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you marry me? #德哈 #Drarry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假装贫穷的送花马尔福少爷x 假装贫穷的吉他歌手波特少爷

*哈利父母健在,两人门当户对

*狗血相亲 互不相识 都用假名

*麻瓜au 

*ooc归我全归我,德拉科性格没那么傲,带点阿美式感觉,no贵族感no老绅士感

*歌词,歌手有些是我瞎编的,看过就算了不要细究!不要细究!感谢

我爱小甜饼

——

“布雷斯,这件衣服怎么样?”德拉科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手工定制的衣服,墨绿色的礼服上绣着些许暗纹。

 

布雷斯瞥了一眼,就知道这件衣服价值不菲,他暗暗咋了一下舌,调整了一下自己坐在沙发上的姿势,然后开口道:“太华丽了,你不是一直在你的小情人面前装穷吗?穿这身衣服去约会不就暴露了吗?”

 

德拉科皱了一下眉头,反驳了一句,“我没有装穷,是他觉得我穷,而且他也不是小情人,我和达力是要结婚的。”布雷斯看着德拉科又把头埋进衣柜里,只得耸了耸肩,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坐麻的半边身子,一想到自己居然花了一个下午来陪德拉科挑衣服,只是因为这位大少爷准备和自己的小情人,不是,自己的男朋友来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布雷斯就想回到昨天去摇醒那个被高级红酒收买的自己。

 

“不过,我说真的。”布雷斯走到衣柜边,看着德拉科,“你真的打算和平民结婚?”布雷斯认真的看着德拉科,看见那灰色的眸子里蕴了点别样的情感,德拉科转过头来,笑了一下,“怎么,不行吗?”布雷斯像是受惊了一样略往后退了一步,深感自己和幼年玩伴相隔太久,现在的德拉科已经和十一岁那个嚷嚷着绝不会和平民待在一起的孩子大不相同了。

 

布雷斯正了身子,“和平民结婚,你父亲会把你赶出家门的。”那双灰色的眸子里染上些挑衅,德拉科嘴角噙了抹笑,“逐出家门?当年里德尔一手遮天,他们说是为了保护把我送到德国去,后来里德尔垮台,他们不也照样没让我回来?读完德姆斯特朗还被赶去了美国。”德拉科语气里带了些嘲讽,却不再说了,他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这件衣服是与衣柜明显不搭的“廉价”货,却被德拉科小心保存着。

 

“这件衣服不错,怎么不一开始就选这件?”布雷斯转移话题,顺带夸了一句。

 

德拉科的眉头明显舒展了,语气里带了点得意,冲布雷斯说,“达力送的,舍不得穿。”

 

布雷斯狠狠地啧了一声。

 

临到德拉科穿上鞋准备拉开自己的公寓门了,布雷斯站在他后面一点,问到,“那你的相亲呢?”

 

德拉科愣了一下,明显没想起来,布雷斯走到德拉科旁边,“就是布莱克现任家主亲自牵的线,他的教子,波特家的独子,门当户对,你不考虑一下。”

 

德拉科嗤笑一声,“布雷斯,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门当户对?”德拉科又笑了一声,像是从鼻腔里钻出来的声音,带着浓厚的嘲讽,“我对那群用鼻孔看人的贵族不感兴趣。”德拉科披上外衣,加了一句,“就算有一天我和达力分手了,我也绝不会和什么破特有关系,而且我绝不会和达力分手。”

 

德拉科嘱托布雷斯走的时候带上门,就挥了挥手离开了,布雷斯双手环绕靠在墙上,决定把自己刚才准备说的那句,波特太太就是个平民给咽回肚子里,既然德拉科这么肯定的反对,那么他想必已经对波特家的独子有了不少了解了吧。

 

例如对方十七岁就对搞垮里德尔集团出了力,例如对方因为非常优秀导致名字已经被记上了霍格沃茨的校史,再例如对方从来没有拿鼻孔看人……

 

德拉科现在踏在夕阳的余晖里,街边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初秋并不冷,但德拉科还是习惯的穿了大衣,脚下生风的往中心广场赶,莫名想起来自己和达力第一次遇见也是在这种天气里,不过不是初秋,而是晚春。

那天伦敦的天气难得好了一点,德拉科被家里的相亲烦得住了出来,那天难得散步,逛到中心广场又顺道去看了看潘西开的店,刚走到门口就被潘西手疾眼快的拉进店里,二话不说的套上一件店员服,然后在潘西三言两语的解释后被推到广场上去给客人送花。

 

德拉科十一岁起就没有挨着自己父母,虽然不缺吃穿,但是他也曾经一时好奇打过工,凭着出色的长相颇受好评。

 

潘西彼时正在开新的连锁店,正好撞见德拉科,于是资源利用的给德拉科套上了店员服,并且答应事后请德拉科喝她家酒庄里红酒,德拉科这才带着笑去广场上给客人送花,顺便招揽客人。

 

在广场上转悠了半天,德拉科走到中心喷泉的地方,发现那里正聚着不少人,团团围着一个地方,远远的还听见哼唱和弹吉他的声音。

 

『If the darkness is rampant over the light, 

let the sword cut through the sky,

revealing the light of the dawn.

We have blood for company, 

we have song for company;

We stand with courage,

we hold sword hilts……』

 

德拉科透过人群,看见一个戴着帽子的青年坐在那,那人大概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他戴着圆框眼镜,碧绿的眸子入神的望着自己手里的吉他,木吉他轻轻拖在他手里,他的手指像跃动的精灵,轻快的在吉他弦上跃动,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德拉科被乐曲吸引之后就被那个青年模样吸引,一曲终了,围观的人群才鼓着掌在青年说到此结束后离去。

 

德拉科上前走到青年身边,浅金色的头发在夕阳的余晖下微微亮着,灰色的眼睛里满是惊艳,他尽量保持语调的平缓,他边递了一束花给青年,边说到,“你弹knight的歌弹得很好。”德拉科想了想,又补充道,“唱得也很不错。”

 

青年没有突然被搭讪的局促,他听到德拉科这么说后,只是瞳孔猛地一缩,站起来说到,“你知道knight?!”

 

德拉科对青年的反应有些奇怪,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当然,我非常喜欢他的歌。”

 

青年随即笑了,一双眼睛像月牙一样弯着,脸上有些红,笑容令人感到十分舒缓和放松。

 

“居然有人知道,我真的很惊讶,你叫什么名字?”青年问道。

 

德拉科还没将自己的名字脱口而出,随即想到自己的姓氏恐怕相当引人注意,他顿了顿,随即编了个名字,“德克·金斯,你叫我德克就行了。”

 

青年点了点头,几乎和德拉科一样顿了几秒,(德拉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我叫达力·德思礼,叫我达力就行了。”

 

那天德拉科和青年聊了很多,发现他们都一样喜欢knight、披头士、发现他们都一样喜欢保加利亚队的克鲁姆,还聊了很多关于文学、歌曲、历史的问题,直到华灯初上德拉科仍然意犹未尽。

 

“天哪,这么晚了,你还没吃东西吧!我们去吃饭怎么样?”青年提议到,德拉科这才注意到自己有些饿了,只是当他准备伸手把钱包掏出来请青年吃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忘了带出门,(这当然并不能怪他,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出来这么久。)

 

“不如,我请你吃吧。”青年见德拉科翻了半天都没找出来,于是说到。

 

德拉科转头看了看青年,青年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外面套了一件有些起球的毛衣,随便穿了一条牛仔裤,看起来不比他这个没带钱包的人强到哪去。

 

“你也没多少钱吧,我还是一会儿回家去吃吧。”德拉科自以为善解人意的说了一句,没注意青年略有些抽搐的脸,以及青年已经摸出裤包的一沓钱。

 

青年想到自己妈妈说过,有些虽然贫穷但却很有自尊的人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好意,尤其是在金钱这方面,他们往往很敏感,也许自己前面这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想罢,青年又把钱放了回去。

“那好吧,那你早点回家?”青年得到德拉科的答应后,才背起吉他冲德拉科笑了一下,然后往前走了几步,又猛地转过身来对德拉科挥手,喊了一句“明天见!”随后才跑进夜色里。

 

“德拉科,你干什么呢?”潘西从店里走过来,没看见刚才跑走的人。

 

“没什么,就是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人。”德拉科笑了笑。

 

潘西啧啧称奇,这个年头居然还有人能勾起马尔福少爷的兴趣,真不容易。

 

德拉科想到这突然忍不住有些想笑,他和达力从那以后就常在中心广场见面,即便后来在一起了也不例外,两个人都“没什么钱”,常常要攒很久才能给对方买一件礼物,德拉科也不希望因为自己想要用礼物堆满对方家的想法给达力造成困扰,于是也老老实实的斟酌价格合适的礼物,这件大衣便是达力的斟酌结果之一。

 

德拉科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哪怕十分钟,他有口袋里的电话就震了起来,他不觉得是达力打的,达力几乎不用电话联系他,拿出来一看,果不其然,是自己母亲。

 

“德拉科,我需要你今天晚上七点到布莱克酒店。”纳西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德拉科似乎还听见自己父亲撑着拐杖的敲击声。

 

“母亲,如果是相亲我是不会去的。”德拉科皱眉到,往中心广场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你必须去,这个是定好了的。”纳西莎不容拒绝的说到。

 

“可是……”德拉科还没说完,纳西莎又接着说道,“如果实在不合适,那么这类事就到此为止。”

 

德拉科问道,“对象是波特家的独子?”

 

“没错。”纳西莎答道。

 

“我考虑一下。”德拉科挂了电话,有些厌烦的揉了揉太阳穴,他绝不想错过和达力的约会,可是如果能够一次性永绝相亲的后患,也未尝不可。

 

德拉科正天人交战着,手机又短短的震了一声,屏幕上闪过达力的一条短信,“抱歉,有急事,可以推后两小时吗?一定赶到。”

 

德拉科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也能在两个小时内解决问题,于是回复了一句没问题。

 

德拉科赶回自己的公寓回去换一身衣服,他可不想穿着达力送他的衣服去相亲,他从衣柜里拿出了那件有暗纹的墨绿色礼服,又稍微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拿上车钥匙往车库去了,在去酒店的一路上,他都在思考怎么告诉波特家的大少爷,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并且对于相亲完全不感兴趣。

 

布莱克酒店是布莱克家族名下的酒店,一向是VIP会员制,不过现任布莱克家主没有继承人,不出意外将来布莱克家族的财产都会由波特家的独子继承。

 

德拉科踏进富丽堂皇的酒店,在接待员的指引下往顶层包厢去了,他来的比约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德拉科坐在窗边向下眺望,楼层很高以至于他并不能看清下面的人流,只是突然瞥见一个身型相似的人,德拉科怀疑是自己眼睛花了。

 

没多久,波特家的独子进来了,坐在德拉科的对面,德拉科抬起头,却见对方乱糟糟的头发顶在头上,正低着头不说话。

 

德拉科有些恼怒,嘟囔了一句,“波特先生既然不愿意,何必要来呢?”他顿了顿,发现周围并没有侍者,于是开门见山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波特先生与我只是初次见面,既然对彼此没有想法,那不如就到此为止如何?”

 

坐在对面的波特先生半天也没说话,德拉科皱着眉头,“波特先生?”

 

“波特先生!”

 

波特先生终于舍得抬起他宝贵的头颅了,传说中用鼻孔看人的波特先生,正睁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望着德拉科。

 

“你好,马尔福先生,我叫做哈利·波特。”圆框眼镜下的眼睛眨了眨,一身西服的哈利帅气英俊,德拉科愣着,半天也回不过神。

 

德拉科知道哈利波特就是他的达力小心肝的时候差点心肌梗塞,但他没想到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起了给布雷斯说的那句话,『就算有一天我和达力分手了,我也绝不会和什么破特有关系………』

 

Fuck,这下不止和破特有关系,甚至还想拽过那个人的脸亲他,顺便惩罚他不告诉自己实话。

 

德拉科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公寓里,当然也不能算关,毕竟没人锁他,但他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自己看不惯的破特居然和他的亲亲宝贝达力是同一个人。

 

简单来说,他自闭了。

 

大晚上马尔福少爷靠在窗边感受凉风吹拂而过的时候,突然瞧见窗前的路灯下站了个人,这人站在他的窗子边,坐在路灯下面,就坐在砖块搭好的扶梯上,戴着顶和德拉科眼睛一样颜色的贝雷帽,套着件蓝色外套,手里抱着把吉他。

 

他戴着圆框的眼镜,碧绿的眸子里蕴着温柔,夜空繁星点点,像是把温柔也浸在了里面,路灯为天空点缀上暖意,也照亮了灯下人的脸庞,他坐在那,就像初见时一样,拖着吉他,他微微抬头看着德拉科,德拉科的眼睛里映满了这个人的样子,德拉科轻轻靠着窗户,静静的听着。

 

If the sun shines on you,

that is my love,

如果太阳照在你身上,

那是我的爱

if the moonlight illuminates your way,

that is my love,

如果月光照亮了你的道路

那是我的爱

if the stars adorn your night, 

that is my love………

如果群星点缀你的夜晚,

这就是我的爱

 

哈利笑着,一曲终了,他站起来,从包里摸出一枚戒指,递到德拉科眼前,“Can you marry me?”

 

德拉科笑了,灰色的眼睛里蕴着笑意,他也拿出来一枚戒指,俯下身,“Can you marry me?”

 

他们交换了戒指,然后相视而笑,同时答到,“YES,I do ”

 

——end

补档

You Belong With Me # #Drarry
 you,been here all along so why can't you see.You belong with meYou belong with me.” “傻宝宝破特,出来吧。”...
】Love Story # #Drarry
by/ 我永远爱亚瑟柯克兰   在他们十一岁的时候,拉科伸出了他的手,“我叫拉科,拉科马尔福。”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利闭上...
【一燐】Can You Hug Me
一动不动地站在公司门口,眼罩遮住了他半张脸,却没遮住那一头闪耀的红色卷发。   “一彩君......?”   小杏发现一彩穿了一件新T恤,衬衫中间印着几个英文单词:   Can you hug me...
】Safe & Sound # #Drarry
 light. 然后利拉着他的双手说,他不会让他一个人孤独地一直留在这里。 I remember you said, Don't leave me here alone. 但是拉科的一切都在这...
】Ocean Eyes # #Drarry
—— ——可是他早已陷入他死对头灰蓝色的眼睛里,无法自拔。 “破特?!”“破特!”“傻宝宝破特盯着我干什么?”拉科轻笑。 利别过头去。 “I’ve been watching you,For...
】Almost Lover #Drarry #
 to think about youCan't you just let me be?” 那就再见吧,我不幸的浪漫,拉科叹了一口气。他记得那天他看见利的绿眼睛含着泪水,他害怕看到他流泪...
】Tonight/in love/solitude #Drarry #
 only you belong to me sleep beside me,hug me and kiss me. “破特这篇肯定也被谁辅导了。”拉科温柔地对着利的日记笑着。 我可以透过你的眼睛看到你...
文】光(抑 郁x心理医生)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抑 郁x心理医生 拽拽身体力行帮利治病) 有些凑字数(我觉得应景)的歌词,可以直接划过的 #drarry #DMHP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正文   “你...
文】Maybe I'm still in love with you. #hp同人文 #DH
原作者:XiaoYi.   战后 各自成家 利一小段(关于拉科)记忆缺失 #drarry #DMHP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正文.   “爸爸,我如果被分到斯莱特林怎么办?”阿不思在九...
Dance tonight # #Drarry
递给拉科。   “Would you dance with me?”   拉科顿了顿,将利一把拽进怀里,埋进利的脖颈,“Dance tonight?”   “如果你愿意,甚至可以脱了衣服跳舞...
【漫威乙女】 陨落 #男神×你 #乙女向 #恋与漫威
人都在向同一个地方聚集。 一个,一个。 Peter说出来的话,是颤抖的。“Mr.Stark?Hey!Mr.Stark?” “Can you hear me?It,It's Peter...
】Villain #Drarry #
 someone maybe.I'm killing you maybe,You’re killing me maybe. 我们都披着英雄的皮,以好的一面示人。 We all preten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