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组】甜蜜记忆的寻找方法 #露米 #黑塔利亚 #aph #伊万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 #春待组 #阿尔弗雷德f琼斯

sodasinei 2021-08-08

by/ 风度翩翩的木槿☆

 

☆冷战组露米,日常沙雕轻松国设

☆苏露同体

☆小情侣在解体后表面纠结着寻找回忆实则谈恋爱的轻松小甜饼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大家

☆本篇可以当做单独一篇,也可以当成《我们真的没一腿》的番外(前文戳合集)

 

莫斯科郊外的一片白烨林里,身穿苏联军装的青年倒在血泊中,他的身躯已被暴风雪掩埋了大半,白皙的脸蛋愈发苍白,静静闭着眼仿佛睡着般安然。

 

有一片不安分的雪花突然落到了青年的眼睫上,他蹙了蹙眉,慢慢睁开了眼,露出青年如水晶般的剔透紫眸。

 

伊万茫然的站起身来,后脑的钝痛和身上的低寒让他几乎站不稳。他望向远处的克里姆林宫,宫顶飘扬着一面崭新的俄罗斯国旗。

 

伊万感受到那里有人在呼唤他,他突然大脑一片刺痛,上一任苏联意识体的记忆如同灰黄的胶卷,一窝蜂如走马灯般在他的大脑中爆炸开来。

 

那一幕幕,每一个人,每一句话,都像电影般在伊万脑海中显现,直到出现一个听不真切的声音对着他大喊道:

 

“伊万!”

 

胶卷到这里突然断了,电影也落下黑幕。

 

伊万努力尝试,他想驱散那段记忆上覆盖的黑雾,却只得到脑袋铺天盖地的疼痛。

 

他明白,自己一定忘记了什么。

 

那段被深锁在记忆深处的岁月。

 

被他自己上了锁。

 

伊万摇摇脑袋,安慰自己,既然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自己既然锁了起来就一定有自己的用意。

 

“没准苏联时代有什么伟大的绝密计划不能让后人知道,不然怎么能解释我竟会把自己的记忆锁起来,毕竟苏联人从不做傻事。”

 

伊万一边想着一边向克里姆林宫走去。

 

此时,白宫美国意识体房间外,一个急匆匆的精英男子夹着公文包赶来,气喘吁吁的与门口的CIA同伴汇合。

 

“祖国还是没出来吗?”

 

“没有,他自从上次从庆祝苏联解体的庆功宴上回来,就一言不发,最后直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现在已经好几天了。”

 

“祖国是不是被成功击败几十年老冤家的狂喜弄出心理毛病了?你去找人看了吗?”

 

“找人看过了,约翰医生回来吞吞吐吐的,我们保证绝对不杀人灭口他才斟酌着说,祖国现在的心理状态,像是,像是……”

 

“像是什么呀!你快说,都是兄弟有什么说不得的!”

 

“失恋。”

 

气氛沉默了。

 

两位五大三粗的CIA铁血男儿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们失恋的祖国。这感觉太奇妙了,自己家连饭都不会做的祖国竟然谈了恋爱,他们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谁趁他们不注意拐走了自己家心爱的大白菜?!

 

你拐就算了,竟然还敢让自己家捧在手心的宝贝白菜难过!你是不是没见识过CIA闻名世界的暗杀啊混蛋?!

 

精英男子气愤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由红转黑,惊恐万分。

“等等?在这个节骨眼失恋?”

此刻他恨不得自己引以为傲的特工敏锐直觉失误一次,也不想得出那个答案。

 

同伴沉默着抽了一口烟:

“兄弟,这就是我迟疑的原因,你细品,细细地品。”

 

精英男子受到了晴天霹雳,石化当场。

 

如果是那位的话,可能不仅见识过CIA的暗杀,还亲身体验过。

 

他在我们某次暗杀之后还毫发未伤笑眯眯站在我们乔装打扮的特工身边,夸奖我们干得不错,给了一个五星好评。

 

草,这波是刺杀对象给杀手好评。

 

嘲讽值拉满。

 

从那之后大受打击的他就对那位有了阴影,连带着对KGB那伙人也横竖看不对眼。他总觉得那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直想着憋个大招谋害自己家的祖国大人。

 

所以当他在冷战期间从局长那里接下保护美国意识体的任务时,几乎是喜不自禁迫不及待的,他不止一次的赞颂局长十分英明神武,太有先见之明,跟他想一块去了。从此他对KGB那群人严防死守,不让他们靠近祖国大人一步。

 

他万万没想到这波他防得了小的没防住大的!对面直接偷了他家!

 

呜呜呜,我的无敌镶钻翡翠大白菜呀!

 

精英男子悲愤欲绝,他觉得天真无知的祖国大人在人生路上碰到负心熊都是他的错。

 

我的祖国啊,你为什么非要跟那个整天跟你打打闹闹的苏维埃酒鬼在一块!

 

我们可怜的特工想破了脑袋也没搞懂他们祖国大人的脑回路,在他自带一万倍祖国大人的可爱滤镜下,任何想和他家祖国大人在一起的人都是牛蛇鬼怪。

 

他突然又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脸色凝重起来:

 

“那么,祖国大人岂不是没救了?”

 

“怎么说?”

 

“毕竟他这是丧偶不是失恋。”

 

“……”

 

寂静是今晚的白宫。

 

从此部分CIA职员便悄悄打听俄罗斯意识体的消息,希望能给自己家祖国大人找个替身,达到睹人思人的效果,不要让自己家的祖国继续守着他那间“闺房”。

 

在部分得知此事的CIA职员的望眼欲穿下,自苏联解体来迟迟未露面的俄罗斯意识体终于在克里姆林宫首次现身。让人震惊的是,他不但和苏联意识体长得一模一样,看样子还拥有苏联意识体的记忆。

 

啊这,他到底死没死?

 

此刻许多人的心中都打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直到活了五千年见多识广的中国意识体和精通魔法的英国意识体发表了联合声明,表明由于一些原因政权改变意识体不改变的情况也是可能的,这才打消了人们的疑虑。

 

阿尔弗其实是最后一个得知这件事的,他这几天一直把自己锁在那个全封闭的小房间里,根本没有渠道得到外界的消息。

 

直到他的CIA贴身保镖把一份关于俄罗斯意识体的资料小心翼翼的从门缝塞给他,阿尔弗才感受到自己重新鼓起了干劲,呆毛都精神抖擞起来,立马订了去往莫斯科的机票,去见见他死而复生的男朋友。

 

殊不知,在莫斯科,还有另一份惊喜等着他。

 

“所以说,你忘了我?”

 

阿尔弗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恨不得用眼睛在对方身上看出个窟窿来,握住咖啡杯的指尖都用力到泛白。

 

伊万顶着死亡眼神的注视,硬着头皮补了一句:

 

“是的,我根本没见过你,更别提是你的什么爱人。”

 

“可是我们明明就是!当初还是你先给我送的花!”

 

“但是这确确实实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美利坚阁下。”

 

“我的记忆中没有你。”

 

阿尔弗对现在的情况无力极了,他愣愣看着那张他十分熟悉的斯拉夫脸庞,却也看到了那双倍感陌生的紫眸,里面没了以往看着他的脉脉温情。

 

阿尔弗不明白为什么爱人会记得所有事,除了他。

 

最后还是恨我吗?

 

阿尔弗想到这,黯然低下了头,嘴里的咖啡也没了滋味。

 

伊万看到坐在对面的青年沉默不语的样子,不知所措。他明白他的内心,其实不想让这位初次见面的美利坚意识体难过。

 

为什么?

 

伊万到这里其实已经对阿尔弗雷德的话信了七分。别人会骗他,但自己不会,自己的感觉骗不了人。

 

从他第一次见到阿尔弗开始,对面的青年就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和亲切,内心想要触碰他,拥抱他,亲吻他,想要对面的金发青年绽开笑容。

 

他了解自己,这只有对方是恋人自己才会有这种感受。

 

伊万看着阿尔弗,鬼使神差的说: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没了以前的记忆。”

 

“我相信记忆是可以找回来的!我们可以去看看那些承载着我们俩人共同回忆的东西,没准那有效!”

 

“呃,好吧,你带路。”

 

阿尔弗闻声发自内心的笑了,样子像得到糖果的孩子,乐观的他相信事情一定会有转机。

 

伊万不知为何也跟着他笑。

 

他们正要前往阿尔弗在美国白宫内的房间,就是那个他把自己关了好几天的地方。那个房间完全是阿尔弗的秘密基地,没有监控,阿尔弗也吩咐过一般人不许进来。

 

有了阿尔弗的引导,他们很轻松绕过了大部分守卫,进入了房间。

 

刚进门,美国人就被突然发力的俄罗斯人按在墙上,不知所措的承受了一个深吻。

 

阿尔弗想要挣扎,伊万却一只手轻松禁锢了他的双手并举过头顶,另一只手不断向下,在阿尔弗的身体上煽风点火。

 

阿尔弗无措极了,他不知道如何应对伊万此时对他所做的举动。他浑身僵硬,被亲到眼角微红,眼内隐隐有了水光,只能“唔唔”的出声表示挣扎。

 

伊万突然放开了阿尔弗,他退后一步,看着脸色通红眼神闪躲的金发青年,思索了片刻,便捏住阿尔弗的下巴,把脸凑近盯着阿尔弗的眼睛问:

 

“我是不是以前没有动过你?”

 

阿尔弗张了张口,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紧接着,伊万难以置信的说:

 

“我现在对我以前的判断表示怀疑了,如果我们真的是情侣的话,你长成这样我竟然没有碰过你?天啊!”

 

“。。。你有病?”

 

阿尔弗只想一巴掌扇肿面前的熊脸,他实在分不清斯拉夫人是在真心实意夸奖他的脸,还是单纯的对他耍流氓并附加言语调戏。

 

他们私下见面的次数本就不多,能甩掉身边像苍蝇一样的CIA和KGB并找到私人空间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再加上当时还是苏联意识体的伊万“自己的宝物要珍惜并一点一点慢慢品尝,狼吞虎咽实在不是对宝物应有的做法”的绅士心态,他们愣是只牵牵小手,连过于开放的吻都很少有。

 

真就纯情小学生了。

 

伊万听完阿尔弗吞吞吐吐的解释,内心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我不行。

 

看来通过亲密的身体接触找回共同的情侣回忆这条路是走不通了,伊万盯着阿尔弗挣扎时露出的锁骨,内心叹息了一声:可惜了。

 

阿尔弗从他的层层上锁的保险柜里拿出一个大箱子,然后蹲下身哗啦啦倒在铺有羊毛地毯的地上。

 

伊万也上前蹲下身,挑拣着那一堆杂物。

 

除了那一大叠被保存的很好的情书外,最显眼的就是那一大堆各种款式的苏联勋章。

 

伊万沉默着拿起了一枚勋章,他举起来在阳光下看了看,不禁为自己曾经送给阿尔弗的直男礼物感到无语。

 

“我以前就送给你这个?”

 

“不然你还能指望自己送给我什么布尔乔亚的东西?”阿尔弗翻了个白眼,头也不抬地说,“这枚是我们第一次去约会你送我的,这枚是我们一起看夕阳时你送我的,这枚是我们在海边散步时你送我的,还有这枚是…………”

 

阿尔弗轻轻拿起一枚枚勋章,如数家珍般诉说着它们身后的每一个故事,只希望伊万对此有什么反应,想起他们美好的过去。

 

伊万是什么反应呢?

 

他只是想着,美国人在娓娓道来每一枚勋章来历的时候,他自己可能不知道,他脸上的笑容很甜。

 

看完所有的勋章,伊万阻止了阿尔弗给他拿信纸的举动,突然想到了什么,问:

 

“阿尔弗,你那几天没出门不会一直在看这堆东西吧?”

 

“胡说八道!”

 

阿尔弗慌忙打断了伊万,但是耳朵的通红出卖了他。

 

伊万看在眼里,偷偷笑了。

 

然后伊万向阿尔弗说,他对这堆东西除了熟悉其他一点感觉也没有,这样下去也是无用功。

 

我们的小英雄失望了一阵,便重新打起精神,立刻决定前往莫斯科,去他们经常一起散步的广场。

 

到了广场,人山人海,声音嘈杂,这里到处都是庆祝俄罗斯新生的人民,他们笑着,跑着,眼里充满对新生活的期望。

 

伊万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看向他的子民们。他的内心被酸酸涩涩的感觉所填满,他知道,这不是属于俄罗斯的情感,这股情感的主人是过去的苏维埃。

 

伊万抚上心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复杂的感觉,一种浓浓的哀伤虽然笼罩了他,在由悲伤组成的浓雾中却也射进一抹阳光,那是苏联意识体伊万布拉金斯基看到人民兴高采烈迎来新开始的欣慰。

 

你是这么想的吗?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们抛弃了我,但只要他们过得好,那便罢了,毕竟他们是我的子民。

 

我没有怨恨。

 

伊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情感彻底消失了。

 

突然,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温暖的手用力握住,耳旁响起阿尔弗元气满满的声音:

 

“嘿,伊万!你被逮捕啦,罪名是撇下英雄一个人发呆,惩罚是不许松开你的手铐!”

 

伊万低头看着交握在一起的两只手,笑着回握与阿尔弗十指相扣,温柔的说:

 

“好,不放开。”

 

两个人走了一阵,便一起坐在广场上的公共长椅上,准备观看今晚盛大的烟花晚会。阿尔弗看到了一辆冰激凌车,马上嚷嚷着脚痛,央求伊万去买一份冰激凌。

 

伊万本来一直在盯着夕阳余晖下两个人重叠的影子,闻声扭头,走了过去。

 

“你好先生,请问要什么口味?”

 

“请给我一份巧克力双球,撒上花生碎。”

 

伊万不假思索的回答,然后愣住了。他仿佛也这样帮一个人买过许多次冰激凌,以至于不经大脑脱口而出那个人喜欢的口味。

 

阿尔弗看见拿着巧克力冰激凌回来的伊万,立马站起身来,颤抖着问:

 

“伊万,你都想起来了?”

 

“没有,只是下意识买了这个口味。怎么,你不喜欢?”

 

“不是,我很喜欢,谢谢。”

 

阿尔弗闷闷的接过冰激凌,坐下一大口一大口的吃下去,仿佛这样能恶狠狠的从伊万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一直以来支撑着他的那种乐观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寻找记忆以来,他尽了他的全力不让自己内心的负面情绪在伊万面前流露出一星半点,表现出不介意很大度不需要伊万愧疚的样子,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想那个他一直自欺欺人不去深思的结局。

 

怎么可能不介意啊,失忆的混蛋。

 

只有一个人记得的回忆,那还有什么价值。

 

那些美好的岁月凭什么只留给我一个人。

 

阿尔弗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只能把头低得更低,专心致志吃手上的冰激凌,突然被一大口冰激凌刺激的吸气,各种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忍不住说:

 

“冰激凌就跟莫斯科一样寒冷。”

 

“但是冰激凌,是甜的。”

 

伊万握住阿尔弗的手腕,把阿尔弗的手拉到嘴边,咬了一口巧克力冰激凌,一边说一边看着阿尔弗泛红的眼睛。

 

阿尔弗猝不及防撞进那一片紫罗兰花海中,他明晃晃的看见那人眼中的温柔,就像以前一样。

 

是的,就像以前一样。

 

“砰--”

 

烟花爆炸的声音,盛大的烟花晚会如期举行。

 

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夜空中爆炸开来,璀璨的光芒为正在对视两人的眼眸中撒上了金星。

 

岁月静好,

 

只有两颗跳动的心。

 

阿尔弗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扭过头,用手指着天空,高兴的说:

 

“伊万,快看,是烟……”

 

伊万突然伸手将阿尔弗拉到怀中,另一只手扣住阿尔弗的后脑勺将他压向自己,堵住了阿尔弗未尽的话语。

 

他们在漫天烟火下拥吻。

 

伊万突然感受到身上的湿润,他不由得将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些,凑到阿尔弗的耳朵边说:

 

“你还想要一份巧克力冰激凌吗?或者……”

 

“一枚苏联勋章?”

 

------END-----

 

后记:

阿尔弗:“对了,伊万,你当初为什么要把跟我在一块的回忆锁起来啊?”

伊万:“我当时并不知道我不会死,我还以为会产生新的意识体继承我的记忆。”

言外之意:我跟我老婆的甜蜜时光为什么要让别的兔崽子看见?!

阿尔弗:“…………”

 

作者有话说:

这其实都是露露强烈的占有欲惹得祸(笑

 

好啦,其实是我被上篇甜文里小可爱的评论刀到了,我痛定思痛,决定给解体后的他们安排一个美满的结局,我不管,我的冷战就要打破标准结局,永远甜下去!

 

所以,让我再加点废话:

苏联的伟大计划----指和美国意识体甜甜蜜蜜谈恋爱的回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冷战】熊还是喜欢吃鹰 # # #aph # # #f #
?”   “,姓。” 扭过头,撇了撇嘴。   “……”呢喃着用情人般甜蜜声音小声重复了一遍。   坐在地上,心里像被小猫挠了一下,悄悄红了脸。   夏天一晃而...
冷战】好吧,我们有一腿 # # #aph # # # #f
走了,这怎么回事?”   上次咖啡厅不欢而散,什么有用方法都没有讨论出来,他们只能默默忍受着周遭人复杂目光,会议上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有时候会认真看对面神采飞扬发表...
冷战】他们婚后生活 # # #aph # #f # #
.按理说这样一位与黑暗为友作家,给后人形象应该是犀利,严肃。但不得不提,从这位文豪第一部作品开始,人们发现里面总会有一个叫配角,有意思是,这个配角形象在作品中...
APH/冷战】男子宿舍 #黒 # #·f· #·
交谈。 3 ·,俄罗斯留学生。一年前在开学典礼上和刚入学新生大打了一架,两人从此结下梁子。 然而半学期不到,不知道是谁喝多了,也不知道是谁先亲上去,总之这两位冤家莫名其妙...
APH/冷战】黑桃K #黒 # #·f· #·
?”   在院子里忙着除杂草听到这不标准俄语疑惑地应了一声,毕竟他已经忘记自己还要招个室友了。   “英雄名叫·F·,美国留学生…你这还招室友吗?”闻言,猛地回头。   那人...
APH/冷战】开车兜风 #黒 # #·f· #·
活力女声立刻从音响中喷涌而出。很喜欢这个女歌手,艾丽·。他还骄傲地和我说过他和艾丽一个姓氏。 “在想你七年前一个人傻呵呵地跑去美国。”我实话实说。 他尴尬地笑了笑,眼睛看向窗外...
APH/冷战】秘密 #黒 # #·f· #·
。 13 “你养父,是我双胞胎哥哥·F·恋人。” 14 “是作家,那年他19岁,邀请你养父先生拍摄书籍插图。他们一见钟情,并用着粗暴方式-----打架,来加深感情...
APH/冷战】无题(十月群作业,穷困与爱) #黒 # #·f· #·
脸埋进了围巾里,肩膀一颤一颤地。 英雄哭了。 “我应该去染个发整个容,然后冒充你向全世界宣布你爱上了·F·,什么都听他。”把头抬起来,对着空气比比划划,好像在他旁边听...
APH/冷战故事 #黒 # #·f· #·
,笑容好像向日葵一样温暖。哦这老掉牙又没有营养比喻确确实实是第一印象。 “你好,我叫·F·,你好邻居,是个帮助他人拯救世界Hero!你可以叫我英雄先生!” ...
冷战】我们真没一腿 # # # # #aph #dover #瑟柯克兰
难以忽视疼痛加上休息不足造成头晕,让他一时半会儿竟然起不来身。   后腰一定擦出血了,见鬼!   在心里愤愤咒骂着面前斯拉夫人。   其实也没反应过来,他没...
APH】总攻醉酒日常 # #王耀 #·F· #瑟·柯克兰 #朗西·波诺瓦 #·
啦,很强!我完全打不过他呢!”费里西安诺·瓦乐天地说。 “你大部分国/家都打不过吧。”路维希表示心累。 “呵呵呵,居然迟到,看来是需要一点惩罚呢——”·身上开始冒...
APH/冷战】讲一个故事 # # #·f· #·
女友愤怒地把咖啡向我泼过来结束。妹妹艾莉对我这种情况也是恨铁不成钢,一开始还忙着出谋划策,后来也学会了不闻不问顺其自然。 直到出现。 一个人独居在纽约对于进入社会没一阵子愣头小子们来说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