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 #咒術回戰 #夏五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summary:会让人伤心的东西要早点断舍离。

——

断舍离这个词这两年很流行,五条悟上课的时候总能听到自己的学生这么说,要学会断舍离啦,不要留恋旧东西啦,人要学会往前看来之类的。

 

很有道理,五条悟听完颇有感触,回去就开始收东西。

 

五条悟鼎鼎大名,人生走过二十多栽光阴,东西多到数不过来,但一般不会扔,会找个地方,找个房间堆着,比如当年看了很多遍的电影DVD,乱涂乱画的本子,明明有墨但怎么都写不出来的钢笔,还有买回来挂了三天被五条悟嫌吵收进柜子里的风铃,甚至包括甜品优惠券这种不知道什么年头早就过期的东西。

 

断舍离断舍离,通通都该断舍离。

 

五条悟随便掏出一盘DVD,决定把他看过三遍以上的电影丢进回收的箱子里,但他拿起来就放不下,想起夏油杰和他一起熬夜看电影,他精神抖擞,夏油杰困得要命,他抱着冰淇淋吃得开心,夏油杰抱着枕头睡得难舍难分,他不爽,势要摇醒夏油杰,夏油杰困得无可奈何,凑上去吻他,这时候夏油杰多半是不清醒的,睡懵了才会想起用这种办法安抚五条悟,和做爱时候的步骤不一样,吻的是嘴角,要带点安抚,带点求饶。

 

五条悟何许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但他不吵了,笑声小了,吃冰淇淋的声音也轻了,他往下躺,躺到夏油杰可以靠着他的肩膀做梦,轻声呼吸。

 

这样的夜晚有好多个。

 

五条悟决心要断舍离,他把电影DVD倒进回收箱里,解释说他现在是个老师,要跟上潮流,要看些新东西,要把那堆成山一样的2007年以前的DVD断舍离。

 

DVD安安静静的躺在箱子里,不吵不闹。

 

但其他的东西就吵得要死,比如说那个满是涂鸦的本子,这种本子不止一个,但其他的本子被他们撕来写成纸条,在上课的时候开小差,丢到半空被夜蛾抓住,罚他们扫厕所,扫操场,硝子笑得很离谱很夸张,五条悟推着墨镜说硝子伤了他的心,夏油杰也不是好人,他配合着五条悟演戏,迫害可怜的家入硝子。

 

五条悟自己早记不清了,但硝子是这么说的,十恶不赦五条悟,罪大恶极夏油杰,楚楚可怜家入硝子。

 

五条悟说这不通顺,硝子嚼着戒烟糖懒得和五条悟争辩,她义正言辞的告诉五条悟,她不可能把名字改成家入硝,因为这也不通顺。

 

那个本子之所以还留着,没有被迫害,没有被撕成纸条,是五条悟仁慈,与本子上夏油杰写的字无关,与本子上他和夏油杰画的简笔画无关,与本子里夹着的他们捡到的红枫叶无关,全然是五条悟仁慈。

 

但是时候断舍离了,五条悟这样说,想想看,他已经二十多岁,自己一个人过了那么多冬天夏天,逛了那么多庙会树林,捡过那么多红枫叶,写过那么多次观察报告,本子上的字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反而成了拖累,连累他困在过去里,像是摆脱不了巢穴的飞鸟,五条悟这么说。

 

飞鸟迟早是要起飞的,要往远方去的。

 

乱涂乱画的本子被丢进回收箱里,夹进去的枫树叶颤颤巍巍的落出来,揭示它已被珍藏十年之久,记录过也见证过某些东西,看着某种关系断裂,但仍有一部分被它保存着。

 

五条悟要丢的东西太多,逐渐心烦意乱,他从箱子里拉起一个风铃,是逛庙会时无意得到,是他一时兴起,夏油杰给他买的,是他们第一回打完架逃课,夏油杰当做和新同学示好的东西送给五条悟的,蓝色的,透明的,蜻蜓的纹路印在上面,但只挂了三天,就被取了下来,没再被过多的提及。

 

这也是该扔掉的。

 

五条悟翻来翻去,在柜子的底层发现了厚厚一沓的甜品优惠券,分门别类的整理好了,一翻日期,全是2007年的东西,早在十年前就过了期,但一直被压在箱底,没有人去翻动过,无论是使用的人,还是整理的人,都没有去翻动过,这沓甜品优惠券就保持着十年前的样子,安安静静的躺在柜子里面,上面附着了一张小纸条,说是纸条,但其实上面的字不少,不用多说,五条悟知道是谁写的。

 

他一把抓过那张纸条,捏成团,丢到回收箱里,连同那一沓厚厚的优惠券,他封住那个箱子,把他怎么也忘不掉的东西一起封住,试图把快乐与不快乐都断舍离,好像打包带走,就能真的带走。

 

出门去丢东西的时候,遇到了硝子。

 

他们俩一人抱了一个箱子,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但他们却也什么都说尽了。

 

在回收点,大大小小的箱子分门别类的放,他们忘了要分类,现在却要当着对方的面把已经封存进去的东西取出来,天气那么冷,却又不得不做,五条悟掏出每一样东西,都觉得有什么确实存在过的东西流失了,好像寒冷的风灌进他的躯体,浑身发麻僵痛。

 

他和硝子都不说话,他掏出东西,放在不同的分类点,硝子也掏出很多,比如夏油杰买的他们三个一人一个的墨镜,夏油杰送给硝子的生日礼物,夏油杰写给硝子的道歉信,夏油杰……总而言之,入目之物,尽是夏油杰。

 

他们不说话了,五条悟笑着说他要往那边走,硝子点了点头,朝着反方向走去,五条悟双手插在兜里,试图暖和他自己的指尖,但他忘了一件大事,他忘了把自己兜里的东西一起断舍离,他的指尖触到那东西,他就仍不住吸气,手拿出来,摊开放在面前,是一对黑色的耳钉。

 

很大,不是五条悟能戴的耳钉。

 

这耳钉是很多年前,他送给夏油杰的回礼,说得好听是回礼,其实只是他补送的生日礼物,他小心翼翼的做了手脚,他在背面,在看不见的地方,刻了夏油杰的名字,他从没告诉过夏油杰,这是感谢夏油杰帮他整理甜品优惠券,帮他收拾房间,总而言之,理由多得是。

 

夏油杰死了之后,他蹲在夏油杰面前,伸出手去摸夏油杰的耳垂,冰凉的,小小的耳钉上,刻着夏油杰的名字,五条悟内心愤怒,想问夏油杰明明已经叛逃,明明把三年高专抛弃得彻底,为什么要戴自己送他的耳钉,为什么要穿五条袈裟,为什么……要在耳钉的另一边,刻五条悟的名字。

 

夏油杰不会说话,更不会解释。

 

他靠在小巷里,像多年前他靠在五条悟的肩膀,浅浅的睡,轻轻的呼吸,只是这一次,他不会再醒来,不会再迷糊的给五条悟一个吻,不会再整理优惠券。

 

爱和死都被夏油杰带着离去,他垄断了五条悟的前半生和后半生,让五条悟从他之后无视生死,再无爱恨。

 

五条悟捏着那对耳钉,他转身回去,家入硝子也在那里,但他们都不说话,只是一起把刚才拿出来的东西又塞回箱子里。

 

“硝子,要断舍离啊,让人伤心的东西,要早点断舍离。”

 

硝子吸了口烟,“也没必要非得忘记。”

 

“再是远飞的鸟,等到了冬天,也还是会回来的。”

 

————

 

悟,

对于之前你生气的事,我再三反省,决定向你道歉,虽然你因为出差做任务忘记了我的生日,我在房间等了你一整天你也没来,我准备了蛋糕你不来吃,第二天你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没有理你让你很生气,即便如此,我也愿意向你道歉。

希望你仁慈宽容,原谅我犯下的这些可恨的错误,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收集了你喜欢的这些甜品店的优惠券,分门别类全部放好,希望我们有机会把它们全部用完。

————

BGM 浪沫抚过砾石滩

山岳不遇,爱人重逢 # #
。   伏黑惠当然不会去,他上一次开口之前被条悟特训了一个星期,差点变成高的第二个panda。   有很多理由不让伏黑惠开口,他不想吃条悟一顿胖揍,不想听条悟回忆往昔,也不想问条悟每次平安夜吃完甜品...
两个笨蛋 # #
吃苦受累,不会心碎。   我心里不同意,但我通常会点头,表面上同意他的说法,因为这个醉酒的条悟我应付不来,要交给十七岁的油杰去应付,但不巧的是,我们中间已经没有那个会让我少喝点,然后把条悟宿舍的...
关于我们曾许诺的旅行 # # #
。   “抱歉抱歉。”油杰松开手,刚刚遣出去的灵已经回来,油杰把慰问品摆在条悟面前。   “吃吗?”   “哇!这么晚你都买到了!不愧是杰!”条悟小小的欢呼了一声。   油杰翻身坐在窗台上...
夜间飞行 # #
长就骑着飞天扫帚飞过霍格沃茨,像冬天的第一场雪,飞舞在格兰芬多的塔楼,飘落在油杰的窗前。   无声无息。   油杰施,窗外的条悟在飞天扫帚上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然后用那双蓝眼睛挑衅的看着油...
逃课/浅草花やしき # #硝 #
。”   油杰和条悟笑着恶心人,在云霄飞车向下冲的前一刻,家入硝子突然开口道,“悟,你的墨镜。”   “————啊啊啊啊!”   “杰!我的墨镜掉了!”   ————   在灵的帮助下,捡墨镜的条悟坐...
机械之心(下) # #
脸,“我是条悟!”   “悟?”啊,他确实该叫这个名字,除此之外想不出什么更适合他的名字了。   “想起来了?”条悟眨了眨眼。   油杰顿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只是个家务机器人,哪里想得起...
乙女】戒反应 #战乙女向 #狗卷棘 #条悟 #虎杖悠仁 #油杰 #乙骨忧太
胸口,然后捏爆了一只特级灵的脑袋。 烦死了。 这下子吃十个喜久福估计都不能缓解这种难受,条悟擦擦手上的血,瞬移到高专的医务室。   “啊,”硝子掐灭了还剩半截的烟,眼里带着些无奈,“戒反应的症状...
一个叫油杰的男人决定去死 # #条悟 #油杰 #
杰,“这话可是你先说的哦。”   “和好是你先提的。”   “嗯。”   “给我买喜久福。”   “好。”   “行李你搬。”   “好。”   油杰和条悟到公寓,他们见面后第一次接吻,谁也不肯...
机械之心(上) # #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家务机器人油杰 & 星球神明条悟 说是机器人,其实是按着人写的,*所有与宇宙星系,机器机械相关的都是编的 ——   summary:被命名为油杰的废弃家务机器人...
乙女】玛丽苏绝不认输 #战乙女向 #条悟 #油杰
油杰不仅没有按照夜蛾说的制止,反而躲在我后面窃窃私语。   条悟悄声说:“这些人这么疯狂就算了,居然每个人都能背出来她的名字??她这术能力未免太莫名其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油杰满脸疑惑...
乙女】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战乙女向 #条悟 #油杰
酸涩:“你说条悟和油杰?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术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术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油杰×你】渡我 #战乙女向 #男神×你
那年我们去了市区很远的一个地方野炊,那次难得的我父母也在,我们两家一起自驾游。车开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我们在一个小山坡处落脚,还搭了帐篷。   油杰和我因为年龄小而被安排了别的任务,我捡树枝他铺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