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救世主献花 #德哈 #Drarry

sodasinei 2021-08-14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来个双向暗恋的甜饼

一点魔杖遗留问题

依然是聪明小哈和掉马(?)小德

————

哈利又一次在那一堆圣诞节礼物里发现了一束花。

 

在打败伏地魔之后,救世主被掌声、鲜花和聚光灯笼罩着,巫师界的人们将曾经的置疑,恐惧,全部转了个弯,变成鲜花和掌声丢到救世主怀里,他们甚至想在各个有名的场所建筑哈利波特雕塑,以此来纪念这位救世之星。

 

这显然是个过于夸张的行为,(准确来说是非常非常夸张),如果不是哈利强力阻止,魔法部的正中间就要雕塑上哈利波特勇斗伏地魔的塑像了。

 

这可真是要命,哈利坚定的表示了反对,铺天盖地的狂热粉丝已经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困扰了,不然他也不至于圣诞节的时候还要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度过。

 

“波特先生,这份礼物也是寄给你的。”好心的约翰先生是这个镇上的邮递员,为了避免狂热粉丝想发设法用韦斯莱家的把戏追踪救世之星,哈利的朋友们今年约定用麻瓜的方式给他寄送圣诞礼物。

 

这恐怕不是个好主意。

 

哈利接过这个包裹,上面的地址和电话反复涂改,看落款应该是从陋居寄来的礼物,非常大的包裹,可能把每个韦斯莱的礼物都装了进去,这么看来,如果韦斯莱家没办法搞懂麻瓜快递,那么只好用一些巫师的小把戏了。

 

哈利抱起这个巨大的包裹,准备离开邮局之前,约翰先生又从包裹里找出了一大束鲜花。

 

一大束百合。

 

这绝对是个聪明的家伙,他不仅能找到哈利的地址,还能准确无误的寄出邮件,甚至还能送出哈利最喜欢的花。

 

哈利看了看那束花,将它放在包裹的最上面,然后才抱着这一大堆包裹往家走。

 

住在一个全是麻瓜的小镇里,最不方便的,就是没法明目张胆的使用魔法,哈利手里抱着的包裹太多,一时之间看不清路,对面那人也没注意,这下砰的一声,二人迎面撞上,哈利的圣诞礼物掉了一地。

 

“抱歉!我看不太清路!不好意思。”

 

“抱歉。”

 

哈利觉得这声音熟悉,抬起头一看,非常熟悉的发色。

 

对面那人先发来了熟悉的嘲讽,“哈,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大难不死的破特啊。”

 

哈利皱了眉头,藏在眼睛后面的绿眼睛盯着德拉科,德拉科裹在保暖而不失风度的衣服下面,摆出哈利熟悉的那副马尔福的腔调来,哈利扫了一眼德拉科的脸,将散落在地上的包裹捡起来,“能在这里遇见真巧啊,马尔福。”

 

“是啊,不过我可不像某个救世之星,为了躲开狂热粉丝住到这种小镇来。”马尔福看着掉在地上那束百合花,又接到,“居然还有人给你送花呢,破特。”

 

哈利抱起那一堆礼物,侧过身用那双碧绿的眼睛盯着德拉科,“马尔福,我们不是小孩了,没必要像以前那样针锋相对了吧。”哈利颠了颠手里的东西,“你有功夫嘲笑这束百合,不如给自己施个保温咒吧,你的脸都冻红了。”

 

哈利说完也不管德拉科有什么反应,抱着东西就往前面走了,德拉科盯着他的背影,踩在积雪上嘟囔了一句,“我的魔杖可不在我这。”

 

“魔法部最近很忙碌吗?”哈利递给赫敏一杯黄油啤酒,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赫敏眼睛下面有乌青了。

 

“哈利,实话说,忙得不行,战后一系列的问题需要我们处理。”罗恩拍了拍赫敏的背,接过哈利递来的啤酒。

 

“需要我和你们一起吗?”哈利问道。

 

“没事,放心吧,你真的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间,相信我们可以处理好。”赫敏喝了口啤酒,“不过你最近要多注意,伏地魔的残党还没有全部落网,他们可能计划着报复你,还有马尔福家。”

 

“报复我就算了,马尔福?”哈利顿了顿,“因为马尔福被免罪了?”

 

“没错,纳西莎马尔福在伏地魔面前的隐瞒,德拉科马尔福扔出的魔杖,总而言之,他们除了交了点金加隆之外,没什么损失,那些残党比起你,可能更恨马尔福。”罗恩道。

 

“哈利,你要多加小心。”朋友们千叮咛万嘱咐,和哈利吃了圣诞午餐之后就匆匆离开了,小镇开始飘雪,纷纷扬扬的雪落在窗沿,哈利坐在沙发椅上,山楂木的魔杖被他放在眼前摆弄,从决战到现在,他一直没找到机会把魔杖还给德拉科,他们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都是匆匆而过的擦肩,印象里的德拉科,总是穿着一身黑西装,远远的看一眼哈利,就扭头而去。

 

发散的思维开始牵扯到某束百合,这束花已经在罗恩的,“又是这个人送的花”的声音中,被赫敏安排好了花瓶,谁能在冬天送出百合,在夏天寄出玫瑰呢。

 

哈利翻出那张随着花束一并寄来的卡片——向救世主献花。

 

这显然是个熟练的老手,从三年级开始就没有间断过的卡片和花束,一位匿名的爱慕者,永远的“向救世主献花”。

 

“我是今天刚刚搬到隔壁的,来打个招呼。”

 

哈利听见声音,从沙发椅上站起来去开门,刚要寒暄,就看见对方抽搐的嘴角。

 

“怎么又是你?破特,你是我的跟踪狂吗?”德拉科道。

 

哈利手里还捏着那张卡片,之前的不必再针锋相对的言论被哈利抛在脑后,互呛了整个学生时代的死对头,哪里能说和好就和好,“我比你先搬进来,就算是跟踪狂,那也应该是马尔福你吧。”

 

“哼,破特,捏着粉丝给你的小贺卡高兴得在屋子里乱窜吧,是不是从没见过这么精致的东西?”德拉科扫了一些哈利手里的贺卡,嗤笑道。

 

“被我互呛好玩吗?”哈利顿了顿,从口袋里摸出山楂木的魔杖递过去,“之前一直没找到机会给你。”

 

德拉科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哈利甚至在这张脸上看出了几分扭曲的表情。

 

“不需要了。”德拉科抿了抿嘴。

 

“这是你的魔杖。”哈利一把拽住准备扭头走掉的德拉科。

 

“破特,这根魔杖已经认你为主,它不听我使唤了,懂吗?”

 

“不管怎么说,我应该把他还给你,如果它不合适,我可以陪你去对角巷再买一根魔杖。”哈利直言道。

 

“不用了,我用不上。”德拉科最后看了一眼哈利手里攥着的卡片,裹紧了自己的围巾,往风雪里走去。

 

哈利看着德拉科的背影,忍不住啧了一声,拿起魔杖就追了上去。

 

“我可不记得,我有邀请救世主先生到我家里来。”德拉科打开门,撇下一句。

 

“我来看看不需要魔杖的马尔福先生过得怎么样。”哈利回嘴后踏进德拉科的房子里。

 

屋里烧着炉火,但并不暖和,这的屋子普遍有这种缺点,因此每家每户都会在屋里多放点碳火,或者干脆烧个地暖。

 

德拉科的房子很有马尔福的风范,没什么装饰,整体奢华有余,温馨不足。哈利闻到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怎么样,救世主满意了吗?满意了就…”德拉科还没说完,哈利就凑到他面前,惊恐道“马尔福,你没有…圣诞树??”

 

德拉科看了眼光秃秃的房子,“是,我才搬过来,也没人和我过圣诞节,圣诞树没必要…”

 

“你居然…没有…圣诞树!!”

 

德拉科忍不住扶额,“破特,你能别像个小孩吗?我只是没有准备圣诞树而已。”

 

“但你可是德拉科马尔福!宁愿不要温度也要风度的马尔福!”

 

“你居然不准备圣诞树?!”哈利叹息一声。

 

“这是我的事,和救世之星没关系吧。”德拉科把围巾取下来,坐在沙发椅上。

 

哈利甩了几个保温咒在自己和德拉科身上,缩在炉火旁边的沙发椅上。

 

“破特,回你自己的房子去。”德拉科伸出脚蹬了一下哈利坐着的椅子。

 

“马尔福,你的贵族仪态呢?”哈利挪了挪椅子,得到德拉科毫无仪态的一个白眼,哈利的那双绿眼睛露出来,静静地盯着德拉科,“所以是怎么回事?”

 

“马尔福,你的魔力呢?”

 

德拉科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古怪的表情,他拧着眉头看向哈利,但哈利完全没在看他,蹲在火炉边一边搓手一边烤火。

 

这样的凝视持续了半分钟,德拉科往后倚靠在椅子上,“一些后遗症而已。”剩下半句话艰难的吐出来,“那个人留下的。”

 

“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哈利抬起头看他。

 

“我父亲去翻阅古籍了,只是一些后遗症,过段时间会恢复的。”德拉科道。

 

“最近,伏地魔的残党正在寻找你们。”

 

“所以我才搬到这的。”德拉科靠着椅子,感受着哈利给他的保温咒带来的温暖,魔力暂时被封存后,他对大部分的事情都没什么兴趣,躲到这种小镇上,也是为了不给家人添麻烦,顺便,也离某个事件中心的救世主远一点,谁知道,他都躲到这了,居然还能撞上这个绿眼睛。

 

“这样吧,在伏地魔的残党落网,或者你的魔力恢复之前,我来负责你的安保。”哈利站起来,走到德拉科面前。

 

“破特,你在开玩笑吗?一个波特,给一个马尔福当安保人员?”德拉科摆上一副讥笑的表情,哈利眯着眼睛看着德拉科,撑在沙发椅两边,悄悄捏紧手里的拳头,“鉴于你知道的,我的能力,以及我们目前被伏地魔的残党盯上的份上,我来做你的安保再合适不过,我还欠你一个魔杖。”

 

哈利没给德拉科更多的机会解释,他挥了挥魔杖,让德拉科的行李自觉归位,跟着他走到隔壁自己的房子里去。

 

“说真的,这种狮子的窝我住不惯。”德拉科推门走进哈利的屋子,扫了扫肩上的雪,周身一下子暖和起来,巨大的圣诞树摆在屋子中间,堆成小山丘的礼物放在圣诞树下面。

 

“虽然很想告诉你,你没得选,但我得说,你可以自行安排你的房间,就算你打算把你的房子变成地窖我也没意见。”哈利看着德拉科的行李跳进房间,耸了耸肩。

 

“只要罗恩来的时候,你不和他打起来就没事。”

 

德拉科住在哈利的房子里住了好几个月,他不怎么出门,偶尔负责买菜,有时候也会回家,因此,几乎不会撞上罗恩和赫敏,除了偶尔处理一下喝得酩酊大醉的救世主,没有什么别的困扰。

 

“德拉科,我明天要去一趟魔法部。”哈利已经和他顺畅的改变了称呼。

 

德拉科坐在椅子上喝咖啡,翻过一页预言家日报,对于伏地魔残党基本伏诛的消息仰了仰头。

 

“我明天也要回一趟马尔福庄园。”德拉科说道。

 

“什么时候回来?”哈利问道。

 

“明天不是大难不死的男孩的生日嘛,你的朋友不都要来?我就不凑热闹了。”德拉科放下手里的报纸,没有错过哈利微微皱起的眉头。

 

“难道你想让我参加你的生日宴会?破特,你不会幼稚到把我拉到你的朋友面前,大声宣布说,德拉科马尔福已经变成我的好朋友了!而且我们同居了七个月!”德拉科把脚放平,踩在地面上。

 

被戳中心思的哈利耸了耸肩,“你的魔力恢复了?”

 

德拉科点了点头,“差不多了。”

 

哈利喝了一口南瓜汁,残党伏诛,魔力恢复,德拉科差不多要搬走了。

 

哈利通过飞路粉去到魔法部,现在很多事情已经处理干净,但是需要他进行一些食死徒的指认。被关押着的食死徒面目狰狞,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哈利,他眼球转了一圈,随即大笑道,“马尔福那个叛徒!要不是他,主人不可能输,都怪他最后背叛了主人。”

 

食死徒的声音逐渐减弱,“不过没关系……没关系。”

 

“他马上就要尝到苦头了,马上,他马上……”

 

守在下面的傲罗正要处理这个大放厥词的食死徒,哈利已经飞快的走下来,“你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难不死的男孩!杀不死你,也可以干掉马尔福,赚了!”食死徒狂笑着,眼眶鼓出来,眼球凸起。

 

“哈利!”赫敏站起来,皱着眉看向哈利,“你去吧,之后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罗恩刚刚从昏昏欲睡中醒来,搞不清状况,但也连忙道,“没事!快去吧!”

 

哈利点了点头,*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德拉科抱着一大束玫瑰离开了马尔福庄园,他连接了自己房间和马尔福庄园的飞路网,在哈利不在的时候,就会回到马尔福庄园照看他的玫瑰花。

 

他在马尔福庄园里准备了两处温室,专门用来种玫瑰和百合,知道的人很少,就连他的父母都只当他是种来玩一玩而已。

 

这两处温室,一年里只会使用两次。德拉科用碧绿的绸带绑着这束花,刚刚摘下的玫瑰还带着露珠。

 

走在马尔福庄园的外面,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马尔福!”

 

绿色的光芒直击德拉科而来,德拉科闪身躲过,他还没有准备魔杖,现在也只是准备去邮局寄礼物而已。

 

玫瑰花被他小心的护在怀里,路面上的小石头不慎割伤了他的脸。

 

一道接一道的攻击冲他而来,德拉科迅速往庄园跑去,还不等他跑到庄园,又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魔咒直击他而来,如果他往后再逃,魔咒就会击中他手里的玫瑰。

 

德拉科这下没有轻易闪躲,还不等他施展无杖魔法,熟悉的声音伴着魔咒从身后传来,“除你武器!速速禁锢!”

 

两个再逃的食死徒被救世主迅速击倒,德拉科直起身,将手里的玫瑰往后一藏。

 

“你是白痴吗?!为什么护着玫瑰不躲开!德拉科马尔福!你不想要命了吗?!”哈利冲到德拉科面前,揪住德拉科的领子。

 

“那不是死咒,而且这束玫瑰对我来说很重要。”德拉科解释道。

 

“很重要?!德拉科,你个该死的别扭的马尔福!你他妈的不知道,比起收到玫瑰花,我更宁愿你没事吗?!你个白痴!”哈利怒道。

 

“破特,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没人说过这个玫瑰花是给你的。”德拉科移开目光,匆忙解释道。

 

哈利冷哼一声,双手环在胸前,“那么就请马尔福先生解释一下,为什么寄来百合的地址和卡片上面,有马尔福的家徽?”

 

哈利盯着耳尖已经红透,偏过头去的德拉科,“怎么,难道是卢修斯给我送的花吗?”

 

德拉科抿了抿嘴,“你早就知道。”

 

“是你不会用麻瓜的快递。”哈利道。

 

绿眼睛的救世主扬了扬眉毛,对着自己坚持不懈送了好几年花的爱慕者说道,“这次也是向救世主献花吗?”

 

爱慕者举起手里的玫瑰,递到哈利眼前,那双浅灰色的眼睛终于看向了哈利,他顿了顿,才慢慢的开口,“向哈利波特,献花。”

 

————END

好久不写德哈的选手复建一下,有些地方不是很确定,可能会出错,望谅解

前几天去游泳晒伤了,最近码字状态也很差,努力调整中

感谢翻阅

文】救世主住院之后 #hp同人文
原作者:宁缺   #DMHP #DH # #Drarry   “我们无私的救世主在选择了傲罗之后似乎更加不要命了。” 赫敏在这个月第八次看到利被送到医院时,忍不住开口数落。旁边和赫敏一同来看望...
文】最近救世主不太对劲 #hp同人文
原作者:宁缺   #DMHP # #DH #Drarry #甜   “波特先生,我想我的魔药课应该没有无聊到让人打瞌睡,除非你昨晚熬夜写完了你的论文。但从你今天批改的情况来看,你并没有在你的论文...
文】醉酒的救世主 #hp同人文 #甜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千字小甜饼 #刚发了一把大刀来颗糖吧 # #drarry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拉科发现利的时候他已经醉了。利坐在公园的阶梯上,手里还...
文】我的alpha救世主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各位情人节快乐哇~ 地下恋情o装a六年级  无反派  逻辑有bug 我随便写写各位随便看看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drarry #DMHP   正文   1...
Dance tonight # #Drarry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麻瓜au *我爱死拉科吃瘪和利掉马了,hhhhhhh   ——我可以给你送玫瑰吗?——   “先生,选玫瑰送给女朋友吗?”年轻的花店店员目光落在青年的腕表上,那块腕...
文】觉醒的救世主 #hp同人文
原作者:ཀ꯭无望   #利波特 #斯莱特林   没人知道原本属于格兰芬多的救世主为什么会变成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就连救世主本人都不知道。 在魔法部接受采访的利波特突然有了血脉觉醒的象征,在众人都...
养龙观察日记 # #drarry
一如既往,他本准备抬脚往利那边走上两步,还没抬脚,却见他走了几步。   “那么马尔福先生是否愿意告诉我,为什么我家的后院里会多出一条龙呢?”利走近拉科身边,与铂金贵族靠得极近。   马尔福...
】Love Story # #Drarry
膝跪地,利掏出一枚蓝绿色的戒指。 只是因为拉科·马尔福恰好在阳光充足的那一天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遇见了和他年龄一样面容阳光的利·波特。 “'Cause we were both...
】You Belong With Me # #Drarry
裤子都只有破的?”拉科注意到了利的裤子。 “这是我表哥的裤子,姨夫姨妈给我穿的。”利看拉科。 “那救世主穿着这裤子夜游不想休息会吗?”拉科嘲讽道。 “也是,我走累了。”说着就跑了操场边的长...
】改变结局 # #Drarry
by/ 我永远爱亚瑟柯克兰   “下面有请新郎和新娘,利波特和金妮韦斯莱!” 拉科看见他从小就喜欢的男孩另一个女孩求婚,他拥有了他自己的幸福,自己前不久也娶了贤良淑的阿斯托利亚他应该感到高兴...
文】春日漫游● drarry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hp同人文
。   “得了,伟大的救世主。”拉科情绪没什么波动的看着眼前的利,“别再开这些低俗的玩笑,还是说格兰芬多的巨怪们只能想出这么老套的恶作剧?”   利的脸有点红,表情也扭曲起来。或许不是他们的合谋...
】双双误食迷情剂 #利波特 #drarry
小心地把它倒入果汁,端到了利的面前——好吧,她承认这有些卑鄙,但明天就是霍格莫周了,她暗恋了利那么久,稍稍借用利一天,应该不是大事吧?   红发女孩都可以想象利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她...