # #
想了很多,而其中占据绝大部分的,便是。   至少,能让哥哥展露着笑颜,在舞台上笑着大声歌唱。   那便足矣。   明明该是那样的。   嘈杂。   疼痛。   歌曲的音乐声还在继续,歌唱...
】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祭 # #
是怎么来的,然后哥哥就说〈白痴嘛你,当然是打砲啊〉——”   原来混蛋竟是他自己。   而且那种话还恰好被他的听到了!!还带着脏话!!作为兄长的颜面何存啊!!   表面强装镇定,内心已经...
】细数兄弟在真人秀节目里撒过的糖
的我火速跑来,竟然可以神态自若地调戏了吗?我记得第一期可是因为跑进他房间大喊“哥哥早安!今天我也很爱你哦!”而害羞得不愿起床欸。   4L 回复三楼,其实经常调戏...
兄弟吵架了吗?
!真好啊有个可爱的弟弟我先出门啦你要别睡太晚 :好的,前辈慢走! 蛋2 吵架风波过了几之后,兄弟又迎来了次约会 :回去吧,哥哥! :咦?不是说好要去看电影吗?别拉咱!咱会...
【零】饥饿游戏() #零 #朔間零 #
就硬撑着说不怕了,倒希望弟弟不要这麽小小年纪就学会逞强。   抽选贡品时通常家长也会跟着到场,不过父亲卧病在床已久,也不叫他了,自己就担当起家长的角色,如同他平时照顾这个家一般...
】关于心情 #兄弟
不行……」一直保持沉默的终于开口说话,他抬起头郁闷的看着蓝良。 「果然跟你哥哥有关系……」蓝良搔搔脸颊,一点也不意外能让心情大起大落的原因是出在身上。「你是在烦恼你哥哥当不当偶像这件事...
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祭 #尼 #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有了。   趴在窗口,偷偷打量刚进入餐厅的ALKALOID。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哥哥的气息,回过头来四处张望,却因为视线盲区看不见天,只好默默转回头。   直到真正的服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