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之心(上) #咒術回戰 #夏五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家务机器人夏油杰 & 星球神明五条悟

说是机器人,其实是按着人写的,*所有与宇宙星系,机器机械相关的都是编的

——

 

summary:被命名为夏油杰的废弃家务机器人在S-0203号小行星上,进行着最后期限的清洁工作,在这颗只有破铜烂铁的废弃小行星上,夏油杰发现了一颗种子,十天之后,这颗种子诞生出了一个他等了数十万年的奇迹。

 

——

1.

“代号SUGU-02120307,个体命名夏油杰,日期,11月27日,任务,进行S-0203号小行星清洗工作,已完成A-R区清洁工作,开始S区清洁,任务日期,3650天,任务开始。”夏油杰按照章程进行视频记录,他眨了一下左眼,眼前的液晶显示屏关闭,表示今天的通报暂时告一段落。

 

夏油杰从椅子上站起来,例行公事的对自己进行全身检查,作为一个被设计出来的家务AI,他的性能并不如战斗AI那么全面,又经过那么长时间的使用,走在路上突然掉个胳膊是常有的事,全身上下的零件换了几遍,全是从那些报废的机器人身上找到的还算好的零件。

 

照这么换零件,只要主板不坏,夏油杰就可以凭借这个废弃星球活很长时间,远超一般家务机器人的二十年寿命。

 

虽然他不是第一个被扔到0203号小行星上的AI,但绝对是目前这个星球上唯一有意识的AI。

 

夏油杰是作为危险物被丢弃的,原因很明显嘛,他产生了自我意识。

 

作为一个家务AI,除了被要求外表之外,他本应该按照设定好的温和有礼的性格进行活动的,但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问题。

 

夏油杰抬起右臂,破开的皮肤表层下面,是隐隐发光的机械手臂,仿造人类制作的外表和肢体,使得夏油杰没法轻易完成一些粗暴的行为,作为一个长相不俗的家务机器人,即便他对自己的外貌没有过多要求,但脑子里面为数不多的指令中,有一条,不允许破坏现有外貌。

 

作为一个东亚人长相的AI机器人,想要在一堆全是报废的欧美人AI里找到合适的皮肤仿品,未免过于困难了。

 

之前进行能源回收的时候,夏油杰无意划伤了手臂,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来修复。

 

夏油杰把袖子放下,遮住裸露的机械手臂,带上门离开了自己的住所,机器人的住所简单得不行,他不需要床铺,厕所,甚至不需要椅子和灶台,夏油杰在房间里放椅子的目的是为了打发时间,遵循脑子里像个人类的那条指令。

 

S-0203号小行星的面积不算大,因为缺乏可用资源而被当做垃圾场废弃着,人类将夏油杰丢弃在这里之前,先给夏油杰设置了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清洗S-0203号小行星。

 

这个任务当然是不可能完成的,0203上每隔一个月就会有一场持续一周的风暴潮,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东西都会在这场风暴潮中转换位置,除非解决风暴潮,或者让所有的报废机器都像夏油杰一样学会躲避风暴的办法,否则,0203永远都只能是个报废的小行星。

 

夏油杰虽然日常上报任务进度,但这已经是他重复打扫S区的第37遍了。

 

不过今天的0203号小行星心情不错,没有扑面而来的暴风雨。

 

S区的分区对于人类来说是无意义的,夏油杰将这片地区称为S区的理由是,这片地区是整个星球里夜晚时间持续最长的地区,也是能欣赏星空最长时间的地区,这是最利于夏油杰观察其他星球的地方。

 

S区的两边是堆砌的大型机器人,每一个丢弃的城市建筑机器人都有三层楼高,只有这样数十万个大型机器人堆砌在一起的地区,不容易被风暴改变地形,夏油杰在风暴潮时的住所就位于S区。

 

“这是……什么?”夏油杰没有调整语言,脱口而出的是制造者为他设置的初始语言,源于地球上一个岛国的语言。

 

整整十年没有与其他生物沟通过的夏油杰因为精确的主板,说话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是他对于眼前的出现的东西依然无法理解。

 

他正位于一个巨大的城市建设机器人底下,在这个曾经不知建设过多少大厦的机器人内核心处,靠近电源板的地方,有一颗绿色的,拇指大小的种子。

 

一颗种子?

 

夏油杰几乎要列出数据来表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这可是S-0203号小行星,从被发现起几百年间从未有一个碳基生物诞生的小行星,适宜居住度为0,既无干净水源也没有植物土壤,一月一次的风暴潮,一年一次的黑风暴几乎要了这个星球半条命。

 

这里不可能诞生出任何生命,任何绿色的新意在此都只能等待被扼杀的命运。

 

但是现在,夏油杰手边卧着一颗种子。

 

一颗绿色的种子,再精妙的分析手段也无法让夏油杰对它进行判断,他并不知道这颗种子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风暴潮即将来临的时候。

 

夏油杰无法放任这颗种子在此。

 

他将种子带起,放入主板的位置,这里就是夏油杰的心脏,也是他能想到最安全的地方。

 

夏油杰提前完成了任务,他一只手触碰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感觉到自己核心主板的地方产生了不同以往的电流波动,似乎在响应这颗种子,作为一个有自我意识的AI,他头一次真正的感觉到他不再是个机器。

 

他想要种下这颗种子。

 

2.

 

人类科技飞速发展的这许多年间,当星球旅行不再是笑谈,真空种植也早已有了成功的先例,唯一的问题是水源。

 

夏油杰将机械进行了拆除和组装,做出了洁水器。

 

他做得相当得心应手,让他几乎觉得这才应该是自己的工作,夏油杰对于机械的熟悉程度实在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

 

他不知道种子诞生的时间,但是黑风暴将在十天之后来临,在这十天里,他不仅要照顾好种子,同时也要将一部分的物品搬运到S区,上一次城市机器人的庇护所受到了损伤,需要他进行修复,不过好消息是,黑风暴来临的时间,以及后续处理的时间,不需要汇报和进行工作。

 

这颗不知名的种子的成长速度超出夏油杰的想象,也超出夏油杰目前储备知识里对任何一种植物的认识。

 

所以对于这颗种子,夏油杰将它录入了未知状态。

 

一开始还以为这颗种子是颗绿色的种子,但后来和水一起放在真空营养品里的时候,夏油杰才观察到这颗种子的表层是一种令人眩晕的蓝黑色,在这几天里,这颗种子慢慢的显露出它原本的样子,它看起来像是一颗有意识的眼球。

 

黑风暴到来的前几天,夏油杰早早准备好把种子搬到了庇护所,庇护所位于S区的中心,这里的城市建设机器人的体型最小的也高百米,宽五十米,适用于海底工程建设,和超规格建筑,当年从飞船上被扔下来的时候,还在地面上砸了不小的坑,这些机器人的一部分被常年的风沙埋在了土里,相当稳固,只需要稍微修理,就可以使用。

 

夏油杰将双脚拆卸安装在修复好的地面轨道上,他捧着营养瓶,缓慢的向前滑行着,在这颗小行星上,数以亿计的机器人被丢弃,钢筋水泥组成这颗星球的表面,混沌的蓝黑色星空闪烁在头顶,稀薄的氧气让一切扼腕窒息,灰白的建筑物一栋栋的飞驰而过,夏油杰抬起头,齿轮与钢筋摩擦的声音再次提醒他非人的事实,在这颗小行星之外,一切猛然地碰撞和产生,粉色与红色的星球撞击在一起,泯灭了半个星体,飞扬的一切碎片飘落进这混沌的宇宙,蓝黑色令人眩晕的光彩吞噬着所有,一切快速而缓慢的发生着,那遥远之处飞驰而来的星光泯灭于多少光年之前,在毫无生气的小行星上,只有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AI和一颗种子静静的欣赏这近在咫尺的混沌世界。

 

夏油杰滑行过那些机器人临终的遗迹,将一栋栋的建筑物抛在身后,滑行轨道发出摩擦的声响,星光与所有一切都被夏油杰滑过,他抬起头,只看了一眼,又往前行进,只有捧着种子的寂静稳当,没有身体发出的那些刺耳声响。

 

这颗种子,在身后的星球撞击爆炸的那一瞬间睁开眼,这颗钴蓝色的眼球印入眼中的第一个画面,是爆炸的宇宙,缥缈的星系,灰白的建筑,飞驰而过的轨道,和一个夏油杰。

 

它转了一圈,浮在营养瓶的表面,隔着营养瓶罩看夏油杰,左边晃晃,右边晃晃,发现夏油杰把瓶子举起来看它,更是来劲,贴着瓶子疯狂眨眼睛,一会没注意,这个种子已经连带着长出了眼睑和睫毛,细细长长蒲扇一般的睫毛扫在营养瓶上,一眨一眨地看着夏油杰,夏油杰顿了顿,滑行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夏油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抬起头,指了指那些超星体,巨大的灰白色的恒星周围环绕着小行星,绚烂的色彩与破碎的美感融为一体,点缀混沌的夜空,远在数亿光年之外的星球发着微弱的光芒,也许就有来自地球的那一份,那颗蓝色的星球上曾孕育和诞生出的文明,使得人类这个种族得以窥见宇宙的一隅。

 

眼球透过营养瓶去看这所有的一切,他们就这样穿梭在星球上,滑过这绚烂的一切。

 

“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夏油杰使用的是最初设定的母语,他准备把能说的都说一遍,但没想到只尝试了一次,这颗种子就上下晃动,眨了眨眼睛。

 

夏油杰和这颗种子一起躲在庇护所里,营养瓶被夏油杰抱在怀中,外面早已是呼啸的狂风和铺天盖地的沙尘,坚固的城市机器人尚且被卷入风暴潮中撕碎。

 

“你很美。”这属于无意识的赞叹,和夏油杰的逻辑,程序等等都无关,这是他的自我意识发出的赞叹。

 

眼球在营养瓶里转了个圈,非常满意这样的夸赞,给了夏油杰一个满意的眼神。

 

感谢体贴的系统程序,让夏油杰可以读懂这个眼球想要表达的含义。

 

夏油杰将这个有着生命体征的种子放在了置空层,确保其有足够的营养和水源后,他把电源器放在了置空保管层的对面,夏油杰对眼球道,“黑风暴会维持十四天,庇护所的能源可能撑不过,你放心,置空保管层的是绝对安全的,即便能源耗尽也不会影响你。”

 

眼球眨了眨,最后闭上眼准备休息,夏油杰设置好最高保护权限后也将双脚卡进电源机内,闭上了眼睛。

 

只要核心主板不坏,无论耗费多长的时间,夏油杰也能复苏,如果这次黑风暴让夏油杰肢体破损,那么最多耗时三个月,夏油杰就能操控机器,重新造一个自己出来。

 

按照地球计算时间的方法来说,这已经是他十年里第三次重新制造自己了。

 

3.

等到夏油杰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仍然狂风大作,庇护所的能源已经耗尽,内里一片漆黑,裸露于地面的部分正晃动个不停,夏油杰的夜视功能扫过置空保护层,本以为种子应该安全无恙,但那一人高的保护层却已经被打开,里面的保护机制被破坏,营养瓶摔在地上碎成几瓣,里面的种子也不翼而飞。

 

夏油杰脸色难看,这个星球不可能有其他活物,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打破保护层把那颗种子带走?

 

他的视线转移到出口,风暴灌进庇护所,往上二十层才是出口,但风沙能灌到这里,证明出口已经被打开了一段时间了。

 

夏油杰一层一层的往上走,楼梯被他踏过,最上层的舱口已经被打开,夏油杰没有穿防护服,他只为自己的主板设置了最高安全权限,这具身体对他而言并不那么重要,虽然再造很麻烦,重新找适合的肤质也很麻烦,但没有什么比那颗种子更重要。

 

夏油杰从舱口走出去,漆黑一片,遮天蔽日的风沙,所有的机械都被这场风暴裹挟着,奔向不知何处的地方,夏油杰第一次这样直面黑风暴,才感慨,在这样的力量下,无论是人类还是机器都显得渺小,风暴潮时还可以出去寻找能源,但黑风暴来临,这颗星球的一切都被切割开来,那些灰白的恒星已经看不见,混沌的蓝黑色的夜空也被风暴覆盖,夏油杰遥遥望着,伫立在这场风暴中,他看着由远及近的风暴裹着比他高数百倍的机器冲他而来,在这一切的黑暗里,只有一个东西,只有一个……人。

 

夏油杰瞪大眼睛,风沙很快冲进他机械身体的缝隙之中,磨合着金属发出怪叫,夏油杰怔怔的看着,那个人立在空中,白色的短发被风吹得向后翻滚,却全然不在乎。

 

他往后一瞥,看见了夏油杰,便飞来,真正的飞来,他行在空中,无拘无束的飞到夏油杰面前。

 

再多的赞叹堆积到他面前也是失语的机器,如何堆砌的美好词汇都无法描述他的美丽,他翻飞的短发是一阵阵黑色的风沙所不能覆灭的,他钴蓝色的眼睛,如蒲扇般的眼睫,是比起爆炸的行星更值得被摆在圣坛上歌颂的奇迹,他如此强大,那双眼睛又如此被精雕细琢,仿若上帝无意落入人间的珍宝,夏油杰在这场风暴中想要出声,不为求救,不为恐惧,不为未知,只为赞叹他无上的美丽。

 

他在夏油杰面前,风暴从后面席卷他,夏油杰一步不动,他便静静的看着夏油杰,在巨大的机器下,他们像两个会被碾压的虫蚁,毫无脱逃的机会,他毫不在意,回过头去,没有尖叫,没有恐惧,他举起手来,轻轻出声,目光如炬的看着面前的一切,黑红色的能量被他压缩在指尖,他轻轻一弹,能量球向前飞去,刚才还席卷一切的风暴便被他击得败退,整个星球的风暴都叫嚣着离去,混沌的夜空又一次出现,灰白色的恒星与粉碎的星星的尘埃泯灭在那未知的力量中。

 

他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夏油杰,万般一切在他身后归于寂静。

 

他笑了,连带着那双眼睛都发光发亮。

 

“杰,好久不见。”

机械(下) # #
的那一个。   5. “杰,这是什么?” 条悟把一袋东西放在油杰面前。   “是一种甜点,糯米做的,味道应该不错。”油杰从椅子转过身,身后是巨大的电脑屏幕,他们坐在金属机械造就的实验室里,条...
逃课/浅草花やしき # #硝 #
!”家入硝子一边绑安全带,一边对着前排的条悟道。   “好玩就是要多玩几遍啊,就像是通关了的游戏,如果是经典作,我可以多玩几遍的哦!”条悟道。   “好了,来都来了。”油杰笑着打圆场。   家...
山岳不遇,爱人重逢 # #
。   伏黑惠当然不会去,他一次开口之前被条悟特训了一个星期,差点变成高的第二个panda。   有很多理由不让伏黑惠开口,他不想吃条悟一顿胖揍,不想听条悟回忆往昔,也不想问条悟每次平安夜吃完甜品...
两个笨蛋 # #
吃苦受累,不会心碎。   我心里不同意,但我通常会点头,表面同意他的说法,因为这个醉酒的条悟我应付不来,要交给十七岁的油杰去应付,但不巧的是,我们中间已经没有那个会让我少喝点,然后把条悟宿舍的...
夜间飞行 # #
长就骑着飞天扫帚飞过霍格沃茨,像冬天的第一场雪,飞舞在格兰芬多的塔楼,飘落在油杰的窗前。   无声无息。   油杰施,窗外的条悟在飞天扫帚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然后用那双蓝眼睛挑衅的看着油...
关于我们曾许诺的旅行 # # #
。   “抱歉抱歉。”油杰松开手,刚刚遣出去的灵已经回来,油杰把慰问品摆在条悟面前。   “吃吗?”   “哇!这么晚你都买到了!不愧是杰!”条悟小小的欢呼了一声。   油杰翻身坐在窗台...
断舍离 # #
本子被他们撕来写成纸条,在上课的时候开小差,丢到半空被夜蛾抓住,罚他们扫厕所,扫操场,硝子笑得很离谱很夸张,条悟推着墨镜说硝子伤了他的油杰也不是好人,他配合着条悟演戏,迫害可怜的家入硝子...
一个叫油杰的男人决定去死 # #条悟 #油杰 #
,发尖抵着油杰,闹得油杰痒,“去哪?”   “去你家。”条悟不讲道理,他的东西挤占了油杰大半的房间,双人床能让他睡出单人床的感觉,他躺在油杰的床,总要嫌弃不够大,油杰听了就要用被子蒙住他...
【快新】机械*机器人斗x工程师新 #k新#ks#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花店老板扔掉的、已经枯萎了的玫瑰花。 黑羽快斗在门外的台阶坐了一夜,看着天上的星星,手里捧着一束本来想在演出结束后送给工藤新一的蓝色妖姬。 接近破晓时,工藤新一从口袋里拿出小野井泽的名片,对着上面...
乙女】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战乙女向 #条悟 #油杰
酸涩:“你说条悟和油杰?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术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术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乙女】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战乙女向 #狗卷棘 #条悟 #油杰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条悟/油杰/狗卷棘 ★你死亡if第一弹被最爱的人诅咒了。结局he ★会有第二弹() ★ooc和大量私设属于我,每个“你”都是独立个体。欢迎代入,他们属于你...
】被守护灵缠了怎么办? #战 #条悟 #油杰
了这片土地,重到了数年前的那些日子,一步步的跟在了条悟的身边。   他成了条悟的守护灵。   条悟这种人怎么可能会需要守护灵呢?闲暇无聊时油杰拖着下巴漂浮着盘腿坐在空中忍不住的想,而他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