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 tonight #德哈 #Drarry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麻瓜au

*我爱死德拉科吃瘪和哈利掉马了,hhhhhhh

 

——我可以给你送玫瑰吗?——

 

“先生,选玫瑰送给女朋友吗?”年轻的花店店员目光落在青年的腕表上,那块腕表一眼看去就知道价值不菲,更别提这一身的名牌西装和那双真皮的皮鞋,虽然发胶抹得似乎有些过头了,但并不怎么影响店员判断他是一位年轻有钱的富二代,当然是富二代,这个年头可没人会把老式的汽车开上街,除非这是某些美其名曰考验的父亲做出的条件。

 

“送给朋友的。”铂金发色的年轻人抿了抿嘴,拿着手里的这捧玫瑰花感觉有些拿不稳,他将花递给店员时十分希望自己刚才过于紧张的汗水,不会被店员察觉,好消息是店员只接过花为他包装,没有多嘴。

 

“哦,那么需要写贺卡吗?”店员贴心的问了一句,顺便从柜台里拿出十几张不同模样的卡片,德拉科手微微一顿,已经停在了一张绿色绸缎的贺卡上面,店员适时的称赞了一句,“这张十分精美,你需要手写吗?”

 

德拉科点了点头,店员正要取出圆珠笔,便见德拉科手里已经攥了一支价值不菲的钢笔了,反正店员从没见过普通钢笔的笔盖上会镶钻。

 

德拉科写了一手好字,但在下笔的过程中纠结了十几分钟应该写些什么,店员甚至给他搬了张椅子让他坐下,又忙着去招待其他客人了,一身西服的铂金青年很是吸睛,为花店带来了不少人气,许多适龄少女走进店里咨询一些根本不该是花店回答的问题。

 

这张贺卡有点费时间,说实话,德拉科没想到这玩意会这么费时间,他盯着最后漂亮的落款,墨绿色的墨水让他想起了那个让他朝思暮想难以忘怀的眼睛,他从包里掏出一块怀表,又和店里的钟对了一下时间。

 

这张堪称完美的贺卡消耗了德拉科二十分钟的时间,虽然每一个字的弧度都堪称完美,但只为一句话浪费二十分钟有点不值。

 

对于时间金贵的马尔福家族,简直是罪不可恕。

 

德拉科心情不错的将那捧玫瑰花拿在手里,不得不用小心翼翼这个词来描述他此刻拿着花的动作,他用看初恋情人一样的目光去看那捧玫瑰花,他笑得有点过头了,不像一个马尔福家族的继承者该有的嘴角弧度。

 

不过,在真爱面前,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

 

德拉科穿了一身他最满意的西装,纯手工定制的西装,他只在出席大型宴会的时候穿过,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那算是家宴。

 

两年前,德拉科与父亲参加了布莱克家主的晚宴,那场宴会主要是为了向上流社会介绍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教子。

 

财产由小天狼星代为看顾的波特家的下任家主。

 

好吧,那个以洗发水发家的家族,虽然也是名流出身,不过波特从小就生活在平民区,两年前德拉科见到波特时,波特还只会在自己教父背后腼腆的笑呢。

 

虽然他也有一双翡翠绿的眼睛,但那副大大的眼镜框架已经把唯一出色的眼睛遮了大半。

 

远不如他的达力耀眼。

 

第一次见到达力的时候,是在bro King的舞台上。

————

那天是久违的假日,布雷斯约德拉科去近来火爆的酒吧凑凑热闹,德拉科只听闻那里的调酒师是韦斯莱家族的一员,抱着嘲讽的心思去的。

 

他不过无意间往舞台上瞥了一眼,本来只是像一往那样嘲讽几句,喝几口酒,在布雷斯约/p之前离开这家酒吧,回到他的公寓再来一罐该死的黑啤。

 

只是没料到,会先一步被绿色的八角笼控制住了。

 

“德拉科,你瞧那个妞,怎么样,金头发的那个。”布雷斯吹了一声口哨,舞台上的姑娘娇羞的笑了一下,挺了挺波涛汹涌的胸/部。

 

“还行。”德拉科一眼看去,眼神却直晃晃的绕过了那位姑娘,盯着她旁边跳舞的黑发男孩。

 

“哟,大少爷动心了?那是店里的王牌,据说还是个大学生,很嫩。”

德拉科当然知道很嫩是什么意思,他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酒,扯松了领带,他往吧台敲了三下,调酒师看了过来,是那个红头发的韦斯莱。

 

德拉科挑了挑眉,指向了舞台中央的黑发青年,青年现在正在鞠躬致谢,宽松的领口将露未露,在灯光下格外挠人。

 

调酒师啧了一声,把酒杯摆在桌上,他摆得很重,甚至发出了嘭的一声。

 

德拉科耸了耸肩,看着调酒师走向那个青年,青年小心翼翼的往德拉科这里看了一眼,正好撞上德拉科举着酒杯向他示意,那双浅灰色的眼睛透过蓝色酒液看向青年。

 

这是第一次见面。

 

布雷斯后来搂着那位金发女郎走去了旁边的快捷酒店,酒吧开在酒店旁边,很难不让人多想。

 

德拉科请了青年一杯酒,礼貌的告知了青年自己的名字,青年眨了眨那双漂亮的眼睛,笑着说自己叫达力·德思礼。

 

德拉科对那方面的事情不是没有兴趣,只不过现在和达力聊天让他更感兴趣,他发现达力很懂古典音乐,兴趣爱好和他也有相似,不过谁会不喜欢保加利亚队的克鲁姆呢?

 

一次精神上的释放比起做*爱更让德拉科舒适,他打听到达力每周会来跳两次舞,为自己多挣一点外快,不过他不接那方面的生意,酒吧老板也秉承开心至上的经营策略。

 

那两天成了德拉科下班后的必备之旅,不过达力并不让德拉科送自己回家,也不和德拉科吃晚餐,仿佛他们只是观众与舞者的关系。

 

也许外加喝杯酒的酒友。

 

德拉科心血来潮的问达力,怎么样才能让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

 

他还没有说出成为密友,或者更深层次的话时,达力已经开口了。

 

“如果你打算追我,并且追得上的话。”

 

好吧,就是这句摸不着头脑的话,德拉科开始了他长达一年的追求,连他自己都吃惊自己的毅力。

 

毕竟除了看克鲁姆的比赛,以及维系他从小到大的人际关系外,他几乎没有对任何人任何事坚持过这么长的时间。

 

今天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纪念日,是他们见面的第一天。

 

德拉科一早就挑了衣服,打扮收拾到下午,亲自来挑玫瑰花,他想要亲手为达力献花,达力也答应让德拉科今天和他的老板谈一谈,以后不再在酒吧工作。

 

黄昏初临,晚风将至,德拉科踏在淡金色的地面上,晚夜的风轻拂他的发尾,熨烫好的西装有了些微的褶皱,捧着玫瑰花的手紧张出汗,他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推开了broKing的大门。

 

酒吧刚开始营业,并没有什么人,调酒师在吧台后面擦杯子,德拉科知道这是达力的朋友,不再与他发生口角,只是问了句达力在哪?  

 

调酒师随手一指,德拉科便熟门熟路的走到后面的房间,进去之前,他又一次整理自己的衣领,刚要推门,手机先来了一条短信。

 

[德拉科,我现在不在,房间里是我的老板,你先和他谈一谈,我几分钟后到。]

 

德拉科放松下来,他在谈判这件事上从来没有输过。

 

在他进门前的三秒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但在进门后,当他看见那个坐在沙发上的“达力”之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他手里夹着的细长香烟升起寥寥烟雾,飘过他翡翠绿的漂亮眼睛,修长的腿与纤细的手指,以及眉间似笑非笑的模样,沙发上的人和“达力”长得一模一样。

 

“马尔福少爷不会两年不见就不记得我了吧?”或者换种说法,“我们前两天才刚刚见面。”

 

眼睛的主人走上前来,盯着德拉科的眼睛,吐了一口烟雾在德拉科的脸上,他笑了笑,“怎么了,需要我重新介绍自己吗?”

 

“你好,德拉科马尔福少爷,你可以叫我哈利波特,或者,称我为达力,不过那是我笨蛋表哥的名字,如果可以还是不要那么叫,我不喜欢他。”

 

德拉科有些恼怒了,他盯着哈利,咬牙切齿,“你骗我?!连喜欢也是骗我?!”

 

“我确实骗你了,但仅限于达力这个身份,德拉科,在喜欢你这件事上,我没有骗人。”

 

哈利摁熄了手里的烟,“我还记得两年前有人私下对朋友说,波特也不过如此,老土,没礼仪,除了那一双眼睛一无是处。”

 

“如你所说,不过,你最先注意到的,不也是这双眼睛吗?”哈利看着德拉科仍有些气闷,只轻巧的拿过他手里的那捧玫瑰,“我认识你远比你想象的早,喜欢也是。”

 

我曾在十一岁就惊鸿一瞥过你匆匆走过的身影,也曾在二十岁与你得见与你碰杯,如今我二十二岁,终于把你攥在手里,不会再放手。

 

哈利拿起那张精美的贺卡,他轻轻弯腰行李,将玫瑰递给德拉科。

 

“Would you dance with me?”

 

德拉科顿了顿,将哈利一把拽进怀里,埋进哈利的脖颈,“Dance tonight?”

 

“如果你愿意,甚至可以脱了衣服跳舞。”

 

德拉科盛装打扮不是没有理由的,这本就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

 

————

顺便一提,酒吧是哈利的私下产业,专门钓德拉科的

Tonight/in love/solitude #Drarry #
不要扔,寄回给我们。 赫敏·格兰杰 ps:罗恩看了之后已经晕过去了,因为里面对你都是好话。” 拉科翻开利的日记。日记虽然不旧,但是纸页已经开始泛黄。 [Tonight] 请你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往你的...
】Safe & Sound # #Drarry
by/ 我永远爱亚瑟柯克兰   ooc再次   拉科记得在他们六年级的时候,他对利说他永远不会让他离开。那时,伏地魔带来的阴影就要淹没利的光。 I remember tears...
】Almost Lover #Drarry #
by/ 我永远爱亚瑟柯克兰   拉科和利终究还是因为家族联姻分开了 Goodbye my almost lover   利想着拉科以前轻轻的用指尖划过他的皮肤,外面的棕榈树迎风飘摇,但这些...
文】光(抑 郁x心理医生)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抑 郁x心理医生 拽拽身体力行帮利治病) 有些凑字数(我觉得应景)的歌词,可以直接划过的 #drarry #DMHP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正文   “你...
】Ocean Eyes # #Drarry
—— ——可是他早已陷入他死对头灰蓝色的眼睛里,无法自拔。 “破特?!”“破特!”“傻宝宝破特盯着我干什么?”拉科轻笑。 利别过头去。 “I’ve been watching you,For...
养龙观察日记 # #drarry
了,起码拉科不用再思考,怎么在那个人回家的时候,和他解释家里的家具为什么全都翻了新。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傲罗司司长的利去了德国魔法部一趟,出差了小一月,回到家的时候,除了没在客厅见到总爱边喝...
】Love Story # #Drarry
by/ 我永远爱亚瑟柯克兰   在他们十一岁的时候,拉科伸出了他的手,“我叫拉科,拉科马尔福。”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利闭上...
】百合花 # #Drarry
by/ 我永远爱亚瑟柯克兰   “我叫拉科,拉科·马尔福。” “利,利·波特。” ————————————如果他们当时在摩金夫人长袍店握住了手。 “利,你收到了好多礼物呢!快拆开看看!”...
】由眼镜引发的爱情故事 #Drarry #
,他同样也有一头红发,“还有这个人是——” “利,我是弗雷!”左边那个人说。 “这是金妮的照片?”利指着罗恩手上的莫莉给罗恩寄的照片。 “呃……利……那是比尔……”罗恩对着利挠挠头发。 “特里...
】刚刚好 # #Drarry
,毕竟利和罗恩说她多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快不行了,你大概很高兴吧。只是……最后再恶心一下你,参加我的葬礼。葬礼不会太隆重,你就将就一下啦……” 利知道拉科不喜欢他,于是给他打了这个电话...
文】drarry逃.病态爱(囚 禁)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麻瓜世界#文 病态爱(囚 禁)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找到了吗”戴着家主戒指的金发男人手指敲着沙发,看着刚进来的一个黑墨镜男人问。   “已经关进地下室了...
】You Belong With Me # #Drarry
by/ 我永远爱亚瑟柯克兰   周二晚上,利拿着望远镜看着斯莱特林寝室,拉科正和潘西聊着,突然潘西生气地出去了。 “You're on the phone with y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