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安处即是吾家 #罗小黑战记 #限黑 #黑限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是两个人开始旅行之后的一些事情

*年龄设定小黑十二岁左右,已经认识小白又回到师父身边做任务了

*三刷产物

*亲情向,限黑黑限无差

 

——

 

“师父!!”顶着黑色猫耳朵的小小少年边哭边喊着,引得那边已经转过身的无限愣在原地。

 

“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吗?!”小小少年的咆哮声很是响亮,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倔强却又透着期待的小心翼翼,小黑实在是担心过头了,无限根本不会拒绝。

 

“当然。”他转过身,长至膝间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摆动,最终落在了肩侧,在后面那些个妖怪的起哄声里,小黑飞也似的朝他跑过来,手脚并用的奔进他怀里。

 

“你想好了吗?要跟着我去流浪?”无限轻轻抬着小黑的肩膀,任由小黑的眼泪鼻涕糊在他的衣服上,而一向连脚踏上些污垢都难以忍受的无限,却浅浅勾着嘴角,拍了拍小黑的背。

 

“我想要跟你在一起。”小黑埋在无限的衣服里闷闷的说道,以前虽然偶有待在无限怀里的时候,小黑却一直没注意过,无限的衣服干干净净,只有一股子皂角的清香和阳光晒过的暖意。

 

小黑觉得很好,于是执意又在自家师父的衣服上猛蹭了蹭。

 

 

从那以后好几年了,小黑也越来越强,虽然从没有在无限手下讨到巧。

 

“哟,你的小徒弟不在?”鸠老旁若无人的坐下来,也不拘束,给自己到了杯茶。

 

“去找小白了。”无限略一思考,想起来少年今天早上出门随便提的几句话。

 

“就是那个人类小女孩?”鸠老略一思索,说到。

 

无限点了点头,喝了口茶。

 

“你悠闲了这么几年,可算是把这小徒弟带出来了,现在他可以自己闯荡做任务了,你轻松不少吧。”鸠老摸了把翘弯的胡子笑道。

 

无限淡漠的表情总算添了几分笑意。

 

“还早呢。”无限道。

 

小黑还是个小猫,才活了十几年,虽然天分高,能力也强,但毕竟走过看过的都太少,还得教导他。

 

无限是这么想的。

 

“你也就这么几年喽,等小黑再大点,说不定就会五湖四海的到处游历,你可别舍不得啊,到时候。”鸠老喝着茶,注意到无限的眉头皱着,心里暗想这无限可真是舍不得了。

 

鸠老忙递出东西,说是送给小黑的礼物,又拉着无限说了几句其他几位执行者的事,尤其是若水因为任务在身而不能来,看着鸠老两手空空就来更是不满,几乎往鸠老手里塞满了才放人。

 

无限点了点头,表示能理解大家的心情,虽然对为什么自己手里捧着一大束花不太明白,但还是不忍推辞的收下了。

 

小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无限在摆弄花。

 

正在成长期的少年窜得极快已经接近无限的胸口,超过腰腹了,顶着一头白发,小黑扬着笑进来就喊,“师父!”

 

无限停下摆弄花的手,“回来了?”

 

“嗯!”小黑猛地点了点头,将背上的竹篓摆在地上,语气扬着,高高兴兴的,“我和小白去河边了,抓了好几条鱼!”

 

无限颔首,“那今天晚上吃烤鱼,我来做?”

 

小黑正要点头,突然又猛地摇了摇“还是不要了!不是…”

 

小黑抱起那个竹篓,在无限莫名其妙的神情里往厨房跑,“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吃刺身吧!如果非要烤的话,师父你太辛苦了,还是我来吧!”

 

显然,实力高强的最强的执行者无限大人,过了这么多年——烤的鱼还是一样难吃。

 

与自家师父生活了好几年的小黑在无可奈何的环境逼迫下(不是),厨艺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烤的鱼起码能吃。

 

安稳的渡过晚饭,小黑就去修炼了,无限坐在灵质空间的石椅上,手里端了杯鸠老送的酒,据说是以前无限救下的葡萄妖送来的果酒,度数虽然不高但后劲却大,无限也只是小口的品着。

 

“师父?”修炼完的小黑在外面喊了几声,无限开了灵质空间的口,小黑顺着就跳了下来。

 

“师父。”小黑蹦蹦跳跳的走过来。

 

“你都不看清就往别人的灵质空间跳?万一这不是我,而是别人呢?”无限戳了戳小黑的额头,“不都告诉你了,在灵质空间这件事上要格外小心吗?”

 

“嘿嘿。”小黑揉了揉额头,“这不是有师父在嘛。”

 

已经褪去一些婴儿肥的少年笑道,“只要师父在我身边,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师父都会和我一起的嘛。”

 

“那如果……”无限话还没问出口,就被小黑打断了。

 

“这是什么啊?”小黑看向了石桌上摆着的果酒,嗅了嗅香味,眼睛一亮,“味道很好闻,我可以尝一下嘛?”

 

还不等无限反应过来说不可,小黑的手已经伸向了酒杯,抬起来喝了一小口。

 

“呸呸,好辣啊!”小黑嫌弃的擦了擦嘴,余光瞥见无限在憋笑,立马不满道,“别笑了师父!”

 

无限笑意更加明朗,揉了揉小黑的头发,少年的头发蓬松柔软,今天该是晒足了太阳,摸起来非常暖和。

 

“小黑?”无限觉得少年有些不对,低头一看,小黑白皙的脸庞已经红透了,还不时打个酒嗝。

 

“小黑?”无限又问了一声,小黑下意识往无限身上爬,又觉得自己太大只,于是干脆变回猫型,趴到无限的肩膀上。

 

无限看着迷迷糊糊的小黑哭笑不得,点了点他的额头,“让你也不问问就尝,吃苦头了吧。”

 

小黑却借机抱住无限的手,蹭了蹭,“师糊~”

 

“小黑…”无限对小黑连字都说不清有些无奈,顿了顿又说,“你以后会到五湖四海去游历吗?”

 

“嗯。”醉了的小黑答道。

 

无限心里一颤,想起鸠老那句猫大不由师,数百年不曾晃动的心有了一丝波澜,“……”

 

“师糊也要和我一起去。”小黑又说着,声音已经不再奶气,却依然稚嫩。

 

“一起去?”无限用自己都没想到的声音,重复问道。

 

“嗯。”小黑蹭了蹭无限的手,又靠近脖子蹭了蹭无限的脑袋。

 

“有师父的地方,才是家。”

 

天下之大,四海为家,有你的地方,才是我家。

 

无限看着睡着的小毛球,无端想起很久以前他去看老君的时候,被老君拉着看某句话的场景,似乎很适合用在这里。

 

[吾心安处即是吾家。]

 

无限将小猫从肩膀上摘下来抱在怀里,“小黑,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end

 

感谢看到这里。

 

另外,一个人才叫流浪,两个人分明是旅行!

 

借用非常喜欢的路人超能百分百的,我觉得很有棒的话。

 

他们捡到对方,彼此都觉得如获至宝。

 

也是看了电影写的,老早的文了,最近新的40集真的很爽,师父好温柔啊岂可修,我好喜欢美人

无风何息 # #无风
则紧随其父的脚步,由兵一步步升迁到了中郎将,直到最后一。   “无限!!!”无限看见自己父亲朝自己冲过来,浑身血,肩上还中了一箭,伤口随着他父亲的动作不断的喷涌出血来,像极染红整块土地的色彩...
【咒回乙女向】如果我变成回忆 #咒术回 #伏惠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没有见过会有这么和他完全相反的人。   你的出现打乱了伏惠的所有规划,蛮不讲理地闯进了他的世界,对他的一切计划指手画脚,逼着他心里每一地方都有了你的存在痕迹。   怎么会你呢。   伏惠自认会...
【咒术回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夏油杰 #入硝子 #伏甚尔 #all你
。      男女不。      照片下面字,什么“最强x最强”“黑发x黑发”“爱钱白脸x爱哭鬼”“诅咒之王为爱开花”……      刺啦——      你把它撕了。      揉成一团推开办公室门...
【来打乙女】当你为考试复习时● 来打x你● 桐生兔●zio●ex-aid● 假面骑士build● 宝生永梦● 常磐庄
,选择陪帕帕玩游戏。   复习什么?还帕帕更可爱。   (隔壁永梦女友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4.常磐庄 1.0版本 慌啥,你家魔王明天也要考试,他比你还着急,他现在慌得一匹...
【排球乙女】同学,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排球少年乙女向 #明暗修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明暗修个人中心,第二人称,沙雕迫害向,关于明暗队长在不断被求婚的过程中沉默着变态并爆发的故事,全文约1.4w,ooc致歉   明暗修,男,29岁,目前MSBY狼俱乐部...
【文豪野犬】当我在看安和芥川时在看什么 #安芥 #芥安 #芥川龙之介 #坂口安 #太芥
原作者:乔柯黎   #这大概我写过最扯淡的配对 #溜了溜了……(跟弗兰蛙去逃亡)   (如果说太中小学生式恋爱,芥敦就小学生式掐架,而芥安芥中学生式骂xx) 1 芥川第一次见到安的时候被...
【cp双】恋人为共犯者 #太中 #文豪野犬太宰治 #中原中也
by/ 夏至至   『恋人为共犯者』 cp双 竹马史 ooc 题目没联系 *他们对彼此说的每一句我很讨厌你,都我很喜欢你 01 中原中也最讨厌的人就太宰治。 02 房间里安静到没有声音的...
【宿伏】宿傩狼狼和伏惠兔兔● 原创● 咒术回● 两面宿傩● 伏惠● ooc● 睡前故事● 同人
多方面打听知道了,黑色兔兔叫伏惠。 靠,不愧爷看上的兔子,名字都好听。 宿傩狼狼天天在森林里面溜达碰运气想找到伏惠兔兔,其他动物看见了都说:“大爷,您咋老遛弯啊,看我们都去参加欢乐喜剧...
[假面骑士zio乙女]与老魔王的场合● 来打● 常磐庄● 时王
原作者:塞丶   可能有点雷人。。。 原想设定女主兔的女儿之类,太雷的话想成同姓就好了呜呜呜,我还没想好,而且变成独立个体后也暂时没有关系了 文笔渣,自喜勿喷 可能ooc   “你就逢魔时王...
【来打x你|魔王】春、恋、花以外の● 来打乙女● 常磐庄
原作者:柒七七夜   √青梅竹马设 实际上天降青梅? √双向暗恋 √私设如山 ooc 乙女向避雷注意 √三天后的庄又穿越来辣! √又名我与我的修场(?)     你靠在钟表店门口附近,等待常磐...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布袋戏● 戮世摩
细微风声中的异样却令他蓦地收手。不过眨眼的工夫,一柄异形短刃已没入眼前树木的树干中半寸,刀口还泛了青,大约刀刃上的剧毒所致;但对方暗器功夫实在平平,白费了这奇毒。 那人也不怵,翻身下马,拍拍那...
【试译·坂口安】气候与乡愁 #翻译 #日本文学
情感的东京大阪周遭的气候,雪国黯淡气候给人的影响,分外深刻的。 当然,谁都会有故乡的性格。甚至不止性格,就连外貌都不能说不渗着故乡的影子。我曾经在田原游玩的时候,便能随处可见与牧野信一(他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