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零】寝坊 #零薰 #薰零 #二枚看板

sodasinei 2021-08-12

by/ 晏启(产不出粮.ver)

 

Tips:

1)感情线要素淡到没有,姑且算作无差,所以多打了几个tag。其实应该还是能看出一点点…?(比划)

2)有奇怪的疾病架空设定,⚠角色死亡注意⚠莫得文笔,小学生流水账,非常短。

3)OOC归我,美貌归看板组。

以上。如果可以的话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只是单纯的疲劳累积,或者春困秋乏。

朔间零最近变得越来越嗜睡了。

因为平日里他在白天就总是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所以一开始根本没有人怀疑有什么问题。毕竟高中时代他在轻音部室的棺材里盖子一盖就能直接睡到黄昏,任由大神晃牙在外面吵闹也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安心休息。随着他睡眠时间的加长,羽风薰抱怨“零君怎么又睡着了”的次数增多,他才隐隐约约觉得,也许该去医院检查一下。但他实在是太忙、太忙、太——忙了,所以他一直拖到了有一天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羽风薰不安的脸和手上已经拨好急救电话的手机的那个时候。

 

没有结果。

但朔间零还是因此得到了一个短暂的假期,在他处理完手上的工作以后。他问羽风薰要不要一起出去玩,被拒绝了。“零君不在的话我就得加倍工作才行啊——真是的,这算是之前不务正业的报应吗?”

朔间零于是自己出去短期旅行了一次,拜托了三毛缟斑安排的。虽然大家给他的建议是在家里老老实实睡个饱,但他总觉得比起解决生理上的不适,出去散心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假期结束后周围的人一度认为他已经恢复正常了,普通的日常也依旧照样流淌着,只有羽风薰心底还在隐隐地不安——他感觉到朔间零只是强打起精神将长时间的深眠变成了一小段一小段的假寐,而且这种短暂的睡眠的频率也逐渐提高

到快要被别人发现的程度。

所以那一次朔间零在后台突然倒下的时候,他虽然很紧张,但并不意外,甚至心底有一个很小的声音轻轻说着:“啊,果然。”

医生都快把朔间零这个人从里到外翻过来拿着显微镜检查了也没能找出有什么病症,这个人除了像老年人一样嗜睡得让人有些担心之外一切正常,最后他们只能含糊地猜测说也许是家族体质…曾经过度消耗…之类的什么的原因,然后又用一句“可能会因为过于深的睡眠而停止生理机能也说不定”给他的颈项系上不知何时会收紧的套索。朔间零听见这样的解释以后比起自己好像关心他那更为虚弱的弟弟,不过朔间凛月却并没有任何类似的症状和迹象,这让他放下心来。而羽风薰则拿着他的病历本皱着眉头无意义地翻看着,直到朔间零慵懒又温和的声音响起:“好了,薰君。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有理由的。”

羽风薰侧过脸看向他,盯着他那双平静的、好像什么都尽在掌握的眼睛很久很久,最后叹了口气:“零君真是麻烦啊……”

是啊,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有理由的。

 

只是朔间零思考了很久要不要向粉丝公开这件事。为此他和羽风薰争吵了好几次,还有大神晃牙也是。

朔间零想要隐瞒这件事情直到完全不可收拾,而羽风薰和大神晃牙的态度则是希望他通过公开这一信息减少活动。

“可是,我不希望你们都用那种担心的悲伤的眼神看着我。”终于,在某次几乎又要发展成争吵的议论中,朔间零眉头紧皱,突然伸手抓住了羽风薰的手。他用的力气很大,把羽风薰疼得表情都扭曲了一下。

羽风薰低着头看着他,想着他竟然急得连人设都忘记维持,奇怪的自称和语调都没了。

“你看,就是这样的表情。我讨厌这样的表情,可以永远也不要露出来吗?就当是吾辈的一点任性的要求好了。”朔间零不动声色地又悄悄变回了原来那个「朔间零」。

羽风薰本来想说,你那一招用来对付晃牙君这种孩子还行,对付我还是算了吧,但当他再次看向那双漂亮的鸽血红的眼睛时,这话却又说不出口了。

唉。唉。那就这样吧。

羽风薰是知道的,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的。朔间零就这么一句话、一个举动,就已经把他说服了。……才不是有什么偏心,不是。再说了零君说了不喜欢这样明里暗里的因为这件事而被迁就。他是「朔间零」,不管多么狼狈,他也想一直是「朔间零」的样子。

只是羽风薰一反常态地拿出了强硬态度,甚至跑去联合制作人一起慢慢减少他的工作量。他训斥说,你也不想让粉丝们注意到吧?那就给我减少在他们面前出问题的可能性啊,稍微减轻一点我帮你瞒下来要做的工作量吧。朔间零又是试图拉拢后辈,又是威逼利诱本人,甚至不惜鼓着脸颊撒娇,竟然都没能说动他分毫。羽风薰皱着眉头摇着头说,都说了零君没有拖后腿啦,一直念叨好烦啊,你是老爷爷吗?不是你说的吗、我们是“相互扶持”的关系。我想要一直以“二枚看板”和零君一起站在舞台上啊。我只是不想状态不好的零君和我站在一起,会拉低我的风评哦?这只是正常范围的协调,工作时间给我好好工作啊?

羽风薰还理直气壮地要求他如果不想给同寝室的人添麻烦的话就一起搬离宿舍去外面住,最后又用图方便和省房租的理由两人合租了。朔间零看着搬家后忙前忙后收拾东西,最后转过身来叉着腰冲他指指点点喊着“零君不要偷懒啊!”的羽风薰,嘴上应着“好好……”,背过身却又忍不住嘴角翘了翘。

——薰君是不坦率的孩子啊。

 

羽风薰就记得,那天天气特别好。他们才做完一项“二枚看板”的工作,档期空空,正在修养期。他拿了一本乐理书在看。自从朔间零渐渐虚弱下去以后,他就主动问朔间零学了乐器和乐理,现在已经能独立作曲了。虽然他没有天才们的天赋,但是他是只要去做就能做到的,至少他自己是这样坚信的。同时,这也是朔间零鼓励的内容。虽然这会儿他心里装着事情,完全没看进去就是了。

为了照顾朔间零不耐日光的体质而挂上的遮光窗帘被摘下来清洗了,于是此刻朔间零正躲在羽风薰挡出来的阴影里,靠在他背上和他说着话。

他们聊着,这大概有半个月、挪一挪时间表甚至能腾出将近一个月的假期该怎么度过。朔间零想在家里宅到天荒地老,羽风薰说那这也懒散过头了,等恢复工作的时候会很难从off状态一下子切换回on状态啊。朔间零嘟起嘴说自己懒得动弹,羽风薰指出两人一起出行的时候都是他来处理大部分事务,朔间零只是被他赶着的会走路的尸体罢了。

“薰君好过分!”朔间零哼哼唧唧,将手里捧着的水杯绕过羽风薰放在他面前的桌上又缩了回去。

“可我说的都是事实啊——?”羽风薰似笑非笑,手指在书页边缘磨蹭着,把页角搓卷又抚平。

“那汝说说,汝打算怎么办?”

“唔。”他终于下了决心,就等着朔间零问这么一句话。这漫长的假期是他偷偷拜托制作人调整档期得来的,他需要一个不长不短的时间,给朔间零消化接下来他要说的事情的时间。

“那什么,零君啊。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来着。”

“嗯?”

“零君和我认识很久了吧,那…嗯,咳,就是…我是认真的说的哦,很认真的,零君要好好听好——”

朔间零睡着了。

“……”羽风薰感觉到背后那颗脑袋往自己身上一靠的力度就知道,那个人又睡着了。

“……啊——零君,真是麻烦啊……”在朔间零没看到的地方其实已经因为下决心而有些红了脸的羽风薰这会儿泄了气,小声腹诽了两句以后把视线放回书本上了。

以前要是朔间零“猝睡”的时候羽风薰还要紧张地又是探鼻息又是摸脉搏的,但时间久了就发现,朔间零就像在平湖里的船一样,不出意外——出了意外也死不了的样子。有时他甚至还要故意装睡,一度让羽风薰以为是症状突然急剧加重,结果慌张的样子被朔间零笑了,发了好大一顿脾气,朔间零花了好大工夫才哄好。最后朔间零笑说自己是名副其实的“UNDEAD”,只要羽风薰没真心想他死掉就能无数次重生。

中二病。羽风薰毫不留情地吐槽。

他这是好不容易、思考了很久很久、和自己拉拉扯扯了极长时间才下的决心,那他一定要得到结果。他相信身后那个人其实和他是一样的心情,这也是他愿意说出来的原因之一。虽然就现在这种状态也不错,但他难得终于坐不住了,想要稍微,稍微,把手往朔间零那边再多伸一点点。

结果朔间零睡着了!

羽风薰甚至都有些生气了。但又没办法,只能等他睡醒再接上这个话题了。羽风薰回过身拽过沙发上的小毯子给朔间零盖上了,然后稍微调整了姿势好让他睡得更舒服些。他自己都快感动自己了,觉得朔间零不可能白瞎了不答应他

朔间零放在桌上的那杯热水慢慢的流失了温度,水杯上空的雾气一点点消散在空中。羽风薰低着头看到脖子发酸以后抬头来看着失去雾气的水杯发呆,没来由的觉得背后渐渐也跟着有些发凉。明明是春夏之交的时节。

他突然心里一空,心脏猛地往下坠了一下,又颤巍巍地爬回原位。

他缓缓放下书,转过身去。阳光趴在朔间零的睡颜上,衬得他的皮肤愈加白皙。这张被羽风薰评价为“祸国殃民”的脸闭上眼睛的时候比睁开眼睛的时候显得脆弱很多,也许是因为缺少血色的肤色,也许是因为精致得像妖精一样的五官。要问羽风薰觉得现在的朔间零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话,他会告诉你,曾经他也无数次这样近距离偷偷观察过这人的睡颜,从未像这次一样觉得他仿佛虚无缥缈的幻影,一碰就要变成细碎的泡沫。是吸血鬼还是小美人鱼啊?羽风薰不着边际地想着。没差,都一样,都是在阳光下弃我而去的类型。

他慢慢伸出手,轻轻握住朔间零露在毯子外面的手。

入手一片冰凉。

 

当初在朔间零第一次倒下时听到过的那个声音又再一次响了起来:

“啊,果然。”

 

 

是和亲友聊天的时候感觉很带感就匆忙写出来了,写的时候很爽写完准备发就拖了两天(。)呃呜呜!

总之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有任何意见和建议都欢迎评论!!非常感谢!!

【cp】羽风的观察日记 #偶像梦幻祭 #
。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其实和以前也没什么差别。和朔间作为两在共同的组合里相处着,偶尔的肢体接触也并非是近期才出现的,只不过羽风正逐渐在意了起来。   可是他想不通为什么,有关于朔间的一点一滴都...
】讳莫如深 #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只是一个喝着掺了水的橙汁帮忙场的平凡人。君很耀眼,组合以你一个人为中心也可以,但是你拉着我成为了““,还同意了我无理取闹的条件,我很吃惊你真的会把我的玩笑话当真,还一直持续到了高中毕业...
】虹色水晶 #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心里给自己这么打着气,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他也是之一,不能光让朔间出风头。   莫名的胜负心激起了他的玩心,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既然节目已经成这样了,那就再过分一点也没关系吧。   “...
】恋情待售 #偶像梦幻祭 #
杯子不稳险些被他摔下来,“真的假的,朔间起来不像是那么不认真的人吧?”   可能是没办法拒绝我吧,即使委婉地回绝,我们的两的名号可能会就此结束,这就是我和君之间又脆弱单薄,又牢固可靠的关系...
】信号灯 #偶像梦幻祭 #
。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考虑。”我补上这一句,太想躲开这个尴尬的场面,但又对他的反应感觉期待。   我们身为两在一起,分开就觉得缺少了什么,毕竟灵魂是不可能一分为二的。   他的答复就是站在我...
】その居場所は #偶像梦幻祭
undead的两之一的羽风在外的风评如何。其他的真实性姑且不论,唯有一条是千真万确的,那就是对男性毫不掩饰的嫌弃。   与这位羽风平日的相处方式他并不清楚,不过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哥哥和一位...
】假象是真
,然后同往日一样朝朔间抛了个明媚的笑。   ■ ——不可以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当羽风察觉到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甜蜜的误会时,就暗自这样告诫自己。也好,搭档也罢,说到底都止步于同事之情,如此愚蠢...
】街角咖啡 # #偶像梦幻祭
——“互相扶持,相辅相成的感觉吗……吾辈,也想和君成为那样的关系啊。“明明就在半年前说过,现在想起来恍若隔世。 仅仅只是想相互扶持吗?“两”的称号联系起来的关系就只能到这种程度吗? 朔间不是没有...
】腐化浪漫 #偶像梦幻祭 #
君。”   犹如一炸弹在耳边爆炸开来,冲击力极强让朔间大脑一片空白,他不再花,抬头向正在认真地着他的羽风。   “君在说什么。”   “有那么惊讶吗?”   “这还不算惊讶吗...
】待命名 #偶像梦幻祭 #
到他哪里不对,开始想着事务所的事,微微低下头的角度在朔间眼里又是最好看的瞬间。   出道之后工作多了不少,两人一起的占了大多数,两的名号在外可是不容小觑的,因此朔间和羽风在一起的时间也比...
】无期徒刑 #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当天两人非常默契的临场发挥还是不错的,至少装的像点样子。 虽然本来就很清楚这个玩笑有点过分,在这个玩笑过后,羽风连着近一个礼拜没在他面前出现过,的活动也不得不延期了,这才让朔间意识到了问题的...
】羽风想让人告白 # #朔間 #羽風
之中,最过激背德、最魅惑人心的组合「UNDEAD」,绝对是校园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支撑着这个团体的人气与实力,UNDEAD的两——朔间和羽风,无时无刻都受到周围人群的关注。 羽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