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课/浅草花やしき #咒術回戰 #夏五硝 #夏五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主夏五硝cb,微量夏五cp

写点高专时期的愉快(逃课)生活

 

Summary : 人人都爱刺激,你五条悟尤其爱,但这也绝不是你非要去坐日本现存的最古老的云霄飞车(据说),而且马上就要去坐第五遍的理由!

 

——

 

梅雨季的月份难得天晴,在高专宿舍即将发霉,从墙缝中长出蘑菇的时候,灰扑扑的天空总算舍得剥开乌云露出一点太阳的恩惠来,因为太阳升起而蒸腾的水雾有点闷人,五条悟睡得很放纵。

 

高专入学半年多了,家入硝子逐渐摸清了两个同班同学的性格习惯。

 

五条悟,简单来说,除了性格一切完美,但是性格太太太太恶劣,比能说出来的恶劣一万倍。

 

夏油杰,表面上看是个温和友善努力的好同学,但能和五条悟一起逃课,互殴,偷硝子的裙子,乱改夜蛾的报告,可想而知也不是个表里如一的好人。

 

五条悟睡得挺香,夜蛾站在讲台上的说话声越来越大声,拍桌子的劲也越来越大。

 

“夜蛾老师,你可以不要拍桌子试图喊醒五条悟了吗?”家入硝子举起手,“这家伙和夏油杰昨天晚上通宵玩游戏,他说了为了保持脸蛋滑嫩,没有黑眼圈,要补一整天的觉。”

 

“五!条!悟!”

 

五条悟睡乱了头发站在教室外面发懵,夏油杰眯着眼睛站在他旁边。

 

“杰,你为什么也站在外面。”五条悟打了个哈欠,把头靠在夏油杰的肩膀上,他想起昨天晚上游戏打着打着夏油杰就睡着了,根本没和他熬夜,他一个人太无聊,干脆把想玩的游戏都玩了一遍,天蒙蒙亮的时候通了关,他才放一小时被他喊醒一次的夏油杰去睡觉。

 

夏油杰的黑眼圈倒是不严重,他已经在这半年习惯了五条悟的各种欠揍的操作,只是他们上一次打架炸掉了半个宿舍,夜蛾罚他们把房子补好,夏油杰最终一边派咒灵修房子,一边跑腿给五条悟买甜品。

 

简直要命。

 

“我给夜蛾老师说了,你熬夜打游戏,上课睡觉我也有一份,所以我和你一起罚站。”夏油杰站在五条悟旁边耸了耸肩。

 

五条悟扶了扶墨镜,露出那双眼睛盯着夏油杰看,“罚站?”

 

夏油杰闻言笑出了声,五条悟也笑了一声,“什么罚站,逃课才对吧。”

 

——

 

两个笨蛋站在门口,家入硝子一个人和夜蛾眼瞪眼,夜蛾也没办法对着只剩一个人的高专一年级讲课,沉默半天,家入硝子举手,“夜蛾老师,夏油杰和五条悟不在了哦。”

 

夜蛾往门外一看,果不其然,刚才还杵在门口的两个特级,现在已经无影无踪了。

 

“他们两个!等他们回来都得给我写检讨!”夜蛾怒道。

 

等着夜蛾怒气冲冲的走出教室,家入硝子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刚才还关上的窗户“咯吱”一声被打开了。

 

夏油杰坐在前面,五条悟挨着他,虹龙就浮在窗口,五条悟笑道,“快走,硝子,我们去玩去!”

 

“配合默契!不愧是我们!”五条悟跟夏油杰击了个掌,躺倒在虹龙上。

 

“只能坐到山下哦,去街上就要坐地铁了。”夏油杰来高专半年,逐渐跟着五条悟摸透了东京。

 

怎么做事问夏油杰,去哪里玩问五条悟,逃不逃课问家入硝子,这是通常的解决办法。

 

“今天去浅草花やしき(ASAKUSA HANNAYASHIKI)!”五条悟欢呼一声,指挥道。

 

“还去吗?你真是玩不腻那个云霄飞车啊,明明都可以上东京塔了。”家入硝子点了根烟,顺手把烟盒递给夏油杰。

 

“啊!我也要!”五条悟不是没吃过抽烟的苦,以前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在阳台抽烟,他凑上去要,被呛得红眼睛,但今天睡得高兴,头发尖都还有翘,凑过去要烟抽。

 

夏油杰笑了,让五条悟伸出手来,五条悟意外的听话伸手,夏油杰在他掌心里放了根香烟糖。

 

“好狡猾!居然用糖骗我。”五条悟嘴上叫着不要,但已经把那根香烟糖放进嘴里,小口小口的嚼。

 

——

 

浅草花やしき建于1853年,据说其中的云霄飞车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一台,五条悟尤其喜欢,虽然人人都爱刺激,但五条悟尤其爱。

 

“就算你这么喜欢云霄飞车,这也不是你要坐五遍的理由吧!”家入硝子一边绑上安全带,一边对着前排的五条悟道。

 

“好玩就是要多玩几遍啊,就像是通关了的游戏,如果是经典之作,我可以多玩几遍的哦!”五条悟道。

 

“好了,来都来了。”夏油杰笑着打圆场。

 

家入硝子咳了一声,来都来了,夏油杰最爱用这句话打圆场,去超甜的甜品屋,就说,“来都来了,就先吃了再说嘛。”去鬼屋,去水上巴士,去麻布十番商店街,不管去哪,夏油杰都喜欢说,“来都来了。”

 

家入硝子摸得清楚,这句话是为了圆场,是为了安抚,是为了五条悟,所以她咳了一声,就没多说。

 

“硝子,你生病了吗?”五条悟眨巴着眼睛回头。

 

“是不是昨天熬夜解剖东西了?”夏油杰关心的问。

 

“难道是那个,女生每个月都会不舒服的那个?”

 

“悟,当面问女生这种问题很不礼貌哦。”夏油杰道。

 

“我好得很!闭嘴!”家入硝子攥紧拳头。

 

“硝子你好凶哦,杰!硝子好凶,我好害怕。”

 

“没事没事。”

 

夏油杰和五条悟笑着恶心人,在云霄飞车向下冲的前一刻,家入硝子突然开口道,“悟,你的墨镜。”

 

“————啊啊啊啊!”

 

“杰!我的墨镜掉了!”

 

————

 

在咒灵的帮助下,捡回墨镜的五条悟坐在长椅上憋嘴,“硝子你怎么不早说,我的墨镜差点掉下去了诶!”

 

“那不正好。”硝子叼着烟,想起五条悟屋子里一柜子的墨镜,撇嘴道。

 

“啊,一不小心,都快闭馆了,我们去坐摩天轮吧!”五条悟说出这句话,家入硝子和夏油杰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怎么了,悟不可以想坐摩天轮吗?”五条悟眨了眨眼睛,盯着另外两人。

 

“额,我在下面抽烟,你和杰上去吧。”家入硝子摆了摆手,目送夏油杰满脸无奈的被五条悟拉上摩天轮,她坐在下面,看着摩天轮缓慢的上升。

 

夕阳的余辉扑在摩天轮上,透明的玻璃窗,硝子可以看见五条悟惊喜的在摩天轮里往外看,看见夏油杰劝他安稳坐着,看他冲下面坐着的家入硝子挥手。

 

硝子耸了耸肩,挥了挥手,坐在长椅上,她猜五条悟可能会在摩天轮上胡作非为,然后夏油杰头疼的劝他,她猜等五条悟下来,他们晚餐可能会去三定,或者伊势屋,她笑了一下,在慢慢的关于之后的想象中等待着。

 

不必忧心未来,不必遗憾过去,只要她挥挥手,她的两个笨蛋同学,就会冲她挥手,冲她微笑。

 

——END

 

本文参考地铁旅行《搭地铁玩东京》浅草站

两个笨蛋 # #
灵,结束任务的时候已经很晚,你坐在我旁边,给我发消息,说你想吃喜久福,想吃最和饼,想去,想宿舍睡觉。   然后我回复你,明天吃喜久福,后天吃最和饼,明天去,现在就宿舍。   我之前是不是...
关于我们曾许诺的旅行 # # #
,我是共犯,我听见他们炸水管了,是我给条悟说的,高专的水管好像加了力保护。”   家入子,恶作剧提供者,罚扫教室。   夜蛾走了之后,条悟和油杰凑过来,子重新摸出一根烟点燃,条悟和油杰...
山岳不遇,爱人重逢 # #
?”条悟把墨镜往上一挑,就要凑过去看子的明信片,子吐出口烟,不想理这个幼稚的男高中生,把手里的明信片丢到条悟手里。   “永远快乐?好寓意。”油杰凑过来看了一眼,眯着眼睛笑了一下,他笑得很自然...
断舍离 # #
本子被他们撕来写成纸条,在上课的时候开小差,丢到半空被夜蛾抓住,罚他们扫厕所,扫操场,子笑得很离谱很夸张,条悟推着墨镜说子伤了他的心,油杰也不是好人,他配合着条悟演戏,迫害可怜的家入子...
一个叫油杰的男人决定去死 # #条悟 #油杰 #
。   是时候该去看春天了。   3. 油杰拎着公文包,第三十一次路过这家宠物店,并停下来分钟的时间去看店里的猫。   他是那种虽然喜欢动物,但并不会饲养动物的人。   他的目光没能从店里的那只...
夜间飞行 # #
长就骑着飞天扫帚飞过霍格沃茨,像冬天的第一场雪,飞舞在格兰芬多的塔楼,飘落在油杰的窗前。   无声无息。   油杰施,窗外的条悟在飞天扫帚上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然后用那双蓝眼睛挑衅的看着油...
战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条悟 #油杰 #家入子 #伏黑甚尔 #all你
被瞬秒了。        到了几年后,一年级组(悠仁野蔷薇惠顺平)和二年级组(胖达狗卷棘真希乙骨)则把你归为不靠谱成年人组里。   因为你总会捡奇怪的东西(火山头、奇怪迷惑人的、脑、手指、灵...
战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条悟 #油杰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家入子 #庵歌姬
原作者:酆泽漆   ×奈何太难带 ※全员存活he术师共存的平行世界线 *是一说话就能击碎少男少女心的你(隐暴躁老姐) ★苏苏苏!     (一)     “你看,我从地上捡到的,看起来怎么样...
机械之心(下) # #
不。”   发条机器人听了,叉着腰摇了摇头,条悟和发条机器人吵架,油杰就坐在旁边,撑着脸看条悟,他们认识纯属意外,是油杰无意中种,种出了一个条悟,在这颗即将被抛弃的蓝色星球上,十岁的油...
】被守护灵缠上了怎么办? #战 #条悟 #油杰
方是正在露着标准反派脸暴揍灵的术最强。   他甚至都没给自己出手的机会来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   第一个认出他的人是子,而时隔半年后条悟才给他出手的机会来让对方能够见到自己。   油杰在这半...
机械之心(上) # #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家务机器人油杰 & 星球神明条悟 说是机器人,其实是按着人写的,*所有与宇宙星系,机器机械相关的都是编的 ——   summary:被命名为油杰的废弃家务机器人...
战乙女向】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油杰 #家入子 #条悟x你
连人带椅翻到地上。     你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子:“哈?”     子很冷静的瞥了你们一眼,然后指了指杰的动态。     是一张油杰和一个女性的合照。     “不对吧?我都没有脱单杰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