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烟 #德哈 #Drarry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麻瓜au,

BGM推 That's Us

 

——

 

“赫敏,别催我了,我正在想新的故事。”黑框眼镜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支薄荷烟,眼底带着淡淡的青色,不听话的卷发支棱在他的头顶,他一边拿着电话,一边忍不住去抓自己的头发。 

 

“哈利,这已经是你三个月来第四十五次跟我说这句话了,你的签售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粉丝们都很期待你的新书。”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无可奈何的声音,哈利几乎能想象,自己的好友一边皱眉一边写下行程安排的模样。

 

哈利叼着嘴边的薄荷烟,最终还是敷衍着说会仔细想想,便挂断了电话。

 

“呼~这玩意不是随便想就能想得出来的啊。”哈利吸了一大口烟,倒在懒人沙发里,吹着空调漫无目的的刷着浏览页。

 

烟雾缭绕之中,哈利意外看见了关于自己的报道。

 

《独家解密实力派作者哈利波特的作家之路》

 

哈利点进了那份报道,通篇文稿都在天花乱坠的夸奖哈利的书篇,说是作家之路,也不过是赘述了哈利出书以来的获奖经历,轻描淡写的提到哈利的幼年生活和校园生活。

 

哈利关掉了浏览器,走到阳台,倚靠着饱藏一整天日光的栏杆,那支薄荷烟还没有吸完,薄荷味的烟雾缭绕在他眼前,有些模糊他目光所及的景色,夕阳下的街区格外暖人,适合一对情侣一瓶啤酒和一把摇椅。

 

哈利的脑海中隐隐闪过一丝念头,还没等他抓住,又似风一般飘散。

 

“啧。”

 

那份不知真假的报道中隐约提及他的高中时代,却只是来寥寥数语,一笔带过。

 

至于什么童年梦想促使他写下内心世界,都是扯淡的。

 

哈利从小跟着姨夫姨母长大,哪来那么多梦想?

 

动笔的契机,不过是因为学生时代死敌的一句挑衅。

 

“破特,你和你的穷鬼朋友一样,未来可以预想的会一事无成。”十五六岁的少年人不知轻重,哈利至今也记得对方趾高气昂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的模样。

 

只是因为这句没头没脑的挑衅,哈利第一次动笔就是报复性的写下了那个满头发胶的铂金色臭屁少爷,并为他在故事中的求而不得心满意足。

 

当那写着小短文的本子被好友赫敏发现后,哈利也曾一时无措过,却见赫敏眼中满是惊艳,不可思议的看着哈利,最终大声宣布未来要做哈利的独家编辑,并信誓旦旦的承诺哈利一定会十分红火。

 

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哈利发表了短篇小说,收获广大好评,读者纷纷为铂金少爷落泪,让哈利一时也十分为难。

 

本来是想让死对头在书里被好好虐待的,怎么搞得读者心疼起来了?

 

在一炮而红之后,哈利奔忙于写作与学业之中,在斟酌几番后,最终办理了退学手续,买了一套伦敦的小公寓,与除了赫敏罗恩之外的许多人都没了联系,从他第一次出版算起至今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

 

虽然读者心疼,但哈利对于死对头的那一丝不爽与戏耍却从未消失过,无论哪一本书中,都有这么一个臭屁的铂金少爷,或配角,或龙套的在书中出现,每每都以不完美的方式在书中求而不得。

 

读者们甚至有了专门的铂金少爷声讨会,每次出了新书都会第一时间翻阅,并又一次痛心疾首。

 

哈利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一声,夕阳余晖普及阳台,薄荷烟也燃到末尾,仔细一想,已经七八年不见的那位死对头,哈利一时间居然也有些想不起来年少时期讨厌的少年长成什么模样,是不是如他书中所提,发际线偏高,却依旧装模作样?

 

灭了烟,哈利伸了个懒腰正要回屋,隔壁邻居的落地窗便被推开,哈利有些吃惊,隔壁在他搬进来这么一两年的时间里一直是无人居住的状态,这略微的迟疑,便见一人黑色西装银绿色领带,一头铂金色的头发微微散乱,从屋内走了出来。

 

哈利心下有些慌张,对面那人已经抬头看来,那人嘴角一扬,与当年如出一辙的语气,“哟,这不是破特吗?怎么,你在这家当保姆吗?”

 

哈利的心慌被对方这句挑衅一下压平,靠在栏杆挑眉道,“马尔福,这是我的房子,你才是,穿着西装给别人家装修很不方便吧。”

 

马尔福少爷得他一句挑衅,抿了抿嘴,不客气的回嘴道,“破特,就你,你住得起这里的房子吗?”说罢德拉科似不经意的掸了掸自己的衣角。

 

“你失算了,我要是乐意,能把你家一起买下来。”哈利的话不假,这栋公寓虽然位置好价格高,但一层两户的设计却把两家的阳台靠得极近,一只脚便能迈过阳台的距离,便导致许多人都是直接买下一层,哈利懒得再和德拉科理论,见德拉科微微一愣,不多说,转身便进屋去了。

 

德拉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盯着哈利刚刚倚靠过的栏杆,等了半天,才拿起电话拨过去一个号码。

 

“怎么样啊,我的消息是不是很可靠啊?你找了好几年都没找到的,我一出手不就问到了?”

 

“下次请你吃饭。”德拉科没有理会好友洋洋得意的语气,他挂断电话,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薄荷烟,叼起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缓缓的叹出口气来。

 

哈利最近几天总觉得诸事不顺,不仅是新书毫无灵感,而且每当他准备动笔时,隔壁那不分昼夜的装修声更令他心烦意乱。

 

但当他准备去找隔壁理论理论的时候,总是想起那个臭屁的少爷,顿时失去了动力。

 

屋子里面吵吵嚷嚷的,哈利干脆搬了桌子坐在了外面阳台,除了偶尔会看见德拉科在阳台闲逛,两人不对付的互呛两句外,也没有发生什么别的事情,等到好不容易熬过了隔壁该死的装修,准备和朋友出去嗨一场时,社区工作人员却先一步敲开了哈利家的门。

 

“波特先生,我们很抱歉,但是您隔壁的邻居家漏水,需要整顿装修,能否请您帮帮忙?”

 

“帮什么忙?”哈利皱眉问道。

 

“我想在你家借住几个月,直到我家装修好。”德拉科站在社区工作人员后面,撇嘴道。

 

“哈?你住我家?”哈利眉头越皱越深,正要拒绝,却见德拉科一脸不情愿,于是突然冲社区工作人员笑道,“当然没问题,我想这是一个邻居该做的,没有任何问题。”

 

在德拉科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哈利得意洋洋的扬了扬眉毛。

 

德拉科大包小包的拎着进了哈利家,却见家里意外的干净整齐,忍不住出声,“我还以为你家应该和你那鸡窝似的头发一样乱。”

 

“真遗憾,没有如你所愿,而且就算我家是鸡窝,你也一样要搬进来住,并且要交房租。”哈利指了间屋子给德拉科,便进了厨房。

 

德拉科推开房间门,忍不住咋舌,“破特,你就给我住这种屋子?!连个床也没有!你让我睡地上吗?”

 

哈利从厨房里探出脑袋,“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当然只有一张床,不过如果你愿意,沙发可以借给你,只是要加钱。”

 

“你是想钱想疯了吧。”德拉科愤愤不平的把东西放下,转到厨房,却见哈利正烧着热水准备煮方便面。

 

“破特,你该不会准备让我接下来几个月都吃泡面吧。”德拉科瞪大眼睛,质疑道。

 

“有泡面吃就不错了,你可以加钱点外卖。”哈利施舍了德拉科一个眼神,却被德拉科推出了厨房。

 

哈利吃惊的看着德拉科撸起袖子准备做饭,忍不住惊讶道,“天哪,马尔福你家是破产了吗?你居然会做饭。”

 

德拉科嘴角抽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搬进哈利家这件事上做了错误的决定。

 

“以后我负责买菜做饭,你负责打扫卫生。”德拉科熟练的系上了自己的围裙。

 

“这个可以,但是房费另算。”哈利坐在沙发上,从桌上摸过一支薄荷烟。

 

“想钱想疯了。”德拉科嘟囔了一句。

 

哈利撇了撇嘴,想起那些年寄住在别人家的事情,最终选择避而不谈。

 

等到德拉科端菜上桌,哈利吃惊的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还是对臭屁少爷会做饭这件事啧啧称奇。

 

“你怎么一副没吃过的样子。”德拉科摆好餐具,见哈利夹起一筷子的菜就往嘴里放,忍不住又说,“我记得你和一个女的韦斯莱交往过,在高中的时候。”

 

“是啊,不过早就分手了,我们觉得还是当朋友更合适。”哈利不经意道。

 

“那你现在没有在交往的人?”德拉科问。

 

“没有。”哈利说完这句,不知为什么,福至心灵的抬头看了一眼德拉科,却见一抹来不及隐藏的笑意出现在德拉科的脸上,在发现哈利看过来后,又立马回归严肃。

 

哈利埋下头,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次,唯一的一次不是死对头模式下他与德拉科的谈话。

 

那时的哈利已经办理了退学手续,在宿舍收拾行李时,莫名其妙的想去看看楼顶的天台。

 

落日余晖倾洒,车水马龙的银河贯穿大楼之下,下过雨的天台上积起一层薄薄的水面,天空尽收其中。

 

天台上,铂金色的少年穿了一件随风飘扬的白衬衫,在夏日晚风里洋洋洒洒的书写大字,一向守纪注重形象的马尔福少爷却敞着衣裳,踩着积水,嘴里叼着一支烟。

 

当时,看见一脸吃惊的哈利时,德拉科说了什么?

 

好像是,破特,你终于要走了吗?

 

虽然表情并不怎么得意洋洋,罩在夕阳之中,竟还有些许怅然若失的味道。

 

再后来的事情记得不清,回过神,哈利已经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朦朦胧胧中,仿佛看见某个不讨人喜欢的臭屁少爷站在他的身前,挡住了暖和的日光。

 

——

 

“德拉科,你是不是动了我的草稿?!”哈利气急败坏,几个月的相处,他和德拉科勉勉强强算是冰释前嫌,起码能叫一叫名字了。

 

“疤头,我想我应该没有得罪你吧,你一定要把我写成一个车祸残疾,痛失所爱,惨遭抛弃,最后还破产的人吗?”德拉科拽着手上的草稿,倚着门框问。

 

“秃头,你不要太自恋了,谁说我故事里的人物是你了?”哈利不客气的回嘴。

 

“我不是秃头!”德拉科先反驳了一句,才拿起手机摆在哈利面前,“ ‘解析大名鼎鼎的实力派作家哈利波特书中的神秘铂金发男子‘  ”

 

德拉科高声念道,“众所周知,著名作家哈利波特书中,时常出现一名铂金发色的男子,该男子通常气势凌人,不可一世,家境出色,但在书中,屡屡受挫,惨遭各种坎坷打击,据本报社记者独家解密,该铂金发色男子,正是哈利波特的高中同学,著名的马尔福家族的独子——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顾不得哈利气恼的神情,继续念到,“据记者调查采访得知,哈利波特在校期间与德拉科马尔福关系紧张,至于为何将其写入书中,命运坎坷,本报记者却有不同于大众仇恨说法的另一解释。”

 

德拉科顿了顿,“哈利波特本人从小生活环境艰苦,在入校后,极有可能对优秀的马尔福产生由憧憬到嫉妒的心情,但其本人恐怕没有意识到,这份情感已经又恨转爱,这才致使其连续七年都在书中提及铂金少爷。”

 

德拉科语调微扬,“这正是因——恨——生——爱——”

 

晨光初起,德拉科站在阳台,正好处于逆光的地方,遮挡了大部分从外面照射进来的日光,剩下的光亮并不刺眼,只是在他银灰色的眼睛里充当了星星,熠熠生辉。

 

“而且,我还知道,哈利波特先生只抽薄荷烟,是因为高中时期,某个天台上的秘密。”

 

黑发青年不愿在此时败落下风,他嘴角支起一个笑容,拉过德拉科的衣领,交换了一个薄荷味的吻。

 

这才记起曾经的天台发生了什么。

 

他们互呛,最终红了眼睛,在满是积水的天台上翻滚扭打,打到最后,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满含薄荷味的吻。

 

——END

依然是翻到旧文来补个档。

Drarry】Kill My Darling #HP #
是伦敦,和苏格兰的霍格沃兹更是天差地别。空气中游荡着种类繁杂的酒水,尼古丁和大/麻/的味道。      利念了个咒语,用来阻绝这些令人作呕的气味。月朗星稀,露台的风有些大,明天会是个打魁地奇的好...
Dance tonight # #Drarry
科有些恼怒了,他盯着利,咬牙切齿,“你骗我?!连喜欢也是骗我?!”   “我确实骗你了,但仅限于达力这个身份,拉科,在喜欢你这件事上,我没有骗人。”   利摁熄了手里的,“我还记得两年前有人...
】撩人的错误典范 #利波特 #drarry
周围的朋友眼神示意他们快溜,留给马尔福和利一个独处空间。没有等马尔福反应过来,他的好友就像一般连痕迹也没有了。  “那个……”  马尔福的脸如同门口挂着的红灯,还忽闪忽闪的,看起来有点好笑...
【狮心组】薄荷味香烟 #偶像梦幻祭 #泉レオ #泉leo
 una sigaretta al mentolo(薄荷般的美人)” 安鲁看着日本少年的离开,亚洲人的确非常美丽,又非常有趣。   “对不起濑名,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不会再吸烟了。” 月永レオ不理解...
文】颜狗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包 养 出 真 爱 颜狗x貌美如花有钱有势少男杀手 #drarry #DMHP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拉科看着艾妮儿端着酒朝那一群衣冠楚楚的男人们走去...
文】Dizzy(我想结束这一切) #hp同人文
原作者:宁缺   #DMHP #DH # #Drarry   我想结束这一切。   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始。世间万物都值得人留恋,却都不能让我回心转意。   楼下的便利店在黑暗中突兀的亮着,街边...
文】爆炸事件 #hp同人文 #甜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短打小甜饼 #来看暴躁的爆破带师德拉科 # #drarry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DH #爽完就跑     今天利不在家。   他去韦斯莱家...
文】心动和沦陷 #hp同人文
#drarry #DMHP   11岁。    他为什么不握我的手?为什么不想和我交朋友?    拉科目光直直的盯着台上戴着分院帽的利波特,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件事。    下一个被点到名字就是他。    拉...
文】色彩缤纷 #hp同人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画家×色盲 # #drarry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DH #利·波特 #3.5k+ #summary:在这只有黑白灰构成的世界里,唯有...
文】你们遇见过能打的男朋友吗 #hp同人文
原作者:喵三   *HE,一发完,可放心食用 #利波特 # #Drarry *主梗由 @冰冷亚玛逊 提供,28-29L来自豆瓣用户 爬墙达人,在此一并表示感谢,不过我十有八九写跑偏了[捂脸...
文】手滑点赞后我假装自己被盗号了 #hp同人文
原作者:喵三   *激情在线手打,逻辑估计要凉了 *梗来自豆瓣组 #利波特 # #Drarry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霍格沃茨的毕业典礼的主角由美食、音乐和舞会变成了手机。男生伸到心仪的姑娘...
甜文】See you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之前发了一半的补全 今天心情比较好所以后面几乎全是糖啊哈哈哈哈哈 我好喜欢这一篇 #drarry #DMHP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正文 01    拉科刚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