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静香」我被凌辱时,丈夫就站在门外看着

lingruyouna 2020-10-02

 

在那个噩梦降临之前,我曾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出身于东京汴梁,家境殷实,父母从小就教导我,要知书达理,温柔大方。

 

我也没辜负双亲的期盼,不光学会了针织女工,还精擅琴棋书画,肤白貌美,沉稳有礼。

 

不到十八岁,上门提亲的人就络绎不绝,其中不乏达官显贵,商家巨富。

 

可我通通都瞧不上眼,见都不见直接撵了出去。

 

母亲忍不住问我:“闺女,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我托着下巴畅想:“他应该是个举世闻名的大英雄,大丈夫!剑眉星目,英俊潇洒,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的那种。”

 

父亲嗤笑,他说我是看书看傻了。

 

“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的男人,说一千道一万,看对眼就是一瞬间的事。”

 

我争辩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懂不懂!自古美女配英雄是有一定道理的。

 

现在世道不好,咱家条件也一般,如果不找个有能力的男人,万一有人垂涎我的美貌,谁能护我周全。”

 

父亲还是摇头讪笑,笑我痴狂。

 

不久之后,有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上门做客,正巧我出来奉茶。

 

他见我之后施手为礼,说姑娘,林冲这厢有礼了。

 

我吃了一惊,他看起来身子有些羸弱,没想到竟是传说中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

 

一瞬间,那颗倨傲,飘飘无定的芳心找到了归宿。

 

父亲说的对,原来喜欢就是喜欢,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

 

 

这是幸福的开始,也是一切悲剧的源泉。

 

我们很快定亲,结婚。

 

婚后两年,夫妻间感情和睦,林冲不像一般的武夫,虽不通文墨,但是心思细腻,会疼人,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帮着我做饭,抢着收拾家务。

 

唯一不顺心的就是他的工作。

 

林冲说,八十万禁军教头,听起来很唬人,其实也就是个武术教练,在当官一抓一大把的京城,连个芝麻都算不上,见人都得点头哈腰。

 

他渴望建功立业,渴望高官厚禄,受万人敬仰。

 

每天下午,他都会在院子里练一遍林家枪法,然后对月长叹,一身好武艺却不能卖于帝王家。

 

我看着他遗世而独立的样子,忍不住心疼,可妇道人家的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多花点时间,陪他外出散散心,谁知这散心的时候还散出事来了。

 

那次逛街,林冲去隔壁熟食店称牛肉,我站在个胭脂摊前,随便挑了几样,正准备付钱,一个无赖竟直勾勾地抓住我的手腕。

 

看着那双瘦骨嶙峋的大手,我又窘又羞,大声呵斥:“作死吗,大庭广众的,再不撒手我叫人了!”

 

那无赖旁若无人地嘻笑说:“小娘子,你生得好美,不如跟了我吧。”

 

我是真的急了,大声喊:“抓流氓啊,大伙来抓流氓呀。”

 

街上有几个好打不平者围了过来,却被无赖盛气凌人的一句话打成了鼹鼠。

 

“不想活了是吧!谁敢动我,我的爸爸是高俅。”

 

高俅是当今太尉,权势滔天,他的孩子自然没人敢得罪。

 

正自惊慌间,林冲提着牛肉走了过来,我赶紧喊:“相公,你快来呀,这里有个流氓想非礼我!”

 

无赖显然是认识林冲的,见他威风凛凛走地过来,直接吓了个半死,缩在原地瑟瑟发抖。

 

林冲朝无赖怒目而视,然后双手将我抱起,大踏步走了出去。

 

那一刻我感动坏了,眼泪刷刷地直流,果然我托付的是个大英雄,大豪杰,在我最危险的时刻拯救了我。

 

 

其实当时我忽略了一个细节——林冲理智的似乎有点过分了。

 

一个男人,尤其是像他这样武功高强,豪气干云的英雄。

 

看到自己的妻子被人当街调戏,为什么不乘机教训那色胆包天的混蛋?让他长长见识,以后再也不敢欺辱良人,而是抱着自己的娘子一走了之?

 

如果真是顾全我的颜面,似乎教训他一顿更能令人舒心。

 

没过几天,相国寺来了胖大和尚,名叫鲁智深。

 

此人天生神力,酒后倒拔扬垂柳,轰动了整个汴梁城。

 

林冲英雄兴致,便有心接纳。

 

那天他走了刚刚一盏茶的功夫,有个邻居站在门口大喊:“林家娘子不好了,你家相公和那个叫鲁智深的和尚恶斗在一起,被人打断三根肋骨,现在就躺在医馆,你快去看看吧。”

 

我听了心中大急,匆匆收拾了一下,跟着邻居来到一处专治跌打肿痛的药馆。

 

挨个屋子逐渐查看,然而这里哪里有林冲的身影。

 

一转头,报信的邻居也不知去向,我情知不好,急忙往门口跑,才发现药馆的门被人从门外锁死。

 

这时,那个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淫笑着从暗门转了出来。

 

我颤抖着声音威胁说:“高公子,你赶紧走吧,我相公可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如果你胆敢欺负我,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别拿姓林的吓我!我爸高太尉是林冲的顶头上司,官大一级压死人你懂不懂?林冲见了我也得让三分。”

 

高衙内讪笑着转口又说:“你真以为林冲会为了你跟我拼命?别傻了,要动手他上次早就动手了!他那种人我知道,才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耽误自己的前程!”

 

我又急又气又怕,抓起旁边的剪刀抵在喉间,哆哆嗦嗦地说:“你别过来,你再往前走一步,我死给你看!”

 

高衙内淫笑嘻嘻的说:“小娘子,不会的,你舍不得的。你这种女人我太了解了,生得美若天仙,决不想看到自己的死相那么难看!”

 

说着他伸过手来,一步步朝我逼近……

 

 

“林家娘子,你在里面吗!”

 

千钧一发之际,林冲在门外喊的一句话拯救了我。

 

这边的高衙内如临大敌,吓得直接从窗户口跳了下去。

 

侥幸保得清白的我并不如何欣喜,脑子里翻来覆去回想着林冲刚刚的话。

 

之前我并不相信高衙内所说的话,以为林冲不教训他只是不想表现的太粗鲁。

 

可现在,他在明知自己妻子要被人轻薄的情况下,竟不像任何一个热血男儿,跑过来捍卫尊严,只是站在门口装模作样地喊了句林家娘子。

 

我知道,高衙内说着了,林冲的确忌惮高俅,怕把关系搞僵丢掉自己的官职。

 

所以用喊话的方式,将高衙内吓跑的同时也没撕破脸。

 

在情势十万火急的时候,他仍能想出打老鼠而不伤着花瓶的方法,我是应该夸他呢还是骂他呢?

 

从此之后,我陷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噩梦。

 

一边是高衙内的肆无忌惮,一边是林冲的忍气吞声,而我像只落入网中的飞蛾,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我甚至怀疑,拥有八十万禁军教头头衔的林冲,到底是一个英雄还是还是狗熊软蛋?

 

而林冲对始终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稍有提及,就顾左右而言其他。

 

终于在一次午夜梦回中,我咬着林冲的肩膀问:“相公,你是我男人吗?”

 

林冲诧异的回答:“当然是。”

 

我说:“那你能护我周全,护我清白吗?”

 

林冲低头不语。

 

我知道他在惦记自己的功名利禄,他在感叹自己的怀才不遇;

 

他在想,我忍忍,忍忍再忍忍就能过去,可唯独没有想过我一个柔弱女子还能怎么忍,怎么退。

 

我这才明白自己的痴心错付,林冲的能力和责任心从来不成正比,高强的武功不是保护妻子的本事,而是保证自己加官进爵的敲门砖。

 

大英雄大丈夫只是林冲给自己的人设,自私自利才是他真正的代名词。

 

 

我失望透顶,垂泪说:“罢了,既然你护不了我周全,就写封休书,远走他乡也好,落发为尼也罢,这个地方我是呆不下去了。”

 

 

林冲突然落泪了,这个七尺男儿抱着我说他不愿意离开我,他说他知道自己错了,建功立业,封妻荫子是男人的毕生志愿。

 

我再也忍不住,反手打了他个耳光,一个连自己妻子都保护不了的人,谈什么建功立业,又吹什么封妻荫子!

 

林冲沉默良久后,咬牙跺脚说:“好!管他爸爸是谁,我豁出去了,那混小子再敢来,我一定杀了他!”

 

可惜,此刻我已经不相信林冲的人品,冷冷地问:“你拿什么证明自己的决心?”

 

林冲回答:“第二天你就知道了。”

 

天刚亮的时候,林冲拿着家里所有的积蓄出门,回来的时候,怀里抱着把刀。

 

我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冲抽出寒气逼人的宝刀,说这把刀吹毛即断,杀人不流血,如果高衙内还敢乱来,他就用这把宝刀取他项上人头。

 

我当时还痴心于林冲的伟岸形象,没有搞清楚,他武功那么高,举手抬足就能收拾掉那个街头小瘪三,又何必大张旗鼓的买宝刀杀人呢?

 

而且一旦杀了人,事情可就闹大了,到时候,身上不得存点钱跑路?

 

林冲的反应似乎有点太激进了。

 

 

吃过吃中午饭,有个中年人叩门说:“林教头,高太尉要请您到府上一叙。”

 

我抱臂冷观,看来高衙内是吃定了我,为了调虎离山,现在连他爸爸都搬了出来。

 

林冲却喜形于色,按着我的肩膀说:“娘子,你别怕。我回来之前任谁叫都别开门,我自有主张。”

 

林冲走后我关好门窗,提心吊胆的瑟缩在内屋。

 

中间曾有两三伙人跑来敲门,说林冲被人抓起来了,因为有前车之鉴,我一直没有回应。

 

直到我爹亲自上门,说林冲误入白虎堂,现在已经被人投入大狱。

 

我瞬间慌了神,又忍不住落泪:“他怎么那么傻,拿着刀直勾勾去高俅府里找高衙内,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他本不是这样鲁莽冲动的人,是不是被我硬生生逼出来的。

 

我又愧又悔,心里打定主意,无论他是被杀还是被流放,我都当牛做马的伺候他。

 

不久,一番打点之后,衙门的判决书下来了。

 

林冲被刺配沧州,我收拾包裹想要随行,哪知带着枷锁的林冲刚出城门,就把一卷白纸递给我。

 

上面写着:“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

 

有妻张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

 

 

我大吃惊,忙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林冲低着头,只是一个劲地道歉:“娘子,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连累了你,我没给你一个好的前程。”

 

林冲这番话让我更不懂了,我瞪着他连问:“你到底想干什么?此去沧州,我什么苦都吃得,事情明明还没到那一步,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眼见我追问不休,随行衙役怕耽误了行程,连声催促,林冲才吞吞吐吐的道出他入狱受刑的真实原因。

 

 

原来,他高价买来的宝刀不是用来杀人,是要送去高俅家行贿的。

 

他想求高太尉调离京师,随便到哪个地区当个武将,谁知礼物没有送成,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林冲眉宇间有一丝的愤懑:“我已经最大程度的做出牺牲了,不求多大官职,有口饭吃就行,可是不行的,一入官家门,一辈子官家人,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是你搞砸了我谋划好的一切……”

 

看得出,到今日这步田地,林冲心里最恨的不是高俅父子,而是我。

 

他认为,是我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绪,才把他搭了进去。

 

我哑然失笑,终于看清林冲的为人。

 

口口声声地为我好,让我找个好人家嫁了,其实只是为自己谋求最大利益的权益之计。

 

他从来就没替我想过,我娘家只是普通的小门小户,被高衙内惦记上,哪有逃脱的可能。

 

也许他在监狱就想好了——休掉我,作为和高俅示好的投名状,以此来换取高太尉的谅解的同时,还能顾全自己的颜面,保留江湖上好汉林冲的赫赫威名。

 

这就是传说中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这就是我的大英雄大丈夫,处处阴谋诡计,步步巴结算计。

 

……

 

一个女人,尤其是生在这样的时代,注定无法与时代抗衡。

 

所以故事的最后,我只能在房梁上悬上一条白绫,用我的屈辱和不幸告诫世人。

 

能力和本事从来不是衡量一个丈夫的全部标准,因为对某些成功人士来说,那些只是生活的附赠品,择良偶时,千万别被表象迷了眼。

 

如果真的爱你另一半的话,至少还需要勇气,还需要担当,依附男人,终不是良策。

岁月绵长,你来, ● 网球王子● 冢不二● 手冢国光●不二周助● 幸村精市
?   " 川,你愿意嫁给吗?"一席白衣的手冢单膝下跪,   杏不远处一脸痴的说“手冢部长好帅!”桃城武一脸臭屁的的望手冢国光,听到自己喜欢的人说别人帅,是个人心里都不会高兴的。   听见这句话...
当你电影 ● 海贼王乙女向● 赤犬● 藤虎● 青雉● 克斯● 艾斯● 黄猿● 一笑
吧,你打断了,“克斯,这件事不可能,还要男神呢!” “他那么好?”身边的男人醋溜溜的说。 “是啊,一个人娶不到男神简直相当于白活!”你毫无察觉还电影吸你男神的盛世美颜。 “那和...
【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相 ● 刀剑乱舞● 江宗● 三日月宗近
,几卷佛经垒桌角,一旁铺开的熟宣上墨迹还新。宗三对此兴趣缺缺,倒是时不时会带回一些线,屋子里不太闷点一根;至于点什么气味的,全他心情。 日子久了,哪怕是对战场仍有渴望的宗三甚至都生出些对岁月...
【文野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发现后●文豪野犬乙女向●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太宰治●国木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地倒了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结束任务赶回来的他抓了个正仰躺沙发上醉醺醺的你,他轻笑一声,拿过了你放旁边的红酒杯。 他覆你的唇脂印抿了一口,温柔地像是低头亲吻一朵娇嫩的。 红酒杯他...
【鬼灭乙女】若你问起,为何热泪盈眶。●鬼灭之刃乙女向●蝴蝶忍●富冈义勇●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男神×你
了,她怀里哭泣的你,抬手摸了摸你的发顶,像你以前因为吃到苦药而诉苦她经常做的那样。   “oo,看到你还是这么有活力,真的太好了呢。”   你低声呜咽说:“不,不,其实很悲伤,也很迷茫...
【鬼灭乙女向】当你轻唤他的名字,他成为了你的●鬼灭之刃●男神×你●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之助● 童磨
手里。 一朵冰莲花 “你,这是只为你存在的,和一样呢~”他邀功一般欢快语气说道。 你觉得手指大概是冻红了,因为它有点发麻。 于是你面无表情地走到窗前,冷酷地把冰莲丢窗台上。 不到五分钟,它...
【文野乙女】当你沙雕广告洗脑●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国木独步● 同人
......”国木话还没说完你打断了“诶呀,玩一会儿嘛” 国木麻麻妥协了,按照你的吩咐拿一罐旺仔牛奶武侦门口。 你拿出手机打开广告: “三年六班,李子明,李子明同学,你妈妈拿了两罐儿旺仔...
【JOJO乙女】○书抓包后(Dio/京院/乔瑟夫X)● 迪奥● 乔瑟夫乔斯达● 京院典明
颤动。“喜欢允许你多一会儿。”   京院   正把○书藏课本背后佯装认真学习。一撮鲜艳的红色刘海垂下来挡住了书页上猫女仆q弹得像布丁一样的大腿。一抬头,京院背手正笑眯眯...
【SD乙女】当他对你有好感● 流川枫● 灌篮高手乙女向● 三井寿● 清信长
原作者:阳子   内含:三井寿  清信长  流川枫 小学生文笔,不喜轻喷     三井寿   “欢迎光临LAWSON”   你收银台前,店里自由挑选的客人,微笑说出欢迎光临。可是由于...
占有欲(if线,假如当初骨囚禁)#龙马 #布鲁克 #海贼王
,龙马——他不会自杀吧?”霍古巴克心有余悸的龙马手下的那个骨架,方才鼻尖威胁的心悸漫过心头。 “赌他不会,霍古巴克先生,”龙马松开手,把对方丢到了怪医的脚边,木屐踩上想要挣扎起来的战败...
草根站长杂谈:从网站恶意威胁k索要5000元,站长如何避免恶意威胁。
手机充完电,习惯性的打开朋友圈,结果一条消息刷爆了,某个站长朋友,竟然恶意勒索5000元,不给K,那位站长没给,结果网站真的百度给K了! 于是上网详细的搜了搜,对事情的经过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JOJO乙女]当你百合番他发现● 乔鲁诺● 京院● 纳兰迦● DIO● 乔纳森● 承太郎● 仗助
本子   当天晚上   你床上收获了龙舌兰姑娘2.0版   “来吧,宝贝儿~”   【你给gun啊啊啊啊啊啊】       京院   他你电脑里的百合番   温柔的摸了摸你的头   “女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