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岳不遇,爱人重逢 #咒術回戰 #夏五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summary:夏油杰,我下次再不乱拿你的明信片,我全部给你,你长命百岁,你永远快乐,你和我都运气差,没有对方不行,所以如果有下一次,我们还是要见面。

 

——

 

伏黑惠最讨厌十二月,原因很多,一方面十二月有五条悟的生日,这位老师没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师德,不把自己的学生整到崩溃绝不轻易放过,没有谁可以在干干净净的情况下走出开party的教室,无一不是满身奶油,沾在衣服裤子头发上,洗发水都要翻来覆去的搓上四五遍,才能洗干净。

 

另一方面,五条悟自己要在平安夜那天大吃特吃,把东京大大小小的店里的甜品全部买齐,所有的学生都要给他跑腿,否则就要和他一对一特训,特训完还得听他啰嗦十年前的五条悟有多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种话,也只有五条悟可以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伏黑惠讨厌十二月,十二月很冷,到处出任务,不救人的时候他就把玉犬放出来抱在怀里取暖,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五条悟带大的这件事大家都知道,所以平安夜五条悟一不开心,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伏黑惠。

 

连着五天都在医务室里疗伤,顶着和家入硝子同款的黑眼圈,伏黑惠躺在病床上问为什么五条悟现在还活着,就没人治得了这个人吗?

 

家入硝子含着戒烟糖,说因为五条悟是最强的,除了性格,各方面都很完美。

 

伏黑惠又问,那么为什么五条老师要盯着他一个人收拾。

 

家入硝子不说话了,把伏黑惠治好,赶伏黑惠自己去问五条悟。

 

伏黑惠当然不会去,他上一次开口之前被五条悟特训了一个星期,差点变成咒高的第二个panda。

 

有很多理由不让伏黑惠开口,他不想吃五条悟一顿胖揍,不想听五条悟回忆往昔,也不想问五条悟每次平安夜吃完甜品拿着一大束花是要去哪。

 

人惯于沉默就是这点好,不会追问太多,总是点到即止,所以大家都喜欢和伏黑惠说话,因为他嘴严,不多问,却又为人着想,总能一句话让人安心,伏黑惠思考一番,怀疑五条老师这样折腾他,和他自己的性格也有关系,但他改不过来,因为两个同班同学都傻得出奇,让人操心。

 

除了十二月的毛病之外,五条悟几乎一年四季都在犯病。

 

八月份的时候,他兴致冲冲的拉着没有任务的一年级直飞秋田县,赶着去看一万八千发烟火的烟火大会,就连常年熬夜的家入小姐也被他拉上,相当迫不得已的在五条家的私人飞机上睡了过去。

 

烟花大会人多得要命,人挤人堆在一起,一年级的三个人远远跟在五条悟后面,看着没有师德的老师开着无下限式,舒服惬意的走在路上,家入硝子早不知去了哪里,但大概是跑到某个露台去嚼戒烟糖,一边嚼一边撑着看那一万八千发的烟花。

 

五条悟跑到小摊去买东西,小玩意看着很精致,是秋田县的伴手礼特产,买得多了还送明信片,五条悟买了一大袋,准备一会让伏黑惠或者虎杖悠仁拎着回去,他走到硝子旁边,让硝子先挑。

 

硝子翻了个白眼,手伸进袋子里去掏,掏出一张明信片来。

 

硝子翻开一看,[长命百岁]

 

“好寓意!看来硝子你还要为高专工作到你变成老太婆哦。”五条悟看着明信片笑得很欠揍,他自己也伸进袋子里去掏,掏出一张明信片,把明信片往后一翻,背面的字歪歪扭扭,虽然也是用毛笔写的,但是似乎是小孩手笔,不太规整,但寓意不错——[永远快乐]。

 

五条悟看着明信片嚷嚷了两句店家居然不写好看的字给他,他大人有大量,看在寓意不错的份上不和店家计较,他们俩都不再去翻下一张明信片,怕翻出什么心知肚明不愿再想的话,还怕通过这么巧合,这么莫名其妙的明信片,想起不在此地的某个傻子。

 

家入硝子从兜里掏出仅剩的一支烟,深吸了一口,看着烟雾缭绕上升,使她眼前五条悟的身影变得朦胧不清。

 

“硝子!你抽到的是什么的?”五条悟把墨镜往上一挑,就要凑过去看硝子的明信片,硝子吐出口烟,不想理这个幼稚的男高中生,把手里的明信片丢到五条悟手里。

 

“永远快乐?好寓意。”夏油杰凑过来看了一眼,眯着眼睛笑了一下,他笑得很自然,不会让人觉得敷衍,是一副真心实意,祝愿家入硝子永远快乐的样子。

 

“我看看我的。”五条悟翻开自己的那张,[山岳に遭遇せず,愛する人に再会する]

 

“不遇山岳....?啥啊?”

 

夏油杰接过明信片,“山岳不遇,爱人重逢。”

 

“呕,好酸,这话太酸了,我可说不出来。”五条悟扶着夏油杰的肩膀做呕吐状,拿过夏油杰手里的那张明信片,“啊!长命百岁!寓意挺好的嘛,怎么就我的这么酸。”

 

五条悟不服,把夏油杰的明信片拿过来,把自己的塞给他,美其名曰自己这种帅哥不需要这么酸溜溜的告白,也不需要这么酸涩涩的说喜欢之类的话,夏油杰无所谓,把那张明信片揣在怀里,家入硝子看他们俩闹得起劲,翻了个白眼,把自己那张也给了五条悟,“祝你长命百岁,永远快乐,这个寓意是不是满分了。”

 

硝子吸完那根烟,看着三个一年级跑上来,说他们狡猾,占了个好位置也不说,家入硝子不好开口,这不是个好位置,站在这个地方的人,要么没法长命百岁,要么没法永远快乐,她想让一年级的小孩离这个地方远点,离那袋特产远点,离现在碎着心,泡在酸水里,被火烤,被揉捏被打磨的人远点。

 

虎杖先拿出了那张明信片,他问这是什么,五条悟笑着说是送的明信片哦,因为老师我长得太帅了。

 

虎杖翻过背面,问这是什么,伏黑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山和山不相遇,人和人要重逢]。

 

钉崎觉得酸,翻了白眼,伸手去掏袋子里的其他东西,虎杖就说这是好寓意。

 

伏黑叹了口气,“什么好寓意,山和山不相遇,但是可以靠河流相连,那么人呢?”

 

虎杖翻动着明信片,笑嘻嘻的说了一句,“靠爱嘛。”

 

五条悟搓了搓两个小鬼的头,说他们年纪轻轻,谈爱还太早了,但是可以先从喜欢说起。

 

喜欢某个东西,某件事,某一家的大福,之后再稍稍升级,变成喜欢朋友,喜欢父母,喜欢邻座的男孩或者女孩,但是别再往上,一旦喜欢质变成了爱就要遭罪,喜欢某样东西还可以说放手就放手,说换就换,但如果升级成爱,就要出大毛病,遭大罪,会痛苦万分,心碎到要命,会为此流泪,为此消沉,所以不要这么做,千万不要,免得遭罪,免得受累。

 

五条悟对此很有经验,所以他从不爱,除了大福,他对大福说几千遍好爱好爱,大福也不会逃走,但如果五条悟对某个人说几千几万遍好爱好爱,那就要遭大罪,首先他自己就要被自己恶心吐,五条悟可不是说得出我爱你这种话的人,其次听他说话的人也要遭罪,要把说吐了的五条悟带回宿舍,给他放水,给他铺床,很是要命,夏油杰对此也很有经验。

 

他开门被满身酒气的五条悟撞翻,皱着眉头问七海五条悟喝了多少,灰原跳出来说喝了两杯,而且是度数很低的酒,两杯就倒了下去,开始捧着大福说,大福我好爱你,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美味的东西,简直就是神创造出了的完美第二物,第一是我自己。

 

夏油杰听了觉得要命,把五条悟搬到床上,给他擦脸,给他铺床,然后把五条悟往床里面挪,他墙上贴着那张明信片,不像五条悟早早把明信片塞在柜子的某个角落,根本找不到踪迹,夏油杰把每一次从五条悟那拿到的东西都收得好好的,他们第一次出门之前先打了一架,打坏了五条悟的一副墨镜,扯散了夏油杰的皮筋,这两样东西现在都还睡在夏油杰的柜子里,

 

五条悟在夏油杰的床上睡得很舒坦,于是醒来也醒得很早,他一眼就看见那张明信片,把夏油杰拉起来笑夏油杰会说酸话,是不是还专门记电视里那些台词,抄下来贴在卧室里,经常读给自己听,是不是还挺感动的,夏油杰睡得头发乱翘,他坐起来告诉五条悟,如果你再不闭嘴,那么我们今天都别出门了。

 

五条悟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于是更肆无忌惮的笑,说夏油杰想和他做爱,但是是个笨蛋,不愿意开口说出来,他大人有大量,同意夏油杰的小小心思,夏油杰对他忍无可忍,但他知道怎么治五条悟,他不理,不说话,埋头睡觉,五条悟大惊,说夏油杰不讲信用,随便许诺又不做到,是个食言的家伙。

 

这世上可能只有夏油杰能这么治五条悟,也只有五条悟能这样磨夏油杰,他们折腾一整天,熬夜看电影,一起打游戏,五条悟让夏油杰把那句酸死人的话念来听,他们阴阳怪气的念,然后一起恶心一起作呕,吵得家入硝子敲他们的门,警告他们再不安静下一个就解剖他们俩。

 

五条悟后来再找这些东西的时候,就没看见了,他在自己的屋子里找,也在夏油杰的屋子里找,怎么也找不到那三张明信片,那些东西被夏油杰收拾起来,放在了某个地方,五条悟不知道在哪,但五条悟记得很劳,“山岳不遇,爱人重逢”,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这句话,真的该死,该千刀万剐,这话这么要人命,听起来这么酸,半点好寓意没有,却又要人重逢,要人相爱。

 

五条悟气得不行,夏油杰倒在小巷里的时候,他先问的第一句就是,明信片你放在哪里?

 

夏油杰眨了眨眼睛,笑着从和服里掏出两张,递给五条悟,一张[长命百岁],一张[永远快乐]。

 

五条悟让他给出第三张,最重要最要命的第三张,这第三张明信片折磨他不止十年,夏油杰叛逃之前让他觉得酸,夏油杰叛逃后,让他心里受累,让他心烦。

 

夏油杰不给,他说我祝你长命百岁,永远快乐,所以第三张留给我,好寓意。

 

五条悟骂夏油杰是混蛋,想当亡灵想要下辈子还要拖延时间,要祝他永远快乐还要折腾他的心,要他长命百岁还把十七岁的五条悟和夏油杰一起拖着去死,实实在在是个混蛋。

 

夏油杰应下来,说我是混蛋,而且还是个食言的混蛋,所以五条悟你不能当混蛋,你要遵守诺言,你要长命百岁,你要永远快乐。

 

五条悟嫌他啰嗦,让他要死快死,五条悟绝不说爱人,所以绝对会快乐,绝对会长命百岁,夏油杰于是点头附和他,是啊,你绝对会快乐,绝对会长命百岁。

 

夏油杰死得干脆利落,因为是五条悟出手。

 

第二年的平安夜,五条悟捧着一大袋甜品,吃完了,干干净净的擦了手,带一束花,站在那个小巷那里,他想起自己马上要说的话就想吐,感觉自己变成了十七岁的夏油杰,要写一堆酸溜溜的话贴在墙上。

 

“山岳不遇,爱人重逢,但是死人不在此列。”五条悟掏出那两张明信片,放在小巷口。

 

“夏油杰,我下次再不乱拿你的明信片,我全部给你,你长命百岁,你永远快乐,你和我都运气差,没有对方不行,所以如果有下一次,我们还是要见面。”

 

——END

山和山不相遇,人和人要重逢[网易有这首歌]

祝你快乐,也祝我快乐。

机械之心(下) # #
脸,“我是条悟!”   “悟?”啊,他确实该叫这个名字,除此之外想出什么更适合他的名字了。   “想起来了?”条悟眨了眨眼。   油杰顿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只是个家务机器人,哪里想得起...
一个叫油杰的男人决定去死 # #条悟 #油杰 #
杰,“这话可是你先说的哦。”   “和好是你先提的。”   “嗯。”   “给我买喜久福。”   “好。”   “行李你搬。”   “好。”   油杰和条悟到公寓,他们见面后第一次接吻,谁也肯...
夜间飞行 # #
条悟飞得很快,像风雪一样飘着,但油杰没有跟在他后面,他几乎与条悟并排飞,翻飞的风带动他的头发,卷起他随意扎的丸子头,肩上的头发落肩膀,于是干脆自暴自弃的随风飞舞,他们感受到风刮过他们的脸颊...
逃课/浅草花やしき # #硝 #
清楚,这句话是为了圆场,是为了安抚,是为了条悟,所以她咳了一声,就没多说。   “硝子,你生病了吗?”条悟眨巴着眼睛头。   “是是昨天熬夜解剖东西了?”油杰关心的问。   “难道是那个...
两个笨蛋 # #
吃苦受累,会心碎。   我心里同意,但我通常会点头,表面上同意他的说法,因为这个醉酒的条悟我应付来,要交给十七岁的油杰去应付,但不巧的是,我们中间已经没有那个会让我少喝点,然后把条悟宿舍的...
关于我们曾许诺的旅行 # # #
油杰耳边,“都怪杰愿意拿灵去堵水管。”   “谁让你要把水管弄爆啊!”油杰压着声音咆哮了一句。   夜蛾来得很快,把现场的三个家伙都拽去了教室,条悟作为始作俑者被正义铁拳,罚一个月的补贴还要...
乙女】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战乙女向 #条悟 #油杰
酸涩:“你说条悟和油杰?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术界百年难的六眼术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术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断舍离 # #
到那东西,他就仍住吸气,手拿出来,摊开放在面前,是一对黑色的耳钉。   很大,条悟能戴的耳钉。   这耳钉是很多年前,他送给油杰的礼,说得好听是礼,其实只是他补送的生日礼物,他小心翼翼的...
机械之心(上) # #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家务机器人油杰 & 星球神明条悟 说是机器人,其实是按着人写的,*所有与宇宙星系,机器机械相关的都是编的 ——   summary:被命名为油杰的废弃家务机器人...
】拒绝代餐从油杰做起。 #战 #条悟 #油杰
:你这前辈,讲武德。   8L   油杰:讲什么武德,时间到了我要给老婆打电话。   9L   草,8L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那个时候好像是将近六点了。你杰哥每天六点都要打视频电话过去监督条悟吃饭...
乙女】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战乙女向 #狗卷棘 #条悟 #油杰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条悟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术界最强会了。   “一直陪着我吧。”     油杰   “杰,你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
战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梦女 #伏黑惠 #男神×我 #条悟 #油杰 #虎杖悠仁 #乙骨忧太
。”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油只是淡淡收回目光,留声色挡住条的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悟,目标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