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 #咒術回戰 #夏五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HP设定

来一场夜间飞行,接一个冬天的吻

设定看合集。

 

——

夏油杰在寝室复习魔药学,一边记配方一边想这个冬天,窗外积着厚厚的云,翻山越岭的赶到霍格沃茨来,像是攒了一个秋天的雨,迫不及待的想要浇上这片土地,但雨还没来,夏油杰看见白色的雪从窗前掠过,他放下书再看,雪没来,是骑着扫帚的五条悟。

 

不知道要下雨还是要下雪的夜晚,没有轮到五条悟和夏油杰值夜,斯莱特林的级长就骑着飞天扫帚飞过霍格沃茨,像冬天的第一场雪,飞舞在格兰芬多的塔楼,飘落在夏油杰的窗前。

 

无声无息。

 

夏油杰施咒,窗外的五条悟在飞天扫帚上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然后用那双蓝眼睛挑衅的看着夏油杰,夏油杰于是走出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向胖夫人解释自己需要和别的级长换一下班,然后以听胖夫人唱歌为代价换来了这个夜晚。

 

“一会可能会下雨。”夏油杰骑在扫帚上,飞到五条悟旁边。

 

“你知道我不在乎。”五条悟露出那双漂亮的眼睛,眼睛里面刚好装下一个夏油杰,带上一点后面积压的云层,和不够明亮的夜晚里,散落的些许月光。

 

夏油杰点了点头,五条悟先和他慢悠悠的绕着霍格沃茨飞了一圈,然后飞驰过魁地奇赛场,五条悟飞得很快,像风雪一样飘着,但夏油杰没有跟在他后面,他几乎与五条悟并排飞,翻飞的风带动他的头发,卷起他随意扎的丸子头,肩上的头发落不回肩膀,于是干脆自暴自弃的随风飞舞,他们感受到风刮过他们的脸颊,带来一股子畅快,雨点看不惯少年的张扬,于是打在少年的脸上。

 

五条悟一把撩起刘海,在空中翻过几个圈,转过身去追夏油杰,于是他们在空中追赶,长袍被风和雨交缠着打湿,又被飞行带起的风吹个半干,他们在夜色中飞舞,在细雨中追逐,他们酣畅淋漓的大笑,像是痛饮了一昼夜的黄油啤酒。

 

有求必应室接纳了这两个浑身湿透的少年,让他们得以泡一个热水澡,又得以挤在一张足够宽大的床上。

 

五条悟和夏油杰挤在一起,明明床足够大,却非要背贴着背,热度可以从脚腕传到掌心,然后混沌的化成热气从他们的呼吸里冒出来,五条悟背对着夏油杰,然后说,我在吃糖。

 

夏油杰就回,已经刷过牙了。

 

五条悟说他可以用魔法。

 

夏油杰沉默,不再理五条悟。

 

五条悟翻过身,对着夏油杰的后背,他一边上手一边想夏油杰宽广的背脊,想象自己是在上面奔腾的马,但又觉得自己是和这背脊一样的山脉。想上手去摸,这么想,就这么做了,等到他第三次从脖子摸到蝴蝶骨,夏油杰第三次问他有什么事,被他敷衍说就想摸摸的时候,夏油杰就掀开被子向他挥拳。

 

地上铺着地毯,这是好事,起码摔下去没那么疼。烧着炉火,这也是好事,起码在地毯上做屮爱时不盖被子,也不会着凉。五条悟吃了颗糖,这同样是好事,起码夏油杰吻他的时候,可以尝到和冬天有关的甜味。

机械之心(下) # #
脸,“我是条悟!”   “悟?”啊,他确实该叫这个名字,除此之外想不出什么更适合他的名字了。   “想起来了?”条悟眨了眨眼。   油杰顿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只是个家务机器人,哪里想得起...
逃课/浅草花やしき # #硝 #
。”   油杰和条悟笑着恶心人,在云霄飞车向下冲的前一刻,家入硝子突然开口道,“悟,你的墨镜。”   “————啊啊啊啊!”   “杰!我的墨镜掉了!”   ————   在灵的帮助下,捡墨镜的条悟坐...
山岳不遇,爱人重逢 # #
。   伏黑惠当然不会去,他上一次开口之前被条悟特训了一个星期,差点变成高的第二个panda。   有很多理由不让伏黑惠开口,他不想吃条悟一顿胖揍,不想听条悟回忆往昔,也不想问条悟每次平安夜吃完甜品...
两个笨蛋 # #
吃苦受累,不会心碎。   我心里不同意,但我通常会点头,表面上同意他的说法,因为这个醉酒的条悟我应付不来,要交给十七岁的油杰去应付,但不巧的是,我们中间已经没有那个会让我少喝点,然后把条悟宿舍的...
关于我们曾许诺的旅行 # # #
。   “抱歉抱歉。”油杰松开手,刚刚遣出去的灵已经回来,油杰把慰问品摆在条悟面前。   “吃吗?”   “哇!这么晚你都买到了!不愧是杰!”条悟小小的欢呼了一声。   油杰翻身坐在窗台上...
断舍离 # #
见证过某些东西,看着某种关系断裂,但仍有一部分被它保存着。   条悟要丢的东西太多,逐渐心烦意乱,他从箱子里拉起一个风铃,是逛庙会时无意得到,是他一时兴起,油杰给他买的,是他们第一打完架逃课,...
一个叫油杰的男人决定去死 # #条悟 #油杰 #
杰,“这话可是你先说的哦。”   “和好是你先提的。”   “嗯。”   “给我买喜久福。”   “好。”   “行李你搬。”   “好。”   油杰和条悟到公寓,他们见面后第一次接吻,谁也不肯...
机械之心(上) # #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家务机器人油杰 & 星球神明条悟 说是机器人,其实是按着人写的,*所有与宇宙星系,机器机械相关的都是编的 ——   summary:被命名为油杰的废弃家务机器人...
条悟乙女向】金丝雀 #战 #男神×你
不堪,蝉鸣声声使人厌烦。我说,油君,你的苦,也是我的酷。 他看向我,抿了抿嘴。 我被浸没在恶意里长大。我所有的运气都用来遇见他们。在油叛逃后我避开条悟条家,我跪下来求家主想办法放过他...
【时甚】下了场大雨 # #时甚
,要能从呕吐过的厕所走沙发床,要能把倒地的啤酒瓶扶起,要勉强记得把抹布盖在撒出的啤酒上。   这样就能蜷缩着睡下。   这就是孔时雨的房子,啤酒瓶全部乱堆在狭小的桌面和地板上,沙发底下压过盖住啤酒的...
乙)所谓爱情的证明?● 条悟● 油杰● 乙骨忧太● 战乙女向
原作者:めぐみ⍤⃝     乙     出场人物(×)红线  系发  结晶     乙微黑     条悟     “就像是猫猫一样呢。”你经常会看着条悟这样感叹出声。     “嗯?什么猫猫...
战乙女向】油老师和条老师的聊天记录 #条悟 #油杰
一定要离他们远一点   你和状况外的虎杖悠仁两脸茫然   3.   条悟的亲生父亲:悟,我和xx结婚的话,你要来当伴郎吗?   油杰的亲生父亲:?杰你终于吃灵吃坏脑子了吗?   条悟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