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凉 #刀剑乱舞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8-12

by/ 晏启(产不出粮.ver)

 

Tips:

*根据某真实本丸改编,反面教材。我是真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边啊……

*幼儿园文笔,超渣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请——

〈〈〈〈〈〈〈〈〈〈〈〈〈〈〈

〈苍凉〉

什么是“苍凉”?

加州清光看着一片萧索的庭院。

今天也……不在吗。

“在看什么,清光?”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大和守安定。

“嗯……没什么。”加州清光没有回头,只是望着庭院中间那棵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树出神。

他是这个本丸里资历最老的一位。他还记得本丸的审神者出现的那一天——

“哦,你就是加州清光啊。”

在他还没有做完自我介绍的时候,眼前的审神者就开口打断了他。

一张狐面将她的脸遮得严严实实,加州清光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听到她声音里那一丝理所应当——或者该说是意料之中?

“让我来看看……”审神者低头看了看手中拿着的纸张,然后凑到加州清光面前,“唔……怎么感觉和说好的不一样?”

加州清光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有些疑惑。说好的?和谁说好的?说好的什么?

“数值不一样啊……”审神者嘟囔着,然后又摇了摇头,绕过了加州清光往本丸里走,“算了算了,以后练了应该就会好一点吧……”

加州清光跟在审神者身后,悄悄皱起了眉头。

总感觉这位审神者有点怪怪的……是错觉吗?

接下来都是走程序,参观本丸,出阵,重伤,修复,锻刀……一遍走下来不知觉间已经晚上了。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审神者往锻刀炉里再次投入了材料以后这么说着,转身回了天守阁。

“主公好梦。”加州清光望着她的背影,暗自责怪自己竟然怀疑审神者。

也许只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罢了……相处久了就好了吧……?

后来加州清光才知道,是自己太天真了。

***********

大概是从大和守安定来的那一天开始,加州清光的心境就发生了变化。

那天大和守安定被队友们从战场上带回来的时候,加州清光竟然有些不希望看见他。明明该高兴啊……可是一想到以后他会被这样的主公带着出阵,又希望他干脆没有来这个本丸的好。

大和守安定看着加州清光,总觉得眼前的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但还没来得及询问,加州清光就被编入了第一部队,出阵去了。

真的没有问题吗……?大和守安定看着那个红色的背影,有些担忧。

大和守安定的担忧果然应验了。傍晚的时候出阵的第一部队回来了,带着一身的疲惫和伤痕。大和守安定看着累得几乎马上就能睡着似的加州清光,心里泛起一阵心疼,请求审神者打开手入室。

“不着急,等我一会儿。”审神者说着登上了天守阁,把门关上了。

大和守安定看见在审神者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受伤的刀剑们的脸色明显变了变。“怎么回事?”他小声询问着加州清光。

“嘶……别提了。”加州清光坐在手入室外面的走廊上,让药研藤四郎替他先处理一下伤口。

战场上——

“呜!我被抓住了吗……”敌方那把像骑了20匹小云雀一样的枪猛冲过来,今剑躲闪不及,被刺伤了手臂,血立马染红了他半面袖子。

“今剑退后!”加州清光冲了上去,和歌仙兼定一起两刀结果了那把大太刀。

“好了,去下一个战略点吧。”审神者袍袖一挥,转身走开了。

“可是……”加州清光一面扶着今剑站起来,一面冲着审神者的背影说道,“今剑已经中伤了,其他人也有受伤,前面还有很远的路程……”

“只是中伤而已。”审神者没有回头。

“没事的,加州先生。”今剑拍了拍加州清光的手臂,苦笑着,“我还可以战斗的。”

“她就是这样的。”歌仙的眸子有些发暗。

加州清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对啊,她就是这样的。他在这个本丸最久,他不是最清楚的吗?

审神者的灵力十分充沛,经常有优秀的刀剑被灵力吸引,在锻造炉中显现,而且她的战斗天赋也很优秀,排兵布阵等都很熟练,换作旁人看来,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审神者,她拥有的这个本丸也将会成为战斗的主力。但只有她的刀剑才知道并不是这样的。

她不能成为主力。

或者说,她不该,也不配成为主力。

她的天守阁高高在上,她站在天守阁里往下俯瞰,刀剑男士们只能仰望着那个身影,知道“那是主公”,其余的交流,仅限于指令的传达和执行。他们甚至不知道她的代号。

她对这个本丸太冷了。

“走吧,加州。”歌仙替加州清光抱起今剑,先一步走在前面。

“……来了。”加州清光走在队伍的最后,远远地看着前面的审神者。

她和他们的距离……远不止这么一点啊。

手入室外——

“所以直到今剑重伤,主公才决定了回来?”大和守安定扶着几乎快要昏过去的今剑坐在一旁,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嗯。”加州清光看着今剑,眉头皱得更紧了,“或者说,并不是因为今剑重伤她才决定回来的。”

“……是那位大人救了我。”一直在闭目养神的今剑突然睁开了眼睛,虚弱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谁?”

“推荐主公来时空局的那位审神者大人。”乱藤四郎在一旁抱着膝盖坐着,接话道。

“是的。”加州清光点了点头。

当时两位审神者是一同带队进攻那个地方的。在注意到今剑重伤后,一旁的审神者急忙停住了队伍,要求带今剑回去休息。

“如果再往前,一定会碎刀吗?”狐面的审神者说着。

“肯定会。”栗色长发的审神者皱着眉,用十分强硬的语气说,“所以必须赶快回去!”

“行吧。”狐面的审神者叹了口气,催动灵力带队撤退。离她很近的乱藤四郎还听见了一声“真是麻烦”。

听到这样的消息,大和守安定难以置信地看着身边的刀剑:“主公她,就是这样的人?”

众刃沉默了。

她就是这样的人?是啊,她就是这样的人。

“安定。”加州清光出声唤道。

“嗯?”大和守安定惶然望向他。

“主公无法变更,所以只能……自己保护好自己。”加州清光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快要听不见。

保护自己?谈何容易。

“我知道了。”大和守安定垂眸看向身边的今剑,帮着药研为今剑做简单的治疗。

除了带着重伤的刀剑出阵,这个审神者还做过什么?还会做什么?

“乱藤四郎,主公叫你。”压切长谷部从天守阁方向走了过来。

乱藤四郎起身往楼上走去。药研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主公很喜欢乱。”大和守安定试探地得出这个结论。

“岂止是很喜欢。”药研藤四郎转回头,继续处理今剑的伤口,语气里混杂的情绪沉重得压的大和守安定的心都往下坠了坠。

“乱一直是近侍。你看整个第一部队的等级差距……”加州清光抬手比了比。

“这样对队伍不好吧……?”

“嗯。遇到检非违使的时候就很明显了。”

不多时,乱带着审神者从天守阁下来了。审神者打开了手入室,然后将乱先送了进去。大和守安定想出声提醒今剑伤得更重,却被清光一把按住了。清光缓慢地摇了摇头。

不要对她抱有什么期待。

*********

那是一个雨天。

一期一振在门口等到了重伤回来的乱藤四郎。

“乱!”一期手忙脚乱地抱起乱,想要带他去手入。身后却伸来一只手,将他截了下来。

“乱这样还挺好看的。”审神者面具下的声音里带着笑。

隔着雨幕,加州清光亲眼看到了那个一向冷静温和的粟田口长兄眼中一闪而过的红光。

……最后结局会是那样吗……?

加州清光发现他对于那样的结局竟没有一点抵触,甚至还觉得是理所当然。

身边的刀剑都是一脸平静,但熟悉他们的人可以窥见平静下汹涌着的暗流。

她就是这样的人。对于她来说,没有刀剑男士,只有刀剑。他们不过是她的消遣罢了。等到一切结束,便不再具有任何价值。她的态度,根本谈不上冷。冷,好歹,还是有点温度的。

最后那天是以那个水色头发的青年跪地请求,才得以将乱藤四郎送进手入室。他守了乱一整夜。第二天清光再看见他的时候,发现他已是仿若无事发生过的样子。

好像昨天不过是上演了一场闹剧。

“清光,去开门。”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审神者好整以暇地随便遣了一人去开门。

加州清光应了一声,打开了门。门外是那位栗色头发的审神者和她的近侍刀药研藤四郎。

“打扰了,我来找你家主公,有些事要和她说。”栗发审神者看着清光的眼神里掺着许多感情,有同情,有隐怒,但清光最不解的是,他好像还看出了一丝……愧疚。

“您请。”他侧身让出路来。

栗发审神者冲他微微一欠身,接着带着近侍刀往天守阁去了。

等再出来的时候,原本和善的栗发审神者却是满脸怒容,用力将门一拉,走到门外后又回身指着门内喝道:“好,我从今往后,不会再过问这里的任何一件事!你自求多福吧!!”。而跟出来的药研也是面色阴沉,手扶在刀柄上。恼怒的审神者吼完便气势汹汹地大步走下楼梯穿过庭院,衣袂因她的动作翻飞着,连那振已经是极化后的药研藤四郎都要小跑着才能跟上。那股气势在她见到坐在手入室外边的乱藤四郎后却一下子消弭了。乱从她脸上看到了很明显的愧色。她停下了脚步,站在门口环视了一圈。众刃眼睁睁看着刚刚还吼得整个本丸都清晰可闻的审神者迅速地红了眼眶,然后一抬袖给他们行了个礼。

“对不起……”离得最近的一期一振在上前扶她的时候听到了这样一声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她未做任何解释,直起身后便不再停留,轻轻拂开了一期一振的手便转身推门而去。

“都愣着干什么?”审神者出现在楼梯上,声音听上去气愤极了,“你们要是想去她那里就跟去啊!都给我出阵去!”

为什么要道歉?因为是她引荐的这位审神者。如果没有她的引荐,这个本丸里的刀剑也许可以遇到另一个会和他们聊天,会心疼他们受伤,会照顾他们感受的审神者。但她引荐了。她认为她是这个本丸悲剧发生的根源。

“真是个善良的人呢。”晚上睡觉的时候,加州清光看着天花板这么说着。

“是啊。”躺在旁边的大和守安定回答道,“希望她真的不再过问。”

将来会发生什么,最好都别让她知道了。那样的人,会把发生的一切,都算在自己身上吧。可实际上,她并不需要让自己背负那么多沉重的东西。

 

从此以后本丸的日子还是那样,毫无变化。只是审神者与众刀剑男士的接触日渐减少了,到了最后地图被开拓殆尽后,她干脆不再来了。

“清光?清光!”

“嗯?哎呦!”加州清光刚回过神来,头上就被打了一下。他抱着脑袋抬起头,看见了大和守安定气呼呼的脸。

“叫了你那么多声都不理我!”大和守安定说着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加州清光说了三个字后又停住了,直到大和守安定疑惑地看向他,他才继续说道,“我在想,什么是‘苍凉’。”

什么是“苍凉”?

苍凉便如这如同荒废了的本丸和本丸里的刀剑。也许曾经辉煌过,但盖不住其下的空洞。

如是而已。

作者的废话:
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实际上我写这个只是因为从亲友那里知道了有这么一位审神者有一些比较过分的做法以后感觉非常气愤,就写来……嗯……当作寓言故事?顺便也是想让亲友宽心,不要再自责了。
大概就这样?
总之!非常感谢耐心看完了的各位!mua♡
【我因为写文太难看被抓起来了.jpg】

[]陪睡(一期一振×审神者) #
抱着的是冰冷的,金属的质感,还有自己逐渐熟悉起来的那份形状和沉重。  是在抱着睡觉呢。对这样的自己稍微感到不可理喻起来,但是事实上现在你需要这把才能得到安眠。  “……一期。”  没有回应...
【不动行光】夜雪枫桥 ● ● 填词● 近侍曲● 不动行光● 志方晶子
。 但乐曲的后半段总觉得还有一个人,我听了听,应该是长谷部。   夜雪枫桥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不动行光-《》   晚来残钩潜云岫,晚秋丹枫招红袖。 雪骤声悄,无意惊...
【歌仙兼定】题风流 ● ● 填词● 近侍曲
非常适合唱,我打算有空录个呆毛去。   题风流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歌仙兼定-《》   为名物,自当受瞻瞩; 刃光未黯,客岂如故。 度晓暮,山岚泼墨一孤, 春秋逐...
【宗三左文字】掩樊笼 ● ● 填词● 近侍曲
场景,最后还借了一下老晏的某句《破阵子》。 然后发现四首近侍曲填词的题目可以拼一下——应载酒,掩樊笼。寒江渡,不远送……   掩樊笼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宗三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寒江渡 ● ● 填词● 近侍曲
曲子的主旋律其实不好抓,我只好一会儿跟古琴一会儿跟背景弦乐……   寒江渡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江雪左文字-《》   横舟扰山河一色,聊将尘埃惹。 舷上江风携雪染孤蓑...
【石切丸】问道中 ● ● 填词● 近侍曲
抖抖盐把他再练两级,让他安心毕业……   问道中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石切丸-《》   暂披月作衣,瘦马穷径, 倦后且停孤旅。 松竹何曾语,江山入定, 俗世郁虑此间亦...
【和泉守兼定】应载酒 ● ● 填词● 近侍曲
XD 两段副歌间的那段过门旋律不好抓,我就没填。然后我可以去折腾宗三的曲子了……   应载酒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和泉守兼定-《》   逢一朝缓鞍鞯过市中, 必趁日暖...
【莺丸】阳羡 ● ● 莺丸● 填词● 近侍曲
首,我已经填了十一首近侍曲啦,偷摸着给自己这条咸鱼发个小红花。   阳羡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莺丸-《》   适逢绮霞临万壑,当浮斜阳色,值林叟负柴柯。 莫问来路几何...
【萤丸】梦火 ● ● 萤丸● 填词● 近侍曲
首又长又悲壮的3/4曲……补了补历史发现志方这把发得真好,好到明知是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循环。   梦火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萤丸-《》   总须等溪山褪素衣后, 春...
【山伏国广】访险 ● ● 填词● 近侍曲● 山伏国广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山伏国广-《》   危壑日高云散,天霁空澄, 宿雾泽汀兰。   青灯度凉宵,算来此程行将半, 掩卷闭户,暮霭共客盘桓。 流云兆时雨,宜听檐下声潺湲...
【三日月宗近】不远送 ● ● 三日月宗近● 填词● 近侍曲
人声了。   不远送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三日月宗近-《》   身浴火,铸名锋,衬名将风容,谒尘中。 赠王孙,束高阁,行踪复西东。 起兵戎,别音容,莫过人间事,春秋皆...
【明石国行】浮栈 ● ● 填词● 明石国行● 近侍曲
偷偷摸摸揉了这个梗进去。)   浮栈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明石国行-《》   访迷津,堤风抚江流, 西起东逝,今还有。 残章旧,无甚奇趣堪留; 临渡一步倦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