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组】好吧,我们有一腿 #露米 #黑塔利亚 #aph #伊万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 #春待组 #阿尔弗雷德f琼斯

sodasinei 2021-08-08

by/ 风度翩翩的木槿☆

 

☆本篇是《我们真的没一腿》的后续(前文戳合集)

☆冷战组露米,日常沙雕轻松国设

☆预警见上篇

 

上次会议后,伊万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他忽略了部下们对美利坚先生的称呼从“该死的资本主义头子”到“琼斯先生”再到“阿尔弗雷德阁下”的转变,也忽略了在他看来神神叨叨的英国人不时投来的复杂目光。

 

使他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时还得从一次他迟到的日常斯拉夫家族聚餐说起。

 

伊万匆匆忙忙的向姐妹们吃饭的地方赶去,刚到门口,却听见门内姐姐提到了他的名字,他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唉,今天弟弟又在会议上对阿尔弗那孩子动手了,得劝劝他啊,毕竟我看阿尔弗是较辛苦的一方,得多体谅一下人家啊。”

 

姐姐忧心忡忡的话语从门内传来。

 

伊万心里一万个不解加委屈:

--------为什么姐姐那么亲昵叫死胖子“那孩子”,明明最近她都不这么亲昵的叫我了!难道说琼斯那小混蛋趁我不在偷偷策反了我的姐妹?还有琼斯那家伙辛苦是什么,辛苦忙着跟他冷战吗?

 

“哼,我看是他欠揍。我觉得进我们家门还能让我心服口服的人,一定是个温柔贤惠的斯拉夫女性。但是为什么偏偏是他?他跟我的预想差之千里,根本让我无法接受。”

 

他那扬名在外的“冷美人”妹妹的声音透过房门,被伊万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伊万已经想到了娜塔莎紧紧皱着眉头的样子。

 

--------嗯?除了阿尔弗欠揍他十分认同之外,其他的他怎么听不懂?进我们家门?是指进入红色阵营吗?美国什么时候意向走红色道路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话虽如此,仔细看看,阿尔弗长得还是挺好看的。脸蛋又白又嫩,个子也挺高,笑起来很好看,就像弟弟一直喜欢的向日葵那样,也不外乎弟弟喜欢。”

 

姐姐温柔的声音传来,令伊万面露沉思眉头紧锁。

 

--------好吧他承认。确实,琼斯那张脸不愧他“上帝的宠儿”的名头,他看着也挺赏心悦目的。不过,我喜欢?喜欢什么?他那一张脸?我平时表现的像个肤浅的人吗,姐姐不会觉得我是个因为看脸就故意放水与阿尔弗雷德冷战的人吧。

 

“我明白,可是我还接受不了,为什么偏偏是阿尔弗雷德当我的大嫂!”

 

妹妹那掷地有声的话让伊万惊恐的后退了好几步。

 

近日部下的反常,姐姐亲昵的称呼,妹妹莫名其妙的不快,他全都明白了!

 

伊万转身急匆匆离开案发现场,慌乱到差点左脚拌右脚平地摔倒。

 

伊万此刻一边转身逃跑一边头脑风暴飞速思考,最后在三秒钟内得到了结果:

 

靠我一人这事搞不定,得去找另一位当事人商量。反正最后结果必须是澄清我们真的没一腿。

 

抱着这样的心情,他翻到通讯账户最底下,给备注为“小傻子”的账号发去了消息。对面几乎是秒回的状态,仿佛早早守着手机等伊万约他。

 

咖啡厅内------------

 

角落一个拥有灿烂金发的年轻人正托腮看向窗外。他穿着白色低领卫衣,上面还印有大大“USA”标志,腿上穿着当下美国流行的破洞裤,脚上踩着一双匡威鞋。休闲干净的打扮,白皙俊俏的脸蛋,让他轻而易举收获了来店内聊天的女大学生们炽热的目光。

 

阿尔弗雷德其实已经等了一会了,毕竟这场几十年难得的聚会他决不能错过,因为他相信这聚会能解决最近令他十分烦心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有关他的桃色花边新闻。

 

平时北约私下聚会时,以弗朗西斯为首的那群老流氓偷偷凑头说些悄悄话不时往他这边看就算了,他也懒得在乎那些,于是他心安理得的忽视了北约成员对他的诡异视线。

 

让他意识到问题已十分严重,还是他一直以来视为兄长的绅士国度-----亚瑟柯克兰。

 

某天,当他再一次为了释放冷战带来的压力与精神疲劳,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瞒着他身边像老妈子的那群CIA,偷偷通宵打游戏时,报应就是他因同一个坐姿坐得太久而腰酸背痛,还因为熬夜顶着黑眼圈去参与北约的例行早会。

 

以往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发生过,但只有他身边较亲近的国家才会上前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亚瑟柯克兰便是他们中间的典型代表。

 

几乎每次亚瑟都会询问他,而通常他都会用“我研究CIA送来的苏联秘密情报太认真忘了时间,一晚上没睡觉”这样类似的理由打哈哈蒙混过去,运气好还能收获表哥欣慰加赞赏的目光,并拍拍他的肩。

 

可惜这一次,情况完全变了。亚瑟看了他的黑眼圈什么也没说,只是望着他不住的叹气,不时还摇摇头。他眉头一跳,一边往他的座位上走着一边心中疑惑亚瑟奇怪的反应。

 

心中有心事的他动作不禁有些急躁,一屁股猛的坐到他的座位上,却感到从后颈到后腰如闪电穿过般一片酸痛,让他面容扭曲了一瞬间。

 

这一瞬间好巧不巧被一直关注他的亚瑟看见了。老亚瑟是何许人也,仅凭阿尔弗雷德一个表情,就迅速脑补出他亲爱的表弟昨晚与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激烈“战斗”。他心中百感交集,最后下定决心,走过去轻轻说:

 

“你和伊万在一起我不反对,因为我知道反对也没用。但是你要有志气,阿尔弗雷德。冷战有时候不得已对苏联方面让步就算了,这在床上你不能还被他压着呀!”

 

亚瑟柯克兰苦口婆心的话让美国小伙呆愣在原地,足足一分有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我不是……我没有……”

 

亚瑟同情的看了看他,像往常一样拍了拍他的肩,温柔的说:“没事,都是男人,我明白的。”

 

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看到了亚瑟头上耀眼的光圈,在那一刻,亚瑟,变成了光---------

 

整整震撼阿尔弗雷德一整年。

 

回到咖啡厅内,伊万和阿尔弗面面相觑,这对近日两边阵营都热议的绯闻主角,好不容易见面却一时相继无言。

 

伊万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轻轻打量阿尔弗雷德穿着私服的样子---

 

嗯,不错,整体打扮很有朝气。

哎,他没带眼镜?眼睛还挺好看。

皮肤还挺白,脸蛋凑近看能看见小绒毛,他是不是还没断奶?

嗯?在咬唇?看来他现在心情很不好,这真是个好消息!

再往下就是下颚,脖颈,锁骨…………

等等,锁骨?!

伊万盯着阿尔弗雷德的锁骨一时出了神: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牢记你是个社会主义正直好青年,伊万布拉金斯基。不过他竟然有锁骨?他的汉堡都吃到哪里去了?真神奇!

 

伊万幽深的目光让对面的阿尔弗浑身不自在,他总感觉斯拉夫人在想什么他绝对不想知道的事,于是他清了清嗓,主动打破寂静:

 

“喂,布拉金,你也听说了吧。就是……呃……怎么说……你和我可能让大家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那种非常奇怪的让人匪夷所思的误会。”

 

“嗯,他们以为你是我老婆。”

 

阿尔弗雷德被呛住了,眼睛瞪大。伊万突然的直白令他耳朵通红,半天支支吾吾才憋出来一句:“对,我这边也是,他们以为你是我的爱人。”

 

阿尔弗雷德特意咬重“love”这个词,仿佛是刻意澄清它与“wife”这个词的天壤之别。

 

对面的斯拉夫人抿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便轻轻放下杯子,慢慢开口说道:

 

“相信在这件事上,苏联与美国能达成罕见的共识,那便是一定要澄清,我们是清清白白的敌对关系。”

 

阿尔弗雷德刚要点头附和,伊万便继续说:

 

“还有,根据我对你的认知,阿尔弗雷德,你并不适合成为我的另一半。”

 

“首先,根据KGB可靠情报,你自理能力几乎为零。年少时有英国为你安排的佣人,长大后独立各个总统都安排专人负责你的起居,冷战期间更是CIA有部分人天天围着你转,你不需要也不具备基本的生活常识,所以我想很多时候,你会很麻烦。”

 

“其次,KGB说你很怕冷。你冬天几乎不出门,有时候甚至在家中办公。而莫斯科的寒冷你绝对不适应,到这边来和我在一起,对你来讲不是个好选择。”

 

“最后,我个人认为,你性格与我相性不合。我认为你自大狂妄目中无人,我们在国际交往中常常观点不合而吵架甚至扭打在一起,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两个在一起,除了提高对方的近身搏斗能力外没有丝毫好处。”

 

阿尔弗雷德笑了,气笑的。

 

他静静的听完了伊万的长篇大论,伊万严肃的表情和言论里处处透露着“你毛病忒多,你配不上我”的意味,让他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来一开始想着“一定要澄清跟死毛熊的绯闻,这都什么破事”,但是看到绯闻对象的嫌弃态度,他的重点又转移到:“我怎么配不上你了,我都没嫌弃你是个酒鬼”。

 

阿尔弗雷德看了看伊万,慢慢笑了,笑容像八月正午的阳光,耀眼灿烂,让对面的伊万怔了怔。

 

“他真好看”------伊万心里疯狂刷屏。

 

下一秒,阿尔弗雷德便把面前喝到一半的咖啡全泼到伊万身上,愤愤竖了个中指,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伊万沉默了,他没在乎身上的衣服,反正也不是他洗,围巾没粘上就行。

 

单纯的斯拉夫人只是想着:“还没谈到怎么澄清呢,人怎么就走了,这怎么回事?”

 

上次咖啡厅不欢而散,什么有用的方法都没有讨论出来,他们只能默默忍受着周遭人的复杂目光,会议上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有时候伊万布拉金斯基会认真看对面阿尔弗雷德神采飞扬发表演讲的样子,一言不发,不再像以前一样偶尔发声打断,肆意嘲讽阿尔弗处处充满“红色恐怖论”的演讲稿。

 

他在尽可能的减少与阿尔弗雷德的互动,毕竟现在他们俩说个话都让身边人兴奋个不停,伊万不止一次烦躁的想:“他们好闲,整天盯着我和阿尔弗雷德干什么。”

 

有时候伊万的目光太过直白,直白到阿尔弗雷德难以忽视,让他演讲稿都念错了好几处。阿尔弗雷德讲完话走下台,路过伊万座位时,顿了一下,扭头用嘴型对伊万一字一句的说:“你---看---个---屁。”然后大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伊万刚想反驳,又想到绯闻的事,默默闭了嘴,只是盯着阿尔弗雷德不说话,他想用眼神表达对阿尔弗雷德话语的不屑。

 

阿尔弗雷德不服输,刚坐下就反瞪回去。

 

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对于伊万布拉金斯基和阿尔弗雷德来说是澄清绯闻减少互动的不得已为之,这在旁人看来,却是八点半黄金档职场恋爱连续剧-------

 

伊万布拉金斯基含情脉脉看阿尔弗雷德演讲,阿尔弗雷德走下台和伊万说悄悄话,最后两个人又冒粉红泡泡的默默对视,用眼神表达对对方的爱意。

 

会议第二天伊万看着桌子上的报纸,只觉得心累。这份不知名小报对他俩添油加醋的报道,说他俩“眉来眼去”,还把他俩对视的照片拍下来放到整张报纸的最显眼处,加了个让他难以忍受的粉红死亡滤镜。

 

伊万,这个山塌下来面不改色的斯拉夫八尺男儿,面色狰狞的撕碎了报纸。

 

最近无论他做什么都引起身边人的讨论和不必要的联想,天知道为什么他在红场散个步都是在思念阿尔弗雷德!

 

伊万最近天天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名字,长时间处在这样的环境下,心里好像也有了错觉,他仿佛真的对阿尔弗雷德有点什么。

 

伊万想到这,心中惊恐万状。

 

不会吧不会吧?

 

一定不是!

 

伊万在心里默念,慢慢回忆他与阿尔弗雷德相处的点点滴滴,企图从中找回以前的敌视感觉。

 

好吧,他上次跟我打架是为了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了,不过记得他当时好像疼哭了,眼睛红红的很好看。

 

不对不对!不是想这个!

 

他上次发表敌视红色演讲是什么时候来着?我也想不起来了,次数太多了。只记得上次他说了不少,结束之后口渴还不肯喝水,走下来偷偷跟助理撒娇要了一份冰激凌,是巧克力双球,上面还撒了花生碎。

 

不对!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冷静!

 

好吧,他上次公开表达对红色不屑一顾的态度是什么时候来着?

哈!这个我记得!是他生日宴上!

我还奇怪他怎么会邀请我,原来是为了挑衅我,我生气极了跟他到后花园约架。

他喝多了打不过我,被我摁在地上,所幸我是个正直的人没趁他醉要他命,只是报复性掐了掐他的脸,只记得皮肤滑滑的,脸蛋很软。

 

嗯?

 

噫!

 

我完蛋了。

 

伊万绝望的想。

 

伊万花费了几个小时接受这一事实:他对阿尔弗雷德有好感。

他又花费整整一天思索,最后决定听从家人的意见。

 

当他颤颤巍巍的向姐姐说清楚时,冬妮娅,这个一向温柔大方的女性,微笑着说:

“嗯,我早知道了,你们年轻人玩的别太过火就行。姐姐支持你,去吧。”

 

伊万感动极了,还好心情的在姐姐家蹭了顿饭。等到临走时,姐姐从房间追出来,神神秘秘的塞给他一个布包,说这是“爱情宝典”。

 

伊万更加感动了,连连保证有空一定带着阿尔弗过来吃饭。姐姐笑而不语。

 

等到回到住所,伊万火急火燎的打开布包,结果是一堆25-30cm的避/孕/套,旁边还贴心的配了小卡片:

 

亲爱的弟弟,小阿尔家里估计没有适合你的,我也打听到你一直没吩咐过助理买这个,这可不行弟弟!

 

不戴这个会很麻烦的,姐姐都为你安排好了,爱你哟!

 

伊万看着卡片上的小爱心,沉默良久。

 

娜塔莎的意见他没敢去问,生怕出现白宫宣布受到不明袭击,美国国家意识体不知所踪,生死未卜的大新闻。

 

伊万于是说服自己娜塔莎也是支持的,并且他成功了。

 

得到“两”位家人支持的伊万斗志昂扬,决定勇敢追求爱情。

 

他快速打开通讯账号,迅速翻到最后面,却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ID。

 

“嗯?我把他删了吗?”

 

伊万很疑惑。

 

他猛的发现那个“小傻子”的ID在很靠前的位置,回忆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

 

-----“阿尔弗雷德,你并不适合成为我的另一半。”

 

伊万懊恼抓发。

 

-----“你自理能力为零………你会很麻烦。”

 

伊万惊恐捂嘴。

 

-----“莫斯科的寒冷你绝对不适应,到这边来和我在一起,对你来讲不是个好选择。”

 

伊万目光呆滞。

 

-----“我认为你自大狂妄目中无人…………如果我们两个在一起,除了提高对方的近身搏斗能力外没有丝毫好处。”

 

伊万绝望躺平。

 

没了,老婆没了。

 

但是伊万低沉了一阵,便打起精神来,给“小傻子”重新发了消息。

 

不一会,对方回答道:“等着。”

 

阿尔弗雷德看到伊万的短信时,其实很错愕,不明白伊万为什么不保持距离,防止绯闻愈演愈烈。

 

他现在每天处于被盟友调戏的尴尬境遇中。伊万的部下没几个敢当面调侃伊万的,可是他不一样啊!北约的老流氓们对他很不友好,一起吃个饭都问他伊万怎么没来,他怎么知道伊万来不来!所以他比伊万更迫切澄清绯闻。

 

看到短信后,阿尔弗雷德其实揣测了一下伊万的意图。他想着,如果这次伊万约他是因为觉得上次不过瘾,想再一次表达他配不上伊万的狗屁观点,那他就打爆伊万的熊头。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对于自己上次早早到场反而被气得半死的事耿耿于怀。于是这次他故意慢悠悠的开着爱车,环绕了城市一圈,在路上还有闲心去追了冰激凌车,买了一份巧克力冰激凌,终于在黄昏时分到达与伊万相约的地点。

 

阿尔弗雷德想他一定是疯了,没在下车后看到店门口抱着向日葵的伊万时就转身离开。反而悄悄的往前走了走,试探着:“嗨?”

 

伊万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心里想好的词顿时忘了一大半,手里的花也觉得烫的吓人,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得把花胡乱一塞,说:“送你,姐姐说你们布尔乔亚喜欢这个。”

 

阿尔弗雷德嘟了嘟嘴,接过花低头摆弄起那束因时间太久而稍显萎缩的向日葵,叶子和花瓣已经稍稍蜷曲,花盘也耸拉下来。

 

阿尔弗耐着性子一片一片把花瓣顺直,突然眼尖发现了一张卡片,从花束中扒拉出来,上面写着:“TO LOVE”,还能发现wife被钢笔划去的痕迹。仔细闻闻上面还有淡淡的薄荷香,就像苏联人的味道。

 

阿尔弗雷德抿嘴一笑,抬头看向对面,却发现伊万一直微笑着看着他,把他的小动作看完了全程。

 

夕阳的余晖撒到那束花束上,为它上了一层黄韵的淡妆。伊万熠熠生辉的血红眸子中倒映出阿尔弗雷德此刻怔怔的表情,眼中有化不开的温柔,脸上还有着阿尔弗雷德很少见到的,真心实意的微笑。

 

阿尔弗雷德清清楚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两人对视了一会,谁也没有说话,一时间只听得见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与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混在一起。

 

夕阳落山了。

 

忽然,阿尔弗雷德“噗嗤”一下笑了说:

“这下可真是报纸上说的‘含情脉脉的对视’了。”

 

“你也看了那份报纸?”

伊万惊讶极了。

 

“嗯哼。事实上,我看的可比你想象的多多了。就算我不想看,弗朗西斯那群家伙也想方设法让我看到。”

阿尔弗无奈耸了耸肩。

 

“好吧。对了,我想跟你解释上次的事。”

伊万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说。

 

“好,你解释,我听着。”

阿尔弗眼中有了笑意。

 

“其实,当时我……你知道的……当时被绯闻叨扰的我很烦心。”

“但我绝没有怪你的意思!我这是一时冲动……你明白的……气话当不得真……”

“未经考虑……把心里想到的话……呃……全说了出来,其实我真的很抱歉。”

伊万皱着眉头吞吞吐吐的说。

 

阿尔弗只觉得好笑:他怎么连点花言巧语都不会说?他家文学不是很出名吗?

 

“哦?这么说你以前真在心里这么想我?”

阿尔弗佯装生气,想要转身离开。

 

“别!”

苏联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美国人的手。

 

伊万看到阿尔弗转过头来,眼中的笑意是那么明显,他灿烂的金发和怀中的向日葵相得益彰,湛蓝的眼眸此刻也亮的惊人。

 

伊万知道,他得做点什么。

 

在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国度,在一处名不经传的咖啡厅前,在血红和湛蓝眼眸的倒影中,在眉眼含笑的暧昧气氛中------

 

他们接吻了。

 

“闭眼,呆子。”

阿尔弗雷德环住伊万的脖子,气息不稳的说。

 

伊万没有说话,轻笑一声,用更温柔的吻作为回应。 

 

伊万想,巧克力的味道,很甜。

 

------END------

 

ps:其实写到伊万疑惑阿尔弗生气离开的时候,特别想说一句:“没怎么回事,苏总,顶多你老婆没了,小场面 小场面。”

冷战】熊还是喜欢吃鹰的 # # #aph # # #f #
?他一个臭熊怎么这么多讲究!没想到我最后没有死在鬓狗的獠牙下,却被活生生大锅焖煮而死,呜,多么屈辱!   听到远处顿顿的捣药声,心中更绝望了一一   家伙,他哪来那么多毛病,还在...
冷战】甜蜜记忆的寻找方法 # # #aph # # # #f
,拥抱他,亲吻他,想要对面的金发青年绽开笑容。   他了解自己,这只有对方是恋人自己才会这种感受。   看着,鬼使神差的说: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没了以前的记忆。”   “我...
冷战】他们的婚后生活 # # #aph # #f # #
.按理说这样位与黑暗为友的作家,给后人的形象应该是犀利,严肃的。但不得不提,从这位文豪的第一部作品开始,人们发现里面总会一个叫的配角,有意思的是,这个配角的形象在的作品中...
冷战我们真的没 # # # # #aph #dover #瑟柯克兰
难以忽视的疼痛加上休息不足造成的头晕,让他一时半会儿竟然起不来身。   后腰一定擦出血了,见鬼的!   在心里愤愤咒骂着面前的斯拉夫人。   其实也没反应过来,他没...
APH/冷战】男子宿舍 #黒 # #·f· #·
by/ 戈穆穆穆穆戈   *非国设 #    原创人物 1 每一个申请到美国大学的苦命学生总是无比期盼着这天的到来-----开学典礼。但是年前就申请到美国大学的·F·...
APH/冷战】黑桃K #黒 # #·f· #·
?”   在院子里忙着除杂草的听到这不标准的俄语疑惑地应了声,毕竟他已经忘记自己还要招个室友了。   “英雄名叫·F·,美国留学生…你这还招室友吗?”闻言,猛地回头。   那人...
APH/冷战】开车兜风 #黒 # #·f· #·
活力的女声立刻从音响中喷涌而出。很喜欢这个女歌手,艾丽·。他还骄傲地和我说过他和艾丽一个姓氏。 “在想你七年前一个人傻呵呵地跑去美国。”我实话实说。 他尴尬地笑了笑,眼睛看向窗外...
APH/冷战】无题(十月群作业,穷困与爱) #黒 # #·f· #·
脸埋进了围巾里,肩膀颤地。 英雄哭了。 “我应该去染个发整个容,然后冒充你向全世界宣布你爱上了·F·,什么都听他的。”把头抬起来,对着空气比比划划,好像真的在他旁边听...
APH/冷战的故事 #黒 # #·f· #·
笑声和美国笑容感染了觉得美国人或许还不错。 3. 家是在搬来后的第二天前来拜访的。夫妇一个独生子,叫。他穿着超人的衣服,有着太阳一样耀眼的金发和天空一样碧蓝的双眸...
APH/冷战】秘密 #黒 # #·f· #·
。 13 “你的养父,是我双胞胎哥哥·F·的恋人。” 14 “是作家,那年他19岁,邀请你的养父先生拍摄书籍的插图。他们一见钟情,并用着粗暴的方式-----打架,来加深感情...
APH】总攻的醉酒日常 # #王耀 #·F· #瑟·柯克兰 #朗西·波诺瓦 #·
的啦,很强的!我完全打不过他呢!”费里西安诺·瓦乐天地说。 “你大部分国/家都打不过。”路维希表示心累。 “呵呵呵,居然迟到,看来是需要点惩罚呢——”·身上开始冒...
APH/冷战】讲一个故事 # # #·f· #·
态度让我按时完成工作的人。真是完美的符合了我的要求。他是个作家,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门,有着和我完全颠倒的作息。签住房合同那天是我们说话最多的天,以至于这之后的三个月我们并没有成为朋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