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治侑】情书 #治侑 #侑性轉 #龍鳳胎

sodasinei 2021-08-08

by/ 一块布丁

 

*宫侑单方面性转,名字没变

*可当作上一篇“灯光”的续集,亦可独立阅读

 

倒数——三、二、一,在秒针指向十二的那一瞬间,钟声响起,原先还趴在桌上的宫侑顿时挺起身,将课本和铅笔盒胡乱收一收塞进书包,待老师宣布下课的那一刹那,她迅速拎起东西及外套,嘴巴哼着小调,和邻座的几个同学道别后,蹦蹦跳跳地往隔壁的2年1班晃过去。

 

最近正值VNL的赛季,在今天她和宫治都不用练球的日子,竟然遇到日本男排对上阿根廷的赛程,这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实属难得,再不到两个小时即将开始转播,今年日本队不仅注入了新血,新任队长也从海外归来,坚强的阵容对上强队肯定相当有看头,她还可以把她那只新买的巴波酱带出来一起看球赛,宫侑越想越兴奋,嘴角的弧度也不自觉愈发明显,当她推开隔壁班的门,眼神左右扫视一圈,并未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

 

“角名,你有看到宫治吗?”宫侑走向靠近门边的角名伦太郎问道,照理来说宫治应该是坐在他前方,然而他的座位早已不见人影,连书包也被带走。

“他说他要去体育馆后面。”角名伦太郎整理好书包,站起身,“大概是有学妹要跟他告白吧。”

“吿、告白?”宫侑瞪大双眼,感到不可置信,“有学妹要跟他告白?”

 

虽然她不是没有听过有人向治告白,但以前的那些女生只是写写情书,再暗暗地塞进宫治的抽屉,或者请他的同学转交给他,兴许是国中、小尚未想太多的年纪,宫治总把那些心意当作茶余饭后拿来在宫侑面前炫耀的证明,边看边碎念着她们的字哪里写错、连他的生日都记错等等,但仍不影响他能够向她夸耀一番自己也是很有行情,不像她,收到的情书比她在学校闯祸写过的悔过书还少。

然而这还是宫侑第一次听到有人向治当面表白。

 

角名点点头,眼神撇向右方,往体育馆的方向示意,“他说他收到学妹的情书,今天放学后要在体育馆后方跟他告白。”

“谢啦角名!我先走了,掰掰!”

听见关键字后,宫侑朝角名挥挥手,头也不回地往体育馆的方向跑去,而角名也早已习惯宫治的双胞胎姐姐总是风风火火地跑来教室找宫治,又风风火火地跑掉,他打了一个哈欠,双眼微眯,眼神瞟向宫侑跑远的背影,他总感觉……这次和以往不尽相同。

 

从这里跑到走廊的尽头,往下两层楼梯抵达一楼,经过中庭的喷水池再往左……从教室到体育馆,这是宫侑每日练球都会走的再清楚不过的路线,此时此刻却彷佛有三公里那般遥远,她的心脏跳得很快,呼吸随着奔跑的步伐逐渐紊乱,夏天如烤炉般炙热的高温,让她没跑几步就汗流浃背,制服的百褶裙贴在她的大腿上,宫侑能够感觉到背后流下的汗水,使得她的衬衫变成黏糊糊的一片黏在她的背上,像是被什么东西闷住般,她说不上口,只知道她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穿越体育馆右侧的花圃后,再经过脚踏车棚就是体育馆的正后方,宫侑才刚越过一个转角,还没跑到车棚,就看到她的正左方大约十公尺处,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影,女生手里似乎拿着什么,她羞赧地把东西递到男生手里,又害羞地低下头看着地面。

完了,她真的是白痴吧,完全跑过头就算了,还把自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宫侑左顾右盼,寻找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她顺其自然地走过去,又不会暴露自己的踪迹,在心里纠结了五秒,她只得跑到不远处车棚的柱子后面,可当她脑袋稍稍偏过去偷看,那两个人已不在原地。

 

“妳在这里做什么?”

宫侑双肩抖了一下,她缓缓回过头去,只见宫治站在她身后,双手抱胸注视着她。

“我、我……我在这里躲蜜蜂啊!”宫侑指了指另一头的花圃,虽然她也知道很扯,不过说话这回事,只要越有自信,奇怪的就不是自己。

“哦?蜜蜂啊。”宫治挑挑眉,即便整张脸写满了“我听妳在鬼扯”,也没有要拆穿侑谎言的意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走到脚踏车旁解锁后牵车。

“走吧,回家了。”

“喔。”

但宫侑还是注意到了,看到宫治的手上除了书包外,还多了一个细致精巧的小提袋,封口被纸胶带贴住,里头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他们的家离稻荷崎高校有些距离,两人平时都是搭公车通勤,不过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宫治会骑脚踏车载着宫侑上下学,通常只限定于宫治打赌输给了她,而隔天又恰好是晴天的日子。

“妳午餐吃了多少?我怎么觉得比早上来的时候又更重了。”

“是你太弱没力气吧!”

由于穿着百褶裙的缘故,宫侑侧坐在后座,一手拉着脚踏车坐垫前方的凹槽,另一手紧抓宫治的衬衫。

 

这似乎成为他们之间的惯例,当宫侑打赌赢的时候,总会要求宫治隔天骑脚踏车载她上下课,她喜欢坐在后座,感受脚踏车随着地面凹凸起伏的晃动,也喜欢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只需侧看沿路街景的安定感。

因为有治在她的前方带路,她不需要管目的地是哪里,遇到问题也不用担心,而如今这份安心感被挂在脚踏车把手上的纸袋动摇了几分。

“欸阿治,那个纸袋里面装了什么啊?”

“妳明明就看到了还问。”

“蛤?看到什么?”

“都跑到我正右方还想装傻?”

“我、我是躲蜜蜂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啊!谁知道你们在那里!”

虽然宫治在前方看不到宫侑的神情,但他彷佛能看见她脸不红气不喘、理直气壮反驳他的模样,他也只是抿唇,淡然答道:“她自己烤的饼干。”

“哇……太有心了吧,现在还有人会手作点心送人喔。”

宫侑故作八卦的口吻揶揄他,然而越想越在意,最后还是不由自主地加了一句,“所以……你答应她的告白了?”

“还没。”

“所以会?”

“不知道,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吧。”

 

脚踏车在抵达家门口前的最后一个转角停下来,距离绿灯还有还有三十秒,以往的宫侑应该会大肆调侃他,边说著有人喜欢就不错了还不答应,边往他身上打,然后吵着要治分她吃几块饼干,品尝品尝未来弟弟的女朋友手艺如何,但此刻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想继续问下去,关于会或不会的理由是什么。

 

这大概是他们难得在彼此都是清醒、也没有吵架的状态下,最沉默的时刻,宫治挺直身体,目不转睛地盯着红绿灯,他能感觉到后方不寻常的平静,平时话很多的宫侑不可能放过这个揶揄他的机会,但他也同样没问出口,只在红灯转变为黄灯时重新踩上踏板。

红绿灯转为绿灯,斑马线上的行人陆续往前过马路,而宫治也踩着脚踏车继续向前进。

他终究是要走回正轨的。

 

-

 

抵达家后,宫侑率先从脚踏车后座上下来,她头也不回地打开家门,小声嘟囔了句我回来了,便走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

书包随意丢在书桌旁,她把自己甩上床铺,想起还没洗澡而且为了找治流了很多汗,宫侑好不容易躺好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只得又慢吞吞地把身体从棉被上移开,咕咚一声滚下床,转而趴在旁边的地毯上。

 

好奇怪,太奇怪了,高中生谈恋爱多正常的一件事情,班上也有不少人整天往其他教室跑,她应该早就见怪不怪了,今天只是主角变成治而已……就只是这样而已。

 

思及此,宫侑滚了半圈,换了一个姿势变成侧躺,手脚缩起来把自己弄成了一小团虾米球,再以大字型的方式张开,她呼了一口气,仰头看着天花板,上头壁纸花色的简约几何图样,是小学五年级时为了装修房间,她和宫治一起选的,她房间贴的是饱和度低的淡黄色,而治的则是浅灰色,妈妈说长大了他们也该有自己的空间,于是她和宫治上下铺的关系,正式转为房间在彼此隔壁,隔了一面墙的邻居。

 

虽是重新装潢,其实宫治的房间格局和宫侑的根本如出一彻,为了方便所以同样的家具皆是成双成对的购买,最后差的只有颜色和摆设,宫侑烦躁地闭上眼睛,在不想看见对方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是最痛苦的事情,更不要说她身边的事物没有一件和宫治脱离不了关系。

 

宫侑把床铺上的巴波酱玩偶拖下来,抱在自己怀里,“怎么办我只有你了巴波酱……”

敲门声突然响起,宫侑坐起身,只听见宫治隔着门板对她喊道:“换妳去洗澡了,不是要看球赛吗?”

“对欸球赛!”宫侑慌忙地站起身,翻出居家服和毛巾,打开房门慌乱地冲进浴室里洗澡,突然的插曲打乱她原先的计划,这下要怎么自然地面对宫治都成了一个难题。

“我这样跟一个晕船仔有什么两样……”宫侑站在浴室的花洒下,忍不住地想着,随后又摇摇头、敲了敲脑袋,想把奇怪的想法赶出脑海。

可是……如果,只是如果……宫治的想法也和她一样呢?

宫侑瞬然想起宫治床头旁放着那盏台灯,她从没看过他自己使用过。

琥珀色的双眸忽地多了几分炯炯有神的光亮,宫侑将身上的泡沫冲掉后,把水龙头旋紧,拿起挂在一旁的毛巾包住头发,将身体擦干换好衣服后,走出浴室。

 

-

 

由于近期正逢各大球类的国际运动赛事,每一场VNL电视不一定都会即时转播,他们总习惯拿着平板躺在沙发或是宫治的床上一起观看球赛,吃完晚餐后,因为父母要看电影台的电影,他们只得到宫治的房间看比赛。

宫侑打开房门,桌上那袋与灰色房间色调格格不如的粉色,硬生生映到宫侑眼里,她撇过头去,打开床头旁的台灯,立好枕头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之后,架起平板点开app,进入live的画面。

 

宫治跟在她身后关上门,转身看向宫侑和以往相同、甚至可以说是泰然自若的模样,内心反而更加烦躁和纠结。

学妹的告白是场意外,宫治的本意也是想借由这个机会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提醒他哪里的方向才是正确、光明的,不管他有没有要和学妹交往,这都是自我警惕的证明。

 

他原先也以为,宫侑会在乎这个告白,无论是出于什么角度,总会和以前问起那些写情书给他的人相同,追根究底地追问下去:对方是怎么样的人、长什么样子、怎么会看上你之类的问题。

 

或许宫侑什么都没问的反应,对宫治而言才是最好的,没有多余的空间给他胡思乱想,宫治走到床铺旁,没有同宫侑一起躺在床上,他坐在床沿,拿了一个抱枕垫在身下,找了一个侧身靠着床铺的舒适角度,看着日本与阿根廷两队的选手陆续进场和热身。

两人看球意外的安静,不是因为比赛不精采,而是谁也不知道谁该先开口打破沉静,他们平时意见相差很多,谁也不让谁,却在这种时刻反而特别有默契,最后演变成只在救球惊险时,两人会不自觉倒抽一口气,或是自言自语给出一些评论。

“这个二次的时机好棒。”

“……”

“这个一人时间差直接把对面的拦网通通甩掉欸。”

“……”

 

比赛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日本和阿根廷各拿下两局,双方正准备展开第五局。

宫侑看着双方教练对选手们再次叮嘱战术,喃喃开口道:“欸阿治,要不要再赌一次?”

“赌什么?”他昨天已经输一次,所以载她回家了。

“赌最后谁赢,我赌日本。”

“我先听妳说妳的赌注是什么,我再决定要不要赌。”

“嗯……如果我赢的话,等一下再一起看一场电影?”

宫治在心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但想着也不亏,便以下个月的jump漫画他先看为赌注,赌最后胜出的是阿根廷。

 

-

 

“哎好可惜……说吧,妳要看什么电影?”宫治看着荧幕上18:20的比数,懊恼道。

虽然他本该支持日本队,但站在他压阿根廷队的立场,怎么想都为对方感到惋惜,尽管惊险,不过日本赢的很漂亮。

宫侑把vnl的app滑掉,转而打开netflix,她没有回应他,直到宫治看见画面出现了《情书》。

“1995年的经典电影,今天上课老师提到了一下,想说来看看。”

“……”

 

宫治瞄了一眼宫侑的侧脸,纵使直觉告诉他,她绝对是故意的,但他想不透她到底想做什么。

电影开始播放,宫治收回投过去的目光,转而将视线集中在荧幕。

 

电影叙述女主角在未婚夫山难身亡三年后的忌日,意外透过未婚夫的母亲,发现他国中的毕业纪念册,因为想念,所以女主角心血来潮,提笔依照旧地址写了一封信,却意外收到与未婚夫同名同姓的女子的回信,且这名女子不只是未婚夫国中的同班同学,更与女主角长得一模一样,因而展开了一连串的故事……

 

“回忆是推动自己现在的一大原动力,一般人以为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两者互无关系。某个时机,回忆起过去的事情,自然会发现一些过去与现在的连带关系,反过来影响了现在的自己。”宫侑看着放映结束,工作人员名单在黑色布景上一一列出,自顾自说道:“这是作者说的。”

“我还想说妳怎么可能突然说出这么正经的话。”

“什么意思!”宫侑怒视他反驳道,气氛明显缓和,不再像先前那般尴尬,“虽然我们的队旗是『无须追忆过去』,但也是因为那些昨日都累积在我们身上,是与我们并行的吧。”

“是啊。”

“不过,不觉得还是很可惜吗?”宫侑停顿了会,引得宫治抬头,等她说出后文,“如果当年她把书卡翻到背面,或他先说出口,结局又不一样了吧?”

语毕,宫侑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知是因看太久的荧幕眼睛疲累,还是脑袋里又在沉思着什么,她偏过头躺在枕头上,像是睡着了般。

跑完幕后工作人员名单后,画面停在最后一格,尔后因为两人谁也没先动作而瞬然暗掉,室内的光线少了荧幕的白光又变得更暗了一些,房内虽开了冷气使空气流动,宫治却倍感陷入停滞,特别是在他和侑之间。

回忆起方才侑说过的话,倘若当年女孩将男孩给她的书所附的借书卡翻面,看到男孩笔下的心意,他们的青春里是不是就能够少一丝遗憾?无奈的悲伤从心底满溢,宫治有很多话想说,却也不知从何说起,梗在喉咙,不自觉地,连他本人做了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手不知何时已伸过去,将宫侑耳畔旁的发丝勾到她耳后,手掌悄然贴在侑的脸颊旁边。

 

“抓到了。”宫侑猛然睁开眼,那双琥珀色的双眸紧盯治不放,右手抓住他贴在她脸颊的手,紧贴着她的侧脸不放,“欸阿治,你喜欢我吧。”

宫治的瞳孔晃动一下,床头台灯照映出的温柔晕黄打在他们的身上,他想抽回自己的手,无奈被侑按的更紧了些。

 

“哈?妳也想太多了吧?”宫治故作镇定笑出声,装作平时回嘴宫侑的口吻答道。她说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一如继往很有宫侑的风格,然而他不可能给予其他答覆,纵使埋藏在他心底的另有其他答案。

“你原本没有这盏台灯吧?平常你都在书桌上看书,如果不是因为我常常躺在这里看漫画,你根本不会在这里多放台灯。”

宫治原先直视宫侑的视线不自觉撇开,眨眼睛的频率增加,像是小秘密被揭穿般的窘迫,他不发一语,宫侑也只是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宫治被拆穿时的生理反应依然像他小时候一样,她早就摸得一清二楚。

 

宫侑不待他作出回应又继续道:“那些多买的布丁和多做的饭团也是吧,如果不是留给我,你早就全部都吃掉了。”

宫治吞了口水,喉结上下微微滑动,他有很多理由可以反驳她,像是那盏灯是方便他睡前躺在床上滑手机而放置的、布丁和饭团是留着当宵夜,或是隔天的自己,他那么容易肚子饿,可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还是将这些字句一一吞回去。

 

其实侑全都说中了,他以为他做的毫无痕迹,她都看在眼里。

 

“所以呢?那又如何?”宫治没有多做回应,选择将问题丢回给宫侑,灰色的眼眸深的发沈,令人看不清他现在的情绪,“妳现在说这些想表示什么?不管我喜不喜欢妳,我们是双胞胎、亲姐弟,而且我们也只能——”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吗?”宫侑打断他,握着宫治的手捏紧了几分,而宫治的力气到底还是比她更大一些,挣脱侑后他并未松开,而是由抚着她的脸颊,反手握住她的手,手心的温度清晰地透过肌肤传递给彼此,已经分不清是谁抓着对方、谁想逃离而谁又紧握不放。

他们的关系打从在母胎时就注定了,谁也离不开谁,在还是胚胎的时候他的身旁就已有她,出生后的记忆以双倍的方式刻画在他们的脑海里,只要他在的地方侑也会在,仿若二维平面上的连续曲线,不论宫治写出了怎样的x值,都一定可以找到对应的y值。

即便再相像再靠近,很偶尔的时候宫治会想起来,他们终究不是一条线上的人,而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宫治敛下眼,欺身朝宫侑的方向压去,嘴唇轻轻贴住她的,落下的一个吻宛似一根羽毛般轻柔,尔后他咬破她的嘴唇,血像玫瑰花瓣般晕染开来,好似在纯白的雪地上染上血痕,那血里面和她是同样的DNA,唇上的痛楚和舌尖上,淡淡的血和咸味在在提醒她、提醒他们,他们的血缘与身份。

“就算是这样呢?”宫治离开她的唇退回原位,舌头轻轻舔了舔同样也留在他唇上的,属于宫侑的血。

“亲就亲谁叫你咬的!你是狗啊?啊嘶,好痛!”宫侑吃痛闷叫出声,她连忙坐起身,大力甩开握住宫治的手,指尖轻轻碰了碰宫治方才咬破的地方,还能看到新渗出的血。

“白痴小声一点。”宫治下意识往房门看去,幸好房间的隔音还算好,这个时间父母应该也都已就寝,他站起身打开一点门缝,确认房外都已熄灯,毫无声息,他顺手将门锁上,走回去坐在床上。

“所以你到底咬我干嘛?”宫侑开启手机的前置镜头,上下乔着各种角度以便查看伤口,还好血已经没再流了。

宫治拉了拉宫侑的手,虽然第一次被她甩开,但第二次还是不情愿地让他抓住,他轻轻捏住宫侑的下颔,来回仔细端详,“……好像不小心咬得太大力了,抱歉。”

宫侑放下手机,转头瞪着现在坐在她旁边的人,“为了以示公平,我是不是应该要咬回去?”

“妳不怕爸妈进来?”

“你都不怕了,我会怕吗?”

“没事,我刚锁门了。”

闻言,宫侑瞪大双眼,还来不及说话,对面的人又吻上来。

这次的吻和刚才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宫治的动作一样轻柔,但在唇上的温度彷佛又更高了一些,宫侑能看见那张和她过于相像、放大的脸孔在自己面前,又等不及她反应,宫治轻轻地往他咬过的地方舔了一下后,离开宫侑的嘴唇,身体往前倾将头靠在她肩上抱住。

 

一时之间宫侑不晓得该说治是太坏还是太乖,她抬起手像以前治拥抱她的方式,一手揽上他的背,一手轻摸他的头。

“所以那个学妹到底说了什么?”

“她说她我打球的样子很帅,能不能当我的女朋友。”宫治轻笑出声,原来侑装作不在意,其实惦记了一整个晚上。

“怎样?现在你要答应了吗?”

“不会。”

“会吃饼干吗?”

宫治犹豫了一下,“……会”

宫侑皱眉,想把他推开,然而宫治像是黏在她身上般,动都动不了。

“……饼干是无辜的,不然我们一起吃。”

“好吧。”宫侑啧了声,勉强答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宫侑以为宫治抱着她睡着了,她才听到宫治说道:“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这样想。”

宫侑敛下眼,拍了拍治的后脑勺,“没事啦,我们哪时候不是一起?”

“还是蛮多的吧,比如小学我检举妳故意拿假蟑螂吓班上的女生。”

“你知道我不是说那个。”

“嗯。”宫治嗯了声,低头在宫侑的颈间蹭了蹭。

她很少看见宫治这么软呼呼、顺从的一面,虽然大概也只有今晚,但也足够宫侑日后调侃他了。

就算住在一起、占据彼此超过一半的时间,她以为自己已经够了解对方,却还是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无论是她或是治都是。

即便脱离常规,远离所谓正常的轨道,甚是背道而驰,她和他也顾不上这么多,光和影或许就像双生子一样,是共生的存在。

『那关上灯我们一起在黑暗里怎么样?』

 

小番外(?):

“你其实很喜欢我的草莓睡衣吧。”

“没有。”

“我觉得你有。”

“不要太得寸进尺。”

(过了十分钟)

“……有。”

“我就知道!”

“妳装睡?”

“晚安!”

】灯光 # # #
by/ 一块布丁   *宫单方面转   “我回来了。” 晚上六点,宫在玄关边脱掉皮鞋边喊道,然而回应他的只有一室静谧和漆黑,夏日的空气让室内格外闷热,他将皮鞋摆进鞋柜,见到隔壁早已有一双女版...
【HQ/宮雙子親情向】 #宫双子 #宫 #宫
單乾淨的裝潢與清晰明瞭的招牌,配上溫暖的燈光,在街邊形成溫暖而舒適的一隅,即便對於宮的選擇仍有所不滿,飯糰宮卻實實在在的成為宮放鬆的地方。從高中進入職業比賽的變不是能輕易克服的,即便他足夠努力...
【HQ/乙女向】喜歡抱抱嗎? #排球少年乙女向 #佐久早圣臣 #角名伦太郎 #宫 #宫
by/ 好想養狐狸   *第一次嘗試段子 請多指教啦! *佐/角//   -佐久早的場合 通常是在你們溫存完、他仔細的清潔過後,會把妳攬在懷中,由於超過三十公分的身高差,妳總有被當成玩偶的感覺...
【宫双子】另一个人 #宫双子 #宫 #宫 # #
妈妈实在没办法了,就随便点一个人,“宫,你是哥哥,让着弟弟一些,把布丁放回去!” 宫他当然不肯依,“我怎么就是哥哥,我跟明明是一起出生的!几秒而已根本不算!”   明明平时会摆着架子说自己才是...
【双子北】 朋 友 #排球少年!! #宫 #宫 #稻荷崎 #北信介 #北 #北 #宫双北
主动说要帮他补习,不然北信介不会在练习赛时一直盯着他看,北信介喜欢宫,他本人对此深信不疑。当然,宫也会喜欢北信介,眼下最麻烦的事是他的蠢猪兄弟宫,他竟然敢喜欢北信介!?不过还好,北信介只喜欢他宫...
排球乙女——三月至 ●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赤苇京● 宫● 牛岛若利
同学同组,参加的项目是两人三足。 搭档是平日里不太好打交道的宫同学,你很是头痛。自打进校就知道他和隔壁班的双胞胎宫同学都是争强好胜的性格,排球部特产的宫兄弟大乱斗也是早有耳闻。估计这次运动会也是拼...
排球乙女——On Rainy Days ●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 宫● 黑尾铁朗
辛苦的问题,而且京貌似也对当田螺先生乐在其中。到了整理卧室时,赤苇一脸淡定又略显熟练地把自己的好几套居家服塞进衣柜,你瞬间意识到,原来这位田螺先生才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4.宫的场合 日常...
排球乙女——所谓靠衣装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宫
了最近跟着狗血剧新买的、在衣柜中精心挑选的差不多快十套不同风格的着装,已经累到连最拿手的妆容都开始花了的时候,宫评审的就没给过及格以上的分数。 不是没有质疑过这些评价的公平,可他又偏偏还能一一点评...
排球乙女——去海边呀去海边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黑尾铁朗● 及川彻● 宫● 二口坚● 岩泉一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去海边呀去海边【赤苇/木兔/牛岛/黑尾/及川/宫/二口/岩泉】 预警:是憋到极度想去海边玩的梗,有私设,有长有短,OOC致歉,第二人称,你叫OO     1.赤苇...
【佐久】kiss me more #佐久
by/ 咔咔酱自信   文/自信 warning:狐狸队全员,及川转,有及川小互扯头花情节,小前期比较舔,雷者别看。 从今天开始。 佐久早圣臣看着他满抽屉的粉红色情书,一转头,还有一堆被花色...
【排乙】女装全排球——宫 #排球少年乙女向 #宫
就看到这么劲爆的画面。   “啊,是学妹啊。”   你被迫接受了从这个奇怪男子传来的飞吻。   左右对比一个奇怪的男子,一个正常的宫治学长。   “他……”   你颤抖着手指了指宫,又指了指宫...
】回忆 #排球少年 #宫双子 #宫
by/ 砖红苏打饼   饭团宫的老板突然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他的兄弟打来的,宫不讲理惯了,不管什么时间,不管宫在不在忙、有没有空,他想打就打,哪怕只是有一些废话要讲,或者是专程来吵架,宫从不...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