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曾许诺的旅行 #咒術回戰 #夏五 #夏五硝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冲绳那一晚,夏油杰和五条悟商量的旅行计划

夏五only,夏五硝cb

 

——

夏油杰睁开眼睛,天花板浑浊的出现在他眼里,左耳边是理子和黑井的呼吸声,右耳边是海浪拍打海风席卷而过的声音,夜很深了,右手边没人,被子也是冷的,夏油杰从床上起来,轻声走过,温度不高不低,光着脚踩在地毯上并不会冷。

 

窗户开着,好大一个阳台,五条悟坐在那里。

 

他没戴墨镜,也许是在这深夜里,月色忽明忽暗,万物寂静,六眼能得到片刻安宁,也许是为了预备那不知道何时会来的袭击。

 

夏油杰走上去,声音压得低,他凑得很近,不会惊扰里面好梦的人,只会让想听的人听见,“还撑得住吗?”

 

五条悟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我可是能通宵三个晚上通关游戏的五条悟诶,只不过是熬个夜而已,完全没问题。”

 

夏油杰于是没说什么话,只是伸手去揉五条悟的脑袋,发质柔软,“你想打架吗?”五条悟挣脱开来,瞪着眼睛。

 

“抱歉抱歉。”夏油杰松开手,刚刚遣出去的咒灵已经回来,夏油杰把慰问品摆在五条悟面前。

 

“吃吗?”

 

“哇!这么晚你都买到了!不愧是杰!”五条悟小小的欢呼了一声。

 

夏油杰翻身坐在窗台上,挨着五条悟,胳膊大腿都挨在一起,他们都光着脚,敞着衬衫吹着风,五条悟的头发被海风吹着往后翻滚而去,他吃甜品的速度不快不慢,但喜欢先咬一大口含在嘴里,让奶油温吞的融化,甜而不腻的滑进他的喉咙,然后再慢慢的品尝。

 

“杰,我有一个非常棒的计划!”五条悟说着,把甜品咽下去。

 

“逃亡计划?”夏油杰转过头去看他。

 

五条悟笑嘻嘻的摇头,夏油杰看着他,异口同声的,他们说,“旅行计划。”

 

“明明是被人追着跑,也要叫旅行计划。”该用疑问的口气,夏油杰却肯定的说了出来,没带什么迟疑。

 

“那当然,谁打得过我们,我们可是!”五条悟揽过夏油杰的肩膀,“最强的!”

 

夏油杰笑着点头,五条悟这么肯定的说出这句话,如此笃定,像经验丰富的瓷器师,烧出的每一条纹路都在掌控之中,让人不得不相信他说的话。

 

“首先,我们去买辆车或者买一架飞机。”

 

夏油杰看着他,“你会开车吗?或者开飞机?”五条悟没有露出半点迟疑,他眨着眼睛,抬起头,“你会开啊,我记得你开过车。”

 

“那次还不是因为你。”

 

那次全然是意外,他和五条悟一起帮助东京的警方处理一场贩毒交易,五条悟玩得很开心,用起咒力毫不克制,那边的诅咒师被碾压得很彻底,甚至不需要夏油杰出场,只不过五条悟玩得太开心,把重要的证人一起打了。

 

出事的地点离附近的医院很远,那时才刚进入高专不过半年,夏油杰还没那么熟悉东京,也没那么熟悉五条悟,但他反应很快,他抢了辆车。

 

“五条君,把他运到家入同学那里去!”

 

五条悟把满脸是血奄奄一息的证人丢到后座,自己坐在副驾驶指路,一路往帐的边缘冲,夏油杰一开始开得横冲直撞,但他记性好,手也很稳,上手的速度快到难以置信,冲出帐的时候看见的硝子的表情他大概可以记一辈子。

 

家入硝子愣了一下,很快灭了烟,她没想到两个同伴会开着车冲出来,她也没准备好这么快暴露她会抽烟这件事,五条悟把后座的倒霉蛋扔出来给硝子治疗,然后随手搭在夏油杰的肩膀上,“你还挺不错的嘛,夏油君?或者干脆我直接喊你杰,你可以喊我悟哦,这是你作为我的同学的殊荣哦,杰。”

 

夏油杰听了想打人。

 

但他教养良好,不和刚从大宅子里出来的大少爷计较,他只是蹲下去,跟硝子说,“麻烦你了,家入同学。”

 

家入硝子脚边是着急着没有完全踩灭的烟,还冒着火星,带着一股缭绕的烟味,升腾起一小阵烟雾,家入硝子一边治疗一边分神去看夏油杰,五条悟站在旁边,戴着墨镜看来看去。

 

“五条,悟打了证人,我开着车出来的。”夏油杰把这句家入硝子知道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家入硝子于是不再分神。

 

五条悟打证人,夏油杰开车,家入硝子抽烟,勉勉强强,四舍五入,可以算作共犯。

 

“啊,那么摩托车怎么样?”五条悟又说。

 

“理子妹妹和黑井小姐坐不下吧。”夏油杰说。

 

“那干脆直接用虹龙?这样不用买车也不用买飞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五条悟提议。

 

“出行解决了,那么住的怎么办?野营吗?”夏油杰问。

 

“野营也不错,我们之前就去过!高专还有睡袋呢,我们去把睡袋拿上吧。”

 

“如果要叛逃的话,进高专肯定会警报的,到时候就很麻烦了,要把追我们的人一个个干掉吗?”夏油杰头发披散着,发尖有点硬,刺刺的戳五条悟的脖子。

 

“让硝子拿出来就好了啊,然后就把她拉上一起跑,我们的旅行计划怎么能没有硝子呢?硝子的术式超好用的。”

 

“带上硝子的话,就是整个二年级叛逃哦,上层会很生气的吧。”夏油杰低着头笑了一声。

 

“哈,那些烂橘子怎么样无所谓啦,但是不带硝子的话,硝子才会很生气的吧。”五条悟凑到夏油杰眼前,鼻尖抵着夏油杰的鼻尖。

 

这次也全然是意外,起因是五条悟想试试高专的排水系统是不是足够优良,然后一个不小心把水管炸了。

 

五条悟的宿舍挨着夏油杰,夏油杰的宿舍挨着家入硝子,大概是这么个情况,总而言之,水管炸了之后,五条悟和夏油杰想了很多办法。

 

首先他们试图把水管堵上,但是夏油杰申明他无法忍受五条悟拿咒灵去堵水管的行为,于是他们想办法一盆一盆的把水舀出去,夏油杰秉承节约用水的优良传统,内心饱受煎熬。

 

结果当然可以说是水漫金山,从五条悟的寝室淹到夏油杰的寝室,又从夏油杰的寝室,浸湿了家入硝子的寝室。

 

在夜蛾怒气冲冲的找上门之前,家入硝子先敲了门,嘴里叼着烟,黑眼圈很重,夏油杰和五条悟都猜她又熬夜解剖什么东西了,必然是这样,而且还为了不让解剖的东西弄湿地板而在地上垫了纸,肯定是这样,但是现在,这一切全被水管毁了,水管里的水淹过家入硝子的房间,也淹过她熬了一整夜解剖的东西。

 

五条悟站在夏油杰旁边踢夏油杰的小腿,很小声的凑到夏油杰耳边,“都怪杰不愿意拿咒灵去堵水管。”

 

“谁让你要把水管弄爆啊!”夏油杰压着声音咆哮了一句。

 

夜蛾来得很快,把现场的三个家伙都拽去了教室,五条悟作为始作俑者被正义铁拳,罚一个月的补贴还要解决爆掉的水管,夏油杰劝阻不当还是帮凶,罚打扫厕所,家入硝子无辜遭殃,五条悟一个月的补贴转到家入硝子账上,五条悟听了惩罚没什么想法,大宅子里的大少爷不缺一个月的补贴,但是家入硝子举起手。

 

“夜蛾老师,我是共犯,我听见他们炸水管了,是我给五条悟说的,高专的水管好像加了咒力保护。”

 

家入硝子,恶作剧提供者,罚扫教室。

 

夜蛾走了之后,五条悟和夏油杰凑过来,硝子重新摸出一根烟点燃,五条悟和夏油杰都没开口,她说,“始作俑者五条悟,帮凶夏油杰,共犯家入硝子。”

 

烟雾吐出来,他们三个笑成一团。

 

“这次也一样。”五条悟指了指自己,“始作俑者五条悟。”又指夏油杰,“帮凶夏油杰。”

 

最后指自己旁边,“共犯家入硝子。”

 

“不带硝子的话,她一定会很生气的,女孩子生起气来超恐怖啊。”五条悟情不真意不切的抖了一下。

 

“然后呢,计划去哪?”夏油杰问他。

 

“然后,反正先离开东京,往哪里都可以,哪里的甜品好吃就去哪里,然后,然后我们可以住在没人住的寺庙里面,或者住在五条宅里面。”

 

“五条宅才不会让我们住吧。”五条悟倒在夏油杰的腿上,伸出两根手指,“我们悄悄溜进去,然后让硝子她们睡大床,我们去把五条家的都干掉,我当家主。”

 

夏油杰揉了一把五条悟的头发,“那么去五条家之前,先和我去我家一趟?”

 

“诶,杰你不是不想让你父母知道太多咒术界的事吗?”五条悟仰着头问他。

 

“嗯,但是反正都叛逃了,也要找地方安置我父母,顺便可以请你吃荞麦面。”阳台上的灯光落下来,流萤般笼罩着。

 

“说说你老家嘛杰,我都不知道。”

 

“是个小地方,靠海不远不近,夏天的时候会骑自行车去海边,有一家荞麦面做得很好吃。”夏油杰一件一件的细数,他觉得他什么都讲到了,又似乎什么都没讲到,他从仲夏夜的烟火讲到远处的海岛的钟声,讲绵延过小县的河流,夏天会撩起裤脚踏进水里抓鱼,河水缠绵的流过他的指尖,从小学到国中都没有离家多远,小县城里开荞麦面店的夫妻总是很和蔼,山里面有废弃的寺庙,他偶尔会在里面一待就是一天,庙会虽然不大,但是苹果糖、捞金鱼,该有的都会有。

 

“决定了!旅行计划里加上去你的老家!”五条悟爬起来,继续说他的旅行计划,“然后我准备去迪士尼,然后等过个几年,天元那家伙进化了再回来。”

 

“到时候咒术界可能都要毁灭了。”夏油杰接着道。

 

“我们两个一起,什么追杀都是小问题。”

 

“就这么说定了!旅行计划!”

 

——

 

夏油杰醒过来慢慢的睁开眼,天花板在他眼里浑浊着,只扎了一半的头发刺得脖子微微的疼,夜还很深,很像他们商量着旅行计划的那天,那甚至都不能称为一个计划,那只是始作俑者五条悟提出的一个想法,帮凶夏油杰同意了这个想法,但最后,谁都没有再提及。

 

曾许诺的这个旅行计划,脱下那层甜蜜的外衣,露出凶狠的内部来,谁也不敢去碰。

 

这个计划搁置着,成了一个没有完成的承诺。

 

被留在了那个夏天,和后来的吻,后来的爱一起。

 

——

 

在这场漫无边际的承诺的最后,夏油杰躺在幽暗的小巷里,五条悟就站在他旁边,像他那次开车横冲直撞的闯出帐的时候,像他在五条悟的怂恿下把咒灵塞进水管那次,也像无数个他们在高专的时候。

 

五条悟站着看他,一切都结束得干净利落,五条悟亲自出手,不会有什么纰漏,唯一意外的地方,是狭窄的巷子躺不下两个人。

 

于是五条悟蹲着,头碰着头,鼻子贴着鼻子,他伸出手攥成拳头,抵在夏油杰的胸口。

 

“骗子,那家荞麦面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吃。”

 

——

 

夜蛾拿到那张纸,墨水被浸湿得看不出原貌,那张纸皱着,湿润着,也许家入硝子已经想办法换过很多张纸,但显然这没什么用,交上来的死亡证明还是湿的,皱的。

 

——

 

夏油杰死亡证明:填写人:家入硝子

见证人:五条悟

 

夏油杰死亡说明:始作俑者夏油杰,帮凶五条悟,共犯家入硝子。

逃课/浅草花やしき # # #
。”   油杰和条悟笑着恶心人,在云霄飞车向下冲前一刻,家入子突然开口道,“悟,你墨镜。”   “————啊啊啊啊!”   “杰!我墨镜掉了!”   ————   在帮助下,捡墨镜条悟坐...
山岳不遇,爱人重逢 # #
?”条悟把墨镜往上一挑,就要凑过去看明信片,子吐出口烟,不想理这个幼稚男高中生,把手里明信片丢到条悟手里。   “永远快乐?好寓意。”油杰凑过来看了一眼,眯着眼睛笑了一下,他笑得很自然...
两个笨蛋 # #
吃苦受累,不会心碎。   我心里不同意,但我通常会点头,表面上同意他说法,因为这个醉酒条悟我应付不来,要交给十七岁油杰去应付,但不巧是,我们中间已经没有那个会让我少喝点,然后把条悟宿舍...
机械之心(下) # #
就不灭。”条悟说着,看着油杰紧皱眉头,又笑,“不过这么多年,只有杰你一个人把我种出来啦。”   “我们很有缘分,很合拍!”条悟总是这样解释。   那时地球,能源尚未枯竭,万物还有生气...
一个叫油杰男人决定去死 # #条悟 #油杰 #
子宣布恋情时候,子吓了一跳,不是因为惊讶他们在一起,而是惊讶他们居然才在一起。   条悟仍然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油杰身上,不耐喊着什么东西,油杰不记得了。   “老板,请问我...我们还剩...
机械之心(上) # #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家务机器人油杰 & 星球神明条悟 说是机器人,其实是按着人写,*所有与宇宙星系,机器机械相关都是编 ——   summary:被命名为油杰废弃家务机器人...
断舍离 # #
本子被他们撕来写成纸条,在上课时候开小差,丢到半空被夜蛾抓住,罚他们扫厕所,扫操场,子笑得很离谱很夸张,条悟推着墨镜说子伤了他心,油杰也不是好人,他配合着条悟演戏,迫害可怜家入子...
夜间飞行 # #
长就骑着飞天扫帚飞过霍格沃茨,像冬天第一场雪,飞舞在格兰芬多塔楼,飘落在油杰窗前。   无声无息。   油杰施,窗外条悟在飞天扫帚上做了一个高难度动作,然后用那双蓝眼睛挑衅看着油...
乙女】我两个骗子爱人 #战乙女向 #条悟 #油杰
然。因为是术师,面对突然死亡应该是家常便饭吧。”   从那之后我们没再提过油杰,我将所有相框都收了起来,逐渐替换成只有我们两个人照片。 我们再也没有讨论过“死亡”。 没人会把条悟这三个字和...
战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条悟 #油杰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家入子 #庵歌姬
扯住他后衣领:“我们好好聊聊吧,崽种。”      ()      可惜中途被伊地知一个电话call走了。      等武力解决完一场术师和冲突后你怀疑自己都可以当个调解员了...
战乙女向】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油杰 #家入子 #条悟x你
!     “子!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个人叛出我们这个团体啊!”条悟大叫着。     “勿call”子冷漠把棒棒糖从左腮移到右腮“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别啊!如果你说是高层送过来...
战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条悟 #油杰 #家入子 #伏黑甚尔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油杰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主人公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条悟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