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零】荒原(下) #涉零 #日日树涉 #朔间零

sodasinei 2021-08-12

by/ 

 

朔间零没多犹豫,先叫车去了ES大楼。给他开门的春川宙大半夜看见他像看见鬼,看清是朔间零后摇摇头,“这些天日日树前辈都没有回来住。”又好奇地望望零,“朔间前辈现在的颜色是黑色!刚还以为是幽灵!前辈还好吗?虽然听师父说朔间前辈是吸血鬼喜欢晚上行动,但现在看起来好没精神喔?”

“吾辈没事。”零不自觉又换回一副老人语气,笑着摸摸他的头让好孩子快回去继续睡觉,打扰你休息了真是抱歉喏。

涉没在宿舍。朔间零暗自想,不奇怪,如果涉此时此刻在这里躺着睡大觉才奇怪。然而他还是想来试试。凌晨三点快要半,涉会在哪呢?几秒后他拿钥匙打开自己宿舍门,一进门他的好舍友天祥院英智竟然神采奕奕坐在床上敲电脑。朔间零下意识想关门离开,天祥院先一步抬头笑着跟他打招呼。“晚上好呀朔间君。今天宿舍只有我一个人,我正觉得很寂寞呢。”

朔间零此时没有交谈欲望,出于敬业精神给英智一个营业笑容。

“天祥院君你有没有看佐贺美老师前天发在学校群那篇关于熬夜十大危害的文章?”

“你和涉吵架啦?”

朔间零刚急匆匆赶路,正热得从床头柜翻橡皮筋想把恼人的发尾扎起来,没想到天祥院来了这么一句,他扎头发的动作顿住。“涉来找你了?”

“你猜呢?”他笑得很不客气,“别这样瞪我。哎呀,好久没看过你这么紧张凶狠的样子了,真令人怀念。感觉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之后继续走这个风格?”

“回答问题。涉跟你说什么了?”

“这么晚他找我说什么?我可不会在涉恋爱纪念日约他出来吃烤肉。”

朔间零眼神冷下来。

“他发消息说明天训练照常参加。就说了这一句。”天祥院闻到他身上的酒气,他做人很会审时度势,没兴趣真挨朔间零一拳。“涉为这几天假期兴奋好几周,前天晨会花瓣量差点把桃李淹没…突然说请假取消我就想肯定出问题了。刚好处理紧急工作还没睡看到消息,再想打电话过去问情况,手机已经关机,就看到你发的SNS,不难联想前因后果。你难道去买醉?还是说去和晃牙君喝的?”

英智看着朔间零像一个浑身是刺膨胀起来的河豚一样迅速瘪了下去,“刚结束应酬。”

“喔——是误会。”

朔间零不情愿地点点头,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不知道今晚发生的事情,他一定祈求这个人是天祥院英智。

“关心组合成员的身心健康是队长的责任,涉还是我朋友。”天祥院英智不紧不慢地说,“你不要想多。”

“你说得对,能闭嘴就更好了。”朔间零干巴巴地回答,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时见英智又低下头对电子屏敲敲打打。

“我走了。”

“四点?”

“嗯。不打扰你工作。”

“吉他?深夜卖唱?”

朔间零关上了宿舍门。

 

再次呼吸到夏夜凉爽空气时朔间零感觉自己酒醒了大半,他从车库找到自己的机车,把吉他固定在后座,翻身跨坐上去,一路轰鸣。朔间零不愿开口多问天祥院一句对涉的所在地是否有头绪,压下心中几分晦涩情绪。他决定去剧院门口碰碰运气,前些日好像听涉说有新剧要排。

 

黎明来临之际,朔间零在目的地附近的便利店给自己买冰咖啡,看见冰柜里彩虹蛋糕心想涉会喜欢,拿起放进购物篮。看见鸽子形状的曲奇饼干心想涉会喜欢,拿起放进购物篮。看见玫瑰形状的巧克力心想涉会喜欢,拿起放进购物篮。看着购物篮里的甜品心想早餐不能全吃甜的,转身又买了两个咖喱包。五分钟后朔间零拎着一袋子涉会喜欢的食物站在便利店门口,痛感撕扯着心脏,他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此时他不再是那个全知全能游刃有余永不会被打败的朔间零。他被钉在原地,回忆无法抑制的上涌,他无法感知涉会因此感受到多大痛苦,而仅是他让涉痛苦这件事实就沉重的让他几乎喘不过来气,每分每秒他都为自己的过错忏悔,心脏揣揣不安地等待审判。然而他如何祈求原谅?伤害不可逆,道歉从来无用。“这样的人才不是我哥哥。”朔间零又回想起,同时涉的冰冷眼神不自控的浮上脑海,涉会怎么看待他?

他失约在先,从此涉的眼中他便是个背信弃义而刻意伤害他真诚的心的人。这样的他还总自持为年长者、照顾人的那一方……零自嘲地想,快要在这样的心情下落荒而逃。

可涉是温柔的人,他一定会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零几近绝望地想,他亲手给自己最爱的人身上又刻一道伤疤。

 

太阳照常升起,街道开始苏醒,商店街的老板纷纷忙碌起来为新的一天做准备。朔间零在清晨的阳光下无从藏匿,像要被阳光灼烧殆尽。他维持着表面的镇定,躲藏在剧院大门的阴影处,然而他实在太显眼,来往年轻人都要多分给他一些目光。

“请问是朔间零先生吗?!”

“不…长得像而已,你认错了。”

“朔间零…?!”

“不好意思您可能认错了…”

“……零…、朔间君?”

“不…涉?”

他抬起眼与日日树涉对视。金色的阳光笼罩住涉,将他的月色长发也染成金色,零抓住他的胳膊,又被烫伤一样抽回手。

朔间零确实被阳光灼烧殆尽了。

 

“怎么在这?”涉问他,语气是纯粹的疑惑。零看到涉红肿的眼睛,心口慢慢被烫上一道同样红肿的疤痕。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朔间零迅速说,“我想解释一下。”

涉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色,他看看手表,“还有一小时排练,来乐屋说吧。”

日日树涉领着零走进贴着“日日树様”的房间里,涉进剧团时困难重重,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乐屋。朔间零掀起门帘,这是他赠涉的帘子。按规矩舞台剧的门帘应该是业内前辈赠予,而涉进剧团后偏要用零的,嚷着要零给他一个。零便专门定制了蓝底白鹤纹门帘,托斋宫宗用金线细细修了涉的名字上去。

涉倒不避讳,忙着从柜子里翻出茶包和咖啡豆。“谢谢朔间君的帘子。我之后清洗干净送还给你。还有一些你的用品在我家那边,我尽快收拾好。用快递寄回老宅可以吗?”

他甚至用起了敬语。

涉见他不说话,向零晃晃手中的咖啡罐,“要喝点咖啡吗?”

“涉,我来是说。”零的心快要在这样的距离感中一寸寸崩塌,他向前一步站在涉的面前,“我来是说…我前几日在和节目组商谈,忙得过错了日子。昨晚酒席结束后看时间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没有要分手。” 

“没有要分手?”涉很不解地重复了一遍。

“没有要分手。那个照片是中午Undead确定舞台服装聚餐时排的,那之后我都在工作。但我还是记错了时间……对不起。”

朔间零低着头,尾音已经染上一点哭腔。日日树涉惊得咖啡罐掉在地上,他的面具随着零的话碎裂,涉深吸口气。

“我以为…我以为朔间君在用那样的方式跟我说再见。”涉茫然地说。“是你的温柔,或许当着我的面无法说出我哪里做的不好…”

“这样也是温柔的行为吗?”零苦笑,主动抬手揽住涉的脖子,犹豫又无法自抑地将自己埋进涉的颈窝里。“是我做的不好。涉什么错都没有,对不起。”

鼻音太重,日日树涉后知后觉零竟然在他面前像孩童般示弱。

“在生气吗?”

“没有。就是有些…Amazing。好像剧本里犯人已经被宣判死刑,此时法官又来说搞错了,犯人无罪释放的剧情。还没反应上来。”日日树涉慢慢地说。他拍拍零的背,涉又怎愿意让爱的人如此难过。“没有生气。”

“那不要对我用敬语…”零露在外面的耳朵已经变红。涉的心塌陷下去,嘴唇从朔间零柔软的耳尖蹭过:“零。”心情很好的感受到怀中人一瞬的僵硬。

 

朔间零在沙发上坐下,“你为纪念日都准备了什么?

“没什么,都过去了。那些东西每天都可以准备…没必要在意。”涉看着零的眼睛。

“我昨晚去了梦之咲的海滩。想了很多…想我从此要与你形同陌路,便痛得好像死过一次。这样的痛觉让我感到自己是活着的,同时觉得恐惧。到日出时我决心与过去划上界限,我想我走出来了。我们都清楚没有谁离不开谁。可在剧院门口看到你心还是不住的颤抖。我在害怕。”

“从来没有事情能让我这样痛苦与恐惧,零。”

“我也一样。”朔间零轻轻地说,“我好像真的被钉在十字架上。”

两人沉默片刻。涉忽然笑了起来,坏心眼的喊他朔间君,“我还没有说原谅你。现在要怎么样赎罪?”

零瞪他,眼角还泛红。他把那袋零食和为纪念日买的刻着两人名字的对戒一起塞进涉手里,拎起吉他,顿了顿,把一侧头发别到耳后。

“很早就在准备…”零咬住拨片,整理好背带的位置,“我为你写了一首歌。”

“本大爷来重新追你了,日日树涉。”

 

是一首温柔的慢歌,缓缓流进涉的心里,他确信自己听见涨潮的声音。一首歌能有几分钟?涉恍惚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在这首歌中度过了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朔间零的模样和他记忆最早的样子重叠,不仅是一个发型的变化而已。那是他们热烈而自由的青春。

一曲终了,零笑着望向他。涉热泪盈眶,单膝跪地为零献上清晨的第一支玫瑰。

“献给我最爱的魔王大人。”涉眼睛很明亮,像夜晚最亮的星。零接过玫瑰,涉起身轻柔握起他耳后的发,吻了吻,而后放了下来。

“献给我最爱的人。”

 

FIN.

修修改改又加了一小段!!

荒原(中) # # #日日
感到胃酸不由自主反上来。极少浪费食物,放在平时定然会一一包好放进冰箱,而此时此刻他几乎是用本能完成整个清洗流程。他迅速打包好自己的行李,开车离开这栋房子。这本是他和共同的家,不住宿舍时便一起回到...
荒原(上) # #日日 #
浪漫本身。   难以相信自己竟真的错过了他们交往第三年的纪念日。他望着路灯小小的一块地面出神,片刻后一条流浪狗摇着尾巴路过,欢快地消失在黑暗中。 很快,他发现手机关机,家空无一人,牙刷和杯子少...
【敬英】兄弟99 #偶像梦幻祭 #天祥院英智 #日日 #莲巳敬人
:“所以你看你跟天祥院······这······你说是不是?” 日日黑人问号。 他本能感觉朋友们误会了什么,奋力解释:“我跟英智的关系和右手君跟英智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一惊,好家伙天祥院...
♀英♂ABO】夫人今天也貌美如花 #偶像梦幻祭 #英 #日日 #天祥院英智
称赞有名门风范,日日也被看作是现代版的玛丽苏小说女主角—— 出生就遭父母遗弃,被一对好心老夫妻收养。随着年龄增长过人的外貌、超出常人的身体素质和嗓音条件使她很快在戏剧界崭露头角,大红大紫时被爆和天...
英】三个吻 #偶像梦幻祭 #日日 #天祥院英智
声。 “下次跳《叽叽喳喳波尔卡舞曲》吧。”天祥院英智似乎更用力地抱紧日日了。 回应他的是唱片机一首播放的《G大调小步舞曲》和日日贴上来的嘴唇。他一边在心里装模作样地为错过了最喜欢跳的曲子而...
日日x怪盗基德】让这个世界充满惊喜和对你的爱吧 #k #黑羽快斗 #偶像梦幻祭 #名侦探柯南
有天祥院英智和日日在。 小杏把手里的一张卡片递给了英智:“这是刚才我查看邮箱的时候发现的。” “是什么是什么?” 日日也凑了过来,把头搭在英智的肩膀上,“这是……怪盗基德的预告信诶。” “你...
【cp凛】双重邀请 #凛 #兄弟
by/ 夏至至   『双重邀请』 cp凛   01   如果不是节目组的要求,或许这辈子也难得一见这样的场面。就在主持人兼自己的旧时好友日日说出队服交换这几个字之前,他还在祈祷不要是什么...
【四王组】你们不要再打了 #偶像梦幻祭 # #天祥院英智 #斋宫宗 #月永レオ
承认顺便掰着手指拽其他人下水,“月永君吃了两个,君睡觉前也吃了两个。” “一盒有八个,最后剩下的两个呢?”斋宫宗咬牙切齿。 紧跟着反卖队友:“被天祥院拿去给路过我们休息室的日日前辈当慰问品了...
【cp凛】你的身边 #凛 #兄弟 #偶像梦幻祭 # #凛月
月就看到了楼往这边走来的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下意识地往衣更真绪的身后一躲。 但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大叫着他的名字冲过来抱紧他,而是和身边一样难得出现的日日和深海奏汰不...
【cp凛】亲爱的 #凛 #兄弟 #偶像梦幻祭 #凛月
去洗个热水澡预防感冒。等再出来的时候身上似乎还冒着暖呼呼的热气,没去理会还在不断向滴水的发梢,就跟进厨房里看凛月准备晚餐。   “你怎么想起来要回来了。”凛月不用回头都知道他站在自己...
薰】无期徒刑 #薰 #偶像梦幻祭 # #羽风薰
装模作样的犯罪记录他猜了个七七八八,不爽归不爽,原因肯定还是有的,姑且还会听解释一下。 “不是!啊,总之……“看来日日给他的挑战是真的难,在不告诉羽风薰自己的心情的前提,他可以让羽风薰明白...
【cp凛】先不要打开信封 #凛 #偶像梦幻祭
呢。”   得知了来龙去脉,日日没能忍得住笑出声,巫师袍下面钻出几只鸽子来,还顺带着掀出一些玫瑰花瓣落了满地。   面无表情地拍掉落在自己肩头的羽毛,语气平淡毫无波澜,“日日君,汝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